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走夜路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84章 走夜路

陆雪霏非常害怕地说:“冯婶,我现在双腿发软,跑不动咋办啊?” 冯寡妇拉起陆雪霏的手,有些慌乱地说:“跑不动也得跑,我拉着你跑。” 冯寡妇说完,拉着陆雪霏飞快地向村子里跑去,在身后跟踪她们的那个男人见她们两个跑了起来,在她们的身后紧追不舍。 陆雪霏和冯寡妇当然跑不过那个男人,眼看着就要被男人追上的时候,幸好陆雪霏和冯寡妇这时跑到了村口。 男人一看到村子里的灯光,有些害怕了,立刻停下来,不敢再追了。 陆雪霏和冯寡妇向村子里飞奔去,男人只能站在两个人的身后不远处眼睁睁地看着她们跑进村子里。 男人就算是胆子再大,也没胆量进村里干坏事儿,要是惊动了村里的人,不被打个半死才怪。 陆雪霏和冯寡妇一口气跑到了冯寡妇家的门口才停下脚步,两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的,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两个人靠在冯寡妇家的大门上休息了一会儿,调整了一下呼吸,两个人刚才拼命地奔跑,消耗了很大的体力,这个时候两个人都有些体力不支了。 等到两个人都恢复了体力后,陆雪霏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地说:“冯婶,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冯寡妇说:“刚才真是太险了,幸亏咱俩跑得快,要是被那个坏人给追上了,后果会咋样,我连想都不敢想。” 陆雪霏说:“我原来以为山里的坏人少,没想到咋也有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的人啊。” 冯寡妇说:“啥地方都有坏人,这山里边娶不上媳妇的光棍多得是,他们想女人都快要想疯了,要说这些人既可怜又可恨。” 陆雪霏说:“冯婶,你看到那个坏人长啥模样没有啊?” 冯寡妇摇头说:“天太黑了,那个人到底长的啥样我没看清楚。” 陆雪霏说:“冯婶,你说那个坏人会是谁呢?” 冯寡妇说:“管他是谁呢,只要咱们没啥事儿就好了。” 陆雪霏一脸忧虑地说:“他今天想祸害咱俩没有得逞,万一他以后又去祸害别人咋办啊。” 冯寡妇把大门的门锁打开,推开大门,说:“咱俩又不是公安局的人,管那么多干啥,那些是公安局该操心的事情。” 陆雪霏说:“这种坏人要是不抓住他的话,这附近村子里的女人就要遭殃了。” 冯寡妇向村外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那个坏人已经跑远了,现在就算是想抓他也来不及了。” 陆雪霏想了想,说:“冯婶,明天你跟村里的女人说一声,让大家晚上出门的时候小心一些,最好不要一个人出门。” 冯寡妇赞同说:“你说的这个办法不错,我明天就把这件事情告诉村里所有的女人,让她们都提防着那个坏人。” 陆雪霏说:“冯婶,咱们洗澡吧,刚才跑了这么一路,我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难受的要命。” 冯寡妇说:“我这身上也是一股汗臭味儿,我去倒热水,咱们现在就洗澡。” 陆雪霏和冯寡妇走后,秦俊鸟并没有马上睡觉,他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然后拿着手电出了屋子。 秦俊鸟在厂里转了转,厂子里很安静,没有啥异常的情况。 自从厂里的酒被偷了以后,一到了晚上秦俊鸟就要在厂里转上几圈,以防偷酒的人再来厂里捣乱。 秦俊鸟拿着手电来到了酒厂的大门口,向大门附近的地方照了几下,酒厂的大门虽然在里边锁上了,不过大门要比酒厂的围墙矮了很多,如果外人想要进到酒厂里,最容易的办法就是从大门跳进来。 秦俊鸟在酒厂的大门口仔细查看了一下,大门的锁完好无损,大门外静悄悄的,只是偶尔传来几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就在秦俊鸟转身刚要走时,大门口忽然闪过一个人影,秦俊鸟吓了一跳,将手电向人影照去,大声喊了一句:“谁?你是人还是鬼?” 那个人影咯咯笑了几声,说:“我是人,是有血有肉的大活人。” 秦俊鸟听着这个声音觉得有些耳熟,可是他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 秦俊鸟沉声说:“你既然是人,就别躲躲藏藏的,赶快给我出来,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时一个人从酒厂大门前的树后走了出来,秦俊鸟把手电的光束照在这个人的脸上,借着手电的光芒看清楚了这个人的脸,这个人是姚核桃。 姚核桃觉得手电的光芒有些刺眼,她抬手挡住手电射来的光束,笑着说:“俊鸟,是我,你咋连我的声音也没听出来啊。” 秦俊鸟皱了一下眉头,说:“这么晚了,你来有啥事儿啊?” 姚核桃说:“我来找你,是有事情要跟你说,你把大门打开,我进去跟你说。” 秦俊鸟说:“我要睡觉了,你有啥事情,还是留着明天再说吧。” 姚核桃说:“不行,这事儿我现在就要跟你说,你快点儿把门打开。” 秦俊鸟把手电关掉,打了一个哈欠,说:“你有啥事儿,就在这里说吧,等你说完了,我也好回去睡觉。” 姚核桃说:“俊鸟,你要是不给我开门的话,我可要叫了,到时候让外人听到可就不好了。” 秦俊鸟有些不耐烦地说:“你来找我到底有啥事儿啊?不能现在就说吗?” 姚核桃说:“你把大门打开,我就告诉你。” 秦俊鸟没有办法,他又不能在这里跟姚核桃僵着,要是她真叫了起来,让外人听到,还以为他把姚核桃咋样了呢。 秦俊鸟只好硬着头皮把门打开,可大门刚打开的那一瞬间,秦俊鸟就后悔了,因为现在厂里就剩下他一个人了,姚核桃就算是喊破喉咙,估计也不会有外人听到的。 姚核桃扭腰摆臀地走进了酒厂,她向四处看了看,见陆雪霏的屋子里黑着灯,咂咂嘴说:“俊鸟,酒厂里就你一个人在啊,你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真是够可怜的啊。”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你不是有事儿要说吗,我现在把大门打开了,你有啥话就快说吧。” 姚核桃笑着说:“俊鸟,好歹我也是你二嫂,我到你家里来了,你咋说也得让我进你的屋里去坐坐吧。” 秦俊鸟虽然满心不愿意,可是他又不好跟姚核桃撕破脸皮,咋说姚核桃也是他的二嫂,就算他从心里往外厌恶姚核桃,也不能做得太过分,有孟水莲在,他就算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姚核桃也不等秦俊鸟说话,大摇大摆地走进了秦俊鸟的屋里,然后一屁股坐到炕上,笑呵呵地看着秦俊鸟,嘴巴却闭得紧紧的。 秦俊鸟一脸不高兴地说:“你有啥事情快说吧,时候不早了,我还要睡觉呢。” 姚核桃说:“你媳妇不在家,晚上没人给你暖被窝,你能睡得着吗?” 秦俊鸟说:“我在跟你说正经事儿呢,没跟你说笑话。” 姚核桃说:“俊鸟,你别总用一副臭脸对着我,我又没欠你钱,你就不能冲着我笑一笑吗。”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说:“姚核桃,你到底想说啥,我可没有心情跟你说这些废话。” 姚核桃的脸色微微一变,有些委屈地说:“俊鸟,我真是不明白,我究竟做错啥了,让你这么讨厌我。” 秦俊鸟说:“姚核桃,有些话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我给你留着脸面呢,我要是真说出来了,谁的面子上都不好看。” 姚核桃说:“俊鸟,你为啥要这样对我,我对你可是真心的,你说这些话也太伤我的心了。” 秦俊鸟冷冷地看着姚核桃,把房门推开说:“你还是快走吧,我忙了一天,累了,我要上炕睡觉了。” 姚核桃说:“我不走,今晚我就要睡在你这里,你喜欢我也好,讨厌我也好,反正我是不会走的。” 秦俊鸟说:“你就是赖着不走也没用,我是不会碰你一下的,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姚核桃咬着嘴唇说:“俊鸟,你真是个胆小鬼,现在这里就你我两个人,你要还是一个男人,你就证明给我看。” 秦俊鸟不在接姚核桃的话,他脱鞋上了炕,拉过被子躺下来,把眼睛一闭,打起瞌睡来。 姚核桃一看秦俊鸟对她无动于衷,心里的火气顿时上来了。她气鼓鼓地看着秦俊鸟,一咬牙说:“俊鸟,你竟然这样对我,那也就别怪我了。” 姚核桃说着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很快她就脱得光溜溜的,一抬腿上了炕。 秦俊鸟依然闭着眼睛,对姚核桃不闻不问。 姚核桃光着身子在秦俊鸟的身边躺下,伸出双手紧紧地搂着秦俊鸟,秦俊鸟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就跟个死人一样。 姚核桃笑着说:“俊鸟,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已经把衣服全都脱光了,你现在想跟我干啥都成。” 秦俊鸟还是在装傻,根本不理会姚核桃的挑逗。 姚核桃有些沉不住气了,她一翻身骑在秦俊鸟的身上,把他身上的被子扯掉,双手抓住他的肩膀,用力地摇晃了几下,说:“俊鸟,我知道你没有睡着,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我,我保证你看了不会后悔的。”去分享

上一篇   第183章 走夜路

下一篇   第185章 生意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