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一直到天亮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68章 一直到天亮

夏丽云说:“郭老板,你到底想咋样?” 郭老板说:“我想咋样,你难道不知道吗,跟我你就别装糊涂了。” 夏丽云这时冷静了下来,平心静气地说:“郭老板,我不喜欢别人强迫我,你要是非这样做的话,我也没啥好说的,不过你要想想后果,我不会让你白占便宜的。” 郭老板说:“夏秘书,今天咱俩就把话说开了,只要你答应我,我可以帮那个姓秦的小子,你想让我咋样帮他我就咋样帮他。” 夏丽云说:“郭老板,要是我不答应呢。” 郭老板笑了一声,说:“你不答应,我也不会把你咋样,不过你就别指望我帮那个姓秦的小子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我不做赔本的买卖,对我没有任何好处的事情我是不会干的。” 夏丽云说:“郭老板,这件事情我还没有想好,你让我回去再想一想。” 郭老板点头说:“好吧,我不勉强你,不过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你别让我等得太久了。” 夏丽云说:“郭老板,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就算我等得起,俊鸟的酒厂也等不起。” 郭老板说:“不知道那个姓秦的小子上辈子积了什么德,你对他这么好,为了他你啥事儿都愿意做,我都有点儿嫉妒他了。” 夏丽云说:“郭老板,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郭老板虽然有些不情愿,不过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也只能放开夏丽云,他就算再心急,也不急于这一时。 郭老板把手松开,笑着说:“夏秘书,我希望能听到你的好消息,到时候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夏丽云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郭老板,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我该走了。” 夜总会对面的路边停着一辆车,夏丽云向车走了过去。 郭老板看着夏丽云的背影,咽了几口唾沫,嘴里嘟囔着说:“你这块肥肉我吃定了,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夏丽云回到家里时天都快亮了,秦俊鸟一直等在客厅里没有睡觉。 看到夏丽云回来了,秦俊鸟急忙走过来问:“小夏,那个郭老板没对你做啥过分的事情吧?” 夏丽云笑着说:“他倒是想了,不过他想动” 秦俊鸟放心地说:“你没啥事儿就好,我就怕你出啥事情。” 夏丽云看到秦俊鸟的身上还穿着衣服,问他:“俊鸟,你一直都没有睡啊?” 秦俊鸟点点头说:“你去见那个郭老板,我咋能睡得着觉呢,你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这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夏丽云说:“我现在不是毫发无损的回来了吗,你这回能睡着了吧。” 秦俊鸟打了一个呵欠,一脸困意地说:“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些困了,我们们睡觉吧。” 秦俊鸟把衣服脱了,想要去睡觉。 夏丽云拉住秦俊鸟,抿嘴说:“俊鸟,你还真睡啊?” 秦俊鸟有些不解地说:“当然是真睡了,刚才等你的时候我还不觉得咋样,现在我困得要死,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 夏丽云把手放到秦俊鸟的裤裆处,在上面摸了几下,说:“俊鸟,咱俩还有事情没做呢,等把事情做完了再睡也不晚。” 秦俊鸟苦着脸说:“小夏,我看还是算了吧,这天都快要亮了,咱俩要是真弄起来,这觉就不用睡了。” 夏丽云说:“少睡一会儿又不能死人,你别磨蹭了,快来吧,抓紧时间。” 秦俊鸟差点儿没哭出来,求饶说:“小夏,咱们还是好好睡觉吧,这事儿等明天晚上再弄吧,我怕我现在的体力应付不了你。” 夏丽云说:“俊鸟,我为了你陪那个郭老板又是喝酒又是过生日的,你咋样也得犒劳我一下吧。” 秦俊鸟想了想,一咬牙说:“好吧,你想咋样就咋样好了,我今天豁出去了。” 夏丽云把秦俊鸟拉到了床上,两个人互相把对方的衣服脱了,在床上狠命地折腾了起来。 等到两个人消停下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夏丽云一晚没睡,还跟秦俊鸟在床上运动了那么长时间,她不仅没有觉得累,相反非常有精神。 倒是秦俊鸟累得臭死,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全身的骨头酸痛,眼睛直冒金星。 夏丽云下床穿好衣服,走到厨房去做早饭。 等到夏丽云把早饭做好了要叫秦俊鸟吃饭时,秦俊鸟已经睡着了。夏丽云知道秦俊鸟累得够呛,就没叫醒他。 夏丽云把早饭又放到锅里保温,自己梳洗打扮了一下,就出门去上班了。 秦俊鸟一直睡到下午才起来,他下了床先去厨房里找吃的,夏丽云早晨给他留的饭早已经凉了,不过秦俊鸟的肚子太饿了,他也不管饭菜的凉热了,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秦俊鸟才想起来去洗脸刷牙,他弯腰洗脸的时候,一张照片从他的衣服口袋里掉了出来,他捡起照片看了看,这张照片苏秋月的单人照,自从苏秋月到县城里的会计学校上学后,他就一直把这张照片带在身上,在想苏秋月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看。 秦俊鸟看着照片上的苏秋月,轻轻地笑了一下,他的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他想去会计学校看看苏秋月,上次他去会计学校的时候碰到一个男人死缠着苏秋月,后来被他给吓跑了,不知道那个男人现在还有没有缠着她,想到这里,秦俊鸟的心就跟长了草一样,恨不得马上就能飞到苏秋月的面前。 秦俊鸟穿好衣服出了夏丽云家,直奔苏秋月的会计学校。 来到了会计学校,秦俊鸟直接去了苏秋月的宿舍,他上次来过一次,很快就找到了苏秋月的宿舍。 秦俊鸟来到苏秋月的宿舍门前,想着自己马上就要见到日思夜想的苏秋月了,他的心里一阵激动。 秦俊鸟抬手敲了几下门,很快门就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女人,秦俊鸟上次来看苏秋月的时候跟这个女人见过一面。 女人上上下下打量了秦俊鸟几眼,也认出他来。女人笑着说:“你就是秋月的男人吧?” 秦俊鸟笑着说:“对,我就是秋月的男人,我上次来的时候见过你。” 女人说:“你是来看秋月的吧。” 秦俊鸟点头说:“我来看看她,她在吗?” 女人说:“你来的不巧,她不在宿舍里,她跟一个朋友出去了。” 秦俊鸟听说苏秋月跟朋友出去了,心里有些犯嘀咕,他向宿舍里看了一眼,说:“你知道她去啥地方了?” 女人说:“她好像去食堂了,你去食堂找找她吧。” 秦俊鸟说:“给你添麻烦了。” 女人说:“不麻烦,食堂就在宿舍后面,你从宿舍的后面出去就能看到。” 秦俊鸟按照女人说的,出了宿舍的后门,找到来了食堂,秦俊鸟在食堂里转悠了一会儿,没有找到苏秋月。 秦俊鸟垂头丧气地出了食堂,心想自己好不容易来看看苏秋月,可连个人影都没瞧见。 就在秦俊鸟郁闷的时候,他忽然看到苏秋月和一个男人并肩走了过来,而且两个人挨得很近,还有说有笑的。 秦俊鸟的心里有些酸溜溜的,他盯着那个男人看了几眼,觉得男人有些眼熟,再仔细一看,忽然想起来这个男人就是建厂的时候去过他家的那个高怀民。 秦俊鸟不知道他俩咋会凑到一起去了,这个高怀民咋会知道苏秋月在会计学校上学的呢。 秦俊鸟快步走过去,冲着苏秋月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秋月。” 苏秋月见秦俊鸟忽然走到自己的面前,不禁愣了一下,说:“俊鸟,你啥时候来的?” 秦俊鸟冷冷地看了高怀民一眼,说:“我刚来。” 苏秋月笑着说:“家里都好吧?” 秦俊鸟说:“家里都好。” 苏秋月说:“酒厂咋样?” 秦俊鸟说:“酒厂还成,跟你来的时候一样。” 高怀民一看秦俊鸟来了,很有眼色地说:“秋月,你男人来看你了,你们肯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苏秋月点点头说:“那好,怀民,我们们以后再联系。” 秦俊鸟听苏秋月一口一个“怀民”的叫着,心里很不舒服,不过他在脸上不能表现出来,他勉强笑了一下,说:“我记得你,你是秋月的同学,叫高怀民,对吧?” 高怀民点头说:“没想到你还能记着我,没错,我就是高怀民。” 秦俊鸟说:“你和秋月是同学,也不是啥外人,我就是来看看秋月,你和秋月的话要是没说完,就继续说吧,别耽误了你们的正事儿。” 高怀民说:“我和秋月就是闲聊,没啥正事儿,我就不耽误你们夫妻团聚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高怀民说完冲着苏秋月摆了摆手,快步向校门口走去。 秦俊鸟看着高怀民的背影,好奇地问:“秋月,这个高怀民咋会知道你在会计学校啊?” 苏秋月说:“这个学校的校长就是高怀民他爸,他来看他爸,我们们正好在校门口遇到了,就随便聊了几句。” 秦俊鸟说:“这个高怀民也老大不小的了,他还没有成家吗?”去分享

下一篇   第169章 借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