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借酒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69章 借酒

苏秋月说:“他结过婚,不过他结婚不到半年就跟他媳妇离婚了。” 秦俊鸟说:“高怀民没说他为啥要离婚啊?” 苏秋月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离婚这种事情我也不好问得太多。” 秦俊鸟听说高怀民离婚了,心里有些担忧起来。这离了婚的男人,就跟那好久不见荤腥的饿狼一样,看到女人恨不得咬上几口。苏秋月要是跟高怀民来往过多,时间一长弄不好就会出啥事儿的。 秦俊鸟想了想,说:“秋月,这个高怀民现在身边有女人吗?” 苏秋月看了秦俊鸟一眼,眼神有些奇怪地说:“俊鸟,你咋对高怀民的事情这么感兴趣啊?” 秦俊鸟表情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避开苏秋月的眼神说:“我咋会对他感兴趣呢,我就是随便问一问。” 苏秋月说:“其实我对高怀民的事情知道的不多,我们们这次是第二次见面,他离婚的事情我也是刚才听他说的,至于他身边有没有女人我不太了解。” 秦俊鸟说:“算了,我们们不说他了,说说你的事情吧。” 苏秋月笑了一下,说:“还是别说我的事情了,我在这里好着呢,还是说说你吧,你和七巧姐两个人支撑着酒厂,这些天肯定吃了不少苦吧。” 秦俊鸟说:“我也好着呢,酒厂现在一切正常,没啥要操心的事情,我没吃啥苦。” 苏秋月说:“那你也要注意一下身子,别太累着了,这挣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你别太拼命了。” 秦俊鸟说:“秋月你放心,这厂里又不用我干啥活,我每天都坐在办公室里享清福,累不着我的。” 苏秋月说:“我还要在这里学习两个多月,等我学习完了,就能回厂里帮你和七巧姐了。” 秦俊鸟说:“七巧也一直惦记着你,盼着你早点回厂里呢。” 苏秋月说:“我也挺想七巧姐的,等学校哪天放假了,我回村去看看她。”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秋月,那个叫高长宽的男人还缠着你吗?” 苏秋月说:“自从上次被你吓走以后,他就没有再来找过我,看样子是被你给吓怕了。” 秦俊鸟说:“这样最好,这个高长宽还算聪明,他要是还敢缠着你不放,你看我怎么收拾他。” 苏秋月向四处看了看,说:“俊鸟,咱俩找个地方坐一坐吧。” 秦俊鸟说:“秋月,你吃饭了没有,我们们去外边找个地方吃饭吧。” 苏秋月说:“我刚才在食堂里吃过了。” 秦俊鸟说:“既然你吃过了,那咱俩就说说话吧。” 这个时候,一个白白胖胖的女人走过来,说:“秋月,赵老师让你到他的办公室去一下。” 苏秋月说:“赵老师找我有啥事儿啊?” 女人摇摇头,说:“这我就不知道了,赵老师他没说。” 苏秋月点头说:“那好吧,我马上就去。” 女人冲着苏秋月摆了摆手,很快就走进了教学楼。 苏秋月说:“俊鸟,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赵老师找我,我去看看有啥事儿。” 秦俊鸟说:“秋月,你要是有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 苏秋月说:“俊鸟,难得你能来县城看我,可咱俩这话还没说上几句,你咋就要走啊,要不我再陪你说会儿话,赵老师那边等一会儿我再过去。” 秦俊鸟笑着说:“秋月,这没啥大不了的,看到你好好的,我也就安心了,你快去吧,别让人家老师等急了。” 苏秋月说:“好吧,我去了,你回去小心一些。” 秦俊鸟看着苏秋月走远了,才转身出了会计学校。 看到苏秋月后,秦俊鸟的心情好了许多,不过那个高怀民的出现还是让他觉得有些别扭,秦俊鸟从高怀民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他对苏秋月没安啥好心。 秦俊鸟虽然心里着急,可是他又不能天天守在学校里,苏秋月跟谁来往他不好干涉,想来想去,秦俊鸟也没能想出啥好办法。 过了不久秦俊鸟就从姜红光那里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他把秦俊鸟的酒厂生产的酒推荐给了一个他的南方大客户,那个南方客户这几天就过来跟秦俊鸟面谈。 秦俊鸟高兴地说:“红光大哥,你真是我的福星啊,有了这个大客户的订单,我们们酒厂可就有救了。” 姜红光说:“俊鸟,这个人可是我的一个老客户,你可要认真对待,不能给我的脸上摸黑啊。” 秦俊鸟笑着说:“红光大哥,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不会给你丢脸的,我们们酒厂的酒绝对纯粮酿造,货真价实,不掺一点儿假。” 姜红光说:“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我的那个老客户来了,咱们在一起吃个饭,我介绍给你们认识。” 秦俊鸟说:“那好,咱们就说定了。” 又过了几天,姜红光通知秦俊鸟那个南方客户明天就到县城,让他准备一下,最好是带几瓶他们酒厂的丁家老酒过去,让人家先验验货,品尝一下丁家老酒的味道。 秦俊鸟的身边并没有带丁家老酒,他只好去廖银杏的批发部拿几瓶丁家老酒来。 秦俊鸟到了廖银杏的批发部,廖银杏没有在批发部里,只要小荷在批发部里照看着。 小荷看到秦俊鸟来了,笑着说:“俊鸟,你这几天咋一直没来找我啊?你是不是把我给忘了啊。” 秦俊鸟说:“我跟你啥关系都没有,我咋好来找你呢。” 小荷说:“俊鸟,跟我你就别装啥假正经了,你今天来是不是想女人啊?要不要我帮你解决一下啊。” 秦俊鸟说:“我来找银杏有正经事儿,不是来找你的,你可别乱说。” 小荷说:“你来的不巧,银杏姐不在,她早晨就出去了。” 秦俊鸟说:“她没说啥时候回来吗?” 小荷说:“这我就不知道了,银杏姐没说,你找银杏姐有啥事儿啊?跟我说说咋样。” 秦俊鸟说:“我来拿几瓶丁家老酒。” 小荷说:“就这点儿小事儿啊,我听银杏姐说这丁家老酒就是你的酒厂生产的,你咋还跑到银杏姐这里来拿丁家老酒了。” 秦俊鸟说:“这丁家老酒是我们们酒厂生产的不假,不过我明天要用,可我身边又没有带,所以我想跟银杏借几瓶,等下次我来送货的时候给她还上。” 小荷说:“是这样啊,丁家老酒在啥地方,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你自己去拿吧。” 秦俊鸟说:“那好,你忙你的,我去拿酒了。” 秦俊鸟说完走进了仓库里,小荷这时走到门口把批发部的门关上,随后也跟着走进了仓库。 秦俊鸟从货架上搬下了一箱丁家老酒,刚想向仓库外走去,小荷伸手拦住了秦俊鸟说:“俊鸟,你想就这么走了啊。”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咋了,小荷,你还有啥事儿吗?” 小荷眼神暧昧地看着秦俊鸟,笑着说:“银杏正好不在批发部里,这里就你我两个人,咱俩好好说说心里话。” 秦俊鸟说:“小荷,我跟你没啥心里话可说,我还有正事儿要办,就不陪你说话了。” 秦俊鸟说完就要走,小荷伸手拦住秦俊鸟,笑着说:“俊鸟,你别着急走嘛,就算是你有正事儿要办,也不差这一会儿。” 秦俊鸟把手里的酒放下,皱了一下眉头,说:“小荷,你这是干啥呀,快把路让开。” 小荷说:“我不让,你今天别想这么容易就走了。”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看着小荷,叹了口气说:“小荷,你到底想咋样啊?” 小荷说:“我不想咋样,我就想跟你好,正好这里就咱俩,咱俩好好地快活一下咋样。” 秦俊鸟说:“小荷,你别这样,我咋能跟你好呢,你是顾老板的人,我和顾老板是朋友,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我不能做对不起朋友的事情。” 小荷说:“没想到你还挺仗义的,不过我跟顾连举可不是啥夫妻关系,你就算是把我给睡了,他顾连举也管不着,身子是我自己的,我愿意给谁就给谁。” 秦俊鸟说:“小荷,你跟顾老板虽然不是夫妻关系,可你毕竟是顾老板的女人,我跟顾老板正在合伙做生意,我不能做这种让人戳脊梁骨的事情。” 小荷这时忽然伸手把外衣脱了,接着又把里面的胸罩也脱了,她那两个雪白诱人的肉峰毫无遮掩地袒露在秦俊鸟的面前。 秦俊鸟急忙把脸扭到一边,说:“小荷,你快把衣服穿好,你这样子太不像话了。” 小荷挺着高耸的胸脯走到秦俊鸟的身前,说:“俊鸟,你好好看看我,我的身子不比你那个农村的媳妇差,你要是想要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你想咋样要我都成。” 秦俊鸟说:“小荷,我对你从来都没有那种歪念头,更不可能跟你做对不起顾老板的事情,你还是让我走吧。” 小荷说:“我真是不知道你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这么好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都不知道抓住,还把那个姓顾的老东西给搬出来了,我实话告诉你,你不说他还好一些,你既然说到他了,我就更不让你走了,我就要给那个老东西戴顶绿帽子,让他当活王八。”去分享

下一篇   第170章 大订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