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扯平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52章 扯平了

看着尤二虎走了,廖银杏才松了一口气,她走出柜台,弯腰把掉在地上的剪刀捡了起来。 秦俊鸟关心地问:“银杏,那个尤二虎没把你咋样吧?” 廖银杏笑了一下,说:“他没把我咋样,我好着呢。” 秦俊鸟愤愤不平地说:“这个尤二虎的胆子也太大了,这光天化日的,他就敢干这种缺德事儿,他就不怕断子绝孙啊。” 廖银杏这时走到门口,对着那些站在门口看热闹的人说:“大家都散了吧,这有啥好看的,刚才尤二虎欺负我的时候,你们也不说进来帮帮我,就看着尤二虎对我胡作非为,你们的心也太冷了吧,要是你们的妹子或是姐姐被尤二虎这么欺负,你们也眼看着不管嘛。” 那些看热闹的人被廖银杏这么一说,都觉得有些惭愧,不好再站在批发部的门口,三三两两的都走了。 秦俊鸟好奇地问:“银杏,这个尤二虎到底是啥人啊,我看这里的人好像都挺怕他的。” 廖银杏说:“这个尤二虎是个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无赖,在这条街上没人敢招惹他,都怕他打击报复。据说他上次进监狱是因为把别人的手筋和脚筋给挑断了,所以大家看到他都绕着走,生怕得罪他。” 秦俊鸟有些担忧地说:“那他以后还来找你的麻烦咋办?我看他不会跟你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廖银杏无奈地笑了笑,叹了口气说:“还能咋办,他要是再敢来我就跟他拼命呗,无论咋样我也不能让他得手,大不了跟他鱼死网破。” 秦俊鸟说:“你一个女人咋能是他的对手呢,再说他到你这里来闹也影响你的生意啊,你跟这种人较劲儿不值得。” 廖银杏说:“像尤二虎这种人,这里的警察都不愿意管他的事情,我一个女人能咋样,大不了我把批发部关了,这生意不做了。” 秦俊鸟说:“这个尤二虎真可恨,他在这里欺男霸女,难道就没人站出来管一管他吗。” 廖银杏说:“我没还是别说他了,一提起他我就觉得恶心。还是说说你吧,你咋来了?” 秦俊鸟笑着说:“我到县城办事儿,正好过来看看你。” 廖银杏愣了一下,有些意外地说:“看我?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吧,你咋忽然想起来要看我了。” 秦俊鸟说:“我们们现在也算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了,我来看看你也是应该的。” 廖银杏盯着秦俊鸟的眼睛,抿嘴说:“说吧,你来找我有啥事儿,跟我你就别演戏了,有啥话就直说。”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我是为了酒厂的事情来找你的。” 廖银杏说:“你的酒厂咋了,是不是资金上遇到困难了,你想要用多少钱,我这就去银行取钱。” 秦俊鸟急忙说:“银杏,我来找你不是为了钱的事儿。” 廖银杏一脸困惑地问:“你不是为钱的事儿,是为啥事儿啊?” 秦俊鸟说:“你也知道我们们酒厂生产的丁家老酒刚刚投入市场,可是光靠你的批发部的销量还远远不够,我想扩展一下丁家老酒的市场,我来找你就是想让你帮着想想门路。” 廖银杏听后,低头想了想,说:“现在县城的白酒市场几乎已经是饱和的状态了,如果你想扩展市场的话,就得想办法打入外地的市场才行。” 秦俊鸟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我认识的人太少,这外地的客商我就更不认识了,我是心有余力不知。” 廖银杏说:“可是要想打入外地的市场也不容易,现在市场上白酒的竞争非常ji烈,你们酒厂的酒虽说品质好,可毕竟是个新牌子,到了外地的市场上就怕卖不出去。” 秦俊鸟说:“要不我们们去找找谭局长他们,让他们帮忙想想办法,他们认识的人多,外地肯定有关系,他们要是肯帮忙的话,这事情就好办多了。” 廖银杏微微摇了摇头,说:“他们是官场上的人,在官场上倒是能吃得开。可是到了商场上他们就不管用了,这种事情还得找在商场上混得开的人才行。” 秦俊鸟想了一下,觉得廖银杏说的也有道理,随意他又发起愁来,他皱着眉头说:“可是上哪去找这种在商场上混得开的人呢。” 廖银杏想了想,说:“我倒是认识一个这样的人,不过这个人的心太黑,想要让他帮你办事情,不给够他好处,他是不会帮你的。” 秦俊鸟的眼睛一亮,激动地说:“好处的事情好说,只要他能帮我打开丁家老酒在外地的销路,我就是把厂子分他一半都成。” 廖银杏说:“如果你真想让他帮你,你可得有点儿心里准备,这个人吃喝嫖赌啥都喜欢,能挣钱也能花钱,他的胃口可大着呢。” 秦俊鸟说:“他的胃口再大我也不怕,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个啥样的人,他的本事究竟有多大。” 廖银杏说:“那好,既然你已经拿定主意了,那我就帮你把他约出来,剩下的事情我就不掺合了,那是你们俩的事情了。” 秦俊鸟感激地说:“银杏,那就麻烦你了,等事成之后,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廖银杏笑了一下,说:“啥麻烦不麻烦的,你刚才帮了我,我现在帮你,也算是扯平了。” 廖银杏帮着秦俊鸟把那个人约了出来,见面的地方就在县文化馆的后面一个叫“花花世界”的夜总会。 秦俊鸟和廖银杏早早就等在了夜总会的门口,本来廖银杏跟那个人约好的是六点钟见面,结果那个人八点钟才来。秦俊鸟虽然心里有气,可是现在有求于人,他也不好发作,只能强忍着。 那个人慢悠悠地走到夜总会的门口,他一看到廖银杏,本来眯缝着的双眼立刻睁圆了,两道寒光从眼里射出来,就跟饿狼见到了小绵羊一样。 秦俊鸟对这种好色的男人很反感,可是他又没啥办法,男人就是这样,没有几个不好色的,见了好看的女人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没有不动心的。 廖银杏主动跟那个男人打招呼说:“顾老板,你咋现在才来啊,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要放我鸽子呢。” 男人笑着说:“银杏,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刚才跟朋友谈了一笔生意,生意一谈完我就赶过来了。” 廖银杏故意跟他撒娇说:“算你有良心,你今天要是真敢放我的鸽子,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 男人被廖银杏弄得有些神魂颠倒的,他咽了几口唾沫,咧嘴哈哈大笑说:“银杏,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一会儿你想咋罚我都成,我绝对没有一句怨言。” 廖银杏咬着嘴唇说:“这还差不多,看在你悔过的态度这么好的份上,我今天就饶了你,不罚你了。” 秦俊鸟看着两个人打情骂俏的样子,恶心的差点没吐出来,他知道廖银杏之所以会跟这个男人这样全都为了他,她必须得把这个男人哄高兴了,他才会诚心诚意地帮秦俊鸟。 廖银杏说:“顾老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们去里边谈吧,” 男人点头说:“好啊,我们们好久都没在一起喝酒了,今天我们们得好好地喝几杯才行。” 廖银杏说:“没问题,今天只要你顾老板高兴,我无所谓。” 男人打量了廖银杏几眼,说:“呦,银杏,你今天这是咋了,这可有些不像你哦,以前我要跟你喝一杯酒得求爷爷告奶奶的,你咋变得这么爽快啊,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廖银杏说:“顾老板,看你说的,人会是变的嘛,你要是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不好,那我还像以前那样对你,你看咋样?” 男人急忙说:“你现在这个样子非常好,比起以前可强多了,我还是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开朗大方,这才像城里的姑娘。你以前的样子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村姑,小家子气,连个玩笑都开不得,让人都不敢接近你。” 廖银杏说:“我这不是改了吗,你今天无论跟我开啥玩笑,我都保证不生气。” 男人说:“这就对了吗,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你大小也是一个个体户的老板,到外边来玩就要放开一些,这样才能交到更多的朋友吗。” 秦俊鸟跟在廖银杏和男人的身后进了夜总会。廖银杏要了一个包间,三个人来到包间里坐下,服务员把果盘和酒端了上来,廖银杏让服务员出去时把门关好,并且叮嘱服务员如果不叫他的话不要进来。 秦俊鸟默不作声地坐在廖银杏的身边,冷眼打量着这个中年男人。 男人坐好之后看了秦俊鸟一眼,说:“银杏,你身边的这位好面生啊,他是你的啥人啊?” 廖银杏给男人介绍说:“他叫秦俊鸟,跟我是一个村的老乡,他在村里开了一个酒厂。” 男人笑着说:“原来是秦老板啊,幸会,幸会。” 廖银杏又对秦俊鸟说:“俊鸟,这位就是顾连举顾老板,他可是县城里神通广大的人物,只要他稍微指点你一下,你就有赚不完的钞票。” 秦俊鸟站起身来走到男人的面前,规规矩矩地伸出手来,客气地说:“顾老板,你好,我做的是小本买卖,以后还得你多关照。” 顾连举跟秦俊鸟握了握手,说:“秦老板,你太谦虚了,开酒厂可不啥小本买卖,你这么年轻就这么有实力,真是后生可畏啊。” 秦俊鸟说:“顾老板,你过奖了,跟你比起来,我还差的太远。我以后得多向你这个前辈学习才是。”去分享

上一篇   第151章 灵机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