第194章 屋里没别人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94章 屋里没别人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说:“好吧,都依你,你想咋样就咋样吧。” 廖小珠笑着说:“这就对了嘛,这里就你和我两个人,没有人会看到的。” 秦俊鸟说:“你回村里来,金宝叔他知道吗?” 廖小珠摇了摇头,说:“家里的门锁着,他可能又去赌钱了。” 秦俊鸟说:“这个金宝叔咋还赌钱呢,他吃了那么大的亏,差点儿把你都害了,他咋一点儿也不长记性呢,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廖小珠叹了口气,说:“我们们还是喝酒吧,我今天不想说家里的事情。” 秦俊鸟说:“那好,我去拿杯子。” 秦俊鸟去厨房拿了两个玻璃杯子,又拿了碗筷。廖小珠把布袋里的熟食拿出来摆在炕上,两个人就坐在炕上吃喝了起来。 廖小珠给秦俊鸟倒了一杯酒,笑着说:“俊鸟,咱们俩好长时间没在一起好好说说话了,你想我了没有?” 秦俊鸟干笑了几声,说:“想,当然想了。” 廖小珠眼神火辣地看着秦俊鸟,抿嘴说:“你说的是真心话吗,不会是为了哄我高兴才说的吧。” 秦俊鸟说:“我说的当然是真心话了,我啥时候跟你说过假话啊。” 廖小珠说:“你要是真想我的话,那就亲我一口。” 廖小珠说着把脸凑到了秦俊鸟的面前,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等着秦俊鸟来亲她。 秦俊鸟看着廖小珠白皙娇嫩的脸颊,有些为难地说:“小珠,我咋能亲你呢,你别闹了,咱们还是喝酒吧。” 廖小珠撅起嘴说:“你咋就不能亲我,这里又没有别人,你就是亲了我,也没有人知道。” 秦俊鸟说:“小珠,我真不能亲你,你就别为难我了。” 廖小珠有些不太高兴地瞪了秦俊鸟一眼,端起酒杯说:“你不亲就算了,真不知道你有啥可为难的,我又没让你干啥上天入地的事情,亲我一口又不能要你的命。” 秦俊鸟急忙岔开话题说:“小珠,凤凰姐和梨子姐她们过得还好吧。” 廖小珠说:“你只知道关心她们过得好不好,你咋就不关心一下我呢。”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我咋会不关心你呢,你这不是挺好的吗?” 廖小珠白了秦俊鸟一眼,咬着嘴唇说:“谁说我挺好了,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好吗?” 秦俊鸟认真打量了廖小珠几眼,说:“你是不是在县城里遇到啥不顺心的事情了,你跟我说说,别总憋在心里。” 廖小珠看了一眼酒杯里的酒,说:“跟你说有啥用,就算跟你说也是对牛弹琴,还不如不说呢。” 秦俊鸟苦笑着说:“你不愿意说就不说,不过你有啥事情可不能一直憋在心里,那样的话会憋出病来的。” 廖小珠把手里的酒杯跟秦俊鸟的酒杯碰了一下,然后一仰头,把酒杯里的酒全都喝了进去,浓烈的酒气把她呛得皱了一下眉头,接连咳嗽了几声。 秦俊鸟看廖小珠一口气把酒全都喝了,劝她说:“小珠,你慢点儿喝,酒喝太急了,很容易醉的。” 廖小珠说:“醉了就醉了,没啥大不了的。” 秦俊鸟说:“小珠,这我可就要说你几句了,这酒可不是啥好东西,少喝几杯还好,喝得太多了很容易伤身体的。” 廖小珠说:“酒既然不是啥好东西,你为啥还要开酒厂啊?” 秦俊鸟说:“我开酒厂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可这酒能少喝还是要少喝一些。” 廖小珠忽然伸出双手,紧紧地搂住秦俊鸟的脖子,把凑到秦俊鸟的耳边,说:“俊鸟,我问你,你觉得我咋样?” 秦俊鸟有些手忙脚乱地说:“小珠,你别这样,你快放开我。” 廖小珠的手搂得更紧了,说:“我不放开,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秦俊鸟看着廖小珠近在眼前的丰润红艳的嘴唇,心里一阵怦怦乱跳。 一杯酒下肚之后,廖小珠的脸色渐渐红润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里也带着几分醉意,使她看起来更加娇艳动人,看着就让人有些心里发痒。 秦俊鸟的眼光落在了廖小珠那高耸的胸脯上,廖小珠的两个圆鼓鼓的肉峰就跟那熟透的水蜜桃一样,虽然被衣服包裹在里边,可是轮廓清晰地,在秦俊鸟的眼睛晃来晃去的,秦俊鸟不由自主地咽了几口唾沫。 这多天没见廖小珠,秦俊鸟忽然发觉廖小珠的胸前的两团东西似乎比以前大了许多。 秦俊鸟心想这城里头就是养人,女人到了城里胸脯都能长大,那男人到了城里,下身的那个东西会不会也变大啊。 秦俊鸟故意板着脸说:“小珠,你要是再不放的话,我可要生气了。” 廖小珠笑嘻嘻地说:“我还没看过你生气是啥样子呢,现在正好可以看一看。” 秦俊鸟无可奈何地说:“小珠,你快把手放开,你抱着我,让我咋喝酒啊。” 廖小珠说:“还能咋喝,当然是用嘴喝了。” 秦俊鸟说:“小珠,你先把手放开,我想去尿尿。” 廖小珠说:“你啥时候想尿尿不好,偏要在这个时候尿尿。” 秦俊鸟笑了笑,说:“人有三急,尿尿这种事情我咋能控制得了。” 廖小珠有些不太情愿地放开手,说:“你去吧,快去快回,反正尿尿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秦俊鸟出了屋子,其实他说要尿尿只是一个借口,他只想冷静一下,他怕再继续面对着廖小珠,说不定会干出啥事情来。 秦俊鸟走到酒厂门口,背靠着酒厂的大门,尽量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不去想廖小珠胸前的那两个诱人的东西。 廖小珠有些等得不耐烦了,她从屋子里走出来,向四处张望了一眼,说:“俊鸟,你干啥呢,你是尿尿还是拉屎啊,咋磨蹭这么长时间。” 秦俊鸟应了一声,说:“小珠,我马上就好,这就回去。” 秦俊鸟假装提了一下裤子,手在裤腰带上胡乱摸了几下,然后向廖小珠走去。 廖小珠这时才看到在酒厂门口的秦俊鸟,她不解地说:“俊鸟,你不是去厕所尿尿吗,咋跑到大门口了。” 秦俊鸟说:“去厕所能尿尿,难道到大门口就不能尿尿了,你可别忘了我可是个男人。” 廖小珠笑了笑,没有再说啥。 秦俊鸟和廖小珠又走进了屋子里,廖小珠接连又喝了几杯,秦俊鸟没有喝酒,只是在一旁看着廖小珠喝。 廖小珠说:“俊鸟,你咋不喝酒啊,快喝。” 秦俊鸟摆摆手,说:“我喝的已经够多了,我实在是喝不下去了。” 廖小珠不肯罢休地说:“你才喝了几杯,就喝不下去了,你要是不喝的话,我可要往你的嘴里倒了。” 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端起酒杯,说:“我喝,我喝还不行吗。” 秦俊鸟只好拿起酒杯,把酒杯里的酒给喝了。 廖小珠这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起酒杯还要喝。 秦俊鸟伸手要去夺廖小珠手里的酒杯,说:“小珠,你喝得够多了,不能再喝了。” 廖小珠抓秦俊鸟的手,说:“我还能喝,让我再喝几杯。” 秦俊鸟说:“我看你还是早点儿睡吧,酒喝多了对身子不好。” 廖小珠说:“我不困,我现在还不想睡,我今天要跟你痛痛快快地喝一个晚上。” 秦俊鸟说:“小珠,听话,你好好睡一觉,这酒劲儿就过去了,你要是想喝的话,明天晚上我陪着你继续喝。” 廖小珠说:“咋了,你嫌我烦了是不是?” 秦俊鸟说:“我咋会嫌你烦呢,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廖小珠说:“你要不嫌我烦的话,就陪我再喝几杯。” 秦俊鸟这时站起身来,打了一个呵欠,下炕穿好鞋子,向屋外走去。 廖小珠放下手里的酒杯,大声说:“俊鸟,你要干啥去啊?” 秦俊鸟说:“我去隔壁的屋子里睡觉,今晚你就在这屋子里睡吧,这酒我不能陪你再喝下去了。” 廖小珠光着脚从炕上跳下来,挡在门口说:“俊鸟,你别走,我不让你走。” 秦俊鸟说:“小珠,时间已经很晚了,明天我厂里还有事情,咱们已经喝得够多了,我看咱们还是歇了吧。” 廖小珠说:“你咋这么扫兴啊,我还没喝够呢,你咋就要睡觉啊。” 秦俊鸟说:“小珠,我有些累了,有啥话咱们还是明天再说吧。” 廖小珠一看秦俊鸟坚持要走,身子一歪,说:“俊鸟,我有些头晕,你扶我一下。” 秦俊鸟慌忙伸出手去扶住廖小珠,说:“小珠,你小心一些,别摔倒了。” 秦俊鸟的胳膊不小心碰到了廖小珠的胸脯,他的胳膊就跟触电了一样,有种说不出的奇异感觉。 秦俊鸟有些尴尬地看了廖小珠一眼,廖小珠一点儿也不在意,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廖小珠忽然抓住秦俊鸟的手,身子顺势倒在了秦俊鸟的怀里,双手死死地搂住秦俊鸟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口,说:“俊鸟,你好好抱抱我。” 秦俊鸟说:“小珠,你喝多了,我扶你上炕睡觉吧。” 廖小珠说:“我没喝多,我的脑子清醒着呢。”去分享

上一篇   第193章 名声重要

下一篇   第195章 数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