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脱身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66章 脱身

秦俊鸟慌忙拦住吴晓珍的手,说:“晓珍,你不能这样,你冷静冷静。” 吴晓珍说:“俊鸟,今天你是我的,我想干啥就干啥。” 秦俊鸟说:“晓珍,你快放开我,咱俩啥都不能干,你就别逼我了。” 吴晓珍说:“你跟黑翠都可以,为啥跟我就不行,我哪里不如黑翠了。” 秦俊鸟说:“晓珍,你是个好女人,你还这么年轻,将来你一定能找到一个真心对你好的男人的,我不值得你对我这样。” 吴晓珍冷笑着说:“我根本不是你说的啥好女人,我就是一个下贱的女人,我就喜欢跟你睡觉,不跟你睡觉,我就浑身难受。” 秦俊鸟说:“晓珍,我知道你说的是气话,我劝还是静下心来好好地想一想,你就算是跟我睡觉了又能咋样,你能得到我的人,却得不到我的心,你何必白费心思呢。” 吴晓珍说:“俊鸟,我真不明白,你为啥不喜欢我,我到底哪里不好,你说出来,我改还不行吗。” 秦俊鸟说:“晓珍,我不是说了吗,你是个好女人,我有媳妇有家,就算我跟你在一起了,也不会有啥结果的,所以我不想耽误你。” 吴晓珍眼睛一红,快要哭出来说:“俊鸟,你咋还不明白我的心呢,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就心满yi足了,至于其他的事情我都不在乎。” 秦俊鸟看着吴晓珍这个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他叹了口气说:“晓珍,你咋这么傻呢,做人不能太认死理了,这样下去对你不好。” 吴晓珍说:“我就是傻,我就是迷上你了,不管咋样,我都离不开你了。” 吴晓珍说完,把嘴凑过去要亲秦俊鸟,秦俊鸟急忙伸手把她的嘴挡住,说:“晓珍,别这样。” 吴晓珍把秦俊鸟的手拿开,撅着嘴说:“你不让我这样,我偏这样,我就要亲你。” 秦俊鸟说:“那好,我让你,不过就只能亲这一次,等你亲完了,就让我走。” 吴晓珍在秦俊鸟的脸上深深地亲了一口,然后把嘴移开,笑呵呵地看着秦俊鸟,说:“俊鸟,我亲你的感觉咋样?你觉得舒服吗?” 秦俊鸟用手摸了摸被吴晓珍亲过的地方,说:“还能咋样,就那样。” 吴晓珍手托着自己的一个肉峰送到秦俊鸟的面前,咬着嘴唇说:“俊鸟,你摸摸我,你摸摸这个东西,只要你摸上它,就有感觉了。” 秦俊鸟看着眼前雪白诱人的肉峰,咽了口唾沫说:“晓珍,我不能摸你。” 吴晓珍抓着秦俊鸟的手在她的肉缝上用力地揉了起来,很快吴晓珍就有了感觉,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脸上露出很享受的表情。 秦俊鸟的心跳也开始加快,看着吴晓珍的两个肉峰在自己的手里变化着形状,秦俊鸟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他真恨不得把吴晓珍压在身下,跟她好好地痛快一下。 秦俊鸟喘息着说:“晓珍,我们们不能这样,你快停下来,要是再这样下去会很危险的。” 吴晓珍看着秦俊鸟的样子,知道他有些动心了,她的心里一阵激动,看来用这招对付秦俊鸟还真管用。 吴晓珍说:“俊鸟,我知道你快受不了了,你不用忍着,你想对我做啥就做吧。” 秦俊鸟喘着粗气把吴晓珍按在身下,双腿骑在她的身上,一双手在她的身上抚摸起来。 吴晓珍闭上眼睛,胸脯剧liè起伏着,身子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双腿夹得紧紧的。 秦俊鸟在吴晓珍的身上摸了一阵,忽然停了下来。 吴晓珍睁开眼睛,不解地看着秦俊鸟,说:“俊鸟,你咋停下来了。” 秦俊鸟说:“晓珍,我能跟你做的就只有这些,我不能再跟你做别的事情。” 吴晓珍说:“俊鸟,你既然都摸我了,还在乎跟我做别的事情吗。” 吴晓珍抓住秦俊鸟的手又按在了她的肉峰上,秦俊鸟明显地能感觉到肉峰的尖端的那个肉疙瘩在慢慢变硬。 秦俊鸟只是看着吴晓珍,任由她抓着自己的手在她的身上耍弄着。 吴晓珍见秦俊鸟没有啥反应,一翻身趴在了秦俊鸟的身上,伸出舌头去舔他的脸,秦俊鸟被她舔得脸上痒痒的,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吴晓珍舔了一会儿就停了下来,双手抓着秦俊鸟的肩膀,摇晃着他的身体说:“俊鸟,你咋了,就跟块木头一样,你刚才不是弄得好好的吗。” 秦俊鸟说:“晓珍,该做的我都已经做了,你还是让我走吧。” 吴晓珍说:“都到了这个时候,你想走也晚了。” 吴晓珍把秦俊鸟拉到了床上,把他压在自己的身下,她的两个肉峰颤悠悠地吊在胸前,差点儿就碰到了秦俊鸟的嘴,秦俊鸟看着那两个东西,心里又是一阵冲动。 吴晓珍的手在秦俊鸟的身上摸索起来,秦俊鸟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下身的东西变得不安分起来。 秦俊鸟的脑子里忽然想起了苏秋月,他打了一个冷战,一把将吴晓珍从自己的身上推开,说:“晓珍,就到这里吧,我得回去了。” 吴晓珍说:“俊鸟,我们们刚才不是挺好的嘛,现在咋说变就变呢,你不能走。” 秦俊鸟说:“晓珍,我们们这样做就已经不对了,不能再继续错下去了。” 吴晓珍说:“俊鸟,你把我的火给拱起来了,你要是这个时候走了,我还不得难受死啊,你就留下来吧,咱俩好好地享受一个晚上。” 秦俊鸟一翻身从床上站起身来,快步走到门口,对着门用力地踢了一脚。 门板并不结实,锁头也有些老旧了,秦俊鸟这一脚就把门踢开了,他推门跑了出去。 吴晓珍一看秦俊鸟跑了,急忙抓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追了出来。 秦俊鸟对吴晓珍家附近的环境不太熟,所以没跑出多远就被吴晓珍跟追上了。吴晓珍从秦俊鸟的身后抱住他,她那两个肉峰正好顶在秦俊鸟的后背上,秦俊鸟的心里有些慌乱,一时不知道该咋样才好。 吴晓珍急得要哭说:“俊鸟,你要是就这样走了,我可咋办,以后我咋还有脸做人了。” 秦俊鸟说:“晓珍,这事儿我是不会跟别人说的,你好好保重自己。” 秦俊鸟把吴晓珍抱着自己的手拿开,头也不回地走了。 秦俊鸟回到夏丽云家里时,夏丽云正坐在镜子前化妆,她看到秦俊鸟回来了,一边描眉一边问:“俊鸟,你和姜厂长去啥地方吃饭去了,咋吃了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秦俊鸟走到夏丽云的身后,看着镜子里的她,说:“我们们吃饭的时候谈了些事情,所以回来晚了。” 夏丽云说:“今晚我得出去一趟,一会儿你自己睡吧,我就不陪你了。” 秦俊鸟好奇地问:“这大晚上,你出去有啥事儿啊?” 夏丽云回头看着他,笑着说:“我出去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了,你就别管了。” 秦俊鸟想了想,说:“你这又描眉又擦粉的,是不是要去见那个郭老板啊。” 夏丽云点头说:“你既然都猜到了,我也就不瞒你了,今天是郭老板的生日,他在夜总会包了一个房间,要和几个朋友庆祝一下,也邀请了我,我不好不去,咋说也得给他点儿面子。” 秦俊鸟说:“小夏,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那个郭老板一肚子男盗女娼,他对你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你今晚去了,弄不好会被他给占便宜的。” 夏丽云说:“俊鸟,你不用担心,我又不是啥都不懂的小姑娘,那个郭老板在我身上占不到什么便宜,再说他又不只是请了我一个人,有别人在场,他就是有那心也没那胆。” 秦俊鸟还是有些不放心,说:“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这样也有个照应。” 夏丽云说:“人家郭老板请的是我,又没有请你去,你去了反而不好。” 秦俊鸟说:“那好,你早去早回,凡事要多长个心眼,别让人给算计了。” 夏丽云说:“我知道,我会小心的。” 夏丽云说完挎着一个皮包走了,秦俊鸟看着夏丽云走远了,心里隐隐有些担忧。 再说夏丽云来到夜总会的包间,郭老板和几个人正在包间里说说笑笑。 郭老板一看夏丽云推门走进来,马上走过去,笑着说:“夏秘书,你咋才来啊,我们们都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了,你要是再不来,我们们都要走了。” 夏丽云笑着说:“郭老板,不好意思,我来得有些晚了,不过我不是故意来晚,我是去给你买生日礼物去了。” 郭老板高兴地说:“夏秘书,你给买的啥生日礼物啊,没想到你还挺有心的,知道我今天过生日,还给我买了生日礼物,我真是很感动啊。” 夏丽云说:“是啥生日礼物,你一会儿就知道了,现在还不能拿给你看。” 夏丽云说完走过去跟其他的人打招呼,郭老板请来的这些人有男有女,他们大多数都是郭老板在商场上的朋友,夏丽云跟他们也经常见面,大部分人跟夏丽云都是老相识,夏丽云跟他们边喝酒边聊天,把郭老板晾在了一边。去分享

上一篇   第165章 换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