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兄弟之别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80章 兄弟之别

麻铁杆说:“俊河,这大白天的,你回家睡觉能睡着吗?我看你还是别回去了,那个家有啥好的。” 秦俊河说:“铁杆,我跟你不一样,你没结婚,没有媳妇管着。我不行,我这一晚上没回去,回到家里我媳妇非得跟我闹翻了不可。” 麻铁杆说:“这些女人都是活人惯的,我就不信她还敢反了天了,她要是跟你闹的话,你不会大嘴巴抽她啊,他狠狠地打她几回,她就老实了。” 秦俊河笑了一下,一脸难色地说:“咋说也是自己的媳妇,你让我咋忍心下手啊,要是把我媳妇打伤了,还得花钱治病,这么做太不值得了。” 麻铁杆说:“看你这个没出息的样儿,连自己的媳妇都管不住,我都替你脸红。” 秦俊河说:“那是你没娶媳妇,你要是娶了媳妇就知道了,这女人是用来哄的,不是用来打的。” 麻铁杆说:“我就是娶了媳妇,也不会像你这样,到时候我想咋样就咋样,她要是敢管我的事情,看我不打的她满地找牙。” 秦俊河说:“你家有钱有势,想找啥样的女人都能找到。可我们们家小门小户的,娶个媳妇太不容易了。我媳妇要是跑了,那我这下半辈子就得打光棍了。” 麻铁杆说:“这天底下的女人多得的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又不缺胳膊不少腿的,就算跟她离婚了,你还可以再娶一个年轻漂亮的媳妇吗。” 秦俊河说:“这女人遍地都是,可是谁愿意跟我这个穷光蛋啊。” 麻铁杆说:“俊河,这我可就要说你几句了,那个傻头傻脑的秦俊鸟都能开酒厂当老板,你脑子这么灵通,现在混得还不如那个秦俊鸟,看着人家大把地挣钱,你就不眼馋啊。” 秦俊河一脸沮丧地说:“眼馋有啥用,你是不知道,这年月挣钱有多不容易啊。俊鸟那小子是运气好,认识那个叫丁七巧的女人,要是没有那个丁七巧帮忙,俊鸟他还不是跟我一样,天天扛着锄头修理地球。” 麻铁杆说:“俊河,就算你现在比不过秦俊鸟那小子也不用泄气,不是还有我吗,以后你就跟着我干,我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有花不完的钞票。” 秦俊河的眼睛一亮,激动地说:“铁杆,那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绝对不说半个不字。” 麻铁杆拍了拍秦俊河的肩膀,笑着说:“俊河,一会儿我带你去快活一下,你愿不愿意跟我去啊。” 秦俊河好奇地说:“快活一下?咋快活啊?” 麻铁杆说:“我听说赵大牙的旅店里来了几个外地的漂亮女人,我带你去尝尝鲜咋样,那些女人一个比一个水灵,一个比一个勾人,只要给她们钱,她们啥都愿意跟你干。” 秦俊河愣了一下,说:“你是说去找那些女人睡觉啊?” 麻铁杆笑嘻嘻地说:“咱们男人找女人当然是为了弄那种事儿了,难道还是去跟她们谈情说爱啊。” 秦俊河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铁杆,我还是不去了,我是有媳妇的人,咋能在外边找野女人呢,我不能做对不起我媳妇的事情。” 麻铁杆说:“俊河,昨晚偷酒的时候我看你的胆子挺大的,现在一下子咋变得这么胆小怕事了。” 秦俊河说:“不是我胆小怕事儿,是我不能做对不起我媳妇的事情。” 麻铁杆说:“这天底下的男人哪有几个不偷吃的,你跟别的女人睡觉,只要不让你媳妇知道就成了,等你回家的时候,随便编几句谎话也就应付过去了。” 秦俊河说:“那些都是千人骑万人跨的女人,她们的身上不干净,要是被她们传染上啥病了咋办,我劝你还是别去了。” 麻铁杆说:“那些女人虽然不干净,不过比村里的女人干净,你也不看看村里的那些女人有多脏,她们一年都洗不了几次澡,下身那里更干净不到哪里去,尤其是身上那股怪味儿让人闻了就想吐,更别说碰她们了。这些外地来的女人都洗得干干净净的,身上还带着香味,跟她们在一起弄那种事儿,别提有多舒坦了。” 秦俊河说:“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我媳妇可是非常干净的女人,她每次跟我弄那种事儿之前,都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还逼着我也洗干净。” 麻铁杆说:“你跟媳妇都结婚那么长时间了,天天对着她那张脸,你就不嫌腻歪啊,这找女人就跟吃饭一样,你不能总吃一道菜,有时也得换换口味。” 秦俊河说:“这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是让我媳妇知道我在外边跟别的女人乱搞,她还不得跟我拼命啊。我还是咬咬牙,忍一忍好了。” 麻铁杆说:“算了,你不愿意去,我自己去,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你以后会后悔的。” 秦俊河和麻铁杆吃完了饭,麻铁杆去了旅店找女人,秦俊河一个人回了家。 秦俊河回到家里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他走到门口拉了一下门,门没有拉开。 秦俊河轻轻地拍打了几下门板,笑着说:“核桃,快把门打开,我回来了。” 姚核桃正在厨房里做饭,门是她故意在里面锁上的。 姚核桃在家里等了秦俊河一个晚上,可是一直不见秦俊河回来,所以姚核桃非常生气。 刚才秦俊河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姚核桃在屋里看到他回来了,她就把房门锁上了,想出出心里的这口气。 姚核桃走到门口,没好气地说:“死鬼,你还知道回来啊,你咋不死在外边啊。” 秦俊河笑着说:“我要是死了,你可就成了寡妇了,没有我在你身边,你一个人过日子也没啥意思不是。” 姚核桃说:“你要是死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到时候我肯定放鞭炮庆祝三天。” 秦俊河说:“核桃,你知道你说的都是气话,你快把门打开吧。” 姚核桃说:“我不开,你有能耐就一直在外边睡,家里没有了你,我正好可以清净一下,省得你缠着我,弄得人家连觉都睡不好。” 秦俊河说:“核桃,你要是再不把门打开,我可要踢门了,到时候把门踢坏了,还得花钱修,多不划算啊。” 姚核桃这时走到门前,把门锁打开,连看也不看秦俊河一眼,转身进了屋子。 秦俊河推门走了进来,他一看姚核桃进了屋子,也跟在她的身后进了屋子。 姚核桃进屋后,一屁股坐到炕上,拉下脸来,冷冷地说:“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嫁给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一天到晚就知道赌钱,啥正经事儿都不干。” 秦俊河陪着笑脸说:“核桃,我知道错了,我昨晚手气不好,输了钱,我想赢回来,所以就多玩了几把,还好我把输的钱赢回来了。” 秦俊河说完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叠百元面额的钞票放在炕上,然后一脸讨好地看着姚核桃。 姚核桃的眼睛一亮,紧忙拿起那些钞票踹到了衣服口袋里,脸色缓和下来说:“没用的东西,你除了知道打麻将,还知道啥。” 秦俊河笑嘻嘻地说:“我还知道跟你睡觉,跟你在炕上弄那种事儿。” 姚核桃被秦俊河给气乐了,抬手在他的胳膊上打了一下,抿嘴说:“看你那点儿出息,你就知道炕上那点儿事儿,天天晚上弄,你就不嫌烦啊。” 秦俊河说:“核桃,你不生我的气了吧。” 姚核桃说:“想让我不生你的气也行,你得告诉我,你昨晚到底干啥去了。” 秦俊河说:“我不是说了吗,我去打麻将去了。” 姚核桃说:“你骗鬼去吧,我可不是傻子,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拉啥样的屎。” 秦俊河说:“看把你能耐的,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咋能知道我拉啥样的屎,再说了你就是知道我拉啥样的屎又能咋样。” 姚核桃板起脸来说:“俊河,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到外边找野女人鬼混去了。” 秦俊河说:“核桃,你咋能这样想呢,我这个人虽然身上毛病不少,可是在这种事情上我可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姚核桃半信半疑地说:“我可得把丑话说在前头,要是让我知道你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咱俩这日子就算过到头了。” 秦俊河正色说:“红喜,我这辈子除了你这一个女人,是不会碰别的女人的,我要是碰了别的女人,就让我生疮流脓,生个儿子没屁眼。” 姚核桃瞪了秦俊河一眼,说:“你胡说啥呢,你这张嘴咋没个把门的呢,可不能拿咱的儿子说事儿。” 秦俊河连连点头说:“核桃,我听你的,我以后绝对不拿咱的儿子说事儿了。” 姚核桃说:“虽然咱们现在还没有儿子,那你也不能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将来要咱们要是真生了儿子,儿子身上如果有啥毛病的话,就赖你。” 秦俊河说:“红喜,看到你我这心里就痒痒,咱们抓紧时间生个孩子吧,咱们俩结婚的时间也不短了,你这肚子里咋还没有个动静啊。”去分享

上一篇   第179章 阴险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