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娶个媳妇不让碰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6章 娶个媳妇不让碰

秦俊鸟结婚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把陈金娜送走后秦俊鸟就开始忙着准备结婚的事情。 在结婚的前两天,孟水莲带着本家的几个亲戚来给秦俊鸟帮忙。秦家在栗子沟村是大姓,亲朋好友自然不少,在大家的帮助下结婚的事情很快就准备妥当了。 结婚的当天栗子沟村来了很多人,龙王庙村也来了不少人,平时跟秦俊鸟关系好的几个人也来了。 按照农村的规矩,婚礼上当然要摆上几桌酒席招待一下来道喜的客人,大家在酒桌上吃吃喝喝有说有笑的,显得非常热闹。 大家吃饱喝足之后纷纷都走了,孟水莲和秦家的亲戚们是最后走的,他们帮着秦俊鸟把家里收拾了一下,临走前孟水莲还让秦俊鸟好好地对待苏秋月,秦俊鸟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她是想让秦俊鸟早点给她生个大胖孙子。 晚上几个跟秦俊鸟同龄的年轻人来闹洞房,变着法子折腾秦俊鸟和苏秋月,秦俊鸟倒是不在乎,他跟这些人都很熟悉。可是苏秋月跟他们都不认识,秦俊鸟怕他们闹得太离谱,苏秋月会生气,这些人一旦提出太过分的要求秦俊鸟就给挡了回去,实在挡不回去的,秦俊鸟就耍赖,好不容易才挨过这些人的刁难的捉弄。 送走了闹洞房的人后,秦俊鸟回到屋里看到一身新娘子打扮的苏秋月坐在炕上心里非常激动。 接下来就该入洞房了,这可是一个人一辈子非常重要的时刻,秦俊鸟的心里非常地紧张。 秦俊鸟无意中瞟了一眼苏秋月那高高挺起来的胸脯,脸上忽然有些微微发烫。 秦俊鸟看着苏秋月,苏秋月也在看着他,两个人对视了几分钟,秦俊鸟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秋月,时间不早了,我们们该睡了。” 苏秋月说:“等一下,我还有话要跟你说,等我的话说完了,你再睡。” 秦俊鸟笑着说:“你说吧,我听着。” 苏秋月说:“虽然我们们已经结婚了,但是你不能碰我的身子。” 秦俊鸟一愣,问:“为什么?” 苏秋月说:“没有为什么?我是不会让你碰我的。” 秦俊鸟有些不解地说:“你现在是我媳妇,你是心甘情愿地嫁给我的。你现在不让我碰,那我们们算什么夫妻。” 苏秋月一脸严肃地说:“我可以给你洗衣服做饭,但是我不可能跟你睡觉的。如果你敢硬来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秦俊鸟本来满心欢喜地以为自己娶了个漂亮媳妇,这回有好日子过了,终于可以尝尝女人的滋味儿了。让他没想到的是苏秋月竟然不让他碰,秦俊鸟就像被人劈头盖脸地浇了一盆凉水一样,一颗心从里往外都凉透了。 秦俊鸟皱着眉头说:“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让我碰你。” 苏秋月犹豫了一下,说:“因为我没看上你。” 秦俊鸟有些痛苦地看着苏秋月,说:“既然是这样,当初你为什么要答应嫁给我。” 苏秋月说:“那是因为我爸想让我嫁给麻乡长的儿子麻铁杆,但是我不想嫁给麻铁杆,所以我必须得找个人嫁了。” 秦俊鸟说:“所以你就嫁给了我。” 苏秋月说:“我知道我这么做对不住你,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 秦俊鸟恼火地说:“你不是说你是个破鞋吗?别的男人都可以碰你,为什么我就不能。” 苏秋月把脸一沉,冷冷地说:“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看着苏秋月,虽然他很想把苏秋月按在炕上直接生米煮成熟饭,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秦俊鸟转念又一想,反正现在苏秋月已经是他的媳妇了,到了嘴边的肉了,吃到嘴里还不是早晚的事情。 秦俊鸟点点头说:“好吧,就听你的,我不碰你。” 苏秋月拿起自己从娘家陪嫁来的新被子起身下了炕,说:“我希望你能说话算话。” 秦俊鸟问:“你这是干什么去?” 苏秋月说:“我们们两个人睡在一个屋里不方便,我看你家里有个仓房空着,我去仓房里睡。” 秦俊鸟拦住她说:“还是我去吧,天气凉了,仓房里湿气重,你一个女人扛不住会得病的。” 苏秋月说:“没事儿,我受得了。” 秦俊鸟说:“就这么定了,你在屋里睡,我去仓房睡。” 苏秋月见秦俊鸟说的很坚决不再跟他争了,说:“你要注意身体,别着凉了。” 苏秋月这句话说的秦俊鸟心里暖洋洋的,虽然在这个两个人本该洞房花烛的时候,秦俊鸟却不得不去潮湿阴冷的仓房里去住,可苏秋月对他的关心还是让他多少有一些安慰。 秦俊鸟夹着自己的铺盖卷进了仓房里。仓房虽然不大,而且里面还放了很多干农活的工具,不过秦俊鸟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用打家具剩下来的木板搭了个床,住人还是没问题的。 秦俊鸟把被褥铺好,躺在木板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他的心里既憋气又窝火。心想自己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可是苏秋月却不让他碰,这不等于娶了个花瓶回家吗,只准看不许摸,自己真是倒霉透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秦俊鸟先去了趟厕所把屎尿排干净。从厕所出来时,他正好看到苏秋月在门口劈木头,原来这几天秦俊鸟只顾着忙结婚的事情了,把家里的活都给耽误了。 秦俊鸟急忙走过去说:“这哪是你们女人干的活儿,你歇着,我来劈。” 苏秋月也不跟他争,说:“那好吧,我去做饭。” 秦俊鸟劈完木头后,苏秋月已经把早饭做好端上桌了。苏秋月把昨天酒席上的剩菜挑几样好的热了一下,有鱼有肉,她还煮了一锅香喷喷的大米饭。 吃饭的时候,秦俊鸟看着苏秋月那张标致俊俏的脸蛋心里美滋滋的,心想有女人的日子就是不一样,早上起来能吃上现成的热乎饭了,不用像以前一样还得自己动手做。 吃过早饭后,苏秋月开始收拾起屋子来,苏秋月是个爱干净的人,干起活来手脚也麻利,一看就是一个过日子的好手。 秦俊鸟也没有闲着,他把仓房里的东西好好地整理了一下,心里盘算着过两天找人用砖修个火炕,眼看就要到冬天了,如果没有火炕的话,冬天住仓房里就算不把人冻死也得冻出病来。 把仓房整理好后,秦俊鸟出了家门,他打算去村里孟庆生家跟他要一些旧砖块,他家虽然有一些盖仓房时剩下的旧砖块,不过修炕还不够。 秦俊鸟刚走出家门,就看到廖金宝牵着一头羊从他家的门口走过。 秦俊鸟跟廖金宝打招呼说:“金宝叔,你这是干啥去了。” 廖金宝一看是秦俊鸟,笑着说:“还能干啥,当然是去放羊了。” 秦俊鸟看了看他廖金宝牵着的那头羊,说:“这羊真不赖,叔你啥时候买的这样,赶明个我也买几头养着。” 廖金宝得意地说:“这羊不是我买的,是别人送给我的。” “送给你的?”秦俊鸟有些不太相信,谁都知道廖金宝在村里是没人搭理的臭狗屎,他在村里到处借钱不还,村里人都恨透他了,都在他的背后戳他的脊梁骨骂他的祖宗,谁会送羊给他。 廖金宝用手摸了摸羊的脊背,笑着说:“你叔我交了好运了,以后别说是一头羊,就是小洋楼小汽车,只要我想要,就会马上有人给我送来的。” “那是当然的。”秦俊鸟的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其实就把廖金宝的话当成放屁了。 廖金宝这个人除了爱赌钱就是爱吹牛,没说过几句真话,一张嘴能把男人说成女人,能把死人给说活了,当初他媳妇就是被他这张破嘴给骗到手的。 廖金宝无意中看到了门上贴着的大红喜字,皱着眉头问:“咋,俊鸟,你结婚了?” 秦俊鸟点头说:“嗯,昨天结的,金宝叔你咋没来喝喜酒啊。” 廖金宝说:“我昨天在古楼村玩了几把,不在家。” 秦俊鸟问:“咋样,赢了没有?” 廖金宝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向四下里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说:“俊鸟,你真娶了苏秋月那个破鞋了?” 秦俊鸟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说:“金宝叔,你别听乡里的人嚼舌根子,秋月不是那种人。” 廖金宝冷笑了几声,说:“大侄子,这些年来我走村串户消息可灵光着呢,她的事情我听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要是不是那种人,我就把脑袋拧下来让你当球踢。” 秦俊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廖金宝的话把他的心刺痛了。 秦俊鸟说:“乡里的人就是这样,听风就是雨,没影儿的事儿都能给你传的神乎其神的。” 廖金宝一看秦俊鸟不相信,说:“俊鸟,我问你,你们两个人昨天晚上做那种事儿的时候,她见红没有。” 秦俊鸟愣了一下,问:“见红?见啥红?” 廖金宝一脸无奈地说:“你个榆木脑袋,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黄花闺女第一次跟男人做那种事儿的时候得见红的。那个苏秋月要是没有见红,那就说明她就是个破鞋,在你之前就被别的男人骑过了,你小子是捡个了个破烂货。” 秦俊鸟昨晚连碰都没碰苏秋月一下,就算苏秋月是黄花闺女,也根本不可能见红。 秦俊鸟正在为难该怎么回答廖金宝,苏秋月不让他碰的事情当然不能对外人说,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他的脸就没地方搁了。 这时,苏秋月端着一盆洗完衣服的脏水走出来,廖金宝一看苏秋月来了,咳嗽了两声,岔开话说:“大侄子,哪天等我把羊宰了,你可要到我家里吃羊肉啊。” “中,金宝叔,我一定去。”秦俊鸟也顺水推舟地说了一句。 苏秋月见秦俊鸟跟廖金宝在说闲话,也就没有太在意,她把脏水倒在门口的一个泥塘里,转身进了院子。 廖金宝等苏秋月走远了,拍了拍秦俊鸟的肩膀,轻轻地叹了口气,小声说:“还是我家小珠好啊,可惜你没这个福分喽。” 廖金宝说完牵着羊得意洋洋地向村里走去。秦俊鸟站在门口看着院子里苏秋月忙碌的身影,心里面乱得很。去分享

上一篇   第15章 白给都不要

下一篇   第17章 一定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