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我偏不走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45章 我偏不走

秦俊鸟说:“看来你的胆子还真不小,坏人遇到你可就倒霉了。” 陆雪霏说:“其实坏人都是被好人给惯出来的,如果我们们谁都不怕坏人,那坏人也就不敢出来敢坏事儿了。” 秦俊鸟吃完面条,陆雪霏从他的手里接过碗筷,说:“俊鸟,你吃饱了吗?你要是没吃饱的话,我再给你端一碗。” 秦俊鸟打了个饱嗝,笑着说:“我吃饱了。” 陆雪霏看了一下时间,说:“我明天还要起早去县城,我先回去睡觉了。” 秦俊鸟说:“你去睡觉吧,晚上把门锁好。” 陆雪霏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后,秦俊鸟拿着手电在厂子里巡视了一圈儿,他在厂子里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在走到酒厂的大门口的时候,他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大门,大门上的锁头是前几天新换的,以前的那把锁太小,很容易被人撬开,如今他换了一把大锁,这样酒厂也能安全一些。 秦俊鸟向陆雪霏的屋子里看了一眼,她屋里的灯已经灭了,看情形她已经睡下了。 秦俊鸟回到自己的屋子里,脱鞋上炕睡了。 秦俊鸟这一觉睡到了大天亮,等他醒来的时候,工人们已经开始上班了,秦俊鸟穿好衣服走出了屋子,他正好看到丁七巧走了进来。 秦俊鸟笑着说:“七巧姐,那两车酒我已经给廖银杏送过去了。” 丁七巧说:“昨天你一定累了吧,今天你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正好厂里也啥事情。” 秦俊鸟说:“我也一点儿也不累,不用休息,不能把厂里的事情全都压在你一个人的身上。” 丁七巧说:“厂子里的事情也不多,以后酒厂指望你的地方多着呢,你可不能把自己累坏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可不是纸糊的,我这身体比牛还壮实,累不坏的。” 丁七巧笑着说:“跟我你就别逞能了,要是真把你给累坏了,那秋月还不找我算账啊。” 秦俊鸟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跟丁七巧认识这么长时间,丁七巧很少跟他开玩笑,现在丁七巧突然给他开起玩笑来,他一时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丁七巧也觉得自己的这个玩笑开得有些不太合适,她向陆雪霏的屋子里看了一眼,故意岔开话题说:“俊鸟,雪霏在家里吗?” 秦俊鸟说:“你找雪霏有啥事儿吗?” 丁七巧说:“没有啥事儿,我听说她要去县城给酒厂的酒注册商标,不知道她去了没有?” 秦俊鸟看了一眼陆雪霏屋子的房门,只见房门上了锁,他知道陆雪霏肯定是起早去了城里。 秦俊鸟说:“雪霏不在家,她应该是去了城里给酒厂注册商标去了。” 丁七巧看了一下时间,说:“我去办公室了,有啥话咱们去办公室再说。”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你去吧。” 丁七巧快步向办公室走去,秦俊鸟转身回到屋子里打水洗脸。 这一天厂子里的事情并不太多,秦俊鸟处li完厂里的事情,就早早回家了。 丁七巧搬走了,苏秋月也不在家里,现在家里做饭洗衣服的教务活儿都得秦俊鸟自己干,他今天早回来是想把这些天积攒的脏衣服给洗了。 秦俊鸟先把衣服放在洗衣盆里泡了一阵子,然后把衣服放在搓衣板上用力地搓了起来。 这个时候,葛玉香忽然推门走了进来,她见秦俊鸟正在洗衣服,快步走过来说:“俊鸟,你一个大男人咋能干这种女人干的活儿呢,快放下,我来帮你洗。” 秦俊鸟说:“不用了,这些衣服我自己洗就成,不用麻烦你了。” 葛玉香说:“俊鸟,跟我你咋还这么见外呢,你去歇着,这几件衣服我一会儿就给你洗完了。” 葛玉香从秦俊鸟的手里拿过衣服,把他推到一边,坐在洗脸盆前洗起衣服来。 秦俊鸟向窗外看了一眼,说:“玉香,现在是工人下班的时间,要是让他们看到你在给我洗衣服,影响不好,还是我自己来洗吧。” 葛玉香有些不高兴地说:“这有啥嘛,我就是帮你洗个衣服,又没帮你洗澡,他们看到就看到好了,我们们又没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有啥可怕的。” 秦俊鸟还是有些不放心地说:“咱俩非亲非故的,要是让别人看到你在帮我洗衣服,他们会咋想咱俩的关系,在厂里咱俩必须得注意,不能想干啥就干啥。” 葛玉香撅着嘴说:“说来说去,你还是把我等成了外人,在你的心里从来就没把我当成你的女人。” 秦俊鸟说:“玉香,你咋能这样想呢,我又没说啥过分的话。” 葛玉香委屈地说:“我不这样想还能咋样想,你啥时候把我放在你的心上了,在你心里就只有那个苏秋月,根本没有别人。” 秦俊鸟说:“我们们是说洗衣服的事情,你咋说到秋月的身上了。” 葛玉香一边用力地搓着衣服一边不服气地说:“我真不知道那个苏秋月有什么好,她不就是脸蛋长得好看一些吗,脸蛋好看又不能当饭吃,真是不知道你们这些男人的心里是咋想的。” 秦俊鸟无奈地摇摇头,没有接话,他走到门口把房门关上,以免被别人看到葛玉香在他的屋子里。 葛玉香帮着秦俊鸟洗完了衣服,她端起洗衣盆想到外边去把衣服晾上。 秦俊鸟急忙拦住她,从她的手里接过洗衣盆,说:“还是我来吧。” 葛玉香知道秦俊鸟是怕被别人看到她们在一起,她有些不情愿地把洗衣盆递给了秦俊鸟,秦俊鸟端着洗衣盆走出屋子,把衣服搭在了晾衣绳上。 等秦俊鸟回到屋子里时,葛玉香正在厨房里忙着做饭做菜,她一边切菜一边问:“俊鸟,你喜欢吃啥东西,我给你做。” 秦俊鸟说:“我吃啥都行。” 葛玉香说:“那好,我给你做几个我拿手的菜,你尝尝好吃不。” 葛玉香在厨房里煎炒烹炸,很快就做好了六个菜端上了饭桌,两个人面对面地吃了起来。 秦俊鸟在吃饭的时候一直都提心吊胆的,他就怕谁会突然到他家里来,如果被别人看到他在和葛玉香一起吃饭,他和葛玉香的事情就遮掩不住了,不过幸运的是一直没有人来。 两个人吃完饭后,葛玉香把碗筷收拾了下去,这个时候天色黑了下来。 秦俊鸟拿着手电照例到厂子里转了一圈儿,等再次回到屋子里的时候,葛玉香已经躺在了炕上,她的身上盖着一条毯子,只有脑袋露在外边。 秦俊鸟看到葛玉香这个样子,不解地说:“玉香,你这是干啥呀,你咋躺在我的炕上了。” 葛玉香白了秦俊鸟一眼,有些没好气地说:“我躺在你的炕上还能干啥,当然是要跟你睡觉了。”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玉香,我今天有些累了,这事儿还是以后再说吧。” 葛玉香说:“你以前跟我说过的那些话,难道都忘了吗?” 秦俊鸟说:“我说的话我咋会忘了呢,可今天不是时候,咱们还是改天吧。” 葛玉香一下子坐了起来,她气鼓鼓地看着秦俊鸟,说:“这回我偏不听你,今晚不管你说啥我都不走了,我就要跟你睡。” 葛玉香这一坐起来不要紧,她身上盖着的那条毯子从她的身上滑落了下去,她那光溜溜的身子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了秦俊鸟的眼前,原来她早就已经脱光了衣服。 秦俊鸟见此情景,也不好再赶葛玉香走了,他总不能让葛玉香光着屁股回家吧。 秦俊鸟走过去,拿起那条毯子给葛玉香披在身上,笑了一下,说:“好吧,你要留下来就留下来吧,不过明天早上你可得早些走,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咱俩的事情。” 葛玉香的脸上也现出了笑模样,她点头说:“你放心,明天天不亮我就走,保证不会让别人抓住把柄的。” 秦俊鸟说:“你先等我一下,我去洗一下脚。” 葛玉香一把拉住秦俊鸟的胳膊,嘟着嘴说:“做那种事情又不用脚,不用洗了,我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要你。” 没等秦俊鸟说话,葛玉香已经把秦俊鸟拉上了炕,然后迫不及待地爬到秦俊鸟的身上,她那两个雪白的大肉峰垂下来,其中一个差点碰到了秦俊鸟的嘴唇上。 秦俊鸟看着她那两个让人目眩的大肉峰,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就沸腾起来,下身的东西本能地昂起头来。 秦俊鸟伸手握住葛玉香那两个诱人的大东西像揉面一样揉了起来,葛玉香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叫声,她这一叫,彻底把秦俊鸟压在心底里的火给拱了起来。他一翻身把葛玉香压在身下,三两下解开自己的裤带,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对准葛玉香两腿间的地方,猛地一下顶了进去。 葛玉香先是“哦”了一声,好像很痛苦的样子,随即欢快地叫了起来,而且一声高过一声。 这一个晚上,秦俊鸟差点没累死在炕上,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句话一点儿也不假。 等到了第二天,秦俊鸟醒来时,已经是八点多了。秦俊鸟慌忙从炕上爬起来,匆匆地洗了一把脸,然后出了屋子。 这个时候,锤子正好从秦俊鸟的面前经过,他看了秦俊鸟一眼,眼神有些异样地说:“俊鸟,你这是咋了,昨晚干啥了,眼睛弄得跟熊猫一眼。” 秦俊鸟瞪了锤子一眼,没好气地说:“我昨晚啥都没干,你少疑神疑鬼的。” 锤子笑着说:“你都这副模样了,还跟我嘴硬,你媳妇昨晚不在家,你肯定是做了一个晚上的春梦吧。” 秦俊鸟拉下脸说:“我啥梦都没做,你以为我像你啊,离了女人就跟丢了魂儿一样。”去分享

上一篇   第144章 吓跑了

下一篇   第146章 不能白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