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烫到胸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90章 烫到胸了

秦俊鸟醒来时,葛玉香已经走了。 这时窗外已经升起了太阳,屋外还隐隐约约还传来了工人们的交谈声。 秦俊鸟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早晨七点多了,这个时间正是工人们上班的时间。 昨晚秦俊鸟和葛玉香在炕上翻滚了一个多小时,葛玉香还想继续弄下去,不过被秦俊鸟给拦住了。 虽然葛玉香没有得到满足,可秦俊鸟不想累死在葛玉香的身上,他还有正经的事情要去做,不能把精力全都用到女人的身上。 葛玉香对秦俊鸟的应付了事很不满yi,可是她也没啥办法,这种事儿得两个人都有热情才行,一个人就是热情再高,没有另一个人的配合,也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不起啥作用。 秦俊鸟从炕上爬起来,把衣服穿好,然后下炕穿鞋,想去打水洗脸。 秦俊鸟没走几步,就觉得脑袋疼得就跟快要裂开了一样,身子也摇摇晃晃的,就跟喝醉酒了一样。昨天晚上他和葛玉香弄得太频繁了,出了一身热汗后,可能有些着凉了。 秦俊鸟走到门口,眼前忽然一黑,身子一歪,眼看着就要跌倒。 这个时候刘镯子刚好走到秦俊鸟家的门口,她一看秦俊鸟要跌倒了,急忙走过来扶住他,关心地问:“俊鸟,你这是咋了?咋连路都走不稳了。” 秦俊鸟打了一个喷嚏,瓮声瓮气地说:“我可能是感冒了,身上有些难受,两条腿不听使唤,就跟长在别人的身上一样。” 刘镯子看秦俊鸟的脸色煞白,嘴唇有些干裂,伸手在秦俊鸟的脑袋上摸了一下,惊讶地说:“俊鸟,你的额头咋这么烫啊,我看你还是去医院让大夫给看一下吧。” 秦俊鸟摇摇头,说:“我得的是小病,没啥大不了的,不用去医院。厂里还有事情,我得去处li。” 刘镯子说:“俊鸟,你不要命了,你都病成这样了,厂里的事情就是再重要,也没有你的身子重要啊。” 秦俊鸟笑了一下,声音虚弱地说:“我没啥,就是得了一点儿小病,我能挺得住。” 刘镯子说:“俊鸟,你可不能大意了,这人的身体要紧,厂里的事情还有别人呢,你万一要是真病倒了,有个好歹的可咋办啊。” 秦俊鸟说:“我没啥事儿,感冒不过是小病,我很快就会好的。” 刘镯子劝秦俊鸟说:“俊鸟,你还是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吧,你病成这个样子,就是去了酒厂也干不了啥事情,还不如在家里把病养好了。” 秦俊鸟还想去厂里,不过他没走出去几步,就忽然觉得头重脚轻,眼前直冒金星。 秦俊鸟知道自己病得不轻,所以他不得不改变主意,留在家里休养一下。 刘镯子说:“俊鸟,你都这个样子了,还是听我的,等你把病养好了,到时候身强体壮的,想干啥事情还不是手到擒来吗。” 秦俊鸟点头说:“好吧,我今天就不去厂里了。” 刘镯子笑着说:“俊鸟,你等着,我去给你煮一碗姜汤,给你发发汗。” 刘镯子把秦俊鸟扶到到屋子里,秦俊鸟走到炕边坐下,他觉得浑身上下非常难受,就跟被火刚刚烧烤过一样。 刘镯子走到厨房里,把灶台里的火点上,又在锅里添了水,开始给秦俊鸟煮姜汤。 刘镯子把姜汤煮好后,给秦俊鸟送到了面前。 刘镯子吹了吹碗里冒出的热气,说:“俊鸟,你快趁热把姜汤喝了。” 秦俊鸟接过姜汤,说:“镯子嫂子,真是谢谢你了。” 刘镯子抿嘴一笑,说:“跟我你还客气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也不懂医,只知道这些土法子,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 秦俊鸟一仰脖,把碗里的姜汤全都喝了下去,说:“镯子嫂子,你忙你的去吧,别把食堂的事情耽误了,到了中午,工人们还要吃饭呢。” 刘镯子说:“现在时间还早,厂里的事情误不了,我给你做完了早饭再走。” 秦俊鸟说:“饭我自己能做,就不麻烦你了。” 刘镯子说:“你看你这个样子,连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咋能自己做饭啊,你就别逞能了。”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这心里真是过意不去,我病了,还得让你来照顾我。” 刘镯子说:“啥照顾不照顾的,咱村里人没那么多客套。早饭你想吃啥东西,我现在给你做。”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我没啥胃口,你就给我煮碗面条吃吧。” 刘镯子说:“那好,我就给你做手擀面吧,手擀面清淡爽口,适合病人吃。”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吃饭了没有,你要是没吃的话,就多做一些,你跟我一起吃吧。” 刘镯子说:“我在家里吃过了,我要是不吃饭的话,咋会有力气在食堂做饭啊。” 秦俊鸟说:“那好吧,让你受累了。” 刘镯子拿起围裙系好,把衣袖挽了挽,说:“你稍等一下,手擀面一会儿就好。” 秦俊鸟说:“你慢慢做,我不着急。” 刘镯子开始和面擀面条,很快就把一大碗热乎乎的面条端上了饭桌。 秦俊鸟吃了一大碗的手擀面,额头上冒出了汗珠,脸色也变得红润了。 秦俊鸟吃完面条后,笑着说:“这一大碗面条下肚,我好多了,病已经好了一半了。” 刘镯子说:“中午的时候,我再过来,我给你做点儿好吃的东西,给你补补身子。” 秦俊鸟说:“不用了,我的身子好着呢。” 刘镯子说:“你说这话可哄不了我,你的身子要是好的话,咋会得病嘛。就这么说定了,中午的时候我把好吃的东西做好,到时候给你端过来。” 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点头说:“好吧,不过你可千万别做太油腻的东西,我吃不下。” 刘镯子说:“我知道,这伺候病人我又不是第一次了,我知道该做啥。你在家里歇着吧,我去食堂了,我保证让你在中午的时候吃上可口的饭菜。” 刘镯子走后,秦俊鸟一直都躺在炕上养精蓄锐,吃过热乎乎的面条后,他明显感到身子轻快了许多,精神也好了很多,不像早晨刚起来时没精打采的。 秦俊鸟在衣柜里找了一条干净的裤衩给自己换上,昨天晚上他跟葛玉香在弄那种事儿的时候,不小心流了很多东西在裤衩上,把他的裤衩弄得脏乎乎的,他穿在身上觉得很不舒服,所以他想把裤衩换下来洗了。 秦俊河把裤衩换好后放在了枕头下边,他打算一会儿把裤衩和几件脏衣服一起洗了。这几天他一直忙着酒厂的事情,根本没有时间洗衣服,正好趁着今天有病在家,把以前积攒下来的脏衣服全都洗干净了,要不然他都没有干净的衣服穿了。 秦俊鸟这时觉得有些困了,就拉过一条被子给自己盖上,在炕上睡了一觉。等他醒来时已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他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早晨吃的那一大碗面条早就已经消化没有了。 秦俊鸟从枕头下边摸出那条裤衩,然后拿起那些脏衣服,把它们都扔进了洗衣盆里,他想洗完衣服再去给自己做点儿东西吃。 刘镯子笑呵呵地推门走进来,她的手里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炖萝卜,这碗牛肉炖萝卜是她特意为秦俊鸟做的,打算给他补补身体。 秦俊鸟正好端着洗衣盆要去洗衣服,刘镯子在这个时候刚好走了进来,等到两个人看到对方时,想停下脚步已经晚了,秦俊鸟手里的洗衣盆将刘镯子手里装满牛肉炖萝卜的汤碗给撞翻了。 碗里的热汤全都洒在了刘镯子的胸口上,她那两个丰满高耸的肉峰大部分都被热汤烫到了,刘镯子疼得一跳脚,嘴里发出痛苦的叫声。 秦俊鸟的脸色一变,看着刘镯子被烫到的胸脯说:“镯子嫂子,你咋样,没烫伤吧。” 刘镯子被烫得龇牙咧嘴,她慌忙抖了抖胸前的衣服,说:“烫死我了。” 秦俊鸟有些过意不去地说:“镯子嫂子,都怪我走路不长眼睛,把你给烫到了。” 刘镯子呻吟着说:“我给做的牛肉炖萝卜,你还没吃上一口,就全都撞翻了,多可惜啊。” 秦俊鸟说:“撞翻了就撞翻了,只要你没被烫伤就好了。” 刘镯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前被烫到的地方,一脸痛苦的表情说:“俊鸟,你家里有女人的衣服没有,给我找几件,我身上的衣服都被汤给弄湿了,我想把身上的衣服换了。” 秦俊鸟打开衣柜的门,说:“这里都是秋月的衣服,你看哪件合适就穿吧。” 刘镯子在衣柜里挑了两件自己能穿的衣服,她当着秦俊鸟的面就把外衣脱了,露出里面穿的黑色胸罩,她那两个半露在外的肉峰都被热汤给烫红了,胸口也有一大片地方被烫红了,看样子被烫的不轻。 秦俊鸟一看刘镯子把衣服脱了,吓得把脸扭到了一边,说:“镯子嫂子,你要干啥呀?” 刘镯子说:“你说我干啥,我的衣服都湿透了,我当然要换衣服了。” 秦俊鸟说:“那你在屋里换衣服吧,我到外边去走走。”去分享

上一篇   第189章 特殊按摩

下一篇   第191章 表里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