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名声重要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93章 名声重要

秦俊鸟出了丁七巧家,又向孟水莲家走去,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渐渐地黑了下来。 丁七巧同意让杜红喜和姚核桃去酒厂上班,他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孟水莲,让她好安心,不用再为两个人的事情吃不好睡不着了。 秦俊鸟走进孟水莲的院子时,孟水莲正在院子里淘米做饭。 孟水莲看到秦俊鸟来了,笑着说:“俊鸟,你来了,快到屋子里坐吧。” 秦俊鸟有些心疼地说:“妈,你咋自己一个人做饭啊。” 孟水莲苦笑了一下,说:“我不自己做饭咋办,也没人给我做饭啊,我总不能饿着肚子吧。” 秦俊鸟向四处看了看,说:“我哥和我嫂子他们都干啥去了,他们咋不给你做饭啊。” 孟水莲放下手中淘米的东西,用围裙擦了擦手,说:“你那两个哥哥我根本指望不上,只要他们不给我惹事儿,我就是多受点儿累也心甘情愿,就怕他们不让我省心,隔三差五的就给我惹祸。” 秦俊鸟说:“我大嫂和我二嫂她们也得做饭吃饭啊,她们难道也不想着你老,过来帮帮你老啊。” 孟水莲说:“她们两个有的时候是过来帮我做饭,不过人家有自己的家,也有自己的事情,不能天天都过来。我现在还能动弹,就不用她们伺候了。” 秦俊鸟说:“她们是你的儿媳妇,伺候你老也是应该的。” 孟水莲叹了口气,说:“这年月世道变了,有钱的才是大爷,我一个穷老婆子,谁会把我放在眼里啊。” 秦俊鸟说:“妈,要不你搬到我的厂里去吧,我伺候你老,保证让你老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 孟水莲高兴地说:“你的心意妈领了,我在这里住惯了,舍不得这里,再说这里左邻右舍的人多,我也有说话的人,到了你那酒厂里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秦俊鸟这时话锋一转,说:“妈,厂里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你让大嫂和二嫂明天就来酒厂上班吧。” 孟水莲说:“太好了,俊鸟,还是你对妈有孝心,她们两个人去了酒厂上班,我也就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了。” 秦俊鸟说:“妈,你老嘱咐的事情我咋会不用心呢,我是你儿子,给你分忧解难也是应该的。” 孟水莲说:“俊鸟,她们两个人去了酒厂以后,你可得替妈看好她们两个人,千万不能让她们在厂里跟那些男工人勾勾搭搭的。” 秦俊鸟说:“妈,你放心,有我在厂里,她们两个去酒厂上班,不会闹出啥乱子的。” 孟水莲说:“俊鸟,她们两个要是敢在酒厂里胡来,你就告诉我,看我咋收拾她们两个小蹄子。” 秦俊鸟说:“妈,等她们到了厂里以后,我会把她们安排在女工车间的,她们就是想胡搞,也没有机会。” 孟水莲说:“这就好,还是你想的周到,没有男人在她们身边转悠着,她们也就老实了。” 就在这时,院子外传来了脚步声,同时也传来了杜红喜和姚核桃的说话声。 孟水莲说:“她们两个来的正好,不用我去找她们了。” 秦俊鸟说:“妈,这个事情还是你跟她们两个人说吧。” 孟水莲点头说:“我听你的,我来跟她们说。” 杜红喜和姚核桃先后走进了院子里,两个人一看秦俊鸟在院子里,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秦俊鸟看到两个人在冲着自己笑,立即把头低了下去,避开了两个人的目光。 孟水莲说:“红喜、核桃你们来的正好,刚才我已经跟俊鸟说好了,你们明天就可以去酒厂上班了。” 杜红喜高兴地说:“妈,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没听错吧。” 孟水莲说:“这种事情我咋会说假话哄你们呢,俊鸟就在这里,你们不信的话,问问他就知道了。” 秦俊鸟接过话茬说:“妈说的没错,你们明天就可以到酒厂来上班了。” 姚核桃激动得跳了起来,胸前那两个丰满的肉峰也大幅度地颤悠起来,她喜笑颜开地说:“妈,我们们去了酒厂之后一定好好干,不会给你老丢脸的。” 孟水莲笑着说:“我这张老脸不怕你们丢,你们只要不给俊鸟丢脸就好了。” 杜红喜说:“妈,我们们不会给俊鸟丢脸的,到了厂里我们们一定好好表现,少说话多干活儿。” 孟水莲说:“这就好,你们两个都是俊鸟的嫂子,可不能拖俊鸟的后退,让旁人看笑话。” 姚核桃说:“妈,我们们不会的,我们们跟俊鸟是一家人,我们们到了厂里一定会给秦俊鸟争光的。” 孟水莲说:“那好,你们回去跟俊山和俊河说一声,明天就去酒厂上班。” 秦俊鸟看了一眼天色,说:“妈,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孟水莲说:“俊鸟,到屋里去坐一坐吧,你来了这么长时间连口水都没喝上。” 秦俊鸟说:“妈,我又不是啥外人,这水我以后再喝。” 杜红喜故意挺了挺高耸的胸脯,说:“俊鸟,你留下来吃饭吧,我们们这就给你做菜去。” 秦俊鸟说:“大嫂,我已经吃过饭了,你们就不用麻烦了。” 姚核桃说:“俊鸟,啥麻烦不麻烦的,我们们明天就要到厂里上班了,你咋说也得让我们们表示一下心意吧。” 秦俊鸟说:“你们要是真有心思的话,就把妈照顾好,我无所谓。” 杜红喜说:“你放心,我们们一定把妈伺候好,从今天开始,妈家里所有的活儿我和核桃都包了。” 秦俊鸟说:“但愿你们能说到做到。” 秦俊鸟回到酒厂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秦俊鸟走到酒厂的门口把门锁打开,然后推开门走进了酒厂,这时他忽然看到一个俏生生的人影站在他家的门口。 因为天色很暗,秦俊鸟只能影影绰绰地看个大概,至于站在门口的人长啥模样,他根本看不清,从身形上看,他知道门口的人是个女人。 没等秦俊鸟说话,站在门口的女人已经向秦俊鸟走了过来,并且边走边说:“俊鸟,你咋才回来啊,害得我等了你这么长时间。” 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秦俊鸟有些意外,这个女人竟是廖小珠。 秦俊鸟好奇地说:“小珠,你咋回来了?” 廖小珠说:“我离开家这么长时间了,挺想家的,正好我这几天放假,所以我就回来看看。” 秦俊鸟说:“这么晚了,你咋一个人跑到酒厂里来了,这里位置偏僻,到了晚上不安全,你一个姑娘家来这里太危险了。” 廖小珠笑着说:“你现在回来了,我就不危险了。” 秦俊鸟开了门,把廖小珠让进了屋子里。 进屋后,秦俊鸟把电灯拉亮了,说:“小珠,我这屋子里太乱了,你要是不嫌脏的话就随便坐吧。” 廖小珠的手里拎着一个布袋,袋子里装了一些吃的东西,她把布袋放到炕上,在屋子里随意看了看,说:“我看你家的屋子里挺干净的,比你没结婚的时候干净多了。” 秦俊鸟说:“我这屋子比那猪圈干净不了多少,你就别夸我了。” 廖小珠说:“俊鸟,你现在可是今非昔比了,开了这么大一个酒厂,肯定挣了不少钱吧。” 秦俊鸟说:“小珠,你就别笑话我了,我是咋开的这个酒厂,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要是没有七巧姐在,我现在还是一个抡锄头的农民。” 廖小珠说:“跟我你就别谦虚了,我又不跟你借钱。” 秦俊鸟说:“小珠,你吃过饭没有,要是没吃的话,我给你做饭去。” 廖小珠说:“不用做了,我买了一些熟食还有酒,咱们俩好长时间没见面了,一会儿咱俩一定要好好地喝几杯,来个一醉方休。” 秦俊鸟说:“那好,一会儿咱们俩就喝几杯,不过不能喝的太多了。” 廖小珠笑了笑,拍了拍秦俊鸟的肩膀,说:“喝多了也不怕,反正你家里就你一个人,我要是喝醉了,就在你家里睡了。” 秦俊鸟面露难色,说:“小珠,这不太好吧,家里就我一个人,咱俩孤男寡女的,咋好睡在一个屋子里啊。” 廖小珠有些不高兴地说:“我都不怕,你怕啥呀。再说我又不是第一次在你家里睡,我以前在你家里睡的时候,你都没说啥,现在咋变得这么胆小了。” 秦俊鸟说:“现在的情况跟以前不一样了,咱俩得注意一些影响。” 廖小珠不解地说:“有啥不一样的,你还是你,我也还是我,咱俩谁都没有变。” 秦俊鸟说:“我现在是结了婚的人,你还是一个没有结婚的姑娘,咱俩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要是让别人知道,会在背后说闲话的,到时候你还咋嫁人啊。” 廖小珠满不在乎地说:“谁在说闲话就让他说去好了,我就当没听见,我就不信到时候我会嫁不出去。” 秦俊鸟说:“小珠,这女人的名声可是很重要的,你可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 廖小珠说:“你不要婆婆妈妈的了,我又不是小姑娘了,该干啥不该干啥,我心里有数,不用你来教。”去分享

上一篇   第192章 我自己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