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罪魁祸首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86章 罪魁祸首

秦俊鸟和女人都是一愣,叫“大头”的男人看到秦俊鸟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逃也似地跑了。 秦俊鸟这时忽然想了起来,这个叫“大头”的男人经常跟麻铁杆在一起鬼混,是麻铁杆的一个狗腿子,他以前经常帮着麻铁杆干坏事儿。 秦俊鸟过去见过这个“大头”几面,不过印象不太深,要是他一见到秦俊鸟就跑了,秦俊鸟还真不一定能想起他是谁来。 女人看着叫“大头”的男人跑远了,一脸困惑地说:“这个该死的大头不知道中了啥邪了,咋说跑就跑了。” 秦俊鸟看了女人一眼,说:“别管他了,我们们还是快点儿看货吧。” 女人点头说:“好吧,货就在厂房里,你们跟我来。” 秦俊鸟和锤子跟在女人的身后走进了厂房,锤子走进厂房没几步就停了下来。 女人看了锤子一眼,没有太在意,跟秦俊鸟继续往里面走。 厂房里很宽敞,不过因为年久失修,里面破旧不堪,地面上乱七八糟地堆放着很多东西。 在厂房里的一个角落里堆放着很多箱丁家老酒,秦俊鸟大略数了一下,厂房里的酒大约有八十箱左右。 秦俊鸟一看酒的包装就知这些酒正是酒厂里丢的那些酒,看样子女人这些天已经卖出去了不少。 女人说:“我所有的酒都在这里了,你不是说全都要了吗,你现在可以找人把这些酒搬走了。” 秦俊鸟说:“我们们先看看货,要是没啥问题的话,我们们这笔生意就算是成交了。” 女人笑着说:“你放心,我保证这些酒都是真货,我从来不干那种坑人的事情。” 秦俊鸟盯着女人的眼睛,忽然说:“这些酒是你的吗?” 女人的脸色微微一变,神情有些不自然地说:“这酒当然是我的了,要是别人的东西,我敢卖给你吗。” 秦俊鸟说:“这些酒到底是不是你的,我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 女人的脸一沉,说:“你说这话是啥意思?” 秦俊鸟冷笑着说:“我是啥意思,你心里应该明白。” 女人说:“你要是真想买这些酒的话,就把钱给我,你要是不想买的话,那就算了,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 秦俊鸟说:“这些酒我全都要了,不过这笔生意我不想跟你做。” 女人不解地看着秦俊鸟,说:“这些酒是我的,你不跟我做这笔生意想跟谁做?” 秦俊鸟说:“我知道这些酒不是你的,刚才走的那个人我以前见过他,他是啥人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 女人愣了一下,有些心虚地说:“你说的话我听不明白,我带你来是卖酒的,别的事情我啥都不知道。” 秦俊鸟说:“你是个聪明人,只要你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我,我是不会为难你的。” 女人说:“我还得回去照看商店,没工夫在这里跟你们再这里说这些胡话。” 女人转身快步向厂房的门口走去,不过她刚走到厂房的门口,锤子就伸手拦住了她。 锤子板着脸说:“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你不能走。” 女人向后退了几步,说:“你们想干啥,这大白天的,你们难道耍流氓不成吗?” 秦俊鸟这时走到女人的面前,笑了笑,说:“我希望你跟我们们说实话,不然的话,我们们就把你衣服扒了,让你光着身子走回家去。” 女人吓得脸色一变,说:“两位兄弟,有啥话咱们好好说,我把我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你们还不行吗。” 秦俊鸟说:“这就对了,我们们不想跟你动粗,更不想难为你一个女人家,只要你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我们们,我们们马上就放你走。” 女人说:“你们可得说话算话,我要是把我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你们了,你们可得放我走。” 锤子说:“那就看你说不说实话了,你要是跟我们们说实话,我们们保证不动你一下,你要是敢跟我们们说假话,到时候就别怪我们们翻脸无情了。” 锤子说完咽了几口唾沫,脸上露出坏笑,一双眼睛色迷迷地盯着女人高耸的胸脯。 女人吓得身子抖个不停,急忙说:“我保证说实话,我要是敢说半句假话,就让我不得好死。” 秦俊鸟说:“那好,我问你,这些酒你是从啥地方弄来的?” 女人说:“这些酒的确不是我的,都是麻铁杆弄来的,他让我帮他把这些酒卖掉,到时候挣来的钱,我跟他五五分账。” 秦俊鸟说:“你知道这些酒是麻铁杆从啥地方弄来的吗?” 女人摇头说:“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知道很定不是正道来的。” 秦俊鸟说:“你知道麻铁杆现在在啥地方吗?” 女人说:“我也不知道,他那天带人把这些酒搬过来,就没有再来过。” 秦俊鸟说:“你平时咋跟麻铁杆联系?” 女人说:“其实我跟麻铁杆也不太熟,他有啥事情都来找我男人。” 秦俊鸟想了想,说:“你男人跟麻铁杆是啥关系?” 女人说:“麻铁杆跟我男人是在赌桌上认识的,他们两个人算是朋友吧。” 锤子气愤地说:“麻铁杆那个王八蛋是啥东西你不知道吗?你咋能让你男人跟他那种人交朋友呢。” 女人苦着脸说:“我天天要照看商店,他在外边干啥,我一个女人咋能管得了啊。” 秦俊鸟说:“你以后还是让你男人离那个麻铁杆远一点儿,他可是个啥坏事儿都干的畜生,你男人要是跟他混在一起,早晚有一天得吃亏。” 女人连连点头说:“我听你们的,我回去一定把我男人给看好了,不让他再跟那个麻铁杆来往了。” 秦俊鸟说:“麻铁杆经常来你家吗?” 女人说:“来过几次,不过他每次来我家都拉着我男人去饭馆喝酒。” 秦俊鸟说:“你知道他们经常去啥地方喝酒吗?” 女人说:“他们经常去离我家不远的陆家饭馆,陆家饭馆的老板老板陆有发是个老实人,麻铁杆仗着他把是乡长,经常带人去陆家饭馆吃白食。” 秦俊鸟说:“我刚才问你的这些话,你跟谁也不要说,尤其是你男人,听到没有。” 女人说:“你放心,我的嘴紧得很,我不会跟外人说的。” 秦俊鸟说:“好了,你可以走了。” 女人看着秦俊鸟,小心翼翼地说:“大兄弟,你真让我走啊?” 秦俊鸟笑了笑,说:“我说话算话,该问的事情我都问完了,这里没有你啥事儿了,你回商店去吧。” 女人头也不回地跑了,一溜烟就跑得不见人影了。 锤子向女人跑去的方向看了几眼,说:“俊鸟,你就这么放这个女人走了。” 秦俊鸟说:“她把她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们们了,我们们当然得放她走了。” 锤子说:“她要是说假话骗我们们咋办?” 秦俊鸟说:“这个女人胆子小的很,你刚才那么一吓她,她敢不跟我们们说实话吗。” 锤子说:“看来咱们厂里丢的酒是麻铁杆那个王八蛋偷的,这个狗仗人势的东西,咋老跟咱们酒厂过不去呢。” 秦俊鸟说:“麻铁杆这个狗东西真是心肠坏透了,这次咱们跟他新账旧账一起算,一定要好好地教训他一顿,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干这种缺德的事情。” 锤子说:“俊鸟,咱们现在咋办啊?” 秦俊鸟说:“咱们去陆家饭馆。” 锤子说:“去陆家饭馆干啥啊?” 秦俊鸟说:“当然是去找麻铁杆了。” 锤子说:“要是麻铁杆不在陆家饭馆呢。” 秦俊鸟说说:“他要是不在那里,咱们就在陆家饭馆好好吃一顿。” 锤子流着口水说:“那感情好了,我好长时间没吃肉了,咱们要个猪肘子吃吧。” 秦俊鸟说:“咱们两个人要一个猪肘子咋够吃啊,要两个,咱们两个人一人一个。” 锤子眉开眼笑地说:“俊鸟,我这次没白跟你出来,不仅查到了是麻铁杆那个狗东西偷了酒厂的酒,还能吃到香喷喷的猪肘子,这也算是一举两得了。” 秦俊鸟和锤子一起来到了陆家饭馆,两个人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麻铁杆在饭店里骂骂咧咧地说:“陆有发,我到你这里吃饭是给你小子面子,你别不识抬举,我不就是欠你几顿饭钱吗,看你那个小气样。” 这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说:“我这个饭馆是小本生意,你欠我的饭钱加起来都有五千多块钱了,你要是再不给我结账的话,我这个小饭馆都撑不下去了。” 麻铁杆说:“陆有发,你少在我的面前哭穷,老子在你这里吃几顿饭是瞧得上你,你别给脸不要脸,追在屁股后头要饭钱,要是把我惹急了,你这个饭馆就别想开下去了。” 陆有发不敢说话了。 秦俊鸟和锤子一听麻铁杆在饭馆里,两个人互相看了看,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秦俊鸟和锤子快步走进了饭馆。 麻铁杆坐在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旁,他正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烟,一副蛮横霸道的样子。 跟麻铁杆坐在一张桌子的还有一个人,让秦俊鸟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这个人竟然是秦俊河。去分享

上一篇   第185章 生意上门

下一篇   第187章 冤家聚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