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发威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48章 发威

秦俊鸟没有接话,故意发出一阵很响的鼾声,假装自己睡着了。 刘镯子一看自己无论咋样挑逗秦俊鸟,他都无动于衷,她有些无可奈何地闭上眼睛,拿秦俊鸟一点办法也没有,心里头窝着一团火。 其实这一个晚上秦俊鸟根本没有睡踏实,他就怕刘镯子做出啥出格的事情的来,还好刘镯子比较老实,没有做出啥过分的事情。 天快亮的时候,刘镯子坐起来穿好了衣服,摸着黑悄悄地离开了秦俊鸟家。 刘镯子走后,秦俊鸟才安心地睡着了,他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天亮才醒。 秦俊鸟醒来后,打水洗了脸,然后给自己下了一碗面条,就着咸菜吃了。苏秋月不在家,他每天的早饭都是凑合着吃一口。 秦俊鸟从家里出来时,工人们都已经开始干活了,秦俊鸟先到车间里走了走,工人们都在卖力气地干活,可唯独就是不见了秦俊山和秦俊河。 秦俊鸟找到锤子,问他:“锤子,秦俊山和秦俊河跑到啥地方去了,我咋没看见他们干活儿呢,这车间你是咋管的嘛,咋把人都管没了。” 锤子一脸无奈,话里有话地说:“你那两个哥哥是皇亲国戚,脾气大着呢,我说他们一句,他们说我一百句,我可不敢管。他们去啥地方了我不知道,你还是自己去找吧。” 秦俊鸟强忍着怒火说:“锤子,你跟我说句实话,他们两个到底跑啥地方去了?” 锤子向不远处的一个大木桶看了一眼,冲着大木桶后边努了努嘴,说:“你去那个地方找一找吧,他们俩很可能在那里。” 秦俊鸟气哼哼地走到木桶后面,秦俊山和秦俊河正蹲在木桶后面吸烟,别的工人都累得满头大汗的,只有他们两个人躲在这里偷懒。 秦俊鸟瞪眼看着两个人,大怒说:“你两个人在干啥呢,你们知不知道这里是啥地方,这里是车间,是干活的地方,不是你们家的炕头,你们想干啥就干啥。” 秦俊山和秦俊河没有想到秦俊鸟会找到木桶后面来,两个人都有些尴尬,秦俊山面带愧色说:“俊鸟,我们们俩就是想吸口烟,这厂里的活太累了,我们们俩有些受不了,想吸口烟缓解一下疲劳。” 秦俊鸟说:“厂里有明文规定不准在车间里吸烟,你们两个把厂里的规定当成啥了,当成耳旁风了是不是。你们两个还想不想继续在厂里干了,要是还想干就给我规规矩矩的,要是不想干了,就给我走人,我这里不缺你们这两个大爷。” 秦俊山和秦俊河被秦俊鸟说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秦俊河的脾气比较急躁一些,他一下子站起身来,双拳紧握,抬高嗓门说:“不干就不干,你这里又不是啥吃皇粮的好地方,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到啥地方都能混碗吃,我还不伺候了。” 秦俊山相对来说性子要温和一些,他拉了秦俊河一把,冲他挤了挤眼说:“老二,你这是干啥呢,你咋能说出这种话来呢,这事儿都是咱俩的不对,你赶快给俊鸟赔个不是,保证以后再也不犯这种错误了。” 秦俊河甩了一下胳膊,把秦俊山的手甩开,理直气壮地说:“你愿意赔不是你赔,想让我赔不是没门儿,我不就是吸了根烟吗,又没干啥杀人放火的事情,我有啥错。” 秦俊河说完向车间外走去,连头也不回一下。 秦俊鸟怒冲冲地对着秦俊河的背影喊了一句:“你走可以,以后你别想再回来。” 秦俊河也不答话,反而加快了脚步,很快就走得连人影都看不见了。 秦俊山见秦俊河和秦俊鸟闹翻了,急忙劝秦俊鸟说:“俊鸟,俊河就是这个脾气,你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这事儿是我们们不对在先,可刚才你的话说的有些太重了,一点儿情面也不留,好歹我们们也是你的哥哥,你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俊河他生气也有情可原。我替他给你赔个不是,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饶过他这一次吧。” 秦俊鸟板着脸,没好气地说:“他的事情以后再说,你别在这里磨蹭了,赶快去干活儿去,以后你要是再敢跑到这里来吸烟,看我咋罚你。” 秦俊山慌忙把手里的烟掐灭,笑着说:“我这就去干活儿,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偷懒了。” 秦俊山小跑着去干活儿了。秦俊鸟对秦俊山和秦俊河的性格还是比较了解的,秦俊山还不算太坏,最坏的就是秦俊河了,秦俊河这个人不仅好吃懒做,而且一肚子的坏水,以前小的时候,秦俊河经常想出一些馊主意来捉弄秦俊鸟,秦俊山的胆子比较小,每次秦俊河欺负他的时候,他只是在一旁当帮凶,秦俊河让他干啥他就干啥,对秦俊河的话言听计从。 如今秦俊河不干了也好,这样厂子里就少了一个祸害,秦俊山一个人根本掀不起多大的浪,这样厂里也能安稳一些,其他的工人也就不会有啥怨言了。 秦俊鸟本来今天心情不错,没想到跟秦俊山和秦俊河惹了一肚子的气,他阴沉着脸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半路上正好迎面遇到了葛玉香,葛玉香笑着正想跟他打招呼,但是一看他的情绪有些不对头,马上把嘴巴闭上了,生怕被他痛骂一顿。 秦俊鸟进了办公室后,一屁股坐下来,想着刚才的事情,心里的怒气一直难消。 快到中午的时候,陆雪霏抱着一摞文件推门走了进来,她笑着说:“俊鸟,我已经把酒厂的商标注册好了,七巧姐让我拿来给你看看。” 秦俊鸟从陆雪霏的手里接过文件看了几眼。秦俊鸟认识的字不多,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他的脑袋一下子就大了,他皱着眉头说:“这些字它们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们,我就不看了。” 陆雪霏说:“俊鸟,你现在也是算是一个民营企业家了,你也应该好好地学学文化了,要不然到了外边会被人笑话的。” 秦俊鸟笑着说:“谁愿意笑话谁就笑话吧,反正我就是农民一个,现在我开了个酒厂,说的好听的我是个企业家,说的不好听的,我充其量就是一个卖酒的,没啥了不起的。” 陆雪霏把文件重新放好,说:“那好,我把这些文件放到七巧姐那里了,你要是想看的话就找七巧姐要好了。” 这时秦俊鸟心里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不知道为啥,他一看到陆雪霏之后,心里就觉得非常舒畅,堵在胸口的那口气也通顺了。 秦俊鸟在陆雪霏那高耸的胸脯上偷偷地瞄了几眼,心里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咽了一口唾沫,说:“雪霏,你啥时候从城里回来的?” 陆雪霏说:“早上回来的。” 秦俊鸟说:“山路不好走,你一定累了吧,先回去好好地休息一下吧,别把自己累坏了。” 陆雪霏感激地说:“我不累,这一路上虽然不太好走,不过还好是坐车,不太累人。” 秦俊鸟说:“你这一路上风尘仆仆的,就是不累,也得回去换换衣服,好好洗漱一下。你先回去吧,厂里的事情不急,有啥事儿明天再说。” 陆雪霏笑盈盈地说:“没想到你的心还挺细的吗,就听你的,我先回去洗洗澡,再换一下衣服。” 听到陆雪霏要洗澡,秦俊鸟的心里忽然动了一下,一个念头随即冒了出来。 秦俊鸟说:“你先回去吧,今天我给你一天假,你想干啥都成。” 陆雪霏抱着文件出了秦俊鸟的办公室,秦俊鸟看着陆雪霏的背影,心里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秦俊鸟想起了当初在冯寡妇家偷看冯寡妇和陆雪霏在一起洗澡时的情景,陆雪霏的身子白得就跟一块玉一样,他看过之后一直都念念不忘。 秦俊鸟在办公室里又坐了约摸有半个小时,一想到陆雪霏现在很可能在屋子里洗澡,他就再也坐不住了,他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秦俊鸟来到了陆雪霏的屋子前,只见房门关着,窗户上挡着窗帘,看样子陆雪霏很可能在屋子里洗澡。 一想到陆雪霏那雪白诱人的身子,秦俊鸟的心就怦怦直跳,他走到窗前,眼睛直直地看着窗帘。他有些犹豫,觉得偷看陆雪霏洗澡有些不太光彩,是流氓行为。可是当陆雪霏光着身子的画面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时,他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秦俊鸟轻手轻脚地走到窗前,趴在玻璃上,透过窗帘的缝隙向屋子里望去。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在秦俊鸟的身后拍了一下他的后背,秦俊鸟吓了一跳,差点儿没蹦起来,他急忙转身,沉声问:“谁?” “是我,俊鸟,你来找我有啥事儿吗?”陆雪霏手里端着一个洗脸盆,一脸笑意地看着秦俊鸟。 秦俊鸟不敢正眼去看陆雪霏,有些心虚地说:“我就是顺便来看看,没啥事儿,我不打扰你了。” 秦俊鸟说完一溜烟跑了,他在心里暗暗骂自己不是人,竟然打起陆雪霏的主意来,竟然还想偷看人家姑娘洗澡,真是太不要脸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147章 大傻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