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虚惊一场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30章 虚惊一场

秦俊鸟有些心虚地说:“冯婶,我不会在外边胡搞的。在我眼里外边的女人再好,也不如秋月好。” 冯寡妇说:“俊鸟,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你现在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千万不能走歪路,要管好自己。” 秦俊鸟点头说:“冯婶,我心里有分寸,我不会胡来的。” 陆雪霏这时说:“俊鸟,我们们一会儿取完药就回村里去,你们啥时候回去,要是现在回去的话,咱们正好一起回去。”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如果他和夏丽云一起回村的话,苏秋月肯定会起疑心的。秦俊鸟还不想在这个时候就跟苏秋月摊牌,所以能瞒就瞒下去。 秦俊鸟找了个借口说:“不了,我还要买些东西,你和冯婶先回去吧。” 陆雪霏笑着说:“那好吧,我和冯婶先回去了。” 冯寡妇这时插了一句说:“俊鸟,你要是买完东西了,也早些回去吧,别老跟那个女人黏在一起,这孤男寡女的,在一起时间长了不好。” 秦俊鸟说:“我知道,我买完东西就回去。” 陆雪霏和冯寡妇取完药后出了医院,看到两个人走远了,秦俊鸟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秦俊鸟拿着药回来找等在诊室门口的夏丽云,夏丽云见他去了这么久,有些不高兴地说:“你干啥去了,咋去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把我扔下不管,一个人跑了呢。” 秦俊鸟笑着说:“我咋会扔下你不管呢,我可不是那种狼心狗肺的人。” 夏丽云说:“你现在不会扔下我不管,谁知道你将来会不会。” 秦俊鸟咳嗽了一下,说:“我将来也不会的,咱俩还是找个别的地方说话吧,这医院里的消毒水味儿都要把我给呛死了。” 夏丽云点头说:“好吧,咱俩去街上逛一逛,你陪我去服装店买几件小孩子穿的衣服吧。” 秦俊鸟一听夏丽云说要买小孩子的衣服,吓得脸色一变,说:“为啥买小孩子的衣服,咋了,你怀孕了吗?” 夏丽云说:“看把你吓成啥样子了,我没有怀孕,我是给七巧姐的孩子买的,我出来时跟七巧姐说来乡里买衣服,她让我帮她买几件衣服给她的孩子穿,我要是就这么空手回去的话,咋跟七巧姐交待啊。” 秦俊鸟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幸好是虚惊一场。 秦俊鸟说:“你没怀孕就好,你要是真怀孕了,我还真不知道该咋办好。” 夏丽云说:“我要是真怀孕的话,你就跟你家里的媳妇离婚,然后把我娶了。你跟你媳妇都结婚这么长时间了,她连个蛋都没给你下一个,像这种女人你还要她干啥。” 秦俊鸟说:“生孩子这种事情是急不得的,她现在没有生孩子,不能代表她以后就不能生孩子。” 秦俊鸟陪着夏丽云光了几家服装店,夏丽云给丁七巧的孩子买了几套衣服,又给自己买了几件衣服,她还要给秦俊鸟买衣服,秦俊鸟说自己的衣服够穿,没有让她买。 买完衣服后,秦俊鸟没有跟夏丽云一起回村子里,他让夏丽云先回去,自己在乡里又转了转,估计夏丽云差不多已经回到了酒厂,秦俊鸟才回村子去。 这一天秦俊鸟要运送白酒去县城,苏秋月要去县里的会计学校学习,夏丽云要回县城去,两个人正好搭送白酒的车跟秦俊鸟一起去了县城。 到了县城后,秦俊鸟先把苏秋月送到了会计学校,又把夏丽云送到了家,然后才让司机向廖银杏的烟酒批发部开去。 廖银杏的烟酒批发部就在县城最繁华的商业街上,批发部的门脸虽然不大,不过地段非常好。秦俊鸟走进批发部时,廖银杏正在低头算账。 秦俊鸟笑着说:“银杏,我给你送酒来了。” 廖银杏抬头一看是秦俊鸟来了,高兴地说:“俊鸟,你这一路上辛苦了,我这就去找人卸货。” 秦俊鸟说:“你不用找人了,这些货我一个人就够了。” 廖银杏抿嘴一笑,说:“那可不行,我要是把你累坏了,你媳妇还不得找我算账啊。” 秦俊鸟说:“小瞧我了不是,咱山里人别的没有,就是有把子力气,你放心,累不到我的。” 秦俊鸟自己一个人把车上的白酒全都卸了下来,批发部后面就是库房,秦俊鸟送来的这些白酒几乎都把库房给装满了。 廖银杏认真地清点了一下数量,然后对秦俊鸟说:“等我把这些酒全都出手了,就给你结账,我现在手头上没有那么多现金。” 秦俊鸟用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说:“钱的事情不着急,这白酒的市场前景还不知道咋样呢,只要这白酒能卖出去,我就谢天谢地了。” 廖银杏说:“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你送来的这些白酒一瓶都不会剩下的。” 秦俊鸟说:“你卖的越多我越高兴,我送来的白酒你要是卖没了,我再给你送一车来。” 廖银杏说:“俊鸟,到我屋里去坐一坐吧。” 秦俊鸟说:“我就不坐了,我还得赶回村里去。” 廖银杏说:“你第一次到我这里来,怎么也得坐一会儿再走吧。你要是不坐,那就是看不起我,咱俩以后还咋合作了。” 秦俊鸟一听廖银杏这么说,只好点头说:“好吧。” 在库房的旁边有一间不太大的屋子是廖银杏住的地方,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单人床,一个衣柜,还有一张八仙桌。 廖银杏把秦俊鸟让进屋子里,说:“我这里地方小了一些,你可别嫌弃啊。” 秦俊鸟说:“我咋会嫌弃呢,这里是县城的黄金地段,寸土寸金,能有这么个地方就已经很不错了。” 廖银杏微笑着说:“俊鸟,你喜欢喝啥东西,茶水还是汽水?” 秦俊鸟说:“银杏,你不用忙了,我坐一会儿就走,我啥也不喝。” 廖银杏说:“俊鸟你刚来县城,咋能说走就走呢,一会儿我给你接风,咱们找个地方一起吃顿饭。”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银杏,酒厂还有大摊子事情等着我呢,我不能在县城里耽搁太长时间。” 廖银杏说:“俊鸟,这做生意的学问可大着呢,你天天窝在那个山沟沟里,就算你的酒厂生产出来的白酒比那茅台酒还好喝也没有用,你的酒要想卖出去,而且还卖得好,必须得会吆喝。用一句时髦的话来说,就是你得会运作。” 秦俊鸟一脸茫然地说:“运作?啥叫运作啊?” 廖银杏说:“运作就是多交朋友,要眼光六路耳听八方,你认识的人多了,你的路子也就多了,那样一来,你的白酒还愁没有销路吗?” 秦俊鸟仔细想了一下廖银杏说的话,苦笑着说:“我倒是想多交朋友,可是这县城里的人谁愿意跟我这个山里人交朋友啊,他们一看到我都躲得远远的。” 廖银杏说:“一会儿我带你去见几个朋友,他们可都是县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要是想把酒厂做大的话,认识这些人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秦俊鸟说:“那好吧,我就怕他们嫌我是山里人,不愿意理我。” 廖银杏说:“俊鸟,你得有自信才行,你现在也算是一个农民企业家了,这年月有钱就有身份。” 秦俊鸟无奈地说:“可我现在没钱,你让我咋自信啊。” 廖银杏说:“你的那个酒厂不就是钱吗,用城里人的话说,你的酒厂就是不动产,你有那么大一个酒厂,那就是你的资本。” 秦俊鸟想了想,说:“哦,我懂了,你的意思就是让我打肿脸充胖子,没钱硬装有钱人。” 廖银杏说:“你的那个酒厂就是一个印钞机,也是你身份的象征,在别人面前你得挺直腰杆,不能小看自己。” 秦俊鸟说:“啥身份不身份的,我一个乡下的农民,就是再有身份,也是个修理地球的农民。” 廖银杏白了秦俊鸟一眼,说:“我跟你说不清楚,总之一句话,你别把自己看扁了,你觉得自己不咋样,还有很多人不如你呢。” 秦俊鸟把司机打发走了,自己留了下来,他想看看廖银杏说的有头有脸的人究竟是一些啥样的人。 廖银杏拿起放在床头的电话打了几个电话,约那些人晚上六点出来吃饭,电话里的人都很痛快的答应了。 放下电话后,廖银杏让秦俊鸟在批发部里等着她,她在屋子里对着镜子简单地打扮了一下,又换了一身好看的衣服,觉得满yi了才出了屋子。 吃饭的饭店离廖银杏的批发部不太远,秦俊鸟跟着廖银杏走进饭店的包间时,已经有几个男人等在那里了。 这些人一看廖银杏来了,都纷纷笑着跟她打招呼,其实一个四十多岁,胖得跟肥猪一样的男人跟她开玩笑说:“银杏啊,以前我请你吃饭,你总是推三阻四的,今天这是咋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咋想起来请我们们吃饭了。” 廖银杏笑盈盈地说:“谭局长,看你说的,你以前请我吃饭,我不是没有时间吗,你还不知道吗,我那个批发部就我一个人,我要是走了,我的生意咋办啊。” 谭局长说:“依我看,你那个批发部干脆关门算了,你这一天拼死拼活的干也挣不了三瓜两枣,何必受那份罪呢。” 廖银杏说:“我要是把批发部关了,那我吃啥喝啥呀,难道要去大街上要饭吃啊。” 谭局长笑着说:“银杏啊,让我说你啥好呢,你这个脑袋瓜子就是不开窍,就凭你长了这么一张漂亮的小脸蛋还怕没饭吃吗,只要你愿意,那些男人还不排队给你送饭吃。以你的条件,找一个男人养着你是很容易的事情,就看你心里怎么想了。” 廖银杏说:“我一个山里女人,要文化没文化,要啥没啥,哪个男人能看得上我啊。” 谭局长盯着廖银杏高耸的胸脯,咽了口唾沫,说:“只要你愿意,我愿意养你一辈子。” 廖银杏说:“谭局长,你要是养我的话,你家里的老婆谁养啊?” 谭局长说:“当然也是我养了,你们俩我一起养,反正一个羊也是养两个羊也是放。” 谭局长说完,那几个男人看着廖银杏一阵坏笑,谭局长也跟着笑了起来。 廖银杏说:“谭局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可愿意给人当小老婆,你还是找别的羊放吧。” 谭局长说:“银杏,这我可就要说你几句了,你咋能说是小老婆呢,多难听啊,那叫情人,情人你懂不懂。” 廖银杏说:“情人和小老婆还不是一个意思,只不过情人叫起来好听一些,实际上都是一路货色。” 谭局长这时打量了秦俊鸟几眼,好奇地问:“银杏,你身边的这个小兄弟是谁啊?看起来眼生,咋不给我介绍一下啊。” 廖银杏说:“他叫秦俊鸟,跟我是一个村的。他开了一个酒厂,现在是我的合作伙伴。”去分享

上一篇   第129章 床散架了

下一篇   第131章 按老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