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生意上门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85章 生意上门

秦俊鸟仍然闭着眼睛,而且还故意打起了呼噜。 姚核桃有些恼火地看着秦俊鸟,伸手推了秦俊鸟一下,说:“俊鸟,你别以为这样我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了,我今天就睡在你的被窝里不走了,有种的你别跑。” 秦俊鸟还是没有睁开眼睛,无论姚核桃说啥,他都装作没听到。 姚核桃被气得直翻白眼,她咬牙切齿地看着秦俊鸟,憋了一肚子火没地方撒。 姚核桃看了秦俊鸟的裤腰一眼,伸手要去解秦俊鸟的裤带,她的手刚刚碰到秦俊鸟的裤腰,秦俊鸟忽然一弓身子,姚核桃的双腿正骑坐在秦俊鸟的身上,她没想到秦俊鸟会来这么一手,她的身子顿时向上弹了起来,一时之间失去平衡,从秦俊鸟的身上摔了下来。 姚核桃在炕上滚了几下,她的脑袋撞到了墙上,顿时撞出了一个大包。 姚核桃捂着脑袋,痛苦地呻吟了几声,气急败坏地说:“俊鸟,你想撞死我啊。” 秦俊鸟这时轻轻地翻了一个身,背对着姚核桃,还是一言不发,发出一阵如雷的鼾声。 姚核桃气急败坏地说:“俊鸟,你今天敢这样对我,我保证你以后会后悔的。” 姚核桃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很快她就把衣服穿好了。 姚核桃怒冲冲地下了炕,瞪着眼睛看着秦俊鸟,恨不得一口把秦俊鸟给咬死。 秦俊鸟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假装睡得很香甜的样子。 姚核桃弯腰从地上捡起秦俊鸟的一双鞋子,狠狠地扔在了秦俊鸟的身上,大声说:“秦俊鸟,你给我听好了,今天这笔账我给你先记着,以后我再跟你慢慢算。” 秦俊鸟这时睁开眼睛,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说:“我还要睡觉,就不送你了,你一路走好。” 姚核桃愤怒地说:“你最好一觉睡过去,永远都不要醒了。” 姚核桃说完一甩衣袖,气哼哼地走了。 姚核桃走后,秦俊鸟坐了起来,想起刚才姚核桃恼羞成怒的样子,秦俊鸟的心里别提有多舒坦了。 姚核桃要是赖着不走,秦俊鸟还不知道该咋办好,幸好他这招起到了作用,把姚核桃给气走了。 秦俊鸟重新把酒厂的大门锁好,把房门也从里边锁上,他这才安心地睡下了。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刚从炕上爬起来,他拿着脸盆正准备打水洗脸,这时锤子走了进来,他的手里还拎着两瓶丁家老酒。 秦俊鸟放下脸盆,不解地说:“锤子,你咋这么早就来了?” 锤子把手里的那两瓶丁家老酒放到秦俊鸟的面前,说:“俊鸟,你看这是啥?” 秦俊鸟笑了一下,看着锤子手里的丁家老酒说:“锤子,你到底要跟我说啥呀,这是咱们厂生产的丁家老酒,你拿它来做啥啊?” 锤子说:“这两瓶丁家老酒是我表弟昨天来我家看我时,在乡里给我买的。”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你说啥?这两瓶酒是你表弟在乡里买的?” 锤子点头说:“没错,我表弟亲口跟我说的,这两瓶酒是他在乡里的一个小商店买的。” 秦俊鸟皱着眉头说:“咱们酒厂生产出来的酒都是销往县城的市场的,根本没有投放到乡里的市场上。” 锤子说:“俊鸟,我怀疑小商店里卖的丁家老酒很可能就是咱们酒厂被偷的酒。” 秦俊鸟想了想,说:“你表弟买这两瓶酒花了多少钱?” 锤子说:“他说买这两瓶酒他才花了不到十块钱。” 秦俊鸟说:“这个价钱比在县城的批发价还低,看来小商店里卖的酒肯定不是从县城转手过来的。” 锤子说:“那里的酒卖的这么便宜,而且又不是假酒,肯定是我们们酒厂被偷的酒。” 秦俊鸟说:“你表弟走了没有?” 锤子说:“他本来打算今天早上回去的,不过他把他给留住了。” 秦俊鸟说:“既然你表弟没走,那让你表弟带我们们去那家小商店看看。” 锤子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没有让他走的。” 秦俊鸟说:“这事情不能耽搁,咱们一会儿就去乡里。” 锤子说:“那好,我回去叫上我表弟,咱们马上就走。” 秦俊鸟匆匆洗了一把脸,穿好衣服,和锤子还有锤子的表弟骑着自行车去了乡里。 锤子的表弟把秦俊鸟他们带到一家很不起眼的小商店里,这家小商店主要经营日用百货。 锤子的表弟指了指小商店说:“我就是在这家商店买的酒。” 锤子说:“老五,你就别进去了,这事儿跟你没啥关系,你回家去吧。” 锤子的表弟点头说:“哥,那你们去吧,我回家了。” 秦俊鸟和锤子来到商店门口时,商店刚刚开门,一个涂脂抹粉的女人正弯腰在门口扫地。 女人一看有客人上门了,笑着招呼秦俊鸟他们说:“你们要买点儿啥东西啊?” 秦俊鸟向货架上看了看,只见货架的中间的显眼处果然摆着几瓶丁家老酒。 秦俊鸟假装不知道店里有丁家老酒,问女人:“你这里有丁家老酒吗?” 女人说:“有,你想买几瓶啊?” 秦俊鸟说:“你这里有多少瓶啊?” 女人上上下下打量了秦俊鸟几眼,说:“我这里多着呢,你想买多少瓶啊?” 秦俊鸟说:“你这里有多少瓶,我就买多少瓶。” 女人的眼睛一亮,说:“我这里现货还有二十几瓶,其余的货都在别的地方放着,你要是全都要的话,我可以带着你去拿。” 秦俊鸟说:“好啊,你的酒我全都要了。” 女人眉开眼笑地说:“那我们们就说定了,一会儿我带你们去拿酒。” 秦俊鸟说:“大姐,麻烦你快一些,这酒我们们有急用,不能等太长时间。” 女人说:“兄弟,你放心,我不会耽误你的事情的,我这就去找人帮我看店。” 小商店后边就是女人居住的地方,女人在后面扯着嗓子喊了几声,很快就传来一个男人抱怨的声音:“你喊啥呀,跟号丧一样,我还没死呢。” 女人没好气地说:“你一天除了吃饭睡觉还能干啥,快到前边看店去,我今天运气好,一开门就谈成了一笔大生意,我现在要带客人取货去,你在家把店给我看好了,要是出了啥差错,看我回来咋收拾你。” 男人打了几个哈欠,不耐烦地说:“你整天唠叨个没完,烦都被你给烦死了,你快走吧,这样我耳根子也能清净一些。” 女人说:“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嫁给你这么一个好吃懒做的东西。” 男人不说话了,“噔”的一声放了一个很响的屁,以示对女人的话的抗议。 秦俊鸟和锤子虽然离得远,不过他们听得非常清楚,两个人相视笑了一下。 很快女人又回到了商店里,她笑说:“两位兄弟,咱们去拿酒吧。” 秦俊鸟和锤子跟着女人出了商店,秦俊鸟在女人的身后偷偷打量着她。 女人的个子中等,身材匀称丰满,屁股大,奶子挺,是那种让男人见了就会流口水的女人。尤其是女人走起路来扭腰晃屁股的,非常的勾人。 秦俊鸟暗自咽了几口唾沫,把目光从女人的身上收了回来,他冲着锤子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注意观察周围的情况。 锤子朝着秦俊鸟点了点头,看了女人一眼,脸上微微笑了一下。 女人把秦俊鸟和锤子带到了一个废弃的罐头厂前,秦俊鸟向四处看了看,罐头厂所在的位置比较偏僻,很少有人会到这里来,看情形就知道女人把酒藏在这里是为了避人耳目。 女人走到大门前,掏出钥匙把大门上的铁锁打开,然后推开大门,走进了罐头厂。 秦俊鸟和锤子也跟在女人的身后进了罐头厂,女人这时走到离酒厂门口不太远的旧厂房前,她抬手轻轻地在旧厂房的门上敲了几下。 没过多久,旧厂房的门开了一条缝,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从里面探出头来。 女人说:“大头,快把门打开,有生意上门了。” 叫“大头”的男人一看是女人来了,眼睛盯着女人高耸的胸脯,脸上露出一种不怀好意的笑容,他说:“呦,老板娘你亲自来了,看来这生意可不小啊。” 女人笑着说:“等我把这笔生意做成了,你就不用守在这里了,可以回家跟你媳妇钻被窝了。” 叫“大头”的男人又咧嘴笑了笑,把厂房的大门打开,说:“我就是一辈子不见我家那个黄脸婆,我都不会想她的,更别说跟她钻被窝了。” 女人说:“这话要是让你媳妇听到,她还不伤心死啊。” 叫“大头”的男人说:“她要是真死了,那我可就烧高香了,天天对着她那张苦瓜脸,我连吃饭都不香。” 这时叫“大头”的男人的目光落在秦俊鸟的身上,他的脸色一变,颤声说:“你是秦俊鸟?” 秦俊鸟也在看着“大头”,一开始离得远秦俊鸟没有看得太清楚,现在离近了,他觉得这个“大头”有些眼熟,以前好像在哪里见过,他想了想,不过没有想起来在啥地方见过这个“大头”。 秦俊鸟点头说:“我是叫秦俊鸟,我们们好像不认识吧。” 秦俊鸟的话刚说完,叫“大头”的男人忽然一抬脚向厂房外跑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去分享

上一篇   第184章 走夜路

下一篇   第186章 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