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遇到老情人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57章 遇到老情人

尤二虎被那几个人扶着去了医院,临走前他向批发部里的秦俊鸟狠狠地瞪了一眼,秦俊鸟也毫不示弱,回敬了他一个冷厉的眼神。 秦俊鸟看着尤二虎他们走远了,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来,暗自庆幸自己躲过了一劫。要不是尤二虎当时太大意了,他的两根手指恐怕早就被尤二虎给剁了下来。 秦俊鸟走过去把仓库的门打开,廖银杏一个趔趄从仓库里冲了出来,幸好她的身子撞到了秦俊鸟的身上,秦俊鸟急忙伸手一把抱住她,才使他不至于跌倒。 秦俊鸟在抱廖银杏的时候无意中胳膊碰到了她胸前那两个丰满而富有弹性的肉峰,秦俊鸟急忙把胳膊拿开,脸上有些尴尬,不敢正眼去看廖银杏。 廖银杏也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一张脸涨得通红,两个人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原来廖银杏正站在仓库的门口,廖银杏一直趴在仓库的门上听着门外的动静,秦俊鸟这边发生的事情,她也能听出一个大概来。秦俊鸟开门的时候,廖银杏的身子正贴在门上,秦俊鸟突然这么一开门,廖银杏的身子一时失去了依靠,站立不稳,身子向门外扑了出来,幸好秦俊鸟手疾眼快,及时抱住了她。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秦俊鸟先开口说:“银杏,那个尤二虎已经被我赶走了,你现在没事儿了。” 廖银杏把秦俊鸟从上到下仔细看了一遍,关切地询问:“俊鸟,尤二虎他们没把你咋样吧?你哪里受伤了没有?” 秦俊鸟在廖银杏的面前转了一下身子,笑着说:“你看我这不是好着呢,不缺胳膊不少腿的。尤二虎想动我,他还没有那个本事。” 廖银杏放心地说:“你没事儿就好,我刚才在仓库里都要担心死了,就怕他们把你咋样了。” 秦俊鸟说:“他们那几块料,欺负别人还行,想欺负我没那么容易。” 廖银杏说:“你没受伤就好,你要是真有个好歹的,我这一辈心里都会过意不去的。” 秦俊鸟一脸轻松地说:“那个尤二虎以后不会再随便跑来批发部捣乱了,你可以安心地做你的生意了。” 廖银杏好奇地问:“俊鸟,你是用啥办法把尤二虎他们赶走的?” 秦俊鸟说:“其实我也没用啥办法,是那个尤二虎太没用了,仗着自己人多,狂妄自大,结果还是栽在了我的手里。” 秦俊鸟把刚才事情的经过跟廖银杏说了一遍,廖银杏听完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她睁大眼睛看着秦俊鸟,惊讶地说:“真是太惊险了,你说的咋跟电影里演的一样,那个尤二虎就这么乖乖地放了你,没有难为你吗?” 秦俊鸟说:“尤二虎虽然不是啥好人,可他是在我的面前发了毒誓的,他要是翻脸不认帐的话,就等于是在咒自己死。他就算是恨我恨得牙痒痒,也不会马上把我咋样的。他就是想报仇,也得以后找机会。” 廖银杏高兴地说:“这个尤二虎真是个狗皮膏药,这下好了终于可以把他甩掉了,我这里也能清净一些,不然的话,他一来就把我这里闹得鸡飞狗跳的,弄得那些客户都不敢上门了。” 秦俊鸟说:“虽然尤二虎答应了我不再来找你的麻烦了,可你还是要小心一些,尤二虎这种人说的话,你只能信一半,不能全信。” 廖银杏说:“有了这次的教训,他尤二虎就是再想来闹,也得事先在心里掂量掂量。” 秦俊鸟说:“尤二虎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他一定能消停一段日子,以后他要是还敢来的话,我们们再想办法整治他。” 廖银杏说:“尤二虎栽了这么大的一个跟头,他肯定恨死你了,你可要小心他以后报复你。” 秦俊鸟说:“其实我倒没啥,过几天我就会村里去了,他尤二虎就是想报复我,也找不到我的人影。我担心的是你,你还要在这县城里做生意,我怕他会把气撒到你的头上。” 廖银杏说:“你不用替我担心,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我之所以一直忍着让着尤二虎是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如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啥好怕的了,他不过就是一个地痞无赖,我收拾不了他,我可以找人收拾他,在县城里还轮不到他骑在我的头顶拉屎。” 秦俊鸟说:“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我还有事儿,就不耽误你做生意了。” 廖银杏一看秦俊鸟要走,急忙说:“俊鸟,你留下来跟我一起吃饭吧。” 秦俊鸟的确有些饿了,他从夏丽云家里出来就没有吃饭,刚才又跟尤二虎折腾了一阵子,体力消耗很大,现在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 秦俊鸟虽然肚子饿得厉害,但他仍然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银杏,我这饭我就不吃了,你忙吧,我走了。” 廖银杏急忙拉住秦俊鸟,眼睛一红,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说:“俊鸟,你难道跟我在一起吃顿饭都不愿意吗,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秦俊鸟说:“银杏,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你,你可不能那样想。” 廖银杏说:“你既然不讨厌我,和我吃一顿饭怕啥的,我又不能把你给吃了。” 秦俊鸟一听廖银杏说的也有有些道理,正好自己也饿坏了,他点头说:“好吧,不过我们们随便吃一些就行,你可千万别破费。” 廖银杏高兴地说:“这么说你答应了。” 秦俊鸟说:“你都这样说了,我能不答应吗。” 廖银杏笑着说:“离这里不远有家饭店,那里的菜做的不错,我们们去那里吃吧。” 秦俊鸟说:“去啥地方吃,你说了算,我没啥意见。” 秦俊鸟跟着廖银杏走过一条街,来到了一家不算太大的饭店。 饭店里的客人不算太多,秦俊鸟和廖银杏找了一张靠窗户的桌子坐了下来,一个年轻的女服务员微笑着把菜单拿过来让两个人点菜,廖银杏让秦俊鸟先点,秦俊鸟让廖银杏先点,两个人互相谦让起来。 秦俊鸟说:“银杏,咱俩还是别让了,你来点菜吧,这县城我不是经常来,也不知道啥东西好吃,你在县城里住的时间长,知道啥东西好吃。” 廖银杏也觉得这么让来让去的没啥意思,点头说:“好吧,那就我来点。” 廖银杏从服务员的手里接过菜单,点了几个菜,又要了一瓶酒,两个人边吃边喝,聊起了生意上的事情。 秦俊鸟说:“银杏,你说那个顾连举真有那么大的能耐吗?他真能帮我把我们们厂生产的白酒打入外地的市场。” 廖银杏说:“这个顾连举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十几年了,走南闯北的,认识很多外地的客商,他的门路广着呢,只要他肯真心帮你,你们酒厂生产出来的酒到时候肯定供不应求。” 秦俊鸟说:“看来这个顾连举还真不是一个平常人物,我得在他的身上多下一些功夫,他平时都喜欢干些啥事情啊?” 廖银杏笑着说:“顾连举这个人有两个毛病,一是贪财,二是好色,他这些年挣了很多钱,不过大部分都花在了女人的身上。你要是想在他的身上下功夫,只能在钱和女人这两方面想办法。” 秦俊鸟点头说:“顾连举可是一棵摇钱树,不管用啥办法,我一定要把他攥在手里,让他帮我打开白酒在外地的销路。” 廖银杏说:“你这个想法是不过,不过顾连举可不是啥省油的灯,你可要有心里准备,跟他打交道可不是那么容易。” 秦俊鸟说:“他再老奸巨猾我也不怕,他不是喜欢女人和钱吗,我就在这两方面用心思,想办法把他拴住了。” 秦俊鸟和廖银杏吃完饭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两个人走出饭店,秦俊鸟正打算要送廖银杏回批发部去,这个时候秦俊鸟忽然看到田黑翠迎面走了过来,田黑翠也看到了秦俊鸟。 田黑翠急忙加快脚步,兴高采烈地走到秦俊鸟的面前。 秦俊鸟没想到会在大街上遇到田黑翠,而且廖银杏还在他的身边,他生怕田黑翠会在廖银杏的面前做出啥过分的举动来,心里非常紧张不安。 秦俊鸟笑了一下,避开田黑翠的眼神说:“黑翠,你咋会在这里啊?” 田黑翠打量着站在秦俊鸟身边的廖银杏,她不认识廖银杏,并不知道她跟秦俊鸟是啥关系,不过她看到廖银杏长得比自己漂亮,心里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田黑翠有些埋怨地说:“俊鸟,你啥时候来的县城?咋也不来看看我啊?” 秦俊鸟心虚地说:“我这几天事情多,还没抽出时间去看你,你这些日子过得还好吧。” 田黑翠话里有话地说:“好,当然好了。” 秦俊鸟一听田黑翠的话茬有些不对,怕她说出啥不该说的话,急忙冲着她挤了挤眼,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田黑翠还想要说话,不过她看到秦俊鸟的暗示后,嘴唇动了几下,没有接着说下去。 廖银杏也看出来秦俊鸟和田黑翠的关系不一般,她知道这个时候她不该再留在这里妨碍两个人说话,她说:“俊鸟,我先回去了,你以后有时间去我那里坐。” 秦俊鸟巴不得廖银杏能快点离开,他看了廖银杏一眼,说:“那好,我就不送你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156章 咬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