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送排骨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72章 送排骨

秦俊鸟想来想去,决定晚上去看一看孟水莲,与其让她来厂里找自己,还不如他主动找上门去把秦俊河的事情给解决了。 秦俊鸟打定主意,起身出了办公室。 秦俊鸟刚走到村口,就看到孟庆生开着拖拉机迎面驶了过来。 孟庆生把拖拉机开到秦俊鸟身边停了下来,他从拖拉机上跳下来,笑着说:“俊鸟,这些天在村子里一直都没看到你的人,你干啥去了。” 秦俊鸟说:“这几天我去县城了,不在村子里。” 孟庆生说:“俊鸟,你不在酒厂里好好当你的厂长,跑到县城里干啥去了。” 秦俊鸟说:“我去县城当然是为了酒厂的事情,我这个厂长要是天天都窝在酒厂里的话,那酒厂生产出来的酒一瓶也别想卖出去,用不了多长时间我这个酒厂就得关门了。” 孟庆生说:“看来你这个酒厂的厂长当的也不容易,每天忙里忙外的,够你操心的。” 秦俊鸟说:“庆生哥,你开着拖拉机干啥去了?” 孟庆生说:“我去乡里卖猪肉去了。” 秦俊鸟好奇地说:“庆生哥,你养的猪不都是卖给屠宰场的嘛,你咋还自己卖上猪肉了。” 孟庆生叹了口气,说:“前天晚上我家猪圈的围墙倒了,把一头猪给砸伤了,所以我把这头猪给杀了,把猪肉拉到乡里去卖了。” 秦俊鸟看到拖拉机上拉着一个大猪头,猪肉剩了很多,看样子这一头猪没有卖出去多少。 秦俊鸟说:“庆生哥,你这猪肉咋剩了这么多,现在天气这么热,这些肉放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变臭的,你可得抓紧时间把这些猪肉都处li了。” 孟庆生皱着眉头说:“我也正为这事儿发愁呢,咱们乡里的人也太不识货了,这么好的猪肉摆在那里,可就是没有几个人来买。” 秦俊鸟说:“是啊,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猪肉咋就没有人买呢。” 孟庆生说:“这些肉我就算是拉回家也吃不了,要不我分给你一些咋样。” 秦俊鸟说:“庆生哥,这不太好吧,我看这猪肉你还是留着自己家人吃好了。” 孟庆生说:“就我家里那几口人咋能吃得了这么多猪肉,这猪肉要是再不吃就得扔了,你想要啥地方的肉,我给你割。” 秦俊鸟说:“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我也吃不了多少,我看还是算了吧。” 孟庆生说:“你厂里有那么多人呢,你吃不了,还可以给你厂里的人吃嘛。” 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点头说:“那好吧。” 孟庆生说:“这头猪是我今天中午才杀的,肉还新鲜着呢,你现在拿回家正好可以做菜吃。”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庆生哥,这肉我就不要了,你给我称五斤排骨吧。” 孟庆生说:“中,我给你称五斤排骨。” 秦俊鸟把身上的口袋都翻遍了,不过只找到了两块钱,他的钱全都放在了换掉的那件衣服上,他换完衣服后忘了把钱掏出来了。 秦俊鸟说:“庆生哥,我身上没带钱,回头我把肉钱给你送过去。” 孟庆生笑笑,说:“啥钱不钱的,这排骨你拿回去吃好了,我不要钱。” 秦俊鸟说:“你把猪养这么大也不容易,我咋能白吃你的猪肉呢,这钱我一定要给。” 孟庆生说:“钱的事情先不说,我给你称排骨。” 孟庆生拿起刀,给秦俊鸟砍了五斤排骨,用秤称了一下,然后用塑料袋把排骨装好。 秦俊鸟从孟庆生的手里接过排骨,看了一眼拖拉机上的猪肉,说:“庆生哥,这些猪肉你可得赶紧想办法,趁着肉还新鲜尽快把它出手了。” 孟庆生点头说:“我一会儿回村子里再问一问,看看谁家想要买,我便宜一点儿卖给他,不能让这些肉剩下了。” 秦俊鸟说:“庆生哥,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孟庆生也登上拖拉机坐好,冲着秦俊鸟挥了挥手,说:“我也该回家了,你忙你的事情去吧。” 秦俊鸟拿着排骨来到了孟水莲家的大门口,孟水莲正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择菜。 秦俊鸟走进了院子,孟水莲听到脚步声抬头向大门口看了一眼,她一看是秦俊鸟来了,扔下手里的菜,起身进了屋子。 秦俊鸟跟在孟水莲的身后也进了屋子,孟水莲盘腿坐在炕上抽着旱烟袋,脸拉得很长,看都不看秦俊鸟一眼。 秦俊鸟知道孟水莲正在气头上,他走到她的身边坐下,说:“妈,这些天你过得还好吧。” 孟水莲没好气地说:“你来干啥。” 秦俊鸟笑着说:“妈,我来看看你老人家,这是我给你买的排骨,你不是最爱吃排骨吗,我给你买了五斤,一会儿我给你把排骨炖上,让你老吃个够。” 孟水莲吐了一口旱烟,说:“把你的排骨拿走,我可不敢吃你买的排骨。” 秦俊鸟说:“妈,你这是咋了,我啥地方惹你老生气了。” 孟水莲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你自己做了啥你自己心里清楚,就不用我说出来了吧。” 秦俊鸟说:“妈,你先消消气,生气会伤身子的,要是再把你气病了可咋办啊。” 孟水莲说:“你还在乎这个吗,你最好把我给气死,这样我两眼一闭,眼不见心不烦。” 秦俊鸟说:“妈,看你老说的,啥死不死的,多不吉利啊,你老才多大年纪啊,这享福的日子在后头呢。” 孟水莲说:“你少拿这些话来哄我,你要是真心疼我的话,就不该把你二哥从厂子里赶出来。” 秦俊鸟说:“妈,我没有赶他走,是他自己要走的。” 孟水莲说:“你要不是拿那些难听的话挤兑你二哥,你会走吗?” 秦俊鸟说:“妈,我没有拿话挤兑二哥,是他不好好干活,我就是说了他几句,可能是我的话说的重了一些,可我真没有赶他走,是他非要走不可。” 孟水莲说:“俊鸟,我知道你的心里有怨气,可俊河他毕竟是你的二哥,你就是看在我的脸面上,也不该那样对你二哥。” 秦俊鸟说:“妈,你不用为这事儿生气了,我今天其实就是为了这个事儿来的。只要二哥他能保证以后在厂里好好干活儿,不再偷懒,我可以让他再到酒厂来上班。” 孟水莲的脸色缓和了下来,说:“你说的是真的?” 秦俊鸟说:“妈,我啥时候跟你说过假话。” 孟水莲说:“那好,一会儿我就把你二哥找来,我让他当着我的面给你保证,” 正在这个时候,杜红喜和姚核桃走了进来。两个人见秦俊鸟在屋子里,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都露出兴奋的神情。 孟水莲在墙上磕了磕烟袋锅,说:“核桃,你来的正好,你去把俊河找来,” 姚核桃说:“妈,俊河不在家。” 孟水莲看了姚核桃一眼,说:“他干啥去了?” 姚核桃犹豫了一下,说:“他去外村了。” 孟水莲说:“这眼看着天就要黑了,他去外村干啥去了?” 姚核桃说:“我也不知道他去外村干啥去了,他走的时候没高跟我说。” 孟水莲说:“你不用瞒我,他肯定又去外村打麻将了,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一天到晚就知道跟那几个狐朋狗友打麻将,我咋生了这么一个败家子。” 姚核桃没有接话,孟水莲说的没错,秦俊河的确是去外村打麻将去了,他是吃完早饭走的,到现在一直没有回来。 秦俊鸟说:“妈,既然二哥不在家,我看就算了,等他回来直接就让他去酒厂上班吧,现在厂里正好缺人,只要他以后好好干,以前的事情就算过去了。” 孟水莲高兴地说:“那好,我听你的,这事儿就算过去了,明天我就让俊河去酒厂上班。” 秦俊鸟把手里排骨放到桌子上,说:“妈,你还没吃晚饭吧,我这就给你做排骨吃。” 孟水莲说:“有红喜和核桃在这里,咋能让你做饭呢,你把排骨给她们,让她们去做。” 杜红喜走过来,从秦俊鸟的手里接过排骨,笑着说:“妈,你昨天还说想吃排骨,今天俊鸟就给你买来了,你老可真是有福啊。” 孟水莲也乐得合不拢嘴了,她点头说:“是啊,难得俊鸟还能记得我爱吃排骨,要是俊山和俊河有他一半的孝心就好了。” 姚核桃接过话茬说:“俊山和俊河咋能跟俊鸟比啊,他们俩就是加起来也不如俊鸟的一个手指头。” 孟水莲说:“他们兄弟俩都是让我给惯坏了,早知道他们两个会像今天这样,我当初就该好好管管他们。” 杜红喜说:“妈,俊鸟好不容易来看你,不说那些扫兴的事情了。” 孟水莲说:“你说的是,我该高兴才是,我这三个儿子,总算有一个是有出息的,我也该知足了。” 杜红喜说:“妈,我给你做糖醋排骨咋样?” 孟水莲说:“中,就做糖醋排骨,把这些排骨全都做了,咱们和俊鸟好好地吃一顿饭。” 杜红喜说:“哎,我这就去做,一会儿我把我家那只公鸡也杀了。” 秦俊鸟急忙说:“大嫂不用了,这都有排骨了,公鸡还是你们留着以后吃吧。”去分享

上一篇   第171章 回村

下一篇   第173章 家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