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走夜路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83章 走夜路

孟水莲说:“俊鸟,你能这样想,妈真是太高兴了。” 秦俊鸟说:“妈,你老以后还是少操一些心,我们们几个都是大人了,你总不能为我们们操心一辈子吧。” 孟水莲说:“我也想好好享享清福,把手撒开,啥事儿都不管了,可是你那两个哥哥是啥德性你应该知道,他们两个实在是太不争气了,我要是不管着他们,他们两个还不知道变成啥样呢。” 秦俊鸟说:“妈,不管咋样,你得保重好自己身体,不能再被气病倒了。” 孟水莲笑着说:“我的气早就消了,我要是真那么爱生气的话,我早就被俊山和俊河那两个混小子给气死了。” 秦俊鸟说:“妈,你这样想就对了,你老好好地把身体养好,别的事情不要管太多了,你老有个好身体比啥都强。” 孟水莲说:“俊鸟,一看到你我这心气就顺畅多了,俊山和俊河是没啥指望了,妈以后可就指望你了。” 秦俊鸟说:“妈,你放心,有我在,你老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来的,会有享不完的福的。” 孟水莲乐得合不拢嘴说:“好,妈就等着以后就跟你享福了,到时候我顿顿饭都吃香的喝辣的。” 秦俊鸟又跟孟水莲聊了几句,孟水莲有说有笑的,秦俊鸟看孟水莲的心情好多了,也就放心了。 秦俊鸟说:“妈,我回家去了,哪天我再过来看你。” 孟水莲说:“俊鸟,你吃过饭没有,要不你吃完饭再走吧。” 秦俊鸟说:“不了,我来的时候已经吃过饭了。” 孟水莲说:“那好吧,你回去时小心一些,山路不好走,一定要多留神。” 秦俊鸟从孟水莲家里出来,一个人快步向酒厂走去。 等到秦俊鸟走到酒厂的门口时,天已经黑了下来。 秦俊鸟来到家门口,掏出钥匙刚要开门,忽然听到从陆雪霏的屋里传来了一阵说笑声。 秦俊鸟好奇地向陆雪霏的屋子里看了几眼,只见屋子里人影晃动,陆雪霏正在和一个女人聊得热火朝天,秦俊鸟站在门口听了一下,那个女人的说话声很像冯寡妇。 在龙王庙村陆雪霏跟冯寡妇的关系最亲近了,自从陆雪霏搬到这里酒厂来住以后,冯寡妇经常来看她,还给她送一些好吃的东西,而且冯寡妇每次给陆雪霏送来的好吃的东西,秦俊鸟都能跟着沾光吃到。 秦俊鸟在门口听了一会儿,陆雪霏和冯寡妇到底在说些啥,他没有听清楚,不过他能猜出来,两个人说的肯定都是一些女人间才能说的悄悄话。 秦俊鸟推开门,走进了屋子,把电灯拉亮,走到炕边坐下,隔壁时不时就传来陆雪霏和冯寡妇的笑声,秦俊鸟听到两个人笑得这么开心,心里很好奇,心想不知道两个人有啥高兴的事情,从刚才能一直笑到现在。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接着是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随即冯寡妇走了进来。 秦俊鸟急忙站起身来,笑脸相迎说:“冯婶,你咋来了,快坐。” 冯寡妇笑着说:“我来看看雪霏过得咋样,顺便再来看看你。” 秦俊鸟说:“雪霏在这里过得挺好的,有我在,没人敢欺负她,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冯寡妇说:“有你在旁边照看着雪霏,我当然放心了。” 秦俊鸟说:“雪霏是城里来的大学生,是我们们酒厂的宝贝疙瘩,我不会亏待她的。” 冯寡妇说:“这厂里的事情我也不懂,只要雪霏在你这里不受委屈,干得顺心,我这里心里也就踏实了。” 秦俊鸟说:“雪霏现在刚刚毕业,工作经验不多,等将来她熟悉了厂里的业务,我会重用她的。” 冯寡妇说:“雪霏是个好姑娘,又是大学生,有她帮着你,你也能少操心。” 秦俊河说:“是啊,她一个城里来的姑娘,不怕在咱们这山沟里吃苦,确实很难得。” 冯寡妇说:“俊鸟,我听雪霏说你媳妇秋月去县里学习了。” 秦俊鸟点头说:“她去县里的会计学校学会计去了。” 冯寡妇一脸羡慕地说:“这秋月也太有出息了,她要是学成回来就是大会计了,不像我们们这些头发长见识短的村里女人,斗大的字不认识一箩筐,都是睁眼瞎。” 秦俊鸟笑了笑,说:“这当会计也没啥了不起的,不过就是算算账,冯婶你就别夸她了,等她学完了回到厂里,只要不把账算错了,我就谢天谢地了。” 冯寡妇说:“秋月脑子那么灵通,咋会算错账呢。你娶了这么一个又能干又好看的媳妇,这可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可得好好对秋月啊。” 秦俊鸟得意地说:“冯婶,我对秋月好着呢,我能娶到秋月是我的造化,我咋会对秋月不好呢。” 冯寡妇笑着说:“俊鸟,你媳妇走了这么多天,你想不想她啊?” 秦俊鸟笑着说:“说不想是假的,不过我这些天实在太忙了,根本没有多少时间想她。” 冯寡妇说:“也够难为你的,这么大的一个酒厂啥事儿都得你去过问,你可要悠着点儿,别把自己给累坏了。” 秦俊鸟说“我还年轻,累一点儿没啥大不了的,只要酒厂能够发展的越来越好,我就心满yi足了。”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陆雪霏的声音:“冯婶,你在俊鸟的屋里吗?” 冯寡妇应声说:“我找俊鸟来说几句话。” 陆雪霏说:“我收拾好了,我们们走吧。” 冯寡妇说:“那好,你等着我,我这就出去。” 陆雪霏在秦俊鸟的屋外等着冯寡妇出去。 冯寡妇向屋外看了一眼,说:“俊鸟,我不跟说了,我得走了。” 秦俊鸟好奇地说:“冯婶,你要和雪霏这是要干啥去啊?” 冯寡妇说:“没啥,我就是有些想雪霏了,想让她去我家里住一晚上。” 秦俊鸟说:“天黑了,你们两个人走夜路不太安全,要不我送送你们吧。” 冯寡妇说:“不用了,酒厂到村里没多远的路,要是真遇到了坏人,我扯着嗓子喊上两声,全村的人都能听到,到时候那个坏人想跑都跑不了了。” 秦俊鸟说:“那好吧,你们路上注意一些,别太大意了。” 冯寡妇出了秦俊鸟的屋子,陆雪霏正等在门口,她走过去拉起冯寡妇的手,说:“冯婶,我们们快走吧,我浑身痒痒的厉害,等到了你家,我一定要好好洗一个澡。” 冯寡妇笑着伸手在陆雪霏的鼻头上拧了一下,说:“我知道你爱干净,早就把热水给你烧好了,等到了家里,我陪着你一起洗,保证把你洗得干干净净的。” 陆雪霏和冯寡妇边说话边走出了酒厂,两个人说笑着向村子里走去。 秦俊鸟的酒厂是在一个半山坡上,而通往村里的路是顺着山势建的,越往村里去地势越低,所以在山路上俯视着村子,正好能看到整个村子的情形,村子里家家户户都亮着灯,星星点点的,看起来很祥和安静。 酒厂通往村里的山路并不是直的,因为中途有一座高高隆起的山丘,所以通往村里的路只能绕过这座山丘。 山丘下的这段路黑漆漆的,一点儿光亮也没有。 走到山脚下时,陆雪霏紧紧地握着冯寡妇的手,心怦怦直跳。 这时一阵风忽然掠过,把山丘上的树林吹得飒飒作响,树林传出了几声猫头鹰的怪异叫声,乍听来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 陆雪霏向左右看了看,打了个冷战,说:“冯婶,这山里到了晚上咋这么黑啊,一点儿亮光也没有。” 冯寡妇安慰陆雪霏说:“这山里就是这样,你不用害怕,咱俩快走几步,等走过这个山头就好了。” 陆雪霏战战兢兢地说:“冯婶,我咋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呢,是不是有啥人在身后跟踪咱俩啊。” 冯寡妇是在山里长大的,所以胆子大一些,她停下来,回头向身后看了一眼,说:“后边没啥人,你听错了吧。” 陆雪霏说:“我刚才明明听到脚步声了,而且就在咱俩身后不远的地方。” 冯寡妇说:“我看过了,咱俩身后啥都没有,你就别疑神疑鬼的了。” 陆雪霏颤声说:“冯婶,该不是有鬼吧。” 冯寡妇笑了一声,说:“没想到你这个大学生也怕鬼,那电视上不是说了吗,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 陆雪霏说:“冯婶,我这心跳得厉害,我看咱俩还是快点走吧。” 冯寡妇说:“好吧,就依你,这还没咋样呢,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陆雪霏说:“冯婶,你的胆子可真大,要不是有你在身边,打死我,我也不敢一个人走这条路。” 陆雪霏的话音刚落,忽然从山丘的树林里窜出一条人影,这个人影快步向陆雪霏和冯寡妇追了上去。 陆雪霏这时又停下来,她竖起耳朵听了听,说:“冯婶,我又听到脚步声了。” 冯寡妇也停下脚步,仔细地听了听,这回她真真切切地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 冯寡妇压低声音说:“雪霏,快跑,咱俩遇到坏人了。”去分享

下一篇   第184章 走夜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