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想死你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75章 想死你了

秦俊山苦着脸说:“妈,你还让不让我吃饭了,我不就是放了一个屁吗,招来你们这么多话,早知道会这样,这个屁我就憋住不放了。” 姚核桃这个时候再也憋不住了,她“噗”的一声笑喷了出来。 孟水莲被秦俊山气得脸色发青,身子直发抖,她恨铁不成钢地说:“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连一句正经的人话都不会说,我不知道上辈子造了啥孽,生出了你这么一个不争气的东西。” 秦俊山说:“妈,你老说我不争气,我咋不争气了,我又没偷没抢,又没干啥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这么说我,也太伤人了。” 孟水莲狠狠地瞪了秦俊山一眼,说:“你还敢跟我顶嘴,你是没偷没抢,你说说你这些年往家里挣回过几个钱,你咋说也是个成了家的男人,咋就不能把心思用在正经地方嘛。” 秦俊山说:“妈,这挣不到钱你能怪我吗,咱这穷山僻壤的,想挣钱哪能像城里人那么容易。再说了不光是我一个人挣不到钱,俊河不是也挣不到钱吗,你咋不说他呢,就知道说我。” 杜红喜伸腿踢了秦俊山一脚,冲他使了个眼色说:“把你的嘴闭上,你要是把咱妈气病了,我看你咋办。” 秦俊山耷拉着脑袋,一脸不满地说:“不说就不说,就让我憋屈死好了。” 几个人继续吃饭,秦俊山果然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杜红喜和姚核桃对秦俊鸟格外的热情,这个给他夹菜,那个给他端饭,把秦俊鸟当成大爷一样伺候着,这让秦俊鸟感到有些尴尬。两个人当着孟水莲的面一点儿顾忌也没有,秦俊鸟毕竟是她们的小叔子,她们这么做实在是有些太露骨了。 秦俊山在一旁瞪着眼睛看着,虽然心里又生气又嫉妒,可是有杜红喜在场他又不敢说啥,怕惹杜红喜不高兴。 孟水莲当然也知道这两个儿媳妇对秦俊鸟献殷勤,心里头有一些不安分的想法,不过她并没有说啥,没凭没据的,这种事情她也不好胡说,所以她只能装作啥都没看见。 秦俊鸟硬着头皮把这顿饭给吃完了,尽管他非常厌恶杜红喜和姚核桃两个人,可是他也没有啥好办法,杜红喜和姚核桃不管咋说也是他的大嫂和二嫂,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就算是再不待见她们,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和和气气的样子。 吃完饭后,秦俊鸟跟孟水莲又闲聊了几句,这时候外边的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 秦俊鸟向窗外看了一眼,笑着说:“妈,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家去了。” 孟水莲点头说:“那好,我就不留你了,你现在有那么大一个酒厂要管,手头上的事情多,我们们都是闲人,不能扯你的后腿。” 孟水莲把秦俊鸟送到了大门口,杜红喜和姚核桃也跟在孟水莲的身后来送秦俊鸟。 秦俊山虽然不愿意送秦俊鸟,可是大家都来送秦俊鸟,他也只好跟着大家来了。 秦俊鸟回头说:“妈,你回去吧,哪天我再来看你老。” 孟水莲说:“俊鸟,我们们刚才说的事情你可得抓紧啊,妈等你的消息。” 秦俊鸟说:“妈,我心里有数,我回去就办这件事情,你老不用担心。” 秦俊鸟冲着孟水莲挥了挥手,快步向龙王庙村走去。 秦俊鸟回到家里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秦俊鸟走到门前,从裤兜里掏出钥匙刚要开门,这时有人忽然在身后抱住了他。 秦俊鸟吓了一跳,手里的钥匙差点没掉在地上,他颤声说:“谁?快放开我!” 抱他的人笑着说:“我不放,你走了这么多天,我都快要想死你了,今天我要好好抱抱你,啥时候我抱够了再放开。” 秦俊鸟听出来了,抱他的人是葛玉香,秦俊鸟心里暗自苦笑,这个葛玉香真是甩不掉的狗屁膏药,不管啥时候都来缠着他。 秦俊鸟慌忙向陆雪霏的屋子里看了一眼,陆雪霏的屋子里还亮着灯,屋子里人影闪动,看样子陆雪霏还没有睡觉。 秦俊鸟就怕这个时候陆雪霏忽然从屋子里走出来,要是让她看到葛玉香正在抱着自己,那可就全完了。 秦俊鸟说:“玉香,你啥时候来的?” 葛玉香说:“我下班就来了,我一直在厂子的门口等你,好不容易才把你给等回来了。” 秦俊鸟向陆雪霏的屋子里望了几眼,压低声音说:“玉香,你快放开我,有啥话咱们去屋子里说。” 葛玉香把抱着秦俊鸟的手松开,笑着说:“俊鸟,你去县城的这些天想我了没有?” 秦俊鸟笑了一下,违心地说:“想了,当然想了。” 葛玉香说:“你既然想我了,今天从县城回来,为啥不马上来找我。” 秦俊鸟说:“我不是不来找你,是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根本抽不开身。” 葛玉香说:“又没有人拿绳子绑着你,你咋会抽不开身呢,你要是真想来看我的话,就是事情再多,你也能挤出时间来看我,在你的心里头,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一回事儿。” 秦俊鸟说:“玉香,你咋能这么想呢,我不是不去看你,是我真没有时间,这几天我忙得四脚朝天的,这么大一个酒厂我啥地方都得操心,你得体谅我的难处。” 葛玉香看了一眼房门,说:“你把门打开,有啥话咱们还是到屋子里去说吧。” 秦俊鸟这时把门锁打开,开门走进了屋子,葛玉香也跟着走进了屋子里。 秦俊鸟把屋里的电灯拉亮,说:“玉香,你这么晚了来找我有啥事情吗?” 葛玉香走到炕边坐下,抿嘴说:“我来找你还能有啥事情,你不是明知故问吗,今晚我就睡在你这里不走了。” 秦俊鸟说:“玉香,今晚你还是不要住在我这里了。” 葛玉香撅着嘴说:“我为啥不能住在你这里,你这里是不是还有啥别的女人啊。” 秦俊鸟急忙解释说:“玉香,你想多了,我今天太累了,所以我想好好地睡上一觉,你还是改天再来吧。” 葛玉香从上到下把秦俊鸟打量了一遍,说:“我看你现在挺好的,也不像是有多累的样子。”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说:“玉香,你也干了一天活了,还是早点儿回家去休息吧。” 葛玉香大声说:“我不走,今晚我就要睡在这里,你就是拿鞭子赶我,我也不回去。” 秦俊鸟慌忙伸手捂住葛玉香的嘴,有些担忧地说:“玉香,你小声一些,小心被人听到。” 葛玉香说:“这里就我和你两个人,你有啥可怕的,我看你的胆子比那芝麻还小。” 秦俊鸟说:“谁说这里就我们们两个人,陆雪霏就在隔壁的屋子里,她还没有睡觉呢,要是让她听到了咋办。” 葛玉香向陆雪霏的屋子里看了一眼,笑着说:“俊鸟,你把陆雪霏这个女大学生弄到你的隔壁来住,你心里是不是在打她的主意啊。” 秦俊鸟有些不高兴地说:“玉香,你胡说啥,我可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葛玉香说:“我就是跟你说个笑话,没想到你还当真了。” 秦俊鸟说:“这种笑话你以后还是不要说了,陆雪霏是没有地方住,我才让住到隔壁的屋子的,我对她没啥非分之想,你别把我往坏处想。” 葛玉香说:“好,我以后不说了,你是好人,你天底下第一的好人还不行吗。”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陆雪霏的声音:“俊鸟,你在家里吗?” 秦俊鸟向门外看了一眼,有些紧张地说:“雪霏,我在家里,你有啥事儿吗?” 陆雪霏说:“俊鸟,我方便进来吗?” 秦俊鸟慌忙向葛玉香摆了摆手,示意她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葛玉香并不想躲起来,可是她得为秦俊鸟着想,要是真让陆雪霏看到她在秦俊鸟的屋子里,那她和秦俊鸟的事情可就传扬出去了,这样一来肯定会给秦俊鸟带来很大的麻烦,所以为了秦俊鸟好,她只能躲起来。 葛玉香向四处看了看,她发现靠着南墙有一个很大的衣柜,那里边正好可以藏人,葛玉香一脸不情愿地钻进了衣柜里。 秦俊鸟看葛玉香已经藏好了,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他走到门口把门打开,笑着说:“雪霏,你有啥事情进来说吧。” 陆雪霏端着一个菜盆走了进来,她笑着说:“俊鸟,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 秦俊鸟笑了笑,说:“雪霏,你跟我不用说这些客气话,你有啥事儿就直说好了。” 陆雪霏把手里的菜盆端到秦俊鸟的面前,说:“其实我来找你也没啥事儿,冯婶刚才给我送来了一大块牛头肉,我一个人根本吃不了,所以我就把剩下的给你拿来了。” 秦俊鸟把鼻子凑过去,用力地嗅了几下,说:“这牛头肉可真香啊,这么好吃的东西你还是自己留着吃吧。” 陆雪霏说:“我已经吃了不少了,肚子里已经装满了,实在是吃不下去了。” 秦俊鸟说:“你今天吃不下去了,可以留着明天吃吗。”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