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一片好心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34章 一片好心

天亮后,秦俊鸟醒来时发现葛玉香已经不在自己的身边了,他揉了揉眼睛,从炕上爬了起来。昨晚他跟葛玉香玩命地折腾,累得实在够呛,现在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葛玉香压抑的实在是太久了,昨晚她就跟火山爆发了一样,一次又一次地向秦俊鸟索取着,弄得秦俊鸟最后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秦俊鸟洗了一把脸,走到厨房揭开锅盖看了一眼,锅里冷冰冰的,啥吃的东西也没有。苏秋月不在家,秦俊鸟只能自己做饭吃了。 秦俊鸟在厨房里找了好一阵子,才找到了一捆挂面,他打算下面条吃。他把锅刷干净,向锅里添了水,又把火点着。 就在这个时候,丁七巧敲了一下秦俊鸟家的门,在门外问:“俊鸟,你醒了没有?” 秦俊鸟向门口看了一眼,说:“我醒了,七巧姐,有啥事儿啊?” 丁七巧说:“你还没吃吧,秋月不在家,你就跟我一起吃吧。” 秦俊鸟说:“不用了,我自己下面条吃,面条就快要好了。” 丁七巧开门走了进来,她一看秦俊鸟的锅里正在煮着挂面,笑着说:“俊鸟,这挂面没啥营养,我刚才起早包了一些馄饨,一会儿等馄饨煮熟了,我给你送一碗来。” 秦俊鸟听说丁七巧包了馄饨,馋得咽了几口口水,他有些过意不去地说:“七巧姐,你好不容易包好的馄饨还是留着自己吃吧,我吃挂面就成。” 丁七巧说:“我包了好多呢,我自己一个人根本吃不了那么多,你要是不吃的话,就得剩下扔了,多可惜啊。” 秦俊鸟说:“那好吧,我吃。” 丁七巧向屋子里看了一眼,说:“俊鸟,昨晚我听到你屋里有声音,你在家里没啥事儿吧?” 秦俊鸟的脸色一变,有些心虚地说:“我家里没啥,一切都好着呢,你听到的声音可能是我的说的梦话的声音吧。” 丁七巧笑了一下,说:“你说梦话的声音可不小啊,都传到我这屋里来了。” 秦俊鸟有些尴尬地说:“七巧姐,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 丁七巧说:“你不用往心里去,反正我就要搬走了,以后你的梦话就是说的比雷声还大,我也听不到了。不过昨晚我咋听着不太像是说梦话的声音,我好像听到了女人说话的声音。” 秦俊鸟吓得心里一凉,冷汗都冒了出来,他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我这屋里咋会有女人的声音呢,昨晚就我一个人在家里,没有啥外人,七巧姐你肯定是听错了吧。” 丁七巧这话一说出口,就觉得有些不妥,急忙说:“当时我也是迷迷糊糊的,神志有些不太清醒,可能是我听错了吧。” 秦俊鸟想了一下,编了个瞎话说:“昨晚我听了一会儿收音机,你听到的声音可能是收音机里女广播员的声音吧。” 丁七巧没有多想,点头说:“也有可能是女广播员的声音,我当时也没听得太清楚。” 秦俊鸟暗自松了一口气,总算把丁七巧瞒过去了,昨晚他和葛玉香使劲儿地折腾,弄出了很大的动静,想不让丁七巧听见都难。 丁七巧的目光落在了几件堆放在门后的衣服上,她走过去把那些衣服拿起来抱在怀里,说:“秋月不在家的这些天,你的脏衣服我来帮你洗。”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要带孩子,还要忙厂里的事情,我咋能让你帮我洗衣服呢,这衣服还是我自己洗吧。” 丁七巧笑着说:“不过就是洗几件衣服,又不费啥事,也用不了多少时间,我给孩子洗衣服的时候,顺便就帮你洗了。” 秦俊鸟神情紧张地看着丁七巧抱在怀里的衣服,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原来那堆衣服里有昨晚他跟葛玉香弄完那种事情后换下来的裤衩,裤衩上沾了很多两个人身体里流出来的东西,他本来打算吃完饭就把这些脏衣服全都洗了。现在丁七巧要帮他洗这些衣服,如果被她看到了那条裤衩上的东西,那他可就把脸全都丢光了,丁七巧是过来人,她当然知道裤衩上沾的是啥东西。 秦俊鸟看着那些衣服,尤其是那条露出一角的裤衩,心想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丁七巧把这些衣服拿走。 秦俊鸟走过去,说:“七巧姐,真的不用了,这些都是我穿了好几天的衣服,臭烘烘的,味道难闻死了,别把你给熏着,还是我自己洗比较好。” 丁七巧说:“你的衣服又不是毒气弹,就算是味道再大,也熏不到我的,跟我你咋还这么见外啊。” 丁七巧说完,抱着衣服向门外走去,秦俊鸟急忙追过去,想把那些衣服从丁七巧的怀里抢回来,可是他转念一想,自己这么做好像不太好,丁七巧好心好意要帮她洗衣服,他要是把衣服抢回来了,会伤丁七巧的自尊的。 就在秦俊鸟左右为难犹豫不定的时候,丁七巧已经抱着他的衣服走了出去。 秦俊鸟就是再想抢回那些衣服已经来不及了,秦俊鸟没有办法,有些懊恼地蹲在灶台旁,心不在焉地向灶里加了几根柴禾。 过了一会儿,丁七巧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馄饨走了进来,说:“俊鸟,这馄饨我刚煮好,你趁热吃,调料我都给你加好了。” 秦俊鸟接过馄饨,用鼻子嗅了一下,说:“这馄饨可真鲜啊,闻着就让人流口水。” 丁七巧说:“我锅里还有不少呢,你要是不够吃的话,我再给你添。” 秦俊鸟说:“不用了,我锅里还有挂面,这些足够了。” 丁七巧回到自己的屋子吃混沌去了,秦俊鸟也不放桌子,就在灶台旁把丁七巧端来的馄饨吃了,然后又吃了两碗挂面。 吃饱之后,秦俊鸟把碗筷收拾了一下,又走到屋子里把被褥叠好,这时他忽然发现自己的那条褥子已经不像样子了。昨晚他和葛玉香在炕上把铺在他们身底下的褥子糟蹋的一塌糊涂,上面都是白一块黄一块的斑块,看起来非常难看,他就把褥子外的那层布面扯了一下,拿到厨房放到洗衣盆里泡上。 这个时候,房门一开,姚核桃端着一个砂锅走了进来。 秦俊鸟拉下脸来,冷冷地说:“姚核桃,你咋来了?” 姚核桃把砂锅放到灶台上,说:“我听你二哥俊河说你媳妇秋月去县城学习去了,要好几个月才能回来,我想她不在家里,就没人给你做饭了,所以我就炖了一锅排骨给你送来,这排骨可香了,你快吃吧。” 秦俊鸟说:“你把排骨端回去吧,我已经吃过饭了。” 姚核桃把砂锅的锅盖打开,把砂锅端到秦俊鸟的面前,笑着说:“俊鸟,我大老远给你端来的,怎么说也是我的一番心意,你就是吃饱了,也再吃几口,这排骨可是好东西,最养人了。” 秦俊鸟说:“我这肚子里放不下别的东西了,你还是把排骨拿家去给咱妈吃了吧。” 姚核桃说:“咱妈已经吃过了,这是我专门给你留的,你就吃几口吧。” 秦俊鸟有些不耐烦了,没好气地说:“你这人咋这样呢,我都是说不吃了,你咋还这么嗦嗦的呢。” 姚核桃有些委屈地说:“俊鸟,你咋能这么说话呢,我一片好心来给你送排骨,你不感激也就罢了,还说出这么伤人的话来,也太让人寒心了。” 秦俊鸟说:“姚核桃,该说的话我已经都跟你说过了,现在秋月不在家里,你最好还是少来我家,这样对你对我对大家都好。” 姚核桃又把砂锅放到灶台上,冷笑着说:“咋了,你怕了,你怕别人说你跟自己的嫂子不清不楚。” 秦俊鸟说:“我啥都不怕,我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别把我跟你放在一起说事儿。” 姚核桃说:“如果,我现在要是大叫几声,你猜外人会咋想你。” 秦俊鸟皱着眉头说:“你说这话是啥意思,你想陷害我不成。” 姚核桃说:“我可不敢陷害你,你现在是大厂子,腰杆子硬得很,我就是一个普通女人,我咋敢跟你作对呢。” 秦俊鸟说:“杜红喜,你到底想咋样?” 姚核桃说:“我心里想咋样,你还不知道吗,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秦俊鸟说:“你和杜红喜来酒厂上班的事情,我已经答应咱妈了,等将来厂子缺人手的时候,我会把你们弄进厂子里来上班的,不过现在还不行。” 姚核桃抿嘴一笑,说:“我可不是为了这件事儿来的,其实我并不真想来酒厂上班,那都是杜红喜出的主意,她之所以会想出这个主意,说穿了就是为了多接近你,想多看看你。” 秦俊鸟说:“你们看我干啥,你们又不是不认识我,我有啥可看的。” 姚核桃向屋子里看了看,说:“这秋月不在家,没有人给你暖被窝,你晚上一个人能睡得着吗?” 秦俊鸟说:“我能不能睡得着,跟你没关系。” 姚核桃说:“谁说跟我没关系,你要是晚上睡不着的话,我晚上也睡不踏实啊。” 秦俊鸟说:“你要是再说这种话,我可要生气了。” 姚核桃叹了口气,说:“俊鸟,我真不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你这脑袋咋就不开窍呢,我和杜红喜虽说不是啥天仙,可我们们也是百里挑一的女人啊,我们们两个人要是打扮一下,不比那些城里的女人差多少,你为啥就看不上我们们两个人呢。” 秦俊鸟气哼哼地说:“我是人,不是畜生,我还没那么不要脸。” 姚核桃有些不高兴地说:“你说这话是啥意思,你这是在骂我不要脸了。” 秦俊鸟说:“我没骂你,你要是偏这么想的话,我也没办法。” 姚核桃冷哼一声,说:“你既然说我不要脸,今天我就不要脸一个给你看看。” 姚核桃说着就把自己的外衣给脱掉了,她的里边是一个白色带蓝花的背心,她两个丰满的肉峰高高地把背心顶起来,肉峰上那两点如花生粒般大小的凸起清晰可见。 秦俊鸟急忙把脸扭动一边,生气地说:“姚核桃,你快衣服穿上,你这个样子想干啥。” 姚核桃笑嘻嘻地说:“我热了,想脱衣服凉快一下,这也不行啊。” 秦俊鸟说:“姚核桃,这可是在我家里,你别太过分了。” 姚核桃说:“你说我过分,我就过分一个给你看看。” 姚核桃把背心向上一拉,她那两个雪白浑圆的肉峰就跳了出来。 秦俊鸟慌忙把身子转过去,说:“姚核桃,你快把衣服拉下来,别胡闹了,这大天白日的,你就不怕让人看见了。” 姚核桃说:“我不怕,谁愿意看谁就看,就算看了也是白看。” 秦俊鸟没办法,快步走到屋子里,想躲开姚核桃,可是他前脚刚走进来,姚核桃后脚也跟了进来。 这个时候,屋外传来了丁七巧的声音:“俊鸟,你家里来人了吧。”去分享

上一篇   第133章 越陷越深

下一篇   第135章 痛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