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吓跑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44章 吓跑了

秦俊鸟笑着说:“我今天来给廖银杏送货,顺便来看看你在学校过得咋样。” 高长宽看着两个人说话的亲密样子,觉得两个人的关系有些不一般,他说:“秋月,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啊?” 苏秋月白了高长宽一眼,说:“他是我男人。” 高长宽听说秦俊鸟就是苏秋月的男人,吓得大惊失色,转身就想跑。 秦俊鸟大喝了一声:“你给我站住。” 高长宽乖乖地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胆战心惊看着秦俊鸟,颤抖着声音说:“你可千万别乱来啊,这里可是学校。” 秦俊鸟冷冷地说:“我警告你,离我媳妇远一点儿,以后你要是再敢靠近她,说那些疯话,小心你的狗命。” 高长宽说:“我和秋月是同学,就算你是秋月的男人,你也没权利不让我接近秋月,秋月虽然是你的媳妇,可她不是你的私人财产,她也有权利跟别人交朋友。” 秦俊鸟没想到这个高长宽说起大道理来还一套一套的,不过都是强词夺理,他心想不吓唬这个高长宽一下,他以后肯定还得缠着苏秋月,必须得给他点儿厉害瞧瞧,让他断了对苏秋月的那种念头。 秦俊鸟瞪大了眼睛,装出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恶狠狠地说:“混账东西,我看你是活腻歪了,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老子的本事,你小子有种的就别跑。” 苏秋月见秦俊鸟要动手,急忙拉住他,小声劝阻说:“俊鸟,你吓他一下就行了,别把人打伤了,要是真把事情闹大了,我还咋在学校学习啊。” 秦俊鸟也压低声音说:“秋月,你放心吧,我知道该咋对付像他这种人,我保证让他以后看到你绕着走,不敢再死缠着你。” 秦俊鸟向四处看了几眼,目光落在了宿舍门口的一棵枯死的小树上,秦俊鸟走到小树前,伸手猛地一掌就把小树从中间劈断了。 秦俊鸟得意地说:“你要是觉得你的骨头比这棵树还硬的话,咱俩可以过两招,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谁要是把谁打伤了,算谁倒霉。我可以让你先动手,你看咋样。” 高长宽看到秦俊鸟一下子就把小树给劈断了,吓得脸色煞白,差点儿没跌个跟头,他慌忙向后倒退了几步,非常害怕地说:“兄弟,刚才完全是误会,我是在跟秋月开玩笑呢,你可别当真啊。有啥话咱们心平气和地说,俗话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秦俊鸟板着脸说:“你给我小心点儿,以后离秋月远远的,你要是再敢死缠烂打,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苏秋月说:“高长宽,你以后别再缠着我了,你也看到了,我男人不是好惹的,他这一掌要是打在你的身上,你还能好的了吗。” 高长宽说:“我还有事儿,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高长宽的话刚刚说完,就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 秦俊鸟说:“我还以为这个姓高的有多大能耐呢,我还没咋样,他就被吓跑了,像这种男人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的。” 苏秋月松了口气,说:“幸好你来了,要不然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咋样把他打发走呢,这个高长宽就想个狗皮膏杨一样,一旦被他粘上了,甩都甩不掉。” 秦俊鸟说:“那个男人要是还不死心,还敢跟你说那些难听的话,你就告诉我,我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苏秋月说:“你这次吓了他一下,我想他以后再也不敢这样了。” 秦俊鸟说:“这学校里咋啥样人都有啊,像这种人就应该把他开除了。” 苏秋月说:“只要他以后不来烦我就够了,这学校的事情也不是咱们能做得了主的。” 秦俊鸟有些气不过,说:“像他那种人留在学校里早晚是祸害,有他在这个学校里,肯定会把学校给搞乱的。” 苏秋月说:“算了,我们们不说他了,你难得来学校,到我的宿舍去坐一坐吧。” 秦俊鸟说:“我还我还是不进去了,我一个大男人进女宿舍不太好吧。” 苏秋月笑着说:“没事儿,现在宿舍里没有别人,你进去坐一会儿,不碍事儿的。” 秦俊鸟跟着苏秋月进了宿舍,按照学校的规定,男人是不能进女生宿舍的,不过秦俊鸟是苏秋月的男人,也就另当别论了。 进了宿舍后,苏秋月把秦俊鸟让到她的床铺坐下,苏秋月转身要给秦俊鸟倒水。 秦俊鸟叫住她说:“秋月,我不渴,你不用忙了。” 苏秋月还是给秦俊鸟倒了一杯热水,她坐到离床不太远的一个椅子上,说:“俊鸟,酒厂现在咋样?厂里的一切都还好吧。” 秦俊鸟说:“厂里的一切都好,我们们酒厂的酒现在已经在县城的市场打开销路了。” 苏秋月高兴地说:“真的啊,那太好了,咱们厂里的酒卖得越多越好。” 秦俊鸟这时从上衣兜里掏出三张百元的钞票,送到苏秋月的面前,笑着说:“我来也没给你买啥东西,这是三百块钱,你拿着买衣服和好吃的。” 苏秋月说:“不用了,我来的时候带的钱还没有花完呢,这钱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秦俊鸟说:“你在外边学习,不像在家里,用钱的地方多着呢,这钱你还是收下,以后万一遇到啥难处了,也可以派上用场。” 苏秋月不想要,秦俊鸟非要给,两个人推来推去的,在这个过程中,秦俊鸟不小心碰到了苏秋月的手一下,苏秋月呀了一声,急忙把手缩了回去,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秦俊鸟在碰到苏秋月手的那一刻,忽然有种触电般的感觉,他的心突突地跳着,过了好长时间才渐渐平静下来。 两个人都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啥好了,屋子里沉寂下来,静得两个人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 最后,还是苏秋月打破了沉默,她说:“七巧姐现在咋样了,这么多天没见她,我这心里还怪想她的。” 秦俊鸟把那三百块钱放到苏秋月的床上,说:“七巧姐都好着呢,她也经常念叨你。” 就在这个时候,宿舍的门一开,两个跟苏秋月年纪差不多的女人走进了宿舍。 那两个女人看到苏秋月和一个她们不认识的男人在一起说话,都把目光投向了秦俊鸟,秦俊鸟就算脸皮再厚,被两个女人像看怪物一样盯着看,也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同学笑着说:“秋月,这位是谁啊?” 苏秋月从椅子上站起来,给她们介绍秦俊鸟说:“他是我男人。” 戴眼镜的女同学有些意外地看着秦俊鸟,说:“秋月,他就是你男人啊。” 苏秋月点头说:“是啊,咋了。” 戴眼镜的女同学笑着说:“没咋,那你们聊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苏秋月连忙说:“你们不用走,我们们的话已经说完了。” 秦俊鸟一看苏秋月的同学回来了,他也不好在苏秋月的宿舍里继续待下去,他站起身来说:“秋月,时候不早了,我得回村里去了。要是再不走的话,我就赶不上回乡里的汽车了。” 苏秋月说:“那好吧,我去送送你。” 秦俊鸟说:“不用了,你的学习要紧,你还是留在宿舍里学习吧。” 苏秋月说:“那我送你到学校的门口。” 苏秋月把秦俊鸟送出了学校,秦俊鸟坐着汽车回到了村里,这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酒厂的大门已经从里边锁上了,不过陆雪霏的屋子里还亮着灯,看样子陆雪霏还没有睡觉。 秦俊鸟拍打了几下大门,很快陆雪霏从屋子里走出来,她见秦俊鸟站在大门外,笑着说:“俊鸟,你回来了。” 秦俊鸟说:“厂里现在就你一个人吗?” 陆雪霏走过来跟秦俊鸟开门,她边开门边说:“厂里就我一个人,七巧说要留下来陪我,不过我没有同意。” 秦俊鸟走了进来,他把酒厂的门重新关好,把大门锁好,然后对陆雪霏说:“以后你还是不要一个人待在厂里,最好找一个人在你的身边陪着你,以防出啥意外。” 陆雪霏说:“我知道了,以后我一定找个人陪着我。” 秦俊鸟说:“你一个姑娘家,可不能马虎大意了,你要是真出了啥事儿,我没法跟你的家里人交待。” 陆雪霏问:“俊鸟,你吃过饭了没有?” 秦俊鸟摇摇头说:“还没有。” 陆雪霏说:“我煮了一些面条,还剩了一些,我给你端一碗来。” 秦俊鸟说:“那麻烦你了。” 陆雪霏说:“跟我你还客气啥,不过是一碗面条罢了。” 秦俊鸟走进自己的屋子里,陆雪霏把面条给他端了过来,秦俊鸟忙活了一天,还真有些饿了,他接过面条大口地吃了起来。 陆雪霏说:“俊鸟,这几天我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明天我想去城里把酒厂的商标注册了。” 秦俊鸟说:“要不要我找一个人跟你一起去,这样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陆雪霏说:“不用了,城里我很熟,我一个人去就够了,用不了那么多人,再说了现在酒厂也缺人手,不过就是注册一个商标,不用兴师动众的。” 秦俊鸟说:“那好,你路上小心一些,这年月坏人多着呢。” 陆雪霏说:“你放心,就算遇到了坏人我也不怕。” 秦俊鸟好奇地问:“你为啥不怕啊?” 陆雪霏笑着说:“坏人也是人,你越是怕他越没用,你得让坏人怕你才行。” 秦俊鸟说:“坏人怕你那还是坏人吗?” 陆雪霏说:“这你就不懂了,那些坏人表面上看起来穷凶极恶,实际上他们那都是装出来的,根本不用怕他们。”去分享

上一篇   第143章 没脸没皮

下一篇   第145章 我偏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