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越陷越深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33章 越陷越深

秦俊鸟想赶紧把葛玉香打发走,要是让厂里的人看到他和葛玉香抱在了一起,说不上会说出啥闲话来,他可不想让这事儿传扬出去。 秦俊鸟说:“我的胆子还没有那么小,你又不是啥吃人的老虎,我为啥要躲出去啊。” 葛玉香伸手在秦俊鸟的裤裆上摸了一把,笑着说:“到时候,我倒想看看你的胆子到底有多大,晚上别锁门,好好地在被窝里等着我。” 秦俊鸟说:“晚上你一个人敢走夜路吗,你就不怕遇到坏人啊?” 葛玉香说:“我身上又没啥钱,坏人是不会对我下手的,我就是有个馋人的身子,那坏人真要是想要的话,我就给他好了,只要不要我的命啥都好说,我权当是被鬼压了。” 秦俊鸟笑着说:“你倒是真能想得开。” 葛玉香说:“想不开又能咋样,好死不如赖活着,我要是真死了,我家里的那个废人就没人养活了,谁都能死得起,就我死不起。” 秦俊鸟看了一眼葛玉香抱着自己的双手,说:“我都答应你了,你也该把我放开了吧。” 葛玉香松开了双手,抿嘴说:“那好,我去干活了,有啥话咱们晚上细说。” 葛玉香说完转身走了,秦俊鸟看着葛玉香走进了包装车间,又向四处张望了几眼,在确人没有人看到刚才的那一幕后,才放心地向办公楼走去。 秦俊鸟先来到了丁七巧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没有关,丁七巧正在办公室里写东西,她一看秦俊鸟回来了,放下手中的笔,笑着说:“俊鸟,你总算回来了,你昨天咋没回来啊,我还以为你出啥意外了呢,为你担心了一个晚上。” 秦俊鸟有些过意不去地说:“七巧姐,我昨天是打算回来的,不过在县城里有些事情耽搁了,所以今天才回来,让你担心了。” 丁七巧说:“你能平安回来就好,这酒厂离不开你,那些工人也就只有你才能管得住他们,别人的话他们根本不听。” 秦俊鸟说:“咋了,七巧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锤子他们跟你胡闹了。” 丁七巧说:“你不用多想,锤子他们好着呢,” 秦俊鸟说:“他们要是敢跟你胡闹,你告诉我,看我怎么收拾他们。这些人不能惯着他们,没事儿的时候就得敲打一下,不然他们就能上房揭瓦。” 丁七巧说:“俊鸟,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秦俊鸟说:“七巧姐,有啥话你就说吧。” 丁七巧说:“我想过几天搬到你原来住的那个房子去。” 秦俊鸟有些意外地说:“你在这里住的好好的,为啥要搬到那里去啊。” 丁七巧说:“我在村子里花钱找了一个女人帮我照看孩子,那个女人自己也有一个孩子,她和孩子要跟我住在一起,这里的房子有些小,住不下我们们这么多人。我跟秋月去你们原来住的那个房子看过,那个房子比较大,住四个人没问题。” 秦俊鸟说:“那好吧,反正那个房子也空着,只要收拾一下,你就可以住进去了。” 丁七巧说:“我明天就收拾,过两天就搬过去。” 秦俊鸟说:“到时候我找厂里的人帮你搬。” 丁七巧说:“不用麻烦厂里的人了,我家里也没啥东西,只有一些衣服和被褥,我一个人搬就够了。” 秦俊鸟说:“咋能让你一个人搬呢,你还有孩子要照顾,不找厂里的人也行,我来帮你搬。” 丁七巧笑着说:“那我先谢谢你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跟我你还客气啥呀,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这个时候,大甜梨的嫂子抱着丁七巧的孩子快步走了进来,丁七巧的孩子正在她的怀里哭闹着,自从酒厂开始生产以后,丁七巧忙不过来的时候,都是大甜梨的嫂子帮她照看孩子。 丁七巧一看自己的孩子在哭,有些心疼地说:“嫂子,孩子咋了?” 大甜梨的嫂子说:“孩子可能是饿了,我喂他奶粉他不喝,看样子是想吃你的奶。” 丁七巧笑着说:“这个小东西,吃我的奶吃惯了,有一顿不吃都不行。” 大甜梨的嫂子点头说:“是啊,你快喂喂他吧,他要是吃不到你的奶的话,是不会消停的。” 秦俊鸟一看丁七巧要给孩子喂奶,自己不好再留在她的办公室里,转身走了出去。 到了晚上,秦俊鸟吃过了饭,用热水泡了一下脚,就早早地上了炕。 秦俊鸟躺在炕上,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家里边没有了苏秋月,秦俊鸟的心里有些空空的,苏秋月在他的身边的时候他还不觉得,可是苏秋月这一走,好像把他的心也带走了。 秦俊鸟看着苏秋月放在墙角的被褥,伸手将苏秋月的被子拉过来放到鼻子下使劲儿地闻了几下,被子上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气,秦俊鸟对这种香气很熟悉,苏秋月的身上就有这种香气,秦俊鸟觉得自己都快要醉了,此刻秦俊鸟更想苏秋月了,恨不得马上就飞到她的身边。 秦俊鸟忽然又想到了田黑翠和夏丽云,一想到她们秦俊鸟的心里就充满了愧疚,他和这两个女人的事情如果让苏秋月知道了,不知道她会咋样,她会跟自己离婚吗?要是她真跟自己离婚了,自己活着还有啥奔头。 一想到这里秦俊鸟就有些害怕,甚至是恐惧,他不知道没有了苏秋月的日子他该咋过。 秦俊鸟真后悔不该跟田黑翠和夏丽云纠缠不清,现在自己越陷越深,以后会咋样他都不敢想。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有啥好的,能让田黑翠和夏丽云这么死心塌地地跟着他,他想躲都躲不掉。 田黑翠和夏丽云就已经让秦俊鸟吃不消了,现在又多了一个葛玉香,他真是有些难以招架,同时在这么多女人之间应付着,秦俊鸟真是有些厌烦了,一开始跟她们弄那种事儿的时候秦俊鸟还有些新鲜感,觉得那是一种享受,可是次数多了之后,秦俊鸟对她们的身体已经失去了兴趣,可是为了安抚她们,他还不得不跟她们保持这种偷偷摸摸的关系,这让秦俊鸟感到很苦恼。 秦俊鸟在炕上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的有些困了。 葛玉香说晚上来,可是秦俊鸟都等了大半夜了也不见她路面,秦俊鸟不想等了,就把灯拉灭了想睡觉。 这时屋外传来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秦俊鸟知道是葛玉香来了。 葛玉香走到窗户前,轻轻地拍打了几下玻璃,小声说:“俊鸟,我来了。” 秦俊鸟把灯拉亮,从炕上坐起来,压低声音说:“我给你留门了,你进来吧。” 葛玉香推门走了进来,又回手把门从里面锁上。 葛玉香一看秦俊鸟坐在炕上,笑着说:“俊鸟,你等急了吧,我得等我家那个废人睡着了以后才能来找你,他要是不睡,我出不来。” 秦俊鸟说:“要是他半夜醒过来发现你不在家里,你回去咋跟他解释啊?” 葛玉香说:“我就说我回娘家去了,我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把他应付过去。咱俩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别说那个废人了,一提起他我这心里就窝火。” 秦俊鸟说:“那好,咱们说点儿你想说的。” 葛玉香这时走到炕边坐下,说:“俊鸟,你媳妇不在家,你一个人搂着枕头睡,心里就不难受啊。” 秦俊鸟说:“我媳妇才刚走了一个晚上,我要是连一个晚上都离不了女人的话,那我也太没出息了。” 葛玉香说:“男人有几个是有出息的,这离了女人的男人都是饿狼,见着个母的,就想打歪心思。你现在心里也一定在想着我脱光了衣服是啥样子吧。” 秦俊鸟说:“我现在根本用不着想,你一会儿脱光了,我就啥都能看到了。” 葛玉香脱鞋上了炕,身子紧挨着秦俊鸟坐了下来,她故意把自己的两个丰满的肉峰在秦俊鸟的身上磨蹭几下,说:“俊鸟,我看你咋一点儿也不着急呢,我的身子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要呢,很多男人看到我胸前这两个东西后就馋得直流口水,恨不得一口把我吞进肚子里,你倒好,就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看到我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秦俊鸟看了葛玉香的胸脯一眼,笑着说:“你这两个东西就是再大,别人再咋眼馋,也不能把这两个东西当饭吃啊。” 葛玉香这时把手伸到秦俊鸟的腰间,向他的裤裆摸索去,秦俊鸟急忙抓住她的手,看了一眼灯绳,说:“你先等一下,我把灯灭了,这亮光光的,要是被人看到咋办。” 葛玉香说:“这么晚了,谁不在家里搂着自己的媳妇睡觉,没人会跑到这里来偷看这种事情。” 秦俊鸟说:“还是小心一些好,要是真被人看到了咋办。” 葛玉香说:“俊鸟,还是开着灯吧,我喜欢开着灯弄这种事情。你要是怕别人偷看,就把窗帘挡好。” 秦俊鸟站起身来把窗帘挡严实了,又小心翼翼地走到墙边听了听隔壁丁七巧屋子里的动静,在确认没有啥异常情况之后,他才安心地坐在了炕上。 葛玉香这时已经把上衣脱掉了,她的里面没有穿胸罩,她那两个雪白的大肉峰袒露在秦俊鸟的眼前,秦俊鸟看着那两个像小山一样诱人的大家伙,喉结动了几下,心跳开始加速。 葛玉香用手端着自己的一个肉峰送到秦俊鸟的嘴边,呼吸急促地说:“俊鸟,我这两个东西可不是谁都能享受到的,你吃吃看,我保证你吃过之后,一辈子都忘不了。” 秦俊鸟把脑袋向后缩了缩,有些不情愿地说:“我又不是小孩,我吃这东西干啥。” 葛玉香没好气地说:“我这东西又没有毒,你咋就不能吃。谁说这东西只能给孩子吃了,这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吃过自己媳妇的这两个东西。” 秦俊鸟说:“这个先不着急,我先摸几下,看看你这两个东西有啥特别的。” 葛玉香把端着肉峰的那只手拿下去,高高地挺起两个浑圆饱胀的肉峰,笑着说:“那好,你好好摸一摸,你摸我的肯定比摸你媳妇的舒坦。” 秦俊鸟伸手在葛玉香的肉峰上摸了几下,触手是一种肉嘟嘟软绵绵的奇妙感觉。葛玉香胸前的这两个东西绝对是极品,任何男人见了都会爱不释手的。 秦俊鸟把双手挪到葛玉香的两个肉峰的下缘,用手握住了,然后轻轻地摇晃了几下,两个肉峰颤悠悠的,如波浪一般起伏着,直晃秦俊鸟的眼睛。 秦俊鸟在葛玉香的肉峰上耍弄了一会儿,葛玉香眯缝着眼睛,喘息着说:“俊鸟,别弄了,用你那个东西吧,我这两东西以后就是你的了,你啥时候想耍都成,现在还是办正经事儿要紧。” 秦俊鸟把手从葛玉香的胸前移动了她的腰间,先把她的裤带解开,然后把她的裤子脱掉,接着是裤衩。 葛玉香仰面躺在了炕上,秦俊鸟把身子压在了葛玉香光溜溜的身子上,狠命地动了起来。 两个人在炕上疯狂地折腾着,直到两个人都累得虚脱了,才各自睡了。 天不亮,葛玉香就从被窝里钻出来,秦俊鸟还在睡着,摸着黑把衣服穿好,一个人悄悄地出来秦俊鸟的屋子,向自己家走去。去分享

下一篇   第134章 一片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