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我自己洗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92章 我自己洗

燕五柳虽然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了,不过她的身材没有变形,保持得非常好,该大的地方大,该圆的地方圆,看着就勾人。 燕五柳这时看到了洗衣盆里的那条裤衩,秦俊鸟急忙走过去,抢在燕五柳之前把那条裤衩拿过来藏在身后。 燕五柳有些不解地看着秦俊鸟,说:“俊鸟,你这是干啥呀?” 秦俊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五柳嫂子,这是我的裤衩,你洗别的衣服吧,这条裤衩就不用你帮我洗了。” 燕五柳笑着说:“俊鸟,你有啥不好意思的,不过就是一条裤衩吗,我是过来人,啥东西没见过,给你洗条裤衩没啥。” 秦俊鸟说:“这条裤衩我自己洗就成了,让你洗不合适。” 燕五柳抿嘴笑了笑,说:“咋了,你还怕我把你的裤衩洗坏了不成。” 秦俊鸟有些难为情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帮我洗衣服就好了,我咋还能让你帮我洗裤衩呢。” 燕五柳说:“你的脸皮还挺薄的,你不让我洗裤衩,是不是你那裤衩上有啥见不得人的东西啊。” 秦俊鸟的脸一红,急忙说:“当然不是了,这条裤衩是我贴身穿的,实在不好让你帮我洗。” 燕五柳伸出右手,在秦俊鸟的眼前晃了晃,说:“既然那上边没啥见不得人的东西,你就把它给我吧,我不嫌它是你贴身穿的。”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条裤衩还是我自己来洗。” 燕五柳一看秦俊鸟坚持要自己洗,只好点头说:“好吧,你自己洗就自己洗,你以为我爱给你洗裤衩啊。” 秦俊鸟笑了笑,说:“那好,五柳嫂子,你忙着,我回家去拿洗衣盆去。” 燕五柳说:“你去吧。” 秦俊鸟回到了家里,这时刘镯子已经走了,秦俊鸟到院子里拿起一个洗衣盆,把裤衩放到洗衣盆里,又回到了古井边。 燕五柳看到秦俊鸟回来了,笑着说:“俊鸟,你媳妇走了多长时间了?” 秦俊鸟说:“走了两个多月了,很快她就要回来了。” 燕五柳说:“你媳妇走了这么长时间,你就不想她啊?” 秦俊鸟笑着说:“啥想不想的,我都习惯了。” 燕五柳说:“你媳妇不在身边,你晚上能睡着吗?” 秦俊鸟说:“当然能了,她在不在身边,我都能睡得着。” 燕五柳撇了撇嘴,说:“你呀就是嘴硬,,你们男人有几个能离开女人的,我就不信你晚上没有女人给你暖被窝,你能睡得踏实。” 秦俊鸟说:“我当然能睡踏实了,没结婚的时候,我还不是一个人睡吗。” 燕五柳说:“你媳妇长的那么好看,你把她一个人放在县城里,你就能放心啊,你就不怕她变心,跟别的男人跑了啊。” 秦俊鸟说:“秋月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她不会变心的,我了解她。” 燕五柳说:“你又不是秋月肚子里的蛔虫,你咋知道秋月不会变心啊,这人心隔肚皮,你就是了解她,又能了解多少。” 秦俊鸟说:“秋月是啥样的女人,我比谁都清楚,她是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的。” 燕五柳说:“我劝你啊还是要多加小心的好,这女人长得太好看了不是啥好事情,她在外头抛头露面的,到时候她要是跟别的男人闹出啥丑事出来,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燕五柳的话说到了秦俊鸟的心坎里,他这时忽然想起了那个高怀民,还有以前曾经纠缠过苏秋月的那个男人,像苏秋月那么好看的女人,哪个男人见了都会动心的。 秦俊鸟想到这里,心里开始不安起来,苏秋月这了这么长时间,他厂里的事情多,没去看过她几次,她在学校里究竟干了些啥事情,他根本一无所知,要是她真背着自己跟别的男人谈情说爱,给他戴了绿帽子,那他可真是哭都来不及了。 秦俊鸟心里虽然担忧,嘴上却说:“秋月不会跟别的男人闹出啥事情来的,她不是那种胡来的人。” 燕五柳笑着说:“你的心可真宽啊,她万一要是真弄出啥丢人现眼的事情,你可就成了活王八了,你咋还有脸在村里开酒厂啊。我要是你的话,肯定不会让她一个人跑到县城里去的。” 秦俊鸟说:“她要是真有那种心思的话,我就是把她留在身边也没用的,我总不能把她绑起来,不让出去见人吧。” 燕五柳说:“俊鸟,这女人就是女人,女人就应该在家里做饭看孩子,到外边抛头露面那是男人的事情。女人把家里的事情操持好了,让男人安心在外边干事情挣钱,这才是女人应该干的事情。”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这都啥年月了,你没听那广播里说,男女都平等了,男人能干的事情,女人也一样能干,你的思想咋还这么封建啊。” 燕五柳说:“不管是啥年月,这女人也得安守本分,不能把尾巴翘到天上去。” 秦俊鸟说:“秋月是个好女人,她去县城是为了学会计,不会跟别的男人胡搞的。” 燕五柳说:“反正我是提醒过你了,你可要上点儿心,我是女人,我知道女人心里想的是啥,她今天跟你睡就跟你亲,明天她要是跟别的男人睡了,就跟别的男人亲了,早就把你忘在脑后了。” 燕五柳说的话虽然让人听起来感到有些不舒服,不过她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苏秋月本来就对秦俊鸟没有啥感情,如今她到了县城里的花花世界,县城里比他强的男人一抓一大把,她要是遇到了条件好的男人,动了心,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 秦俊鸟走到井边打了一桶水,开始洗自己的裤衩,虽然他一脸轻松,不过心里头却很担忧。 很快燕五柳就帮秦俊鸟把衣服洗完了,她把衣服里的水全都拧干后,说:“俊鸟,你家里还有啥脏衣服没有,都拿来我帮你一起洗了。” 秦俊鸟说:“我家里头没有啥脏衣服了,所有的脏衣服都在这里了。” 燕五柳说:“那好吧,以后你有啥衣服要洗的,就跟我说一声,我来帮你洗。”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家里的事情那么多,我咋好老去麻烦你呢。” 燕五柳说:“其实我也没啥事情,就是在家里带带孩子做做饭,给你洗几件衣服用不了多少时间。”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谢谢你给我洗衣服,我得回去了,厂里还有事情等着我去处li,你没事儿的时候到厂里来坐坐。” 燕五柳说:“有这句话,我以后肯定会去的,我还要去干农活,有啥话咱们以后再说。” 燕五柳走后,秦俊鸟端着洗衣盆回到了酒厂里。 晚上吃过晚饭,秦俊鸟来到了丁七巧住的地方,他想跟丁七巧说一下杜红喜和姚核桃来酒厂上班的事情。 秦俊鸟走到丁七巧家的大门口时,丁七巧正在院子里逗孩子玩,她看到秦俊鸟走进来,把孩子抱起来,向大门口走过来。 丁七巧笑着说:“俊鸟,你咋来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来是有个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丁七巧说:“你有啥事情就直说,跟我还客气啥。”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我打算让我的两个嫂子杜红喜和姚核桃到酒厂里来上班,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丁七巧说:“这是好事儿啊,你的两个嫂子能到厂里来帮你,对你对酒厂都有好处,就让她们来吧。” 秦俊鸟说:“我原本是不打算让她们两个到酒厂来上班的,可是我现在没有办法,所以只能先让她们到厂里来。” 丁七巧说:“她们是你的嫂子,是你的亲人,让她们来上班也算是人之常情,我能理解你,这事儿我没啥意见,就让她们来吧。”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这心里真是有些过意不去,我先是把我的两个哥哥弄进酒厂来上班,现在又把我的两个嫂子弄进来。” 丁七巧说:“你不用过意不去,这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你让她们尽快来厂里上班吧。” 秦俊鸟说:“我这两个嫂子可不是啥省油的灯,我就怕她俩到酒厂来上班会把酒厂给搅乱了。” 丁七巧笑着说:“有你在厂里,我相信她们两个不会干出啥过分的事情的。”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放心,要是她们两个敢不老实,你看我到时候咋收拾她们两个。” 丁七巧说:“好了,我们们不说她们了,黄老板的那笔订单咋样了,到时候我们们能不能准时交货。” 秦俊鸟说:“七巧姐,厂里的生产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保证到时候能准时交货。” 丁七巧说:“这样我就放心了,黄老板这笔订单对我们们酒厂很重要,千万不能出啥差错。” 秦俊鸟说:“我一直都在盯着这笔订单,不会出啥问题的。” 这时丁七巧怀里的孩子哭了起来,丁七巧看了孩子一眼,说:“孩子可能是饿了。” 秦俊鸟知道丁七巧的意思,她要给孩子喂奶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回酒厂了,有啥事情我们们以后再说。” 丁七巧说:“那好,我就不送你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191章 表里不一

下一篇   第193章 名声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