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送到嘴边的女人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76章 送到嘴边的女人

陆雪霏说:“就算是留着明天吃,我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再说这肉我都给你端来了,你还要让我再端回去啊。” 秦俊鸟只好从陆雪霏的手里接过菜盆,笑着说:“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你了,雪霏,有好吃的东西还惦记着我。” 陆雪霏抿嘴说:“俊鸟,我给你送好吃的东西,算不算拍你的马屁啊?” 秦俊鸟微笑着说:“当然不算了,咱们现在是邻居,本来就应该互相关照,你有好吃的东西给我送来,也是正常的事情。” 陆雪霏说:“我刚才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你刚从外边回来啊?” 秦俊鸟点头说:“是的,我去了一趟栗子沟,刚从那里回来。” 陆雪霏问:“俊鸟,你吃过饭了没有?” 秦俊鸟打了一个哈欠,说:“我在栗子沟吃过了。” 陆雪霏说:“我看你挺累了,还是早些睡吧,我走了。” 秦俊鸟说:“那好,有啥事儿咱们明天再说吧,你也回去睡吧。” 陆雪霏转身出了秦俊鸟的屋子,这时秦俊鸟提到嗓子眼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他把手里的菜盆放到炕边,然后走到门口把房门关好。 回到屋里后,秦俊鸟走到衣柜前,用手轻轻地敲了一下衣柜的门,说:“玉香,你出来吧,人已经走了。” 秦俊鸟的话音刚落,葛玉香就推开衣柜的门,从里边钻了出来。 葛玉香躲在衣柜里面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早就憋闷得有些受不了了,她的脸憋得通红,大口地喘着气说:“我躲在衣柜里都快要憋死了,这可真不是人受的罪。” 秦俊鸟说:“玉香,这也是没有办法,你就多担待一些吧。” 葛玉香说:“只要能跟你在一起,让我干啥我都愿意,吃这点儿苦根本不算啥。” 秦俊鸟说:“我这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老这么偷偷摸摸的也不是回事儿啊。” 葛玉香看了一眼放在炕边的菜盆,笑着说:“俊鸟,没想到这个陆雪霏对你还挺关心的,有好吃的东西也不忘了给你送来,她是不是对你有那个意思啊?” 秦俊鸟这时脱了上了炕,说:“玉香,你就别胡思乱想了,人家就是给我送一盆牛头肉,你咋想得那么多啊。” 葛玉香说:“这男女之间的感情很多时候就是从送东西开始的,一开始不觉得咋样,可这时间长了,说不定就勾搭上了。” 秦俊鸟有些不快地说:“你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 葛玉香说:“我就不信,你天天面对着陆雪霏这样的姑娘,心里会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秦俊鸟说:“这世上好看的女人遍地都是,我不可能看到一个就喜欢一个吧。” 葛玉香说:“你是不能见一个就喜欢一个,可是这送到了嘴边的女人,你要是不要的话,那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秦俊鸟有些急了,说:“我没想的那么流氓,我对陆雪霏啥心思都没有,信不信由你。” 葛玉香笑着说:“咋了,你生气了?” 秦俊鸟摇摇头,说:“我没生气。玉香,我看以后你还是不要到我家里来了,刚才差点儿就让陆雪霏给发现了,让人提心吊胆的。” 葛玉香的脸色一变,有些不高兴地说:“你为啥不让我到你家里来,我要是想你了咋办?你咋能说出这么狠心的话来呢。”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我看你以后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来找我了,最好还是像以前那样,晚一点儿来找我,那个时候陆雪霏已经睡着了,这样你就不用躲躲藏藏的了。” 葛玉香说:“有这个陆雪霏住在旁边真麻烦,要不你再给她找个别的地方住,这样咱们见面就方便多了。” 秦俊鸟摇头说:“这可不行,她一个姑娘家,在这村里又没啥亲戚朋友,你让她去啥地方住啊。” 葛玉香撇了撇嘴,说:“我看你就是不想让她搬走,村子里这么大的地方,还能没有她住的地方吗?” 秦俊鸟说:“玉香,你也得为她着想一下,她一个城里姑娘能留在咱们这个穷山沟里就已经很难得了,我有责任把她的生活安排好,不能让人家太寒心了。” 葛玉香说:“我看是你舍不得让她走,你就是喜欢看她那张勾人的漂亮脸蛋。” 秦俊鸟说:“玉香,你非要这样说的话,我也无话可说,反正我问心无愧。” 葛玉香说:“我太了解你们这些男人了,嘴上说的天花乱坠,谁知道你们心里到底想的啥。” 秦俊鸟说:“玉香,我已经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不会跟她咋样的,你咋就不相信我呢。” 葛玉香说:“俊鸟,我得给你提个醒,你离这个陆雪霏远一点儿,要是让我知道他跟她有啥事儿的话,我可不饶你。” 秦俊鸟说:“行了,咱们还是别说她了,这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是睡吧。” 葛玉香指了指那一盆牛头肉,说:“你先把这盆东西那走,我看到它心里就不舒服。” 秦俊鸟无奈地说:“好吧,我这就把它拿走。” 秦俊鸟穿鞋下了炕,把陆雪霏给他送来的牛头肉端到了厨房里,然后又回到了屋子里。 这个时候葛玉香已经把外衣脱掉了,她里边只穿着一个白色的背心,她那两个丰满的肉峰几乎都要把背心给顶破了,秦俊鸟看着她那两个诱人的肉峰,心里就跟有几万条毛毛虫在乱爬一样。 葛玉香一边用手拢住头发一边说:“俊鸟,你还是傻愣着干啥呀,快点上炕,我都等不急了,咱俩这么多天没在一起了,今天晚上一定好好地耍一下。” 秦俊鸟伸手在葛玉香那浑圆的屁股上捏了一下,笑着说:“看你猴急的样子,哪里还像个女人啊。” 葛玉香说:“我又不啥害羞的小姑娘,用不着装模作样的,这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不就是图一个痛快吗,没啥不好意思的。” 秦俊鸟笑着说:“是啊,这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就是那么一点儿事儿,痛快一下也就完了。” 葛玉香咬着嘴唇说:“你说的倒轻巧,这事儿咋能说完就完呢,不把我弄得舒舒服服的,我是不会让你安生的。” 秦俊鸟在葛玉香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说:“你放心,今晚要是不把你弄得向我求饶,我就不睡觉了。” 葛玉香咯咯笑着说:“你有啥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吧,我看你能玩出啥花样出来。” 秦俊鸟说:“我这去县城可不是白去的,我跟那些城里人可学了不少新招,今天我就在你身上用一下,让你好好开开眼界。” 秦俊鸟把手放在她的肉峰上揉了起来,揉完了这个揉那个,在她的两个肉峰上来回交替揉捏着。 葛玉香很快就来了感觉,身子抖动着,两条腿紧紧地绞在了一起,嘴里发出一种让人听了就心里发痒的叫声。 秦俊鸟听到葛玉香的叫声后,心里的那把火彻底被葛玉香给点着了,他把葛玉香的背心拉了上去,葛玉香的那两个硕大诱人的肉峰就跳了出来,白花花的晃人眼睛。 秦俊鸟看着那两个滚圆的大肉球,咽了几口口水,伸出两只手在两个东西上揉搓了起来。 秦俊鸟在葛玉香的两个东西上耍弄了一会儿,他觉得有些不太过瘾,就伸手去解葛玉香的裤带。不过葛玉香的裤带系的太紧了,秦俊鸟手忙脚乱地解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解开。 葛玉香看着秦俊鸟面红耳赤的样子,咯咯笑了几声,说:“看你那笨手笨脚的样子,你又不是第一次解我的裤带,咋鼓捣了这么半天,还没解开啊。” 秦俊鸟说:“你这裤带是咋弄的,以前我只要轻轻拉一下就开了,今天我拉了一百多下了,它咋还没开呢。” 葛玉香看了一眼秦俊鸟,在他的手上拍了一下,说:“这点儿小事儿都弄不成,还是我来帮你吧。” 葛玉香伸手几下就把裤带解开了,她将脱掉裤子,露出了里面的花裤衩。 农村的女人并不像城里的女人有那么多讲究,很多女人因为家庭条件有限,根本没有余钱买内衣内裤,于是就扯上几尺便宜的花布自己动手做,葛玉香穿的花裤衩就是她自己做的。 秦俊鸟把手伸进葛玉香的花裤衩,在她那柔软的屁股上摸了几下,又把手移到她的双腿间,感觉到她那里已经微微地潮湿了。 秦俊鸟把葛玉香的花裤衩脱掉,缓缓地把下身顶进了她的两腿间,然后在她的身上猛烈地摆动了起来,葛玉香的双手紧紧地抓着秦俊鸟的肩膀,嘴里发出一阵好像很痛苦又好像很快乐的声音。 两个人在炕上ji烈地纠缠着,一会儿秦俊鸟在上面动着,一会儿又换成了葛玉香在上面动着,两个人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动作,秦俊鸟累得像牛一样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全身挥汗如雨,就跟刚刚洗过澡一样。 两个人疯狂了大半夜,直到两个人都累得不想动了才算罢休。 秦俊鸟从葛玉香的身上下来,脑袋枕着她的肩膀,一只手抓着她的一个肉峰,就这样睡了过去。去分享

上一篇   第175章 想死你了

下一篇   第177章 仓库被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