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换衣服?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65章 换衣服?

秦俊鸟走过去,对那个被他解救的女人说:“大妹子,你没啥事儿吧?” 那个女人有些惊吓过度,颤声说:“我没事儿。” 秦俊鸟听着女人的声音觉得很耳熟,他好奇地向女人的脸上看了几眼,不过巷子里的光线很暗,他没有看清楚女人的模样。 女人这时说:“大哥,刚才谢谢你救了我,要不是你,我就被那个流氓给祸害了。” 秦俊鸟气愤地说:“这个流氓太可恨了,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他跑得快算他便宜,要不我非打死他不可。” 女人可怜兮兮地说:“大哥,我现在双腿发软,走不了路了,你能扶我一下吗?” 秦俊鸟伸出手去,宽慰女人说:“当然能了,大妹子你放心,有我在没人敢再欺负你了,我保证安全地把你送到家。” 女人感激地说:“大哥,你真是个好人,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女人把手搭在秦俊鸟的手上,秦俊鸟扶着女人走出了巷子。巷子口的行人多了起来,女人也不像刚才那么害怕了,她的腿也能正常走路了。 巷子口有路灯,秦俊鸟借着路灯的灯光才看清楚身边的女人,让秦俊鸟大感意外的是,他救的这个女人竟然是吴晓珍。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晓珍,咋会是你啊。” 吴晓珍这时也才看清救自己的人是秦俊鸟,她激动地拉着秦俊鸟的手,惊喜地说:“俊鸟,原来是你啊,怪不得我刚才听的声音觉得那么熟悉呢,我早该想到是你。” 秦俊鸟不解地说:“晓珍,这大晚上的,你咋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 吴晓珍说:“我从商店里买东西出来,没想到刚走到巷子里,刚才那个坏人就忽然从后边跑了过来把我给抱住了。” 秦俊鸟说:“晓珍,你以后晚上千万不要一个人出来,这城里的坏人多,今天要不是遇到我,你就被那个坏人给糟蹋了。” 吴晓珍说:“我知道了,以后到了晚上我不会一个人出门了。” 秦俊鸟向左右看了看,问:“晓珍,你这是要去回梨子姐的录像厅,还是要回家去?” 吴晓珍说:“录像厅今天客人不多,梨子姐一个人守在录像厅里,她让我先回家。” 秦俊鸟说:“你还住在以前住的那个地方吗?” 吴晓珍点头说:“是啊,我还住在以前住的那个地方,你问这个干啥? 秦俊鸟说:“我就是随便问一问,没啥。” 吴晓珍说:“俊鸟,咱俩能在这里碰上就是天大的缘分,你到我家里去坐一坐吧。” 秦俊鸟摇头说:“不了,我还有事儿,你家离这里不算太远,我找辆车送你回去吧。” 吴晓珍说:“俊鸟,你刚才不是说要送我回家的吗,这会儿咋变卦了呢。” 秦俊鸟说:“我送你回家跟车送你回家还不是一样吗,能把你安全送到家不就成了。” 吴晓珍想了想,说:“那万一送我回去的司机也想打我的坏主意,他把我送到半路,找个没人的地方把我祸害了咋办?” 秦俊鸟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一会儿找一个老实可靠的司机,绝对不会再发生刚才的事情了。” 吴晓珍说:“你咋知道哪个司机老实可靠,那个司机不老实可靠。那坏人的脸上又没有写字,你咋就能看得那么准。要是你找了一个外表看起来老实的司机,可一到了人少的地方,他就变了脸,到时候我就是想哭都来不及了。” 秦俊鸟没有办法,吴晓珍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要是吴晓珍再出点儿啥意外,那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秦俊鸟只好说:“那好吧,我送你回家去。” 吴晓珍挎起秦俊鸟的胳膊,高兴地说:“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就啥也不怕了,那些坏人也就不敢动歪念头了。” 秦俊鸟虽然不太愿意送吴晓珍回家,可是为了吴晓珍的人身安全,他只好硬着头皮送她回去。 两个人在走路的时候,秦俊鸟的胳膊无意中碰到了吴晓珍胸前的一个肉峰,他只觉得胳膊就跟过电了一样,吓得他急忙把胳膊挪开,尽量不让自己的身体跟吴晓珍的身体jiē触。 秦俊鸟把吴晓珍送到了家门口,吴晓珍掏出钥匙刚想开门,秦俊鸟这时说:“晓珍,把你送到家了,我也该回去了,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把门锁好,别睡得太死了。” 秦俊鸟说完转身就要走,吴晓珍急忙走过去拉住秦俊鸟,说:“俊鸟,你都到了家门口了,咋说也得进去坐一坐再走吧。” 秦俊鸟说:“我还是不进去了,这么晚了,我一个男人进你家里不好。” 吴晓珍说:“这有啥不好的,你又不是第一次来我家里,再说了这里的人都不认识你,你不用怕他们说啥闲话。” 秦俊鸟说:“我不是怕别人说闲话,只是现在时间太晚了,咱俩孤男寡女的在一二屋子里不太合适。” 吴晓珍气鼓鼓地说:“啥合适不合适的,我可管不了那些,你要是不进去,我就不放手,陪你在门外站着。” 秦俊鸟说:“晓珍,你这是干啥,快放开我,你拉着我的手这算是啥回事儿啊。” 吴晓珍的双手死死地抓着秦俊鸟的胳膊,无论他咋说,吴晓珍就是不放手。 秦俊鸟一看跟吴晓珍这么僵持下去也没啥意思,看吴晓珍的样子是铁了心了,他要是不进屋的话,她是不会让自己走的。秦俊鸟无奈地说:“好吧,那我就进去坐一会儿。” 吴晓珍笑着说:“这就对了,我家里头又没有老虎,你进去坐坐又不能要了你的命,你要是早答应的话,我也就不用” 秦俊鸟看了一眼吴晓珍的抓着自己胳膊的手,说:“我都答应你了,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吴晓珍放开了秦俊鸟的胳膊,把门打开,把秦俊鸟让进了屋子里。 这已经秦俊鸟第二次来吴晓珍家了,吴晓珍的家里跟他上次来没啥太大的变化,就是多了一台旧的彩色电视机。 吴晓珍给秦俊鸟倒了一杯水,说:“俊鸟,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秦俊鸟看了一眼吴晓珍的肩头,她肩头的衣服被巷子里的那个想欺负她的男人给撕破了,里面的肉露在了外边,她衣衫不整的,的确有些不太雅观。 秦俊鸟点头说:“你去吧。” 吴晓珍有些不放心地说:“俊鸟,你一定要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 秦俊鸟说:“我不会走的,你去换衣服吧。” 吴晓珍快步走进了厨房,秦俊鸟看着她就这么两手空空地走进了厨房,心里有些不解,心想吴晓珍要去换衣服,可是她咋没有拿衣服呢。 几分钟后吴晓珍回来了,她一走进屋子,秦俊鸟吓得手里的水杯差点没掉在地上。 吴晓珍是光着身子走进来的,她把衣服脱得光溜溜的。 秦俊鸟这时明白了,吴晓珍根本不是去换衣服,而是去脱衣服了。 秦俊鸟慌忙把脸扭动一边,说:“晓珍,你这是干啥啊?你快把衣服穿上。” 吴晓珍咯咯笑着说:“俊鸟,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这个样子,想干啥你还不知道吗,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装糊涂了。”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我早知道你这样的话,我就不会进来了。” 吴晓珍走到门口,把房门从里反锁起来,然后把钥匙从窗户扔了出去,得意地说:“俊鸟,你现在是我的,你哪都别想去。” 秦俊鸟一看吴晓珍把钥匙扔了出去,有些急了,说:“晓珍,你把门锁上干啥,快把们打开。” 吴晓珍走到秦俊鸟的面前,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说:“俊鸟,今天你救了我,我要好好地谢谢你,可是我没钱又没权,我只有用我自己的身体来谢你了。” 秦俊鸟说:“晓珍,今天我帮你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不用你谢我,你快把衣服穿好了。” 吴晓珍说:“俊鸟,你看到我这个样子,难道一点儿也不动心吗?巷子的那个男人看到我都想扒我的衣服欺负我,你就不想欺负我吗?” 秦俊鸟说:“晓珍,我上次已经跟你说的很明白了,我是不会碰你的,你就是把衣服脱光了,我也不会碰你一下的。” 吴晓珍说:“俊鸟,你咋这么傻呢,这是我心甘情愿把身子白给你的,这种好事儿要是落到别的男人身上,人家早就把我抱上床了。” 秦俊鸟说:“晓珍,无论你说啥都没有用,你还是让我走吧。” 吴晓珍有些恼火地说:“你真是个榆木脑袋,我都要把嘴皮子磨破了,你咋就是不开窍呢。” 秦俊鸟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说:“晓珍,你还是别费心思了,这种事情得两厢情愿才成,是勉强不来的。” 吴晓珍说:“我今天就要勉强你,我看你到底能不能挺得住。” 吴晓珍走过去坐到了秦俊鸟的腿上,秦俊鸟坐着一动不动,眼睛看着前方,不去理睬吴晓珍。 吴晓珍伸手在秦俊鸟的身上摸了起来,秦俊鸟任由她摸着,没有任何反应。 吴晓珍摸了一会儿,觉得没啥意思,把手移到秦俊鸟的腰间,要去解他的裤带。去分享

下一篇   第166章 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