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进城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9章 进城

廖小珠说:“我不要,还是嫂子你自己留着吧。” 苏秋月说:“我自己留着也没啥用,还是给你吧。” 秦俊鸟在外边听着两个人把他推来让去的,心里非常不高兴,心想老子又不是东西,你们给来给去的,把我当成啥了。 廖大珠笑着说:“俊鸟又不是啥好东西,你们两个也别让了,我看直接把他喂狗算了。” 廖小珠说:“这个主意好,不过就怕狗都不愿意吃。” 秦俊鸟实在有些听不下去了,气哼哼地走到仓房里,一头倒在炕上,望着顶棚喘着粗气,心想这三个女人竟敢在背后这么说我,早晚有一天老子让你们好看。 过了大约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三个女人洗完了澡。 廖大珠和廖小珠帮着苏秋月把屋子里收拾了一下,屋子收拾完之后,廖大珠拎着水桶去倒水,苏秋月和廖小珠两个人抬着木澡盆进了仓房,苏秋月看到秦俊鸟躺在炕上,有些意外地说:“俊鸟,你不是进山里去砍木头了吗,咋在这里躺着呢。”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这几天山里头闹狼,我怕被狼叼走了,过几天再去。” 苏秋月一看秦俊鸟的情绪有点儿不对,冲着廖小珠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没有多说话,转身出了仓房。 廖小珠说:“嫂子,俊鸟这是咋了,跟吃了枪药似的。” 苏秋月说:“谁知道他是咋了,别理他,让他一个人躺着去。我一会儿做牛肉炖萝卜,你和你姐就在我家里吃饭吧。” 廖小珠笑着说:“嫂子,你对我和我姐可真好,你要是我的亲嫂子就好了。” 苏秋月叹了口气,笑着说:“可惜,你没有哥哥,你要是你有个跟你长得一样招人喜欢的哥哥,我一定嫁给你哥哥给你当嫂子。” 廖小珠说:“嫂子,你不是说俊鸟去山里砍木头了吗,他咋在仓房里躺着呢?” 苏秋月说:“你没听他说吗,山里头闹狼。” 廖小珠撇撇嘴说:“闹狼?我看是他闹心吧。” 很快,厨房里就飘出来了牛肉的香气,秦俊鸟虽然躺在仓房里,但也闻到了这股香气。 这牛肉是前几天苏秋月的哥哥苏秋林给送来的,他怕苏秋月嫁到秦俊鸟家后吃苦,所以隔三岔五的就给苏秋月送一些好吃的东西来。 一开始闻到香味儿的时候秦俊鸟还没有觉得怎么样,可是没过多久,他的肚子就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秦俊鸟强忍了一会儿,可他毕竟是个肉体凡胎,根本抵挡不了肉香的诱惑。 秦俊鸟从炕上坐起来,鼻子用力地嗅了几下,一起身向厨房走去。 厨房里,苏秋月正弯着腰手里拿着勺子向锅里添水,秦俊鸟从她的身后走过,她那紧绷而丰满的屁股正好迎着他的目光,秦俊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下身的东西有些不安分地动了动。 苏秋月一看秦俊鸟走了进来,直起身来说:“赶紧去洗手,饭马上就要好了。” “嗯。”秦俊鸟应了一声,走到水缸边去打水洗手。 这时,廖大珠和廖小珠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两个人看着秦俊鸟笑了笑,然后去帮苏秋月拿碗筷。 四个人吃完了饭,廖大珠和廖小珠起身要走,苏秋月说:“你们要干啥去?” 廖大珠说:“昨天,银杏姐去县城里买了很多新衣服,我们们想去她家里看看她都买了啥新衣服。” 苏秋月说:“我想跟你们一起去。” 廖小珠说:“好啊。” 苏秋月跟着廖家姐妹一起去了银杏家,把秦俊鸟一个人扔在了家里。银杏的全名叫廖银杏,跟廖家姐妹是本家,比廖大珠大两岁,因为年纪差不多,所以跟廖家姐妹的关系比较好,廖家姊妹平时经常去找她。 秦俊鸟站在门口看着三个女人的背影,把她们在心里比较了一下,要是比模样,她们三个都差不多,可要是比起身材来,苏秋月可就要比廖家姐妹稍胜一筹了。 可能是因为苏秋月比她们两个大几岁的原因,所以发育的比较好,该圆的地方圆,该大的地方大,看着就让人眼馋。 秦俊鸟暗暗地吞了几口口水,心想自己早晚要把苏秋月扒光了衣服,按在炕上好好地耍弄一番,让她也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秦俊鸟正在无聊的时候,院子外忽然传来了大甜梨的声音:“俊鸟在家吗?” 秦俊鸟说:“在家了。” 大甜梨手里拎着一个布包,笑呵呵地走了进来。 大甜梨向四处张望了几眼,说:“俊鸟,我听说你娶媳妇了,媳妇在哪儿呢,让看一看。”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来的不巧,她跟大珠和小珠去了银杏家。” 大甜梨说:“我听说她长的可好看了,没想到你小子傻人有傻福,能娶到这么好的媳妇。” 秦俊鸟笑了笑,说:“啥福不福的,咱庄户人讨媳妇就是为了过日子,好看有啥用,又不能当饭吃。” 大甜梨说:“听你这话,你好像还不知足啊。” 秦俊鸟岔开话茬说:“梨子姐,你咋回来了,你男人舍得让你回来啊?” 大甜梨说:“他有啥舍不得的,他巴不得我回来,他好去外边找别的野女人。”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咋了,你男人在外边有女人了。” 大甜梨说:“算了,今天我高兴,不说这些扫兴的事情,凤凰又让我给你带东西来了,给你。” 大甜梨把布包交给秦俊鸟,秦俊鸟说:“以后你回去告诉凤凰姐一声,让她不要给我带东西了,让她老给我花钱,我心里不安。” 大甜梨说:“凤凰给你买的,你就放心地收下好了,你凤凰姐呀在城里找了个有钱的男人,花这点儿小钱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秦俊鸟说:“我一个乡下的农民,她给我买这些城里人的东西,实在是白花钱了。” 大甜梨说:“提到钱了,我想问你个事儿,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秦俊鸟说:“啥事儿,梨子姐你就直说。” 大甜梨说:“我最近在县城里开了一个录像厅,现在人手不够,我想让你去帮我几天,不过我不会让你白帮我的。” 秦俊鸟说:“我一个山里的农民,连录像厅都没进去过,让我咋帮你啊。” 大甜梨说:“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愿不愿意帮我。” 秦俊鸟想了想,点头说:“中,看在凤凰的情分上我帮你。” 大甜梨笑着说:“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今天收拾一下,明天就跟我进城。” 第二天,秦俊鸟把家里的事情跟苏秋月交待了一下,让苏秋月一个在家秦俊鸟不放心,以又让廖家姐妹晚上来给她做伴。 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后,秦俊鸟才有些不舍地跟着大甜梨坐车去了县城。 县城是个花花世界,秦俊鸟虽然以前来过几次,可那都是为别的事情来的,只是走马观花地看了那么几眼,这次他终于可以好好地逛一逛县城了。 大甜梨带着秦俊鸟几乎是把县城走了个遍,大街上那些打扮时髦长得水灵的城里姑娘都快要秦俊鸟的眼睛给看花了,而且他发现县城里的姑娘就是跟村里的姑娘不一样,她站在大街上就敢跟男人亲嘴,这要是放在村里还不羞死了。 在走到一个发廊的门口时,两个涂脂抹粉的女人硬是把他往里面拉说要给他洗洗头,要不是大甜梨拦着他就跟着那两个女人进去了,后来大甜梨告诉他这些女人都是卖屁股的不干净。 逛了一天的县城,秦俊鸟有些走累了,肚子也饿了,大甜梨把他带到了县城里最好的一家饭店吃饭。 两个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大甜梨说:“俊鸟,你喜欢吃啥尽管点。” 秦俊鸟也不客气,说:“人都说天上龙肉地上的驴肉,我想吃驴肉。” 大甜梨说:“驴肉有啥好吃的,这家饭店有比驴肉更好的东西。” 秦俊鸟说:“比驴肉还好的东西是啥?” 大甜梨说:“当然是生猛海鲜了。” 大甜梨点了一桌子的海鲜,有螃蟹,有大虾,还有秦俊鸟根本就叫不出名字来的鲍鱼。秦俊鸟从小山里长得,要说野味也吃过不少,可是这海鲜几乎就没吃过,看着桌子上他能叫出名和不能叫出名的海鲜都看傻了。 大甜梨笑着说:“俊鸟,你愣住干啥呀,赶紧吃啊。”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要了这么多东西,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大甜梨说:“你管花多少钱呢,又不是让你掏钱,你吃就是了。” 秦俊鸟拿起筷子,看着满桌子的海鲜,都不知道先吃哪个好了。 大甜梨给他夹了一个大个的螃蟹,说:“你先尝尝这个。” 秦俊鸟看着螃蟹,咽了咽口水,说:“梨子姐,那我就不客气了。” 大甜梨说:“这些东西我都是给你点的,你最好把它们都吃了。” 秦俊鸟说:“放心吧,这些好东西我是不会糟蹋的。” 大甜梨说:“你就敞开肚皮吃吧,要是不够的话,我再给你点。” 秦俊鸟说:“这些就够了,这么多东西要是还不够吃的话,那我就成了饭桶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18章 三个人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