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报复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36章 报复

丁七巧笑着说:“凤凰,你肚子里要是有啥苦水就倒出来,别总憋着,那样会把人憋坏的。” 石凤凰苦涩地一笑,说:“我的事情还是不说的好,就算说出来了也没啥用,还是说一说你的事情吧。” 丁七巧说:“我和孩子现在过得挺好,每天开开心心的,我挺知足的。” 石凤凰说:“你就打算这么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下去了,没想过再找一个男人吗?” 丁七巧说:“现在孩子还小,我的心思都在孩子的身上,哪有心情想男人啊。” 石凤凰说:“七巧,你别光顾着孩子,有时候也得想想自己,别太亏了自己。” 丁七巧说:“我知道,不过我现在一点儿也不觉得亏,一看到孩子,我这心里就甜滋滋的,跟吃了蜂蜜一样。” 这时候的丁七巧的孩子忽然哭了起来,一双小腿乱蹬着,一双小手不停地舞动着。 石凤凰急忙孩子交给丁七巧,看着孩子说:“这个小东西咋了,以前我抱他的时候,他从来不哭,现在咋哭上了?” 丁七巧说:“孩子怕是饿了,这个小东西能吃着呢,一天要吃好几次奶,不给吃他就哭。” 石凤凰说:“那你赶紧给孩子喂奶吧,别让他哭了。” 丁七巧把衣扣解开,敞开衣襟,把一个肉峰送到了孩子的嘴里,孩子马上就不哭了,他含住肉峰上的肉疙瘩,吸了起来。 再说秦俊鸟离开丁七巧和石凤凰后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的屁股刚沾到椅子上,锤子就急三火四地跑了进来。 锤子气喘吁吁地说:“俊鸟,不好了,麻铁杆来了,他还带着几个工商所的人,他说我们们酒厂涉嫌生产假酒,要我们们停止生产,配合他们检查。” 秦俊鸟一听就有些火了,非常气愤地说:“这个麻铁杆,真不是东西,我们们厂啥时候生产过假酒啊,他这不是诬陷吗。” 锤子说:“俊鸟,你快跟我去看看吧,麻铁杆和工商所的人要进车间,我们们的人拦着不让他们进去,你要是去晚了,他们非得打起来不可。” 秦俊鸟跟着锤子来到了生产车间的门口,麻铁杆跟几个工商所的人要进车间,酒厂的工人把他们拦在了门口,双方互不相让,正在对峙着。 秦俊鸟走过去,大声说:“麻铁杆,你带了这么多人来,到底想干啥?” 麻铁杆一看秦俊鸟来了,不怀好意地一笑,说:“秦俊鸟,你来的正好,要不然我们们还得去你的办公室找你,你马上让这些人闪开,我们们要进车间检查。” 秦俊鸟说:“你们为啥要到我的厂里来检查,我们们犯了哪条国法了。” 麻铁杆振振有词地说:“你说你犯了哪条国法了,我们们接到举报,说你们酒厂涉嫌用工业酒精勾兑假酒。秦俊鸟,你的胆子也太大了,为了挣钱,连假酒都敢弄,人要是喝了假酒,弄不好会出人命的,到时候你得蹲大狱的。” 秦俊鸟说:“麻铁杆,你这是栽赃陷害,我们们酒厂的白酒都是货真价实的,我们们从来没有生产过假酒,你别血口喷人。” 麻铁杆说:“真酒还是假酒,你说了不算,得我们们检查以后才能确定。让你人的赶紧走开,别妨碍我们们执行公务。” 秦俊鸟说:“执行公务,你又不是工商所的人,你执行啥公务啊?” 麻铁杆大咧咧地说:“谁说我不是工商所的人,我现在就是工商所的人,我再说一遍,让你的人赶快把路让开,别阻碍我们们检查,你们要是敢暴力抗法的话,这事情的性质可就变了,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秦俊鸟说:“麻铁杆你少拿这些官话来吓我,我可不是吓大的。你是个啥东西,全乡的人都知道,你说你是工商所的人,谁信啊,你要是工商所的人,那我还是公安局的人呢。” 这时从麻铁杆的身后走出来一个人,这个人冷冷地说:“秦俊鸟,你最好老老实实地配合我们们的工作,不然的话对你没有好处,对你的酒厂也没有好处。” 看到这个人秦俊鸟愣了一下,这个人叫吕建平,他是麻铁杆的姐夫。 吕建平是乡里工商所的副所长,他能当上这个副所长,完全是靠他的老丈人麻乡长。 这个吕建平也不是啥好东西,平时在乡里也是臭名远扬,他仗着自己是工商所的副所长,背后还有麻乡长撑腰,吃拿卡要的坏事不知道干了多少,大家背后都叫他吕扒皮。 今天麻铁杆把吕建平拉来,两个人肯定早就串通好了,摆明了就是想报复秦俊鸟,要让他的酒厂开不下去。 秦俊鸟强忍着怒火说:“你们可以进车间检查,不过我的酒厂要是没有假酒的话,你们可得给我一个说法。” 吕建平撇了撇嘴,冷笑着说:“秦俊鸟,你少跟我讨价还价的,我们们工商所是在正常执法,有人举报你的酒厂生产假酒,我们们就得依法调查一下。你们酒厂要是没啥问题的话,我们们是不会冤枉你的,不过你的酒厂要是真生产了假酒的话,我们们也会严肃处li的。” 麻铁杆带吕建平他们来酒厂是故意来捣乱的,可是秦俊鸟又不能跟吕建平对着干,毕竟吕建平是工商所的副所长,正好管着自己的酒厂,如果跟他闹得太僵了,以后对自己的酒厂没有好处,所以他必须得想一个办法,让吕建平以后不敢再来酒厂找麻烦。 秦俊鸟想了想,对吕建平说:“我想县工商局的谭局长,你应该认识吧。” 吕建平一听秦俊鸟提起了谭局长,脸色一变,说:“你说这话是啥意思,你难道还想拿谭局长来压我不成,我告诉你我谁都不怕,你现在就是把县长搬出来都没用。”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我知道你谁都不怕,不过我也要提醒你一句,我要是把这事儿捅给谭局长的话,恐怕你的面子上也过不去吧。” 吕建平有些怕了,他有些心虚地说:“你这是在威胁我,我这个人啥都怕,就是不怕别人威胁。” 秦俊鸟说:“吕副所长,你咋能这么说呢,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我要权没权,要势力没势力,我咋敢威胁你呢。不过我还得说一句,这人无论当多大的官,总得讲道理吧。” 吕建平别人可以不怕,可谭局长是他的顶头上司,他的前途都在谭局长手里攥着呢,他敢得罪别人,谭局长他可不敢得罪,即使他有麻乡长这个靠山,可麻乡长毕竟能力有限,在棋盘乡他可以一手遮天,可是到了县里就没人听他的了。如果谭局长真想找他的麻烦的话,到时候就是麻乡长出头也不管用。 吕建平想了一下,说:“秦俊鸟,我不管你跟谭局长是什么关系,我不会因为你认识谭局长就偏袒你,不过别人举报你生产假酒的事情,我还需要回去核实一下,今天就不检查你的酒厂了,我们们走。” 麻铁杆一听吕建平说不检查秦俊鸟的酒厂了,急忙说:“姐夫,我们们都走到车间的大门口了,他们酒厂生产假酒的事情咋说你也得调查一下啊,我们们不能就这么走了。” 吕建平冲着麻铁杆使了一个眼色,说:“铁杆,我是工商所的副所长,这事儿听我的,你就别操心了。” 麻铁杆虽然有些不甘心,可是吕建平的话他又不敢不听,他小声嘟囔着说:“我们们来的时候说好了的,你现在咋说变就变呢。” 吕建平狠狠地瞪了麻铁杆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少说几句吧,不争气的东西。” 麻铁杆的嘴动了几下,还想顶他姐夫几句,可是他一看吕建平那个狠巴巴的眼神,就老实了,连个屁都不敢放了。 秦俊鸟笑着说:“吕副所长,你慢走啊,以后有空儿常来坐坐,到时候咱俩好好地喝几杯。” 吕建平虚伪地笑了笑,说:“好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会常来看你的,到时候咋俩来个一醉方休。” 吕建平说完冲着那些一起跟他来的人挥了一下手,那几个工商所的人也不多说话,跟着他转身走了。 麻铁杆有些恼火地说:“秦俊鸟,你不用太得意,这次算你捡了个便宜,下次你就没有这么走运了。” 秦俊鸟冷笑着说:“麻铁杆,我想劝你一句,以后少害人,坏事儿做得太多了会遭报应的,小心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麻铁杆气急败坏地说:“秦俊鸟,你给我等着,别看你现在闹得欢,有你倒霉的时候。” 丁七巧和石凤凰闻讯也赶了过来,丁七巧看了一眼麻铁杆,说:“俊鸟,出啥事儿了?” 秦俊鸟说:“没出啥事儿,不知道哪个烂舌头的杂种在背后造谣,说我们们酒厂生产假酒,工商所的人来说要调查一下,不过现在没事儿了,工商所的人已经走了。” 丁七巧一看麻铁杆在这里,就知道这些事情都是他在背后捣鬼,她气恼地说:“我们们酒厂生产的酒都是纯正的高粱酒,是谁昧着良心害我们们,要是让我知道谁干的,看我不把他的嘴给撕烂了,我让一辈子都说不了话,看他还敢不敢害人。” 麻铁杆铁青着脸看着丁七巧,,被丁七巧拐弯抹角的骂了一顿,麻铁杆憋着一肚子气没地方撒,可是他又不能接话,那样一来他就等于不打自招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别生气了,跟那种烂了心肝的王八蛋生气不值得,别气坏了身体。” 麻铁杆在丁七巧和石凤凰的身上扫了一眼,眼珠一转,坏笑着说:“秦俊鸟,你这酒厂里好看的女人可真不少,你小子真是走了桃花运了,有这么多女人伺候你,你小子能忙得过来吗,肯定累坏了吧,要不要我帮帮你啊。” 秦俊鸟愤怒地说:“麻铁杆,你把嘴巴放干净点儿,你想骂我怎么骂都成,别扯上别人。” 麻铁杆说:“嘴长我身上,我愿意说啥就说啥,咋了,你是不是把苏秋月那个破鞋玩腻了,想换换口味儿。你身边既然有别的女人了,苏秋月也别浪费了,不如就让给我吧,我不嫌她是被你吃过的馍,我愿意捡你的剩饭吃。” 秦俊鸟的肺子都快要气炸了,他厉声说:“你给我闭嘴,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打死你。” 秦俊鸟沉着脸向麻铁杆走了过去,那些拦在车间门口的工人也跟着秦俊鸟向麻铁杆走过去,麻铁杆一看秦俊鸟和那些工人一副要打架的架势,忽然想起来上次自己挨打的事情,吓得他急忙向酒厂的大门口跑去,一边跑一边喊着:“姐夫,你们等等我。” 秦俊鸟见麻铁杆跑了,没有去追他,像麻铁杆这种人,秦俊鸟不想跟他一般见识。 丁七巧看着麻铁杆的背影,气呼呼地说:“这个麻铁杆真是太可恨了,有他在,我们们的酒厂就不会安宁的。” 秦俊鸟说:“先让他张狂几天,早晚我会收拾他的,让他以后再也不敢来捣乱。”去分享

上一篇   第135章 痛处

下一篇   第137章 要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