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不准躲出去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32章 不准躲出去

谭局长走过来看了一眼廖银杏,见她正在睡着,问:“银杏咋样了?” 秦俊鸟回答说:“她没啥,就是喝得太多了,现在睡了。” 谭局长说:“银杏就交给你了,我们们几个人还要去打麻将,你把她送回家去吧。” 秦俊鸟点点头,说:“谭局长,我会把银杏安全地送回家的。” 谭局长说:“那好,我们们走了。” 谭局长他们走后,秦俊鸟架着廖银杏出了饭店。 秦俊鸟把廖银杏送到了她在批发部的住处,廖银杏这一路上睡得很死,任凭秦俊鸟摆弄着,根本没有一点儿意识。 进了屋子后,秦俊鸟把廖银杏扶到床上,廖银杏仰面躺在床上,眼睛紧闭,脸蛋红彤彤的,睡得很香的样子。 秦俊鸟这一路把廖银杏送回家里,费了很大的力气,累得他满头大汗,他拉过一条毯子给廖银杏盖上,然后走到厨房里,他想把脸上的汗水洗一下。 廖银杏这时忽然睁开了眼睛,她勉强翻身从床上爬起来,一脸难受的表情,她跌跌撞撞地下了床,身子摇晃着走到门口,门口放着一个空洗脸盆,她一弯腰,对着洗脸盆呕吐了起来。 秦俊鸟在厨房里听到廖银杏呕吐的声音,急忙走进屋子里来。 秦俊鸟看着在门口呕吐的廖银杏,说:“银杏,你咋样了?要不要紧?” 廖银杏没有抬头,只是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啥大问题。 秦俊鸟说:“银杏,你把肚子里的东西全吐出来就不难受了。” 廖银杏吐了一会儿就不吐了,她摇摇摆摆地站起身子,一不小心将洗脸盆给踢翻了,她吐在脸盆里的那些东西全都流到了地上,有很多都沾在了廖银杏的衣服上和裤子上,散发着一种难闻的臭味,有一些还溅在了秦俊鸟的裤子上。 秦俊鸟眼看着廖银杏就要跌倒,急忙一把将她扶住,搀着她回到床上躺下。廖银杏躺下后不久就又睡着了,还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秦俊鸟用手捂着鼻子,看着廖银杏满身的污渍,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将廖银杏的衣服和裤子全都脱了下来,廖银杏的身上只剩下了一个黑色的胸罩和一条黑色的三角裤,她那两个雪白的肉峰半露在外,随着她的呼吸而高低起伏着,看得秦俊鸟顿时血流加速。 秦俊鸟把从廖银杏身上脱下来的衣服扔在了门口,又把廖银杏吐出来的那些东西打扫干净,拿拖布把地重新拖了一遍,直到闻不到那股呕吐物的臭味了,秦俊鸟才拿着拖布去了厨房。 秦俊鸟在厨房里把拖布涮洗干净,无意中发现自己的裤子上也沾了很多的污渍,他只好把裤子脱下来,在水龙头下接了一盆水,把裤子洗了。 裤子洗干净后,秦俊鸟把裤子挂在厨房的门口晾了起来,此刻他的下身只剩下了一条裤衩。 秦俊鸟低头在身上闻了闻,裤子虽然洗了,可是他的身上还留有廖银杏吐出来的那些污物的臭味。 秦俊鸟向屋子里看了一眼,见廖银杏正沉沉睡着,估计她一时半刻醒不过来,就把厨房的门关好,然后把衣服脱光了,他想在厨房里洗个冷水澡,把身上的异味全都洗掉。 就在秦俊鸟光着身子在厨房里洗澡的时候,廖银杏只觉得口中干渴,胃里头火烧火燎的,非常难受。 廖银杏再次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地向厨房走去,想到厨房里找水喝。 秦俊鸟在厨房里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他慌忙拿起自己的背心和裤衩刚想往身上套,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廖银杏这时推门走了进来。 秦俊鸟急忙用衣服捂住自己的下身,十分尴尬地看着廖银杏,有些不知所措。 廖银杏一看秦俊鸟光着身子,吓得连忙转过身去,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身上也只穿着胸罩和三角裤,她的酒顿时就醒了七分,她生气地说:“俊鸟,你咋没穿衣服啊,你刚才对我做啥了?” 秦俊鸟慌忙解释说:“银杏,我啥也没做,刚才你吐了,你吐的那些东西沾在了我的裤子上,我把裤子洗了,可是我的身上还有你吐出来的东西的怪味,所以我想把身上的怪味洗掉,谁知道这个时候你走了进来。” 廖银杏说:“你还敢说你啥都没做,你要是对我啥都没做的话,我身上的衣服哪去了,秦俊鸟你这个畜生,平时看着你挺老实的,没想到你趁着我喝醉的时候,竟敢对我做出这种事情来。” 秦俊鸟一脸委屈地说:“银杏,我真没对你做啥,你的衣服和裤子都沾上了你吐的东西,那味道实在太难闻了,我就把你的衣服和裤子脱了扔在了门口。” 廖银杏向门口看了一眼,她的衣服和裤子果然堆放在门口,她这时稍稍地放下心来,她没好气地说:“你还愣着干啥,快把衣服穿上啊,你这个样子好看啊。” 秦俊鸟说:“好,我马上就穿衣服。” 廖银杏回到屋子里等着,秦俊鸟把厨房门的关上,手忙脚乱地穿着衣服,穿完衣服后,秦俊鸟又犯起难来,原来他的裤子已经洗了,现在还没有晾干,他连条裤子穿都没有,他在心里非常懊悔,刚才不应该一时心急就把裤子给洗了,弄得现在只能穿着裤衩。 秦俊鸟想了想,鼓足勇气说:“银杏,你家里有男人的裤子没有,我的裤子洗了,我没有裤子穿了。” 廖银杏在衣柜了翻腾了一会儿,从里边找出来一条运动裤,她走到厨房门口,把运动裤从门缝递进去,说:“我家里没有男人的裤子,这一条是我的运动裤,我买来之后嫌太肥大了就没穿,你穿着应该合适。” 秦俊鸟虽然在心里不愿意穿廖银杏的裤子,可是有裤子穿总比没裤子穿要强,他只好从廖银杏的手里接过运动裤穿在了身上。 秦俊鸟穿着廖银杏的运动裤从厨房里走出来时,廖银杏看了一眼,笑着说:“这条裤子你穿着正合适,而且还挺好看的,这条裤子就送给你了。” 秦俊鸟苦笑着说:“这还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穿女人的裤子,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我这脸就没地方放了。” 廖银杏板起脸说:“你要是不爱穿就脱下来,这条裤子话了我不少钱呢,你不愿意穿,我还不愿意给呢。” 秦俊鸟当然不能脱下来了,他哄着廖银杏说:“银杏,你别生气,刚才你就当我是在放屁好了,我说的话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廖银杏“扑哧”一声笑了,说:“这就是你,我才把自己的裤子给你穿的,要是换了别人,想都别想。你不领情也就罢了,还说出这种话来,真是没心没肺。” 秦俊鸟低声下气地说:“银杏,你别见怪,都是我不好,我这张嘴太臭,不会说人话。” 廖银杏说:“好了,这么晚了,你也别跟我作检讨了,今晚你就睡在仓库里吧,那里有床有被子。”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我现在就去睡觉了。” 廖银杏说:“俊鸟,你最好老实点儿,你要是敢在我睡着的时候打我的坏主意的话,小心我把你的那个东西给废了。” 秦俊鸟说:“银杏,你咋能这么想我呢,我可不是那种丧尽天良的人。” 廖银杏走到厨房里弯下腰来,对着水龙头喝了一大口自来水,喝完水后她就回到屋子里睡觉去了。 秦俊鸟在库房里睡了一个晚上。到了第二天,秦俊鸟早早就起来了,廖银杏还在屋里头睡着,他想起昨晚的事情就有些脸红,一分钟都不想在廖银杏的批发部多待,没跟廖银杏打招呼就一个人回村去了。 秦俊鸟回到村里时已经是中午了,秦俊鸟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就先去食堂吃饭。 秦俊鸟走进食堂后,看到工人们大多都已经吃完饭了,刘镯子正在忙着收拾碗筷。 刘镯子一看秦俊鸟走了进来,笑着说:“俊鸟,你饿了吧,你等着,我给端饭去。” 秦俊鸟点头说:“我还真饿了,你快一些。” 刘镯子很快就把饭菜给秦俊鸟端了上来,秦俊鸟拿起筷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吃晚饭后,秦俊鸟想去办公室看看,他本来跟丁七巧说好当天去当天回来的,可是他在县城里耽搁了一个晚上,他怕丁七巧为他担心,想过去跟她打声招呼,让她放心。 秦俊鸟刚走出食堂,就看见葛玉香走了过来。 葛玉香向左右看了看,见附近没有啥人,就快步走到秦俊鸟的面前,笑着说:“俊鸟,听他们说你去了县里,那县城啥样啊,我在这山里窝了快三十年了,一次县城都没去过,你啥时候能带我去县城里开开眼界啊。” 秦俊鸟说:“我去县城是去办正经事儿去了,又不是去游山玩水去了,再说了,我和你啥关系也没有,咱俩咋能一起去县城嘛?你说话咋不经过大脑呢。” 葛玉香撅着嘴,有些不高兴地说:“谁说咱俩啥关系也没有,那天咱俩在你办公室里做了啥事情,你难道都忘了吗。” 秦俊鸟吓得脸色一变,向四处张望了几眼,压低声音说:“那天在办公室里的事情是你主动要那么做的,我可没有碰你一手指头,我希望这事儿你以后不要再提了。” 葛玉香说:“咋,你舒服完了,就想不认账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秦俊鸟有些急了,说:“葛玉香,你到底想咋样嘛,我又没把你咋样,那都是你一厢情愿的,你咋还没完没了了。” 葛玉香气呼呼地说:“俊鸟,你咋翻脸就不认人呢,我都帮你做那种事情了,在我心里我早就把自己当成是你的人了,你现在用这种态度对我,也太过分了。” 秦俊鸟无奈地说:“葛玉香,我从来都没说过你是我的人,你家里有男人,我家里有女人,你别总把咱俩往一起扯。” 葛玉香走过去,一把将秦俊鸟抱住,说:“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你的人,你想不承认也不行。” 秦俊鸟急忙抓住葛玉香的手,说:“葛玉香,这是厂里,不是你胡闹的地方,你快放开我。” 葛玉香说:“我不放,你是不承认我是你的人,我就一直这么抱着你,我让全厂的人都知道咱俩的关系,我看到时候你还敢不认账。” 秦俊鸟想把葛玉香的抱紧的双手扳开,可是葛玉香的两只手就跟钳子一样,根本扳不开,葛玉香的双手反而抱得更紧了。 秦俊鸟怕被旁人看到,语气软下来,哄着葛玉香说:“葛玉香,你先放开我,咱俩的事情好说,咱俩这个样子,要是让厂里人看到了,对谁都不好。” 葛玉香想了一下,说:“好吧,我可以放开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秦俊鸟说:“啥条件,你说。” 葛玉香说:“我听说你媳妇去县城了,要好几个月才能回来,你家里就你一个人,今晚我来找你,你可不准躲出去。”去分享

上一篇   第131章 按老规矩

下一篇   第133章 越陷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