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硬着头皮上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55章 硬着头皮上

小美跟着那个男人走了,顾连举看着小美的背影出神,心里不知道在想些啥东西。 秦俊鸟提醒他说:“顾老板,她已经走了,我们们还是回包间吧。” 顾连举这时才回过神来,和秦俊鸟又回到了包间里。 两个人坐好后,秦俊鸟笑着说:“顾老板,要不要我再找几个小姐陪陪你啊?” 顾连举摆摆手,说:“不用了,我们们还是谈正事儿吧。” 秦俊鸟说:“好吧,顾老板,那我就不跟你绕弯子,有啥话我就直说了。” 顾连举点头说:“现在这里没有外人,你想说啥就说吧。” 秦俊鸟说:“顾老板,我的酒厂现在刚刚开始投产,县里的需求量太小,我想打入外地的白酒市场,可是我们们酒厂的生产的白酒是个新品牌,我又没啥销售渠道,我怕在外地的市场站不住脚,我知道顾老板你生意场上朋友多,你看能不能帮我找一找门路。” 顾连举想了想,说:“你想打入外地的市场,我可以帮你,不过我可是有条件的,如果你不能达到我的条件,我们们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秦俊鸟笑了笑,说:“顾老板,你有啥条件尽管提?” 顾连举说:“如果我帮你把酒厂的酒打入外地的市场,我想要你所得利润的一半。” 秦俊鸟想都没想,很爽快地说:“顾老板,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 顾连举说:“你不用这么快就答应我,你可以回去好好考虑考虑,等想好了再答复我也不迟。” 秦俊鸟摇头说:“不用考虑了,只要你能帮我把酒厂的酒打入外地的市场,我可以分一半的利润给你。” 顾连举说:“秦老板,我劝你还是慎重一些的好,我要的可是你一半的利润,你这么轻易就答应我了,也不讨价还价,这让我很难相信你说的话是真话。” 秦俊鸟郑重地说:“顾老板,我是有诚意的,我说过的话一定算数。” 顾连举从上到下认真地打量了秦俊鸟几眼,赞许地说:“没想到秦老板你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有魄力,看得出来你是个讲信用的人,将来你一定前途无量。” 秦俊鸟谦虚地说:“啥无量有量的,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厂子里那么多工人要吃饭,我总不能让酒厂生产出来的白酒全都堆在仓库里吧。” 顾连举说:“你等我的消息,我还要去找朋友沟通一下,等事情有眉目了,我会通知你的。” 秦俊鸟笑着说:“这件事情就拜托顾老板了,你等你的好消息。” 顾连举说:“秦老板,我还有点儿事情,就不陪你了。” 秦俊鸟说:“顾老板,你请便。” 顾连举起身出了包间,秦俊鸟把服务员叫进来结了帐,然后一个人出了夜总会。 秦俊鸟在夜总会里喝了不少酒,可是没吃啥东西,这一出来肚子就饿得咕咕直叫,他找了一个小饭馆,要了两大碗面条吃了。 等到秦俊鸟吃完饭时已经快到半夜了。秦俊鸟到大街上拦了一辆人力三轮车,让三轮车把他送到了夏丽云家的大门口。 秦俊鸟推开大门走进院子里,他看到夏丽云屋里的灯还亮着。 夏丽云听到开门声从自己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她打了一个哈欠,一脸困意地问:“俊鸟,你咋这么晚才回来啊?” 秦俊鸟说:“我去见了几个朋友,跟他们谈了一些事情,所以回来晚了。” 夏丽云问:“你吃过饭了没有?你要是没吃的话,我给你去热。” 秦俊鸟说:“我已经在外边吃过了,你不用忙了,还是早点儿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 秦俊鸟说着走到了客厅里,夏丽云也跟在他的身后走了进来。 自从秦俊鸟住进夏丽云的家里后,他就在客厅里用木板搭成了一张简易床,不过这张床一直都没有派上用场。因为这几天一到了晚上,夏丽云就把秦俊鸟硬拉到了她的床上,两个人在床上一折腾就是小半夜。完事之后,秦俊鸟也懒得回客厅去,就睡在了夏丽云的床上。 秦俊鸟走过去一头倒在简易床上,也不脱鞋,伸了一个懒腰,这几天东奔西走不说,到了晚上还要跟夏丽云在床上翻滚,不得安生,秦俊鸟觉得有些腰酸腿软的。 夏丽云走到秦俊鸟的床边坐下,一脸期待看着他,微笑着说:“俊鸟,你快去洗洗澡,我等着你,一会儿咱俩到我屋里好好地乐一乐。” 秦俊鸟有些不太情愿地说:“小夏,我今天有些累了,还是改天吧,你让我好好睡一觉。” 夏丽云有些不高兴地说:“我等你等到这么晚,你咋说也该慰劳我一下吧。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别想睡觉。” 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点头说:“小夏,今天咱俩可不能像以前那样疯起来没完了,你不要命,我还想要呢。我可不想累死在你家里。” 夏丽云笑了一下,说:“好,就依你,你想咋样就咋样,这回我不勉强你了。” 秦俊鸟说:“你说话可要算数,不能一到了床上就啥都忘了,就跟蚊子见了血一样,叮上了就不松口。” 夏丽云有些不耐烦地说:“你咋这么婆婆妈妈的,别磨蹭了,快去洗澡,抓紧时间,一会儿天快亮了。” 秦俊鸟只好去卫生间洗澡,他洗完澡后,夏丽云已经脱光了衣服躺在床等他了。 秦俊鸟虽然心里很不愿意,可是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床,和夏丽云在床上癫狂起来。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睡到中午才起来,他洗了一把脸,没吃饭就出了门。 秦俊鸟又来到了廖银杏的批发部,他怕那个尤二虎还会来找廖银杏的麻烦。 廖银杏看到秦俊鸟来了,把他让进批发部里,说:“俊鸟,你昨天跟顾连举谈的咋样?” 秦俊鸟说:“我跟顾老板已经谈好了,他同意帮我找外地的销售门路。” 廖银杏说:“那个顾老板没有难为你吧,他可是个老狐狸,你跟他在一起要小心一些。” 秦俊鸟点头说:“我知道,我会留心的。” 廖银杏说:“你今天来找我,还有啥要我帮忙的吗,跟我你不用客气,有啥话直说。” 秦俊鸟说:“我今天来就是看看你,没啥事情,我怕那个尤二虎还来跟你胡闹。” 廖银杏感激地看着秦俊鸟,说:“你还能想着我,怕我吃亏,你有这份心我就心满yi足了。” 秦俊鸟说:“银杏,你放心吧,只要有我在,就由不得那个尤二虎胡来。你安安稳稳地在这里做生意,我看他能把你咋样。” 廖银杏说:“那个尤二虎在这里横行霸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里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我看你还是不要跟他较劲了,他是进过监狱的人,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跟他那种人斗气不值得。” 秦俊鸟说:“尤二虎这个祸害在这里一天,你的批发部就别想安宁,早早晚晚他还会来找上你的。” 秦俊鸟的话刚说完,尤二虎就带着几个人嘻嘻哈哈地走了进来。 尤二虎一看秦俊鸟也在批发部里,冷笑着说:“小子,今天你正好在这里,咱们俩得好好算算账。” 秦俊鸟冷冷地说:“我跟你没啥好算的。” 尤二虎看了廖银杏一眼,说:“小子,我不管你跟银杏是啥关系,我劝还是放聪明点儿,赶紧离开银杏,以后再也不准来找她,不然的话你就别想走出这里。” 秦俊鸟知道尤二虎如今还把他当成廖银杏的在村里要嫁的男人了,他也不说破,把胸脯一挺,说:“我为啥要听你的话,这里我想留就留,想走就走,你管不着。” 尤二虎说:“小子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今天我就给你点厉害瞧瞧。” 尤二虎说完冲着身后带来的几个人一摆手,那几个人“呼啦”一下子就向秦俊鸟围拢了过来,他们摩拳擦掌地看着秦俊鸟,摆出一副要打人的架势。 秦俊鸟也不躲闪,他冷眼看着尤二虎带来的这几个人,说:“别以为你们人多我就会怕你们。” 尤二虎说:“小子,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是你还不走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秦俊鸟不慌不忙地说:“你们想咋样就动手吧,我要是眨一下眼睛,我就是狗娘养的。” 尤二虎说:“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 廖银杏一看尤二虎的人要动手,急忙挡在秦俊鸟的身前,气愤地说:“尤二虎,你想干啥,想人多欺负人少是不是,今天你要是跟动他一根手指,我就跟你拼了。” 尤二虎说:“银杏,都这个时候你还护着他,这个男人到底有啥好的,你看他那副样子,就是一个山里的农民,他根本就不配娶你。” 廖银杏说:“我愿意嫁给谁是我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赶快离开这里,不然我可要找派出所的人了。” 尤二虎撇了撇嘴,满不在乎地说:“别说你找派出所的人,就是你把县长找来我也不怕,我看谁敢管我的事情。” 秦俊鸟这时说:“银杏,这是我们们男人之间的事情,跟你没关系,这里不安全,你还是到里边去吧。”去分享

上一篇   第154章 看跳舞

下一篇   第156章 咬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