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咬死你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56章 咬死你

廖银杏怒视着尤二虎他们那些人,说:“俊鸟,我不走,我看他们敢把你咋样。” 秦俊鸟说:“银杏,你就是留在这里也没啥用,你又打不过这些人,一会儿我们们要是真动起手来,小心把你给伤着。” 廖银杏还是不想走,她一脸忧虑地说:“俊鸟,我不怕,我要在这里陪着你,我不能把你一个人扔下不管。” 尤二虎阴笑着说:“银杏,没想到你对这个男人还挺痴心的,不过他敢跟我抢女人,那是他自讨苦吃,这就怨不得我了。” 秦俊鸟说:“尤二虎,这是咱俩之间的事情,跟银杏没关系,让你的人不要动银杏。” 尤二虎说:“我咋会动她呢,我心疼她还来不及呢,要是把她弄伤了,那我的损失可就大了。” 秦俊鸟宽慰廖银杏说:“银杏,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啥事儿的。” 廖银杏小声地说:“俊鸟,我看你还是快跑,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们这么多人,你跟他们硬来,肯定要吃亏的。” 秦俊鸟说:“他们这么多人,我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了,都这个时候,只能豁出去跟他们拼了。” 尤二虎有些不耐烦了,他冲着他带来的那几个人说:“把这个女人带走,看好她,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们几个谁都别想好。” 几个人异口同声地说:“是,二虎哥。” 几个人走过去强行把廖银杏拉到了批发部里面的仓库里,并且把仓库的门在外边锁好。廖银杏一开始挣扎了几下,可是根本没用,她一个女人咋能斗得过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很快她就被几个人给制服了,任由这些人摆布。 几个人把廖银杏关到仓库里后,又把批发部的门关好,以防秦俊鸟逃跑。 尤二虎搬过一张椅子坐下来,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秦俊鸟,万分得意地说:“小子,你也太死心眼了,为了个女人跟我死扛到底不值得,这世上的女人多得是,你何必一条路跑到黑呢。” 秦俊鸟冷笑着说:“尤二虎,你有啥能耐就使出来吧,少说这些不咸不淡的废话。” 秦俊鸟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也非常害怕,他对付一个尤二虎就已经很吃力了,现在对方有这么多人,真要是动起手来他肯定是凶多吉少。 尤二虎说:“小子,今天我也不为难你,我就剁掉你两根手指让你长长记性,以后你要是还敢来找银杏,我就再剁掉你两根手指,一直把你的手指剁光为止。” 秦俊鸟说:“想剁我的手指,你还没有那个本事儿,我可不是泥捏的,由不得你想咋样就咋样。” 尤二虎嘿嘿笑了几声,说:“小子,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嘴硬,很好,像个男人的样子,我今天要是不跟你好好地玩玩,也太对不起你了。” 就在尤二虎说话的时候,秦俊鸟的脑子里一直在飞快地想着办法,他知道如果今天他还想完好无损地走出廖银杏的批发部,就得想办法把尤二虎制住,要不然他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尤二虎冲着他带来的几个人摆了摆手,几个人目露凶光地向秦俊鸟走了过去,其中一个脸上带着两道伤疤的男人还从后腰拔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尖刀。 秦俊鸟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直打鼓,双腿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头皮直发麻。 脸上有刀疤的男人恶狠狠地说:“王八蛋,你他妈的敢跟二虎哥抢女人,我看你是活腻歪了,老子今天做点儿好事儿,帮你放放血。” 秦俊鸟急忙向后退了几步,看着男人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尖刀,秦俊鸟直眼晕。 尤二虎这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走到那个脸上有伤疤的男人的身边,从他的手里接过尖刀,说:“小子,你刚才不是挺有种的吗,现在咋怂了,有能耐你别躲啊。” 秦俊鸟停下了脚步,他已经没有退路了,他的身后就是墙了。 尤二虎用大拇指在尖刀的刀刃上轻轻地试了一下,然后看了秦俊鸟一眼,恶毒地一笑,说:“这把刀我昨晚刚磨过,而且是专门为你磨的,现在我就让你试试它到底快不快。” 那几个人渐渐向秦俊鸟逼近,秦俊鸟的心里一阵着急,他要是再想不出办法,就只能眼看着尤二虎把他的手指剁掉了。 尤二虎这时对那几个人说:“你们几个还等什么,把他的手给我按住,我要下刀了。” 那几个人迈步上前,想要来抓秦俊鸟的手。 尤二虎也挥舞着尖刀向秦俊鸟走了过来,他仗着自己人多势众,根本没有把秦俊鸟放在眼里。 那几个人都放慢了脚步,他们打算把秦俊鸟留给尤二虎一个人对付,他们以为有这么多人在旁边秦俊鸟就算是反抗也没啥用,更可况尤二虎的手里还有刀,所以都有些大意了。 尤二虎这时已经离秦俊鸟很近了,秦俊鸟见状,脑子里灵光一闪,终于想出了办法。 秦俊鸟瞅准机会,忽然飞起一脚,一下就把尤二虎手里的尖刀给踢掉了。 尤二虎完全没想到秦俊鸟会来这么一手,他一愣神,就在这个时候秦俊鸟已经冲到了他的身边,伸出双手死死地抱住了他,无论尤二虎咋样对他拳打脚踢,他就是不松手。 尤二虎打了一阵,累得气喘吁吁地说:“小子,你要是还不想死的话,就快点儿放开我。” 尤二虎带来的那几个人一看秦俊鸟抱住了尤二虎,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那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把尖刀又捡了起来,在秦俊鸟的面前比划了几下,可是根本不管用,秦俊鸟和尤二虎抱在了一起,他要是一刀砍过来的话很可能会误伤到尤二虎。 秦俊鸟用胳膊勒着尤二虎的脖子,笑着说:“想让我放开你,没那么容易,就算死,我也要跟你死在一起。” 尤二虎把秦俊鸟这么一勒,咳嗽了几下,有些喘不上气来,双腿乱蹬,直翻白眼。尤二虎有些受不了了,脸憋得通红说:“你们几个还看啥热闹啊,快点来救我啊。” 那几个人也想过来救尤二虎,可是秦俊鸟已经把尤二虎当成了挡箭牌,他躲在尤二虎的身后,只露出一个脑袋来,弄得那几个人根本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只能干瞪眼。 脸上有刀疤的男人晃了晃手里的刀,吓唬秦俊鸟说:“小子,你他妈的快点放开二虎哥,不然的话老子今天就把你给剁碎了。” 秦俊鸟毫不畏惧地说:“有种你就过来剁啊,反正现在有人给我当垫背的,我就是死了也值了。” 尤二虎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们别管我,把这小子给我剁了,你们再不动手,我就要被他给勒死了。” 脸上有刀疤的男人一脸为难地说:“二虎哥,这刀枪无眼,我到时候要是把你给伤了可咋办啊?” 秦俊鸟猛地一用力,尤二虎被胳膊勒得脸色发青,双腿又是一阵乱蹬乱踹,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几个人都急了,迈步凑上前来,想要救回尤二虎,就在这时秦俊鸟把嘴对着尤二虎的耳朵狠狠地咬了下去,死死地咬住了尤二虎的耳朵,尤二虎痛得一声惨叫,一张脸都快要拧成了麻花。 尤二虎叫了几声,强忍着剧痛说:“别咬了,再咬就把我的耳朵咬掉了,只要你放了我,咱们啥都好说。” 秦俊鸟把嘴松开,吐了一口唾沫,说:“我可以不咬你,不过以后你不准再缠着银杏,更不准到她的批发部里来胡闹,你要是再敢来,我就把你咬死。” 尤二虎痛得龇牙咧嘴地说:“好,我答应你,我以后再也不来找她了,你快放开我吧,我的耳朵都要疼掉了。” 秦俊鸟看了一眼那几个人,点头说:“那好,让你的人先退出批发部去,然后让他们把批发部的门关好。” 尤二虎对着他带来的那几个说:“你们先退出去,把批发部的门关好,我不叫你们,你们不要进来,听到没有。” 那几个人虽然横眉怒目,恨不得一口把秦俊鸟给吃了,可是尤二虎的话他们不得不听,只好乖乖地退出了批发部,然后把批发部的门关好。 尤二虎说:“他们已经退出去了,这回你该放了我吧。” 秦俊鸟说:“不行,你还得给我发给毒誓,保证你以后再也不来找廖银杏的麻烦,” 尤二虎犹豫了一下,他怕秦俊鸟还咬他的耳朵,只好咬着牙说:“以后我要是再踏进这个批发部半步就当我不得好死,这回你可以放了我吧。” 秦俊鸟还是没有放开尤二虎,而是勒着他的脖子,把他拖到了门口,然后把批发部的门打开一条缝,一把将他推出了批发部。 尤二虎一个跟头摔倒在了批发部的门口,他带来的那几个人都在批发部的附近,他们一看尤二虎摔倒了,急忙跑过来扶他。 尤二虎一手捂着被秦俊鸟咬过的耳朵,一手揉着快要摔两半的屁股,冲着几个人破口大骂:“废物,都是废物,平时吃我的喝我的,到了节骨眼上没有个顶用的,一群吃货。” 那几个被尤二虎劈头盖脸地一顿臭骂,都耷拉着脑袋,没有一个敢吭声的。 尤二虎呵斥他们几个说:“你们还愣着干啥,还不快点扶着我去医院看看,我的耳朵要是掉了,以后让我咋见人啊。”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