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没脸没皮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43章 没脸没皮

秦俊鸟在办公室里想着昨天他和廖银杏说过的那些话,他拒绝了廖银杏,廖银杏对他肯定心怀怨恨。 他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去找廖银杏,以后他们还要在一起合作,所以不能把关系弄得太僵了。 正好秦俊鸟下午要去县城把那两车白酒送到廖银杏的批发部去,他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让廖银杏坐送酒的车跟他一起去县城,在路上他也可以缓和一下和廖银杏的关系。 秦俊鸟来到了廖银杏的家里,不过廖银杏并不在家里,她早上就已经回县城了。 秦俊鸟一看廖银杏已经走了,自己的打算落空了,只好又回到了酒厂。 中午在食堂吃过了饭,秦俊鸟去乡里找了两辆汽车,他让工人们把仓库里的白酒装到这两辆汽车上,两辆汽车都装满后,他坐上其中的一辆汽车直奔县城。 等两辆汽车开到了廖银杏的烟酒批发部前,秦俊鸟从车上下来走进了批发部,廖银杏正在批发部里清点货物。 秦俊鸟走到廖银杏的身后,笑着说:“银杏,你要的两车白酒我给你送来了,你后面的库房里有地方吗,要是有地方的话,我这就把白酒给你搬到库房里。” 廖银杏回头看着秦俊鸟,笑了一下,说:“那就麻烦你帮我把这两车酒全都搬到库房里吧,我这里人手不够,让你受累了。” 秦俊鸟说:“跟我你还客气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秦俊鸟帮着廖银杏把两车的白酒全都搬进了仓库里,并且把每一箱白酒都码放得整整齐齐的。 搬完了白酒后秦俊鸟转身要走,廖银杏叫住他说:“俊鸟,上次让你帮我搬,这次还得让你帮我,我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你喝杯茶再走吧。” 秦俊鸟说:“不了,我还有事情,你忙吧,我走了。” 廖银杏说:“俊鸟,你刚到我这里咋就要走呢,你是不是很讨厌我,不想看见我啊。” 秦俊鸟说:“银杏,你咋能那样想呢,我咋会讨厌你嘛,我是真有事情。” 廖银杏说:“俊鸟,你放心吧,我可不是那种不要脸的女人,我说过的话我一定会做到的。” 秦俊鸟说:“银杏,你是啥样的女人,我心里清楚,昨天的事情我已经忘了。” 廖银杏的脸色微微一变,说:“昨天的事情你可以忘了,可我是不会忘的,我会记一辈子的。” 秦俊鸟说:“银杏,我那样对你,也是没有办法,我希望你别在心里怨恨我,我那样也是为了你好,我不想害了你。” 廖银杏说:“我不会怨恨你的,昨晚本来就是我主动的,你那么做也很正常,说明你是个好男人,我不是那种不懂道理的人。” 秦俊鸟放心地说:“银杏,你能这样想就好,你千万别想不开,女人在这种事情上最爱钻牛角尖了,你还年轻,以后肯定会遇到真心对你好的男人的。” 廖银杏淡淡地一笑,说:“我可不是那种为了男人寻死觅活的女人,这个世界上男人多得是,我不会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的。” 秦俊鸟说:“那好,你忙你的生意吧,我去办我的事情了。” 秦俊鸟出了廖银杏的批发部后,坐车来到了苏秋月学习的会计学校,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苏秋月了,心里有些想她,正好这次来给廖银杏送酒,他借机来看看苏秋月,看她在会计学校过得怎么样,她一个人在外面抛头露面的,秦俊鸟的心里始终不太放心,这城里的男人花花肠子比村里人多,苏秋月又长了那么一张招风的脸蛋,那些城里的男人见了她,估计路都不会走了。 秦俊鸟在会计学校的门口打听了一下门卫老头,老头告诉他苏秋月就住在女生宿舍的二楼。 秦俊鸟按照老头说的找到了女生宿舍,他刚走到女生宿舍的门口,就看到苏秋月怀里抱着两本书向宿舍走过来,秦俊鸟刚想走过去跟苏秋月打招呼,这时苏秋月忽然停住了脚步,跟在苏秋月身后不远的一个男人也停下来不走了。 秦俊鸟见此情景急忙躲到了宿舍门口的一棵松树后面,他看得出来苏秋月身后的那个男人是冲着苏秋月来的,他紧跟在苏秋月的身后,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苏秋月转回身去,看着那个男人,有些不高兴地说:“你咋还跟着我,我不是说过让你别跟着我了吗,你这个人咋这么没脸没皮啊。” 那个男人笑着说:“秋月,你别生气嘛,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保护你。” 苏秋月差点没气乐了,她一脸无奈地说:“我不用你保护,这大白天的,学校里又有这么多人,没有坏人敢害我的。” 那个男人说:“我知道没人敢害你,你长得这么好看,我得随时守在你的身边,我不能让别的男人接近你。” 苏秋月说:“我跟你又没啥关系,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那个男人说:“谁说你跟我没关系,我喜欢你,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上你了。你是我的,我不能让别的男人把你抢了去。” 苏秋月恼火地说:“高长宽,你咋胡说八道呢,谁说我是你的,你别把我跟你扯在一起,我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那个男人厚重脸皮说:“秋月,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你现在就是让我马上去死,我都毫不犹豫。” 苏秋月眉头紧锁,说:“我现在只想让你离我远一些,而且是越远越好,以后再也别来烦我。你愿意喜欢谁就喜欢谁,不过千万别喜欢我,我受不起。” 那个男人说:“秋月,你可以不喜欢我,可是你没权利让我不喜欢你。” 苏秋月说:“你要是再这样没完没了的话,我就把我男人找来了,到时候撕破脸了对谁都不好。” 那个男人振振有词地说:“就算你男人来了我也不怕,我喜欢你没有错,这个世界上谁也不能阻止我喜欢你。” 苏秋月说:“你这个人到底是中啥邪了,我跟你说了那么多,你咋油盐不进呢。” 那个男人说:“秋月,我对你是真心的,你就接受我吧,我每天晚上想你想得都睡不着觉,我都快要想疯了。” 苏秋月一转身,说:“我还要回去复习今天的笔记,没时间跟你胡扯,你爱咋样就咋样吧,跟你这种人,我实在是不想说啥了。” 那个男人急忙跑到苏秋月的身前,拦住她说:“秋月,你不能走,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苏秋月表情厌恶地看着男人,生气地说:“我不想听你说话,而且我跟你也没啥话好说,你快把路让开。” 那个男人从裤兜里掏出两张电影票递到苏秋月的面前,笑着说:“秋月,我买了两张电影票,是香港的武打电影,你给我一起去看吧,可好看了,那里边打的才精彩呢。” 苏秋月不耐烦地说:“我不喜欢看电影,你还是找别人去看吧。” 那个男人只好又把电影票揣进了裤兜,他眼睛一转,说:“秋月,你不喜欢看电影,咱俩去吃饭吧,学校旁边新开了一家重庆火锅店,那里的火锅可好吃了,又麻又辣的,吃起来可过瘾了。” 苏秋月冷冷地说:“我不爱吃辣的东西。” 那个男人说:“你不爱吃辣的,那咱们去吃别的,你爱吃啥咱们就吃啥。” 苏秋月强忍着怒火,没好气地说:“你这个人烦不烦啊,我可没时间跟你磨牙,还有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是有家的人,我不会做对不起我男人的事情的。” 秦俊鸟听到这句话,心里别提有多美了,苏秋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足以证明苏秋月在内心已经把自己当成她的男人了。 那个男人还是不肯罢休,他走到苏秋月的近前,眼睛盯着苏秋月的胸脯,咽了几口唾沫,说:“秋月,你还是跟你的男人离婚吧,咱俩结婚,我保证让你过上比在村里好一百倍的日子。” 苏秋月说:“高长宽,你要是再说这种话,我可要翻脸了。” 那个男人有些忍不住了,他伸出双手要来抱苏秋月,苏秋月早有防备,她急忙向后退了几步,躲开了他的手。 那个男人没有抱到苏秋月,有些不甘心地说:“秋月,你为啥要躲着我啊,我没啥恶意,我就是想抱抱你。” 苏秋月气愤地说:“高长宽,你要是再敢跟我动手动脚的,我可要喊人了。” 那个男人又向苏秋月凑过来,不怀好意地说:“秋月,你别生气嘛,我就是想摸摸你而已,没啥别的想法,你干嘛大惊小怪的。” 秦俊鸟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这个叫高长宽的男人太不要脸了,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苏秋月非得吃亏不可。 秦俊鸟气冲冲地从松树后走出来,大喊了一声说:“小子,你给我站住,你想干啥,这大天白日的,你想耍流氓吗?” 高长宽刚想伸手去摸苏秋月,被秦俊鸟这一声喊叫吓得立刻把手缩了回来。他惊恐不安地看着秦俊鸟,浑身直打哆嗦,颤声说:“你是谁啊?你想干啥?这是我们们两个人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秦俊鸟走到高长宽的面前,双拳紧握,摆出一副要杀人的架势,大声说:“你说我想干啥,我还想问你想干啥呢?” 高长宽心虚说:“我啥都没干,我们们是同学,在一起说说话,碍着你啥事儿了。” 秦俊鸟瞪了高长宽一眼,愤怒地说:“你还敢说啥都没干,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敢作不敢当,像你这种窝囊废男人,还不如撒泡尿把自己给淹死。” 秦俊鸟突然在这个时候出现,苏秋月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惊喜地说:“俊鸟,你咋到学校来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142章 送钱上门

下一篇   第144章 吓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