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干女儿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59章 干女儿

田黑翠说:“俊鸟,你吃完饭再走吧,我给你做饭去。” 秦俊鸟说:“不吃了,我还有事儿,你自己吃吧。” 田黑翠说:“俊鸟,你现在住在啥地方,吃住都好吗?” 秦俊鸟说:“我住在一个朋友家里,吃住都挺好的。” 田黑翠说:“那你住在那里方便吗?要是不方便的话,你就搬到我这里来住吧。” 秦俊鸟心中暗自苦笑,心想无论是跟夏丽云在一起住还是跟田黑翠一起住,他都得拼死拼活地跟她们弄那种事儿。不过夏丽云比田黑翠要好一些,田黑翠一旦来了精神就跟上紧了的发条一样,根本没有节制,啥时候把秦俊鸟累得没力气了,彻底不行了,她才肯停下来。夏丽云虽然也喜欢缠着秦俊鸟,不弄上几次是不会消停的,可她不像田黑翠那样没完没了的,相比之下,秦俊鸟还是愿意跟夏丽云住在一起。 秦俊鸟说:“我住在那里挺好,不过也住不了几天了,等事情办完了,我就回村里去了。” 田黑翠的眼睛一红,眼泪直在眼圈里打转,说:“这么说,你这一走,我们们又不知道啥时候才能见上面了。” 秦俊鸟想了一下,安慰田黑翠说:“黑翠,你别这样,等回村之前,我再来看看你。” 田黑翠高兴地说:“那我们们说好了,你走之前可一定要来看我。” 秦俊鸟说:“我一定会来你看你的,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 田黑翠笑着说:“我会的,我一定会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的。” 秦俊鸟离开了田黑翠的住处,他没有回夏丽云家,而是直接去了廖银杏的批发部。 秦俊鸟走到批发部的门口时,廖银杏正在跟一个男客户聊得热火朝天的,她一看秦俊鸟来了,对那个客户说:“我来客人了,有啥话咱们以后再聊。” 那个男客户看了秦俊鸟一眼,笑着说:“银杏,到你这里来的咋都是男客人啊,你是不是想男人了,你要是真想男人了,你看看我咋样,咱俩凑合一下。” 廖银杏说:“我就是想男人了,也不会找你这样的,你也不拿镜子照照,看看自己是啥德性,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男客户被廖银杏嘲讽了一顿,觉得有些没面子,说:“银杏,你咋能这么说我呢,我站起来也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你当着外人咋样也得给我留点脸吧。” 廖银杏说:“谁让你不老实,想占我的便宜,我这已经是嘴下留情了,要是换了别人,我说的比这还难听。” 男客户叹了一口气,说:“可惜你这一棵上好的白菜了,就是不知道将来被哪头蠢猪给拱了。” 廖银杏没好气地说:“你说啥呢,你说谁是白菜,你再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打你。” 廖银杏抬手做了一个要打动作,男客户急忙躲到一边,嬉皮笑脸地说:“银杏,你别生气吗,你这棵水灵灵的嫩白菜我吃不到嘴里,发发牢骚还不行啊。” 男客户说完跑出了批发部,骑上停在批发部门口的摩托车一溜烟走远了。 廖银杏把秦俊鸟让进来,笑着说:“俊鸟,你快坐。” 秦俊鸟说:“银杏,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廖银杏说:“现在客人少,我没啥可忙的,咱俩正好可以说说话。” 秦俊鸟刚要说话,这个时候电话忽然响了,廖银杏说:“俊鸟,你等我一下,我去接个电话。” 秦俊鸟点头说:“你去吧。” 廖银杏走过去拿起电话跟对方说了起来,她没说上两句话,脸色忽然一变,似乎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秦俊鸟离得比较远,廖银杏究竟跟对方说了啥,他没有听得太清楚。 廖银杏撂下电话后,气呼呼地走到柜台前,阴沉着脸,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秦俊鸟见廖银杏这个样子,好奇地问:“银杏,你这是咋了,是不是遇到啥事儿了,你要是不把我当外人的话,就跟我说说,我帮你想想办法。” 廖银杏想了一下,叹口气说:“其实跟你说说也没啥,刚才是我爸给我打来的电话,他又托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让我这两天抽时间去乡里看一看。” 秦俊鸟笑着说:“我还是以为咋了呢,这是好事儿啊,你也老大不下的了,该找个婆家了,这女人再能耐,迟早也是要嫁人的,你趁着现在年轻好好地挑一挑,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将来两个人恩恩爱爱地过日子,是多美的事情啊。” 廖银杏说:“我现在还不想嫁人,我想多挣一些钱,结婚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反正我现在还年轻,不着急。” 秦俊鸟说:“银杏,你可不能这样想,这挣钱是很重要,可这终身大事更重要,你可不能为了挣钱耽误了自己的婚事。” 廖银杏有些不耐烦地说:“我知道,我会考虑这事儿的,你就不用为我操心了。” 秦俊鸟见廖银杏这么说,也就不再继续劝她了,毕竟嫁不嫁人是廖银杏自己的事情,他一个外人也不好说得太过分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喇叭声,秦俊鸟和廖银杏都向门外看去,只见一辆红色的小汽车停在了批发部的门口。 车门一开,顾连举从车里走了下来,与他一同下车的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顾连举看着女人笑了笑,在女人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搂着女人走进了批发部。 廖银杏急忙走到门口,笑着说:“顾老板,你可是大忙人啊,今天咋有空到我这个小店里来了。” 顾连举说:“我那都是瞎忙,一天到晚干不出啥正经事儿,不像你廖老板,在这里一坐,这一捆捆的钞票就找上门了。” 廖银杏说:“顾老板,你可真会说笑话,你做的那都是大生意,我这屁大的地方咋能跟你顾老板的大公司比啊。” 秦俊鸟这时也走过来,笑着跟顾连举打招呼说:“顾老板,真巧啊,咱俩又见面了。” 顾连举笑着说:“秦老板,你也在啊,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啊,耽误你和银杏说话了。” 秦俊鸟说:“不耽误,我就是过来看看银杏,没啥重要的事情。” 廖银杏给顾连举和他带了的女人搬了两把椅子,顾连举和女人坐了下来。 秦俊鸟打量了女人一眼,女人的年纪跟廖银杏差不多,长得浓眉大眼的,而脸皮白嫩,估计掐一下都能掐出水来。女人紧紧地靠着顾连举坐着,双手搂着顾连举的胳膊,大夏天的也不嫌热。 廖银杏又给两个人拿了两瓶饮料,笑着说:“顾老板,你来有啥事儿啊?” 顾连举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说:“银杏,我今天来还真是有事儿要求你,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忙。” 廖银杏说:“顾老板,看你说的,啥求不求的,跟我你还客气啥,有啥要我忙帮的你就直说。” 顾连举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说:“这是小荷,她是我的干女儿,她最近打算在县城里也开一个经营烟酒糖茶的批发部,不过她以前没做过生意,想找个地方学一些这生意该咋做,所以我就想到了你,你看你能不能教教小荷,把这做生意的门道给她好好地传授一下。” 廖银杏说:“就这事儿啊,没问题,这事儿就包在我的身上了,我保证把小荷教会,顾老板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顾连举哈哈一笑,说:“那好,我就把小荷交给你了,以后你可要多费心啊。” 廖银杏说:“你顾老板交待的事情,我一定给你办好。” 小荷笑呵呵地看着廖银杏,眼睛偶尔也会向秦俊鸟这边偷瞄几眼,而且有好几次她的目光都和秦俊鸟遇到了一起,秦俊鸟看得出来这个叫小荷的女人不是啥正经女人,从她看人的勾人眼神就能看得出来。 顾连举拉了小荷一下,说:“小荷,你咋还坐着啊,快起来给你银杏姐问个好,以后她就是你的师父了,你可要听她的话,不准胡闹。” 小荷有些不情愿地站起来,冲着廖银杏细声细气地说:“银杏姐,我对做生意一窍不通,以后你可要多教我啊。” 秦俊鸟听着小荷的声音,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想看这个女人的样子,根本不像顾老板的啥干女儿,倒是像他的姘头。 廖银杏笑着说:“这做生意没啥难的,我看你挺聪明的,用不了几天就能学会。” 顾连举看了一下时间,说:“小荷,你在留在这里跟银杏好好学一学,到了晚上我来接你吃饭,我还有一个朋友要见,就不陪你了。” 小荷拉住顾连举的手,嘟着嘴说:“那你可要早点儿来接我啊,别像上次一样,一走就没了人影儿。” 顾连举轻轻地拍了一下小荷的手,说:“宝贝儿,我不会的,到时候我一定来接你。你在这里乖乖的,晚上我带你去吃烤肉。” 廖银杏说:“顾老板,你这刚来咋就要走啊,再坐一会儿吧。” 顾连举说:“我就不坐了,那边还有朋友等着我,我马上就得过去。” 秦俊鸟和廖银杏还有小荷把顾连举送到了批发部的门外,顾连举上车后,冲着三个人挥了挥手,一踩油门,小汽车很快就不见了踪影。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