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表里不一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91章 表里不一

刘镯子一看秦俊鸟要走,急忙拉住秦俊鸟的胳膊,说:“俊鸟,你不能走。”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说:“镯子嫂子,你要换衣服,我咋好还留在这里啊。” 刘镯子有些不高兴地说:“你把我烫成这个样子,咋能说走就走呢。”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你在这里换衣服,我实在不方便在旁边看着。” 刘镯子说:“我的身子你又不是没看过,你有啥不好意思的。”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这男女有别,你一个女人换衣服,我一个男人咋好在旁边。我先出去一下,等你换完了,我再回来。” 刘镯子说:“我愿意让你看,我的身子你想咋看就咋看,你想看哪里就看哪里。”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咋能看你的身子呢,我可不能干这种事情。” 刘镯子气鼓鼓地说:“你不看,我偏要让你看。”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还要洗衣服,你换衣服吧,我先出去洗衣服了。” 刘镯子忽然抱住了秦俊鸟,把她那两个肉峰在秦俊鸟的身上用力地磨蹭了几下,喘息着说:“俊鸟,你不让你走。”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快放开我,你这是干啥啊。” 刘镯子说:“我不放,我要是放开你,你就不会回来了。”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这里是我家,我咋会不回来呢,你别要胡闹了,你的身子都烫成这样了,你还是把衣服换好,然后去医院让医生给你上点儿烫伤药。” 刘镯子说:“我知道你嫌我的身子不干净,我虽然不是啥好女人,可我以前干的那些事情都是被逼的,我也是没有办法,才让那些男人碰我的身子的。”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想多了,你以前干了啥事情那都是你的事情,你还是把我放开吧,你这样抱着我,要是让别人看到了,就说不清了。” 刘镯子说:“你要是不嫌弃我的话,你就摸摸我的身子,你想咋样摸就咋样摸。” 秦俊鸟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刘镯子抱着他的手拿开,他喘着气说:“镯子嫂子,我不能摸你,我要是摸你的话,那我成啥人了。” 刘镯子说:“你又不是没有摸过我,现在这里没有外人,你就是摸了我也没人会知道的。”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的身子都被烫成了这样,我看你还是先去抹一些烫伤药,要不然被烫过的地方会起泡化脓的。” 刘镯子挺了一下胸脯,笑着说:“俊鸟,你要是摸我的话,比啥烫伤药都有效果。”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咋说上梦话了,我又不是神仙,咋能摸你就会把你的烫伤的地方治好呢。” 刘镯子说:“我的身子被烫成了这样,你就忍心扔下我一个人走啊,你的心肠也太硬了。”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说:“镯子嫂子,不是我心肠硬,是我真不能留在这里,你还是让我走吧。” 刘镯子有些恼火地说:“你这个人真是死脑筋,我都把自己送到你的嘴边了,你只要张嘴就能吃到嘴里了,你咋还躲躲闪闪的,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啥都别说了,我当然是男人,正因为我是男人,我才这样做,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我自己好。” 刘镯子说:“你要是真为了好,那就听我的话,我让你干啥你就干啥,我保证不会让你吃亏的。” 刘镯子伸手把胸罩的卡扣解开,她那两个肉峰随即暴露了出来,在秦俊鸟的眼前颤悠着。 刘镯子胸前的两个原本雪白的肉峰,被热汤烫了一下后,变得一半红一半白的,还好有胸罩包裹着,她的两个肉峰没有伤得太厉害。 秦俊鸟见状,急忙把眼睛闭上,说:“镯子嫂子,你这是干啥,你快衣服穿好了。” 刘镯子说:“我不穿,我就要让你好好看看我的身子,我就不信你不动心。”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快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我该洗衣服去了。” 秦俊鸟拿起洗衣盆,一溜烟跑出了屋子。 刘镯子想去追秦俊鸟,可是她刚跑出去两步,忽然发现自己的上身没穿衣服,只好又回到屋子里,把衣服穿上。 刘镯子穿好衣服后,再出来找秦俊鸟时,秦俊鸟已经不见了踪影。 刘镯子气得一跺脚,有些丧气地说:“我又不能吃了你,跑得比兔子还快。” 刘镯子无奈地回到了屋子里,拿起自己的衣服,出了秦俊鸟家。 秦俊鸟跑出了屋子后,一路来到古井旁打水,然后把衣服泡上,挽起衣袖就要洗衣服。 这个时候,燕五柳挎着一个竹筐从古井前的小路经过,她看到秦俊鸟站在古井旁,身旁还放着一个洗衣盆,停下脚步,好奇地说:“俊鸟,你在这里干啥呢?”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没干啥,有几件衣服脏了,我过来洗一洗。” 燕五柳说:“你一个大厂长,咋能自己洗衣服呢,你媳妇咋不给你洗啊?” 秦俊鸟说:“秋月去县里学习还没回来呢,这衣服当然得我自己洗了。” 燕五柳说:“你媳妇不在家里,你既要忙厂里的事情,还要洗衣服做饭,可真够难为你的。” 秦俊鸟说:“就是洗几件衣服,没啥难不难的,没结婚的时候我也是自己洗衣服,我都习惯了。” 燕五柳说:“要不我来帮你洗吧,你一个男人咋能干这种女人干的活呢。”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能洗。” 燕五柳走过来,笑着说:“跟我你就别见外了,你们男人洗衣服洗不干净,这种洗洗涮涮的活计还得我们们女人来干。” 燕五柳快步走过来,蹲下身子就要给秦俊鸟洗衣服,秦俊鸟急忙拦住她说:“五柳嫂子,你的心意我领了,这衣服我自己能洗,你还是忙你的事情去吧。” 燕五柳抬头看了秦俊鸟一眼,说:“咋,你是不是怕我洗不干净啊,你放心吧,村里人谁不知道我燕五柳在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我保证把你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的。” 秦俊鸟看了一眼洗衣盆里的那条换下来的裤衩,脸上有些难为情。 秦俊鸟不是怕燕五柳洗不干净,他是怕燕五柳看到那条裤衩,如果没有那条裤衩,燕五柳要是帮他洗衣服,他当然乐不得,可是要让燕五柳看到了那条裤衩,他的脸可就丢大了。 秦俊鸟很不自然地笑了笑,说:“五柳嫂子,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些都是我的脏衣服,还是我自己洗的好。” 燕五柳说:“你这个人啥都好,就是太见外了。”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我不是跟你见外,我的衣服又脏有臭的,咋好让你洗呢。” 燕五柳说:“咱们乡里乡亲的,我帮你干点儿活也是应该的,脏点儿臭点儿没啥。等将来你发大财了,别忘了我这个嫂子就成了。”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放心,我将来要是真发财了,肯定不会忘了你对我的好的。” 燕五柳笑着说:“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你也别站着了,快去帮我打水,你这些衣服太脏了,我得给你好好洗一洗。” 燕五柳坐到了一块石头上,埋头给秦俊鸟洗起衣服来。 秦俊鸟给燕五柳打了一桶水,然后站在旁边看着她洗衣服,心里非常担心燕五柳会发现那条裤衩。 燕五柳洗了一会儿衣服,觉得有些热,额头上也累得出汗了,她把手在洗衣盆里涮了几下,然后用衣襟把手擦干,将靠近领口的两个衣扣解开了,胸口一片白皙的肌肤也露了出来。 秦俊鸟居高临下从燕五柳的衣领处看去,正好看到了她两个雪白浑圆的肉峰,燕五柳的里面没有穿胸罩,所以秦俊鸟看得非常清楚,就连那两个嫣红的肉疙瘩都看得一清二楚。 秦俊鸟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浑身上下火烧火燎的,下身的东西也变得不老实起来。 燕五柳这时用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抬头看了秦俊鸟一眼,发现秦俊鸟正在看着自己,她好奇地说:“俊鸟,你看啥呢?” 秦俊鸟慌忙把头扭到一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啥都没看。” 燕五柳低头看了自己的胸口一眼,马上明白秦俊鸟在看啥了,她笑了一下,说:“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老实人呢,没想到你跟别的男人没啥区别,表面上看着像好人,心里头坏着呢。” 秦俊鸟一脸尴尬地说:“五柳嫂子,你热了吧,我去给倒水喝。” 燕五柳摆摆手,说:“不用了,我不渴,你去帮我再打一桶水过来,我想洗洗脸,凉快一下。” 秦俊鸟点头说:“好,我这就给你打水。” 秦俊鸟走到古井的井口,打了一桶水上来,然后把水拎到燕五柳的身边,说:“五柳嫂子,水我给你打来了。” 燕五柳站起身来,走到水桶前,弯腰开始洗脸。 秦俊鸟站在燕五柳身后不远处看着,只见她的屁股高高地撅起来,浑圆高翘,看得秦俊鸟心里头痒痒的。去分享

上一篇   第190章 烫到胸了

下一篇   第192章 我自己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