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家丑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73章 家丑

杜红喜说:“俊鸟,跟我们们你还客气啥,这只公鸡早晚得杀,今天吃也是吃,留着以后吃也是吃,反正也不差你这一个人。” 孟水莲也说:“俊鸟,你大嫂说的是,那只公鸡早就该杀了,一天到晚不少吃食,还不打鸣,留着也是浪费粮食。” 姚核桃说:“我家里还有两条鱼,我去把鱼拿来熬鱼汤喝。” 秦俊鸟说:“咱们这几个人吃不了那么多菜,我看还是少做几个菜吧,做多了也吃不了。” 孟水莲说:“俊鸟,她们愿意做就让她们去做吧,吃不了剩下了明天可以接着吃,咱们家人口不多可也不少,有你大哥和二哥在,这些菜剩不下的。” 孟水莲都这样说了,秦俊鸟也就不好再说别的。 孟水莲说:“红喜,你一会儿回家的时候顺便把俊山找来,咱们这一家人好不容易在一起吃顿饭,他是大哥,这饭桌上少了谁都不能少了他。” 杜红喜说:“妈,找他干啥,他来了又得喝酒,到时候喝醉了,回家又要跟我闹了,我看还是别让他来了。” 孟水莲笑着说:“他有多大能耐我还不知道吗,他咋敢跟你闹呢,你只要一瞪眼,他还不老实得跟绵羊一样,他最听你的话了,你让他咋样他就咋样,比那电视里演的木偶还听话。” 杜红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妈,俊鸟在一旁,你说这些干啥,多难为情啊。” 孟水莲说:“俊鸟,又不是啥外人,我还没老糊涂,这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我懂,我跟俊鸟说说不算外扬。” 姚核桃说:“是啊,大嫂,全村子的人谁不知道大哥最听你的话了,你让他趴着,他都不敢躺着,在我们们面前你就别装可怜了。” 杜红喜说:“核桃,你把话说明白了,我啥时候装可怜了。” 姚核桃笑呵呵地说:“大嫂,跟我你就别再演戏了,有些话就不用我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说出来了吧,我怕到时候你的脸上无光。” 杜红喜说:“我不怕,有啥话你就说出来好了,我没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啥花样来。” 孟水莲接话说:“你们两个别说这些闲话了,还是快点去准备饭菜吧,时间也不早了,让俊鸟早些吃完饭,也好早点儿回去。” 杜红喜说:“好嘞,我这就回家去杀鸡。” 孟水莲对姚核桃说:“核桃,你先去烧一锅热水,等一会儿把鸡杀完了好退鸡毛用。” 姚核桃挽起衣袖,点头说:“妈,我这就去烧热水。” 杜红喜这时看了秦俊鸟一眼,她的脸上带着一丝复杂的表情,秦俊鸟慌忙避开她的眼神,把目光投向了窗外。虽然秦俊鸟看不懂杜红喜脸上的表情,不过杜红喜心里是咋想的他很清楚,不过不管她咋样,秦俊鸟知道自己必须得跟杜红喜保持着距离,绝对不能跟她和杜红喜做出啥让人戳脊梁骨的事情来。 杜红喜这时转身桃出了屋子,姚核桃也跟着走出去烧热水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秦俊鸟和孟水莲,孟水莲又给自己点了一袋烟,大口地吸了几口。 秦俊鸟被孟水莲吐出来的烟呛得咳嗽了几声,他把身子向旁边挪了一下,离着孟水莲远了一些,这样呼吸能好一些,也不会被烟呛咳嗽了。 孟水莲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俊鸟,红喜和核桃去酒厂上班的事情你可得上心啊,不能一直这么拖着。”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妈,这事儿还得等上一阵子,现在厂里缺男工,不缺女工,她们现在来厂里我实在没办法安排。” 孟水莲一脸担忧地说:“俊鸟,不是妈难为你,是妈实在放心不下她们两个人。” 秦俊鸟有些不解地说:“妈,你有啥不放心的?” 孟水莲说:“你别看红喜和核桃表面上都挺通情达理的,她们两个背地里都不是啥好东西。” 秦俊鸟愣了一下,抬眼向门外看了看,杜红喜回家杀鸡去了还没有回来,姚核桃也在厨房烧热水,孟水莲刚才说的话除了秦俊鸟没有第三个人听到。 秦俊鸟压低声音说:“妈,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啊,这话要是传到大嫂和二嫂她们两个人的耳朵里事情可就闹大了。” 孟水莲也向门外看了一眼,说:“俊鸟,你别看我上了年纪,我的脑袋还没有笨到那个地步,我知道啥话该说,啥话不该说,这话我就是跟你说,换了别人,打死我,我也不会吐出半个字的。” 秦俊鸟说:“妈,我看大嫂和二嫂对你老挺好的,对你多孝顺啊,你就别疑神疑鬼的了。” 孟水莲皱着眉头,叹息着说:“这村子里早就风言风语的了,说她们跟别的男人勾三搭四的,我就怕她们万一要是闹出啥见不得人的事情来,让我这张老脸往啥地方放啊。” 秦俊鸟说:“妈,你别听村子里的那些吃饱没事儿干的女人嚼舌头,她们一天到晚就知道传这些没根据的瞎话,要是不编出点儿啥花边新闻出来,她们就闲着难受,我看这些女人就该狠狠地扇她们几个耳光,看她们以后还敢不敢乱嚼舌头。” 孟水莲说:“俊鸟,这里就咱们两个人,当着你的面我没啥好隐瞒的,你这两个嫂子都不是啥省油的灯,她们没结婚的时候就跟别的男人搞过破鞋,她们的底细我早就打听清楚了。” 秦俊鸟有些意外地看着孟水莲,说:“妈,你说这话是真的?” 孟水莲说:“这种事儿我咋能骗你呢,要不是咱家太穷了,你这两个哥哥又太不争气,我才不会让他们娶这两个女人当媳妇的。” 秦俊鸟有些不太相信地看着孟水莲,小声地说:“妈,听你这么说,这事儿是真的了?” 孟水莲叹了口气,猛吸了几口烟袋,说:“俊鸟,谁让咱家穷呢,你爸死的早,我好不容易把你们兄弟三个拉扯大,你那两个哥哥又好吃懒做,不走正路,好人家的闺女谁愿意嫁到咱家来受苦啊,我也是实在没法子才让他们娶了红喜和核桃,我总不能眼看着他们都打光棍吧。” 秦俊鸟说:“妈,大嫂和二嫂没结婚的时候干过的那些事情大哥和二哥知道吗?” 孟水莲说:“他们当然不知道了,这种事情我咋能让他们知道呢,他们要是知道了还不得闹翻天了啊。” 秦俊鸟说:“妈,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早晚会知道的。” 孟水莲拉住秦俊鸟的手,用哀求的语气说:“俊鸟,你大哥和二哥两个人好不容易娶上媳妇,这事儿我知道瞒不住,不过这不要紧,等红喜和核桃生了孩子就好了,到时候他们就是知道了也晚了。我现在怕的是红喜和核桃跟别的男人干出啥丑事儿出来,要是那样的话,咱们一家人还咋在村子里住下去啊,你可不能看俊山和俊河的笑话啊。” 秦俊鸟点头说:“妈,你放心吧,我不会看大哥和二哥的笑话的,我不是那种没良心的人。” 孟水莲说:“这也是我为啥想让红喜和核桃去你酒厂上班,她们要是去了你的酒厂上班,白天的时候就不能去别的地方瞎跑了,也就不会跟别的男人勾搭了。”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妈,这事儿我会尽快办的,你别太着急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秦俊鸟和孟水莲一听有人来了,马上闭嘴不说话了。 姚核桃快步走了进来,她发现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显得有些慌乱。刚才她在门外听到了秦俊鸟和孟水莲的说话声,不过因为离得有些远,所以两个人说了啥她没有听太清楚。 姚核桃看了一眼秦俊鸟,笑着说:“妈你和俊鸟说啥呢,咋我一进来,你们就不说话了。” 孟水莲笑了一下,顺嘴编了一个瞎话说:“我和俊鸟没说啥,就是说了一些以前他小时候的事情,” 姚核桃来了兴趣,她好奇地问:“妈,俊鸟小时候的事情我还从来没听你说起过,你给我也说说咋样,我想听听。” 孟水莲说:“俊鸟小的时候就是比别的孩子淘气一些,时间过得太长了,有些事情我记得不太清楚了。” 姚核桃见孟水莲不愿说,有些不太高兴,撅了一下嘴,说:“看来你还是把我当外人,这媳妇就是不如儿子亲,这种事情也跟我保密。” 孟水莲说:“核桃,你要是愿意听俊鸟小时候的事情,我以后再给你讲,你先把排骨剁了,趁着现在天还没黑,赶紧把饭菜做好。” 姚核桃说:“那好,等吃完饭你就给我讲俊鸟小时候的事情,到时候你可不能说话不算啊。” 孟水莲说:“看你说的,我咋会说话不算呢,你要是愿意听,我天天给你讲,讲到你听烦了为止。” 姚核桃高兴地说:“我就是给我天天讲,我都不会烦的,俊河小时候的事情我倒是没少听,这俊鸟小时候的事情我还真没听过,我想一定有意思。” 孟水莲说:“核桃,水烧热了没有?我估摸着红喜已经把公鸡杀了。” 姚核桃说:“水烧热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172章 送排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