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杨大美人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39章 杨大美人

孟永福牵着牛走了,秦俊鸟也急忙躲到了离武四海家大门不远的一个草垛的后面。 院子里先是传来了武四海的声音:“春草,你今天别走了,一会儿我带你去乡里下馆子,你想吃啥就吃啥。” 接着又从里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四海,你上次答应给我买一个金项链,可都过这么长时间了,我连个金项链的影子都没看到。” 武四海笑着说:“不就是一个金项链吗,只要你今天能留下来,我明天就给你买。” 女人说:“你少拿这种话来哄我,到时候你要是不给我买咋办?” 武四海说:“我要是说话不算的话,你就把我的脑袋拧下来当尿壶用。” 女人笑着说:“我可不敢把你的脑袋当尿壶用,你不把我的脑袋当尿壶用,我就谢天谢地了。” 武四海说:“我也就是跟你说说笑话,你要是真把我的脑袋拧下来了,我还咋跟你亲热啊,我可舍不得你的身子,尤其是你胸前的那两个东西。” 女人说:“没出息,你咋啥时候都忘不了炕上的那点儿事儿。” 秦俊鸟心想这个女人就应该是孟永福说的那个杨大美人了,这个杨大美人秦俊鸟以前也曾听麻铁杆和刘秃子说起过,这个杨大美人能跟武四海这种人在一起鬼混,肯定不是啥好人。 这时武四海家的大门开了,一个女人扭腰晃屁股地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秦俊鸟在草垛后偷眼看着女人,女人的年纪在三十岁上下,模样清秀,个子不高,身材很丰满,尤其胸前那两个跟小山一样高耸的肉峰,哪个男人见了心里都痒痒。 武四海靠在大门上,看着杨大美人走进了草垛旁边的厕所,然后点了一支烟吸了起来。 武四海把一支烟都吸完了,还没见杨大美人从厕所里出来,他有些不耐烦地说:“春草,你快一些,上个厕所咋这么慢啊。” 杨大美人这时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说:“你催啥催,跟催命一样,我这不是出来了吗,连上个厕所都不让人安生。” 武四海笑了一下,说:“你咋了,是不是肚子里有啥情况啊?要不然咋会在厕所里耽搁这么长时间。” 杨大美人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我肚子里能有啥情况,我就是肚子有些不舒服。” 武四海面带愁色地说:“春草,你要是能给我生一个儿子就好了,我有这么多的家产,现在连个儿子都没有,我要是绝后的话,我这些家产可就没人继承了。” 杨大美人说:“咱俩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要是能怀上的话早就怀上了,这生儿子估计没啥指望了。” 武四海说:“是啊,咱俩在一起的日子也不短了,你肚子里咋就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呢,是不是你的身子有啥毛病吗。” 杨大美人白了武四海一眼,说:“这生儿子是两个人的事情,我肚子里没动静,不一定就是我的毛病,说不好还是你的毛病呢。” 武四海说:“我能有啥毛病,我的身体好着呢,昨晚你也不是没有领教过,我一口气把你报销了三次,最后要不是你求饶了,我能坚持到天亮。” 杨大美人说:“能不能生孩子,跟说你说的这个没啥关系,身体好不证明你就能生出孩子来,要不哪天我找个大夫给你看看吧。” 武四海摇头说:“我看还是算了,那些大夫都是骗子,没病都能给你看出病来,我才不信他们的鬼话呢。” 杨大美人说:“在你眼里谁都不是好人,你除了相信钱,啥都不相信。” 武四海说:“你这话说对了,我就是相信钱,我要是没钱的话,你能上我的炕吗,能让我碰你吗,你跟我还不是看中了我口袋里的钞票。这钱虽说不是啥好东西,可也不是啥坏东西。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这男人有了钱,就能让女人心甘情愿地脱裤子。” 杨大美人伸手在武四海的身上打了一下,说:“你把我当成啥人了,我可不是那种为了钱啥都肯干的下贱女人,我跟你可不全都是为了钱。” 武四海笑着说:“你跟我不是为了钱,那是为啥?” 杨大美人说:“我现在年纪也不小了,我不想再过以前那种日子了,我想找个依靠,安安稳稳地过下半辈子。” 武四海说:“只要你能给生个大胖小子,让我们们武家后继有人,我保证让你过上穿金戴银的好日子。” 杨大美人有些生气地说:“你说来说去,还不是想让我给你生儿子,你把我当成啥了,当成配种的母猪啦。” 武四海说:“我把你当成啥不要紧,关键是你的肚子得争气,只要你能给我生个儿子出来,你就是让我把你当成祖宗供着我都愿意。” 杨大美人说:“我要是生不出儿子咋办?” 武四海说:“只要咱俩抓紧一些,这儿子迟早能生出来的。” 杨大美人这时向院子里走去,她边走边说:“你跟那么多女人都睡过了,可这儿子一直都没生出来,我要是能生出来那才怪呢。” 武四海跟在杨大美人的身后,听完杨大美人的话,武四海有些不高兴地说:“春草,你说这话是啥意思,我咋听着你这话里有刺呢。” 杨大美人打了一个呵欠,说:“我啥意思也没有,我困了,我想再去睡一会儿。” 武四海忽然停下脚步,站在那里看着杨大美人走进了屋子,心里不知道在想些啥。 秦俊鸟在草垛后面偷看了一会儿,没有发现啥情况,虽然武四海昨晚是半夜回来的,可是他又不找到啥确切的证据证明昨晚石凤凰看到的那个人影就是武四海。秦俊鸟觉得再看下去也没啥意思了,就悄悄地离开草垛,快步向村外走去。 秦俊鸟回到酒厂时,工人们还没有来上班,石凤凰和丁七巧正坐在门口聊天,两个人一看秦俊鸟回来了都站了起来。 石凤凰先开口问:“俊鸟,咋样,你发现啥没有?” 秦俊鸟说:“凤凰姐,昨晚你看到的那个人应该就是武四海,我刚才在村里看到永福叔了,他说武四海昨晚半夜才回来,他那么晚才回家,之前肯定是跑到我们们酒厂来了,要不是你发现的早,他说不上能干出啥坏事儿来。” 石凤凰点点头说:“俊鸟,武四海这次没有得手,说不准下次还会来的,你可要早作打算啊。” 秦俊鸟说:“我知道,一会儿等工人们上班了,我就找锤子商量一下,让他找几个身强力壮的工人晚上留在厂里,武四海要是晚上再敢来的话,我们们就让有来无回。” 丁七巧插话说:“俊鸟,你可得嘱咐好那些工人,武四海虽然可恨,你们也不要下手太重了,不能把事情弄大了,更不能弄出人命来。”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有分寸,我不会把事情弄大的,要是真能抓到武四海的话,我们们最多就是教训他一顿,让他以后再也不敢踏进酒厂半步。” 丁七巧面有忧色地说:“我就怕那些工人一旦动起手来没轻没重的,会给酒厂惹来麻烦。”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不用担心,有我在不会出啥乱子的。” 秦俊鸟又跟丁七巧和石凤凰说了一些刚才自己在武四海家大门外看到的事情,没过多久就到了工人上班的时间,工人们陆陆续续地进了厂子。 锤子今天是最后一个来的,以往锤子几乎都是第一个进厂的人,非常积极,今天不知道是咋了,落在了别人的后面。 锤子刚走进厂里,秦俊鸟就叫住了他。 锤子说:“俊鸟,你有啥事儿啊?” 秦俊鸟说:“锤子,你一会儿找几个身手好的工人,让他们晚上留在厂里。” 锤子不解地问:“咋了,俊鸟,有人欺负你了吗?” 秦俊鸟摇摇头,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跟锤子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然后说:“我怕武四海还会到厂里来找麻烦,所以必须得防着他。” 锤子说:“这个武四海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他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一天到晚就他妈的喜欢勾搭女人,把咱们村搅得鸡犬不宁的,像这种混账东西就得让他吃点儿苦头。我这就跟弟兄们说一声,晚上他要是敢来,我们们非把他的屎尿打出来不可。” 秦俊鸟说:“锤子,我有一个事情要问你,你知道杨大美人吗?” 锤子笑着说:“我当然知道了,我媳妇就是跟她一个村的,你咋突然问起她来了,你是不是想打她的主意啊?” 秦俊鸟说:“我跟你说正经的事情呢,你少跟我扯淡。” 锤子正色说:“好了,我不跟你扯淡,这个杨大美人说起来也挺可怜的,她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能全怪她自己。” 原来这个杨大美人名叫杨春草,是村子里有名的破鞋,她从十八岁开始就跟男人勾三搭四的,这些年不知道跟过多少男人在一起睡过。不过杨大美人也不是天生就是那种坏女人,据说她在十六岁的时候被他的养父给糟蹋了,后来他那个禽兽不如的养父为了长期占有她,就把她嫁给了一个倒插门的聋哑人。那个聋哑人有一次无意中撞到了杨春草和她的养父在炕上做那种事儿,聋哑人虽然有残疾,可是心里明白,他非常气愤,把气全撒在了杨春草的身上,有事儿没事儿就打杨春草。后来这个聋哑人忽然就死了,聋哑人的死因有多种说法,有的说他是得急病死的,有的说是被杨春草给毒死的,也有的说是被杨春草的养父给害死的,聋哑人到底是怎么死的一直都是一个谜。不过这都是传言,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去分享

上一篇   第138章 人影

下一篇   第140章 别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