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吃饭时放屁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74章 吃饭时放屁

这时屋外传来了杜红喜的声音:“核桃,快出来帮忙啊。” 姚核桃应声说:“大嫂,你别急,我来了。” 姚核桃说着小跑着出了屋子。 杜红喜拎着刚杀完的公鸡走进了院子里,姚核桃在房门后找了一个大木盆,杜红喜把公鸡放到木盆里。 姚核桃又去厨房里拎了一个装满热水的水壶出来,把水壶里滚烫的热水向公鸡上浇着,很快热水就把公鸡身上的毛给烫掉了。 孟水莲这时从屋子里走出来,她站在门口,手扶着门框,抬起右脚来,把烟袋锅在鞋底上磕了几下,把烟袋锅的烟灰磕干净了。 孟水莲向大门外看了一眼,问杜红喜:“红喜,俊山咋没跟你一起来啊?” 杜红喜说:“俊山刚从酒厂下班回来,正在换衣服,一会儿就过来。” 孟水莲说:“红喜,这公鸡是你杀的?” 杜红喜笑了一下,说:“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看到血都眼晕,我咋敢杀鸡啊,这鸡是俊山杀的。” 孟水莲说:“你和核桃抓紧把公鸡收拾干净了,一会儿放到锅里炖上,再放上几个土豆,一定要多炖一会儿,这样鸡肉才好吃。” 杜红喜说:“妈,这里有我和核桃在,你就放心吧,我保证把公鸡炖的香喷喷的。” 孟水莲说:“那好,这里就交给你和核桃了,你们动作麻利一些,别让俊鸟等得太久了。” 杜红喜和姚核桃把公鸡收拾干净了,杜红喜去厨房拿了一把菜刀,用菜刀把公鸡的肚子割破,把公鸡那些不能吃的内脏都清理出来扔掉。 秦俊鸟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他看到杜红喜和姚核桃在给公鸡开肠破肚,走过去说:“大嫂、二嫂,这种活儿还是让我来吧。” 孟水莲接话说:“俊鸟,这种脏活咋能让你伸手呢,有你大嫂和二嫂在,你就等着吃鸡肉好了。” 姚核桃也说:“俊鸟,你歇着吧,这些活儿我和大嫂就能干了,不用你动手。” 孟水莲说:“这里有你大嫂和二嫂就足够了,咱们到屋子里去坐着吧。” 姚核桃说:“是啊,俊鸟,你和妈再等一会儿,这鸡肉很快就会炖好的。” 这个时候秦俊山哼着小曲走进了院子,他看到秦俊鸟也站在院子里,脸上露出巴结的笑容,说:“俊鸟,你啥时候来的。” 秦俊鸟也笑了笑,说:“我刚来不一会儿。” 孟水莲说:“大家都到屋子里坐吧,你们兄弟有啥话到屋子里去说。” 秦俊鸟和秦俊山跟着孟水莲进了屋子,三个人在屋子里东拉西扯地闲聊,说的都是村子里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自从秦俊山到了秦俊鸟的酒厂上班以后,他对秦俊鸟的态度就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毕竟秦俊鸟现在的身份跟以前不一样了,秦俊鸟是老板,秦俊山只是他手底下一个干活的工人,以前是他给秦俊鸟脸色看,现在秦俊鸟不给他脸色看就不错了。 杜红喜和姚核桃把公鸡的内脏清理干净后,把公鸡剁成了碎块,然后放到灶上的大锅里炖了起来。 姚核桃又回家把那两条鱼拿来,用刀刮掉鱼鳞,把鱼的内脏掏干净,熬了一个锅鲜美的鱼汤。 杜红喜和姚核桃很快就把饭菜做好了,秦俊鸟坐在屋里都闻到了糖醋排骨的香味儿。 杜红喜这时走进屋子里,用围裙擦了擦手,对秦俊山说:“懒鬼,你咋还坐在这里不动,赶紧放桌子吃饭,你想累死我啊。” 秦俊山冲着杜红喜嘿嘿傻笑了几声,说:“红喜,你别生气,我这就去放桌子,你要是累了,就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剩下的活儿我来干就好了。” 孟水莲看着秦俊山在杜红喜的面前一副低三下四的样子,气得把脸扭动了一边,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秦俊山把桌子放上,杜红喜和姚核桃把饭菜端了上来,桌子上摆了满满一桌子的菜,不仅有鸡鱼排骨,两个人还炒了几个家常菜。 秦俊山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咽了几口唾沫,咧嘴笑着说:“妈,今天是啥日子啊,咋做了这么多好菜啊,不光有我家的公鸡,还有鱼有排骨,这些菜都是我爱吃的。” 孟水莲瞪了秦俊山一眼,没好气地说:“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见到好吃的东西就找不着北了,真是个吃货。” 秦俊山一脸无奈地说:“妈,你一天到晚为啥总看我不顺眼,我干啥都不对,你就知道骂我。” 孟水莲说:“我骂你是为你好,我咋不骂别人呢。” 秦俊山小声嘟囔着说:“你倒是想骂别人,别人也得让你骂才行。” 孟水莲不再搭理秦俊山,她走到桌边坐下,拿起一双筷子递给秦俊鸟,说:“俊鸟,你一定饿了吧,趁热快吃吧。” 秦俊鸟说:“妈,你也吃啊,这排骨是我特意给你老买的,你老尝尝味道咋样。” 孟水莲夹起一块排骨放到嘴里咀嚼起来,边吃边说:“好吃,这排骨可真香,我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排骨了。” 秦俊山一看孟水莲吃得这么香,馋的有些受不了了,他拿起筷子也夹了一块排骨放到嘴里大口地吃了起来。 杜红喜皱起了眉头,看到秦俊山这副嘴馋的样子,她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 秦俊山吃完了一块,又夹起一块大块的排骨吃了起来,他一边吃一边吧嗒着嘴,而且满嘴吃得流油。 孟水莲虽然也很反感秦俊山这种见到好吃的东西就吃个没完的样子,可是她又不好说啥,因为嘴馋不算是啥大毛病。 孟水莲对杜红喜和姚核桃说:“红喜、核桃,刚才让你们两个受累了,一会儿你们要多吃一些,把力气补回来。” 杜红喜笑着说:“妈,看你说的,我和核桃做这几个菜累不到哪里去,这排骨是你老最爱吃的菜,要说多吃,也是你老多吃才对。” 姚核桃说:“是啊,我们们天天都在家里做饭,今天就是多做了几个菜,比平时多出了一些力,说不上啥累不累的。” 孟水莲说:“我年纪大了,吃不了多少东西。你们年轻人要多吃一些才是,把身体养得棒棒的,这样才能有力气干活。” 杜红喜说:“妈,我知道你老口味轻,我是按照你老的口味做的,所以没放多少盐,你老吃着还合胃口吗。” 孟水莲点头说:“这排骨的咸淡正好,我吃起来挺合胃口的。” 杜红喜说:“你老吃着合胃口就好。” 孟水莲说:“红喜、核桃,你们别光看着我吃啊,你们也吃。” 杜红喜说:“这排骨是俊鸟给你老买的,我们们吃不吃都无所谓,你老趁热快吃,就别管我们们了。” 孟水莲说:“这排骨是俊鸟给我买的,可我一个人也吃不了五斤排骨啊,你们就别看着了,赶紧吃吧,再不吃的话,这排骨可就要凉了。” 秦俊鸟这时也说:“是啊,大嫂、二嫂,你赶快吃吧,这排骨是我给妈买的不假,不过这里边也有你们的份,你们就别客气了。” 秦俊山把嘴里的肉咽了下去,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油,给杜红喜夹了一块排骨,说:“红喜,你就别不好意思了,俊鸟说的对,大家都不是啥外人,妈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排骨的,你们就敞开肚皮吃吧。” 杜红喜白了秦俊山一眼,咬着牙说:“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啊,就知道吃,跟饭桶没啥区别,我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 秦俊山委屈地说:“我好心好意让吃排骨,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咋还骂人啊。” 杜红喜说:“这排骨又不是你买的,我为啥要领你的情啊,要说领情,我也是领俊鸟的情。” 孟水莲说:“吃饭就好好吃饭,你们两个都少说几句吧,又不是七八岁的孩子,整天吵来吵去的。” 杜红喜和秦俊山互相看了看,都闭嘴不说话了。 几个人围在饭桌旁坐了下来,端起饭碗吃起饭来。几个人吃着吃着,秦俊山忽然放了一个声音很响的屁。 所有人都听到了秦俊山的放屁声,秦俊鸟笑了一下,微微摇摇头,继续低头吃饭。 姚核桃用手捂着嘴,想笑又不敢笑,只能硬憋着。 杜红喜抬手打了秦俊山一下,捂着鼻子说:“大家正在吃饭,你这个时候放屁,让大家咋吃饭啊,你恶心不恶心啊。” 秦俊山满不在乎地说:“你管天管地,还管人拉屎放屁啊。” 杜红喜拉下脸来,没好气地说:“你要是再这样,就别吃了,别人都好好的吃饭,就你毛病多。” 秦俊山说:“我干啥都不对,在你们眼里我就连那狗都不如。” 孟水莲气哼哼地说:“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你从小到大干过啥正经事儿,我为了你差点儿没把心操碎了。” 秦俊山看了秦俊鸟一眼,撅着嘴说:“妈,我到底是不是你儿子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咋能这么说呢,你多少也得给我留点儿脸啊。” 孟水莲冷哼一声,说:“我这么说你算是轻的,难听的话我还没说呢。你咋说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咋就一点儿也不知道好歹呢。”去分享

上一篇   第173章 家丑

下一篇   第175章 想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