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白给都不要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5章 白给都不要

秦俊鸟到厨房给女人烧了一大锅热水,水烧好后,秦俊鸟把家里的窗帘拉上,又把屋里的房门玻璃用花布挡好,让女人在屋里放心地洗澡。 女人在屋里洗澡的时候,秦俊鸟一直在屋外磨斧子,他打算明天去山里砍树。 家里的玉米都已经卖了,结婚的钱准备好了,眼看着结婚的日子就要到了,他想找人赶紧把家具打好,过几天再把屋子里粉刷一下,就可以迎娶苏秋月过门了。 秦俊鸟一边磨斧子一边想着娶媳妇的美事儿,脸上忍不住笑了笑。 这时,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声音:“我洗完了,你可以进来了。” 秦俊鸟把斧子放到一边,然后走进屋子里。 屋子里,女人正坐在炕上,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地下堆着她脱下来的被刮破的衣服裤子。 女人用手掸了掸身上的衣服,笑着说:“我的衣服都破了,我在你家的柜子了翻了翻,正好看到有几件女人的旧衣服,就挑了这件,大小挺合身的,所以我就穿了。” 女人身上穿的衣服是石凤凰的,这些衣服是石凤凰上次走时留下来的旧衣服,秦俊鸟没有把它们扔掉,而是好好地保留着。 秦俊鸟笑着说:“没事儿,你穿吧。” 女人问:“这家里就你一个人住吗?” 秦俊鸟说:“就我一个人住。” 女人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秦俊鸟说:“秦俊鸟。” “秦俊鸟,俊鸟。”女人扑哧一笑,“你的名字可真怪。” 秦俊鸟憨厚地一笑,用手挠了挠脑袋,说:“我们们山里人没啥文化,能有个名字就不错了,让你笑话了。” 女人说:“我叫陈金娜,以后你可以叫我金娜,或者娜娜都行。” 秦俊鸟说:“中,那我叫你娜娜姐吧。” 女人一皱眉头说:“你最好不要叫我姐,都把我叫老了。” 秦俊鸟想了想,说:“那我就叫你金娜吧。” 虽然秦俊鸟对这个陈金娜不太了解,只是在偷听她和那个钱怀龙说话时知道她和钱怀龙合谋骗了一个华侨的钱,两个人是为了躲避公安的追查才跑到这大山里来的,但是秦俊鸟觉得陈金娜人还不错,至少不是那种坏透了的人。 晚饭是秦俊鸟做的,他去村里的小卖部买了些猪头肉和香肠,又炒了几个鸡蛋,还炒了一盘花生米,又给陈金娜买了几瓶她爱喝的果汁汽水。 陈金娜这些天躲在山里边,吃没有的吃,喝没有的喝,要不是遇上秦俊鸟,恐怕她早就饿死在山里了。 陈金娜吃饱喝足之后,走到厨房把房门关好。 陈金娜回来屋里坐在炕头上,一脸严肃地说:“俊鸟,我问你,我和钱怀龙说的话你是不是都听到了。” 秦俊鸟没有隐瞒她,承认说:“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陈金娜盯着他的眼睛,问:“你想怎么样?” 秦俊鸟说:“我没想咋样,我也不想管你的事情。” 陈金娜把那个蓝色的旅行包拿过来,推到秦俊鸟的面前说:“你知道这里是什么东西吗?” 秦俊鸟摇摇头说:“不知道。” 陈金娜把旅行包的拉链拉开,路面露出花花绿绿的一沓沓百元的钞票。 秦俊鸟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些诱人的钞票,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钱。 秦俊鸟盯着那些钞票说:“这么多钱!” 陈金娜说:“这一共是一百五十万,如果你能替我保守秘密,不向任何人说起我的事情,我可以分给你一半。” “一半?”秦俊鸟揉了揉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陈金娜重复了一遍说:“对,一半,七十五万。” 面对着这么多的钱,没有人不会动心,更何况是在穷苦中长大的秦俊鸟。 “这钱我不能要。”虽然秦俊鸟很想要这些钱,但他还是没有要。 陈金娜愣了一下,问:“你为什么不能要?” 秦俊鸟说:“你的事情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这钱你还是收起来吧。” 陈金娜用一种有些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秦俊鸟,说:“你知不知道这些钱就算是你在山里种一辈子地都挣不来的,有了这些钱你就不用再吃苦受罪了。” 秦俊鸟一脸认真地说:“我知道,不过我也知道这些钱是你骗来的,是不干净的钱,这样的钱我不能拿。” 陈金娜见秦俊鸟的态度很坚决,就把旅行包的拉链拉好,然后将旅行包放到了柜子里。 陈金娜盯着秦俊鸟的脸看了好久,才说:“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见了这么多钱还不动心的人。” 秦俊鸟说:“谁说我没有动心,我又不是傻子。可是我知道这些钱就算是我拿到手里也不一定能花出去。” 陈金娜说:“既然你不要钱,那我也就不勉强你了。” 这时外边的天色已经黑了,秦俊鸟把屋里好好地收拾了一下,又到厨房里把碗洗了。 陈金娜看着秦俊鸟忙里忙外的,走到厨房好奇地问:“俊鸟,你娶媳妇了没有?” 秦俊鸟说:“还没有,不过就快要娶了。” 陈金娜又问:“你媳妇长得好看吗?” 秦俊鸟笑着说:“好看。” 陈金娜笑着问:“她有我好看吗?”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陈金娜的脸上虽然有伤,不过真要是把她和苏秋月比较一下,很难分出个高下。 陈金娜抿嘴说:“你放心,你就是说你媳妇比我好看,我也不会生气的。” 秦俊鸟笑笑,说:“你俩都好看。” 陈金娜说:“没想到你年纪不大还挺会说话的,谁都不得罪。” 秦俊鸟又跟陈金娜东拉西扯地闲聊了一会儿,陈金娜打了个呵欠说:“我困了,这几天在山里提心吊胆的,我都没怎么睡好觉。我想好好地睡一觉。” 秦俊鸟说:“中,我给你铺被子。” 陈金娜说:“还是我自己铺吧。” 陈金娜把自己的被子铺好后,也不脱衣服就钻进了被窝里。 秦俊鸟上了趟厕所,又打水洗了脚,然后也上炕睡觉了。 陈金娜在秦俊鸟家里住了半个月,经过这段时间她脸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 秦俊鸟倒是希望她能早点儿走,因为还有一个礼拜就到了他跟苏秋月结婚的日子,要是陈金娜还不走,家里住着别的女人,让他怎么跟苏秋月结婚。 晚上吃完了饭,陈金娜帮着秦俊鸟把碗筷端了下去,秦俊鸟心里很纳闷,这个陈金娜从来到他家那天开始就没干过活,连碗都没有帮他洗过一个,今天怎么突然变得勤快起来了,女人的心思真是难以琢磨。 秦俊鸟干完活后,走到屋里坐到炕上想歇会儿。 陈金娜忽然说:“俊鸟,明天我就走了,在你家里住了这么多天,真是过意不去。” 听到这个消息,秦俊鸟的心里非常高兴,可是脸上又不能表现出来,他出于客套说了句:“干啥着急走啊,再住几天吧。” 陈金娜笑着说:“好啊,那我就再住几天。” 秦俊鸟真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几个耳光,自己说什么不好,偏偏说让她再住几天。再说他说的只是客套话而已,没想到陈金娜还当真了。 陈金娜看着秦俊鸟哭笑不得的表情,笑呵呵地说:“我在逗你玩呢,我知道你就快要娶媳妇了,我一个外地女人住在你家里不合适。你放心,我明天一早就走,不过你得送我一程,把我送到乡里。” 秦俊鸟听到这话,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他说:“中,明天我送你去乡里。” 陈金娜看着秦俊鸟说:“说实话,如果不是我身上带了这么多钱的话,我还真想在你家永远住下去。这里的日子虽然苦点儿,但是过得安心。” 秦俊鸟说:“以后只要你愿意,还可以回来住,我随时欢迎。” 陈金娜一本正经地说:“俊鸟,如果我给你当媳妇,你愿意要我吗?” 秦俊鸟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陈金娜缓缓解开自己外衣的纽扣,把外衣脱掉,随即又把里面的衬衣也脱掉了,露出白嫩的身子,她轻声说:“俊鸟,我今天就给你当一回媳妇,来吧。” 陈金娜说完仰面躺在炕上,把眼睛闭上了,她那两个肉峰随着她的呼吸而不停地高低起伏着,那两个樱桃大小的凸起把秦俊鸟的目光给牢牢地吸引住了。 秦俊鸟的心跳忽然加快起来,脸上就跟被开水浇过一样滚烫,他说:“不行,我不能碰你的身子。” 陈金娜说:“你现在还没有娶媳妇,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媳妇好了。” 秦俊鸟向后退了几步,调整了一下有些急促的呼吸,说:“你还是把衣服穿上吧。” 陈金娜目光有些幽怨地看着秦俊鸟,说:“你嫌我的钱不干净,但我的身子是干净的。我心甘情愿地把身子给你,你为什么不要?” 秦俊鸟把目光从陈金娜的身上移开,反问她:“你为什么要把身子给我?” 陈金娜忽然坐起身来,一头扑到秦俊鸟的怀里,说:“没有为什么?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动心吗?” 秦俊鸟说:“说不动心是假话,可是我不能要你的身子,如果我碰了你,我就没脸娶秋月了。” 陈金娜一看秦俊鸟根本没有碰她的心思,笑着说:“没想到你还挺痴情的,算我自作多情好了,白给你你都不要,以后你就是想要也没有了。” 秦俊鸟说刚想说话,陈金娜忽然拉过一张被子盖在身上,不再搭理他。 第二天秦俊鸟把陈金娜送到了乡里,陈金娜一路上都没有跟他说话,似乎是在生他的气。 陈金娜临走前,秦俊鸟把陈金娜给他的那些钱塞给陈金娜说:“这是你给我的钱,我现在把它还给你。” 陈金娜板着脸,一声不吭地接过钱,也不跟秦俊鸟说再见就坐上去县城的客车走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14章 两个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