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谁规定女人不能进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3章 谁规定女人不能进

秦俊鸟说:“那好吧,你想买什么?” 女人说了很多要买的东西,不过都是一些生活必需品,大到锅碗瓢盆,小到火柴针线,看样子这个女人是打算在山里常住了。 秦俊鸟说:“这些东西我得到乡里去买,要过两天才能给你送来。” 女人说:“我知道,等你买来这些东西后,就送到前面的那块石头旁,我会在那里等你的。” 女人说完,指了指树林外的一块大青石。 秦俊鸟看了一眼,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女人又问:“你身上还有吃的吗?” 秦俊鸟说:“我还有几个馒头。” 女人说:“把馒头都给我留下来吧。” 秦俊鸟把身上剩下的几个馒头全都给女人留了下来,把水壶也给女人留下了。 秦俊鸟说:“这些馒头你先凑合着吃,等我再来的时候给你带好吃的东西。” 女人说:“你在山里看到我的事情,千万不要对别人说,我希望你能做到。” 秦俊鸟说:“你放心,我不会对别人说的。” 秦俊鸟收好女人给的钱,沿着原路返回了家。秦俊鸟虽然在心里觉得在山里救的这个女人有些可疑,正常人谁会一个人跑到山里来,更何况还是一个女人,可是秦俊鸟既然已经答应了女人就要说到做到。 第二天秦俊鸟去了乡里,按照女人说的东西一样不少地全给她买了回来,女人一共给了他两千块钱,给女人买东西一共花掉了一千五百多,还剩下不到五百块钱。 秦俊鸟把剩下的钱收好,把买好的东西放在了陈铁匠家,然后去了离乡政府不太远的马家羊肉馆,他想给山里的那个女人买点儿羊肉吃。 秦俊鸟刚迈进羊肉馆就看见刘镯子正在跟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喝酒,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看样子好像很熟的样子。 刘镯子也看到了秦俊鸟,不过她没有跟秦俊鸟打招呼,装作根本不认识他,跟那个男人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酒。 秦俊鸟看刘镯子装作不认识她,也没有过去跟她打招呼。自从上次钻完高粱地后,他就再也不敢招惹刘镯子了,在村里看到她都是绕道走,要是刘镯子主动跟他说话,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好。 秦俊鸟要了一碗羊杂汤,又要了一斤烧卖,还要了烤羊腿和烤羊排,这烤羊腿和烤羊排是秦俊鸟给山里的那个女人买的。 在棋盘乡这个穷乡僻壤能吃上羊肉就算是顶好的了,而且你就是想吃山珍海味,在这个闭塞的地方也没有卖的。 趁着羊杂汤和烧卖没上来的时候,秦俊鸟去了趟厕所,在乡里的集市上溜达了半天,秦俊鸟憋了一泡尿一直没有地方撒,这回终于有地方撒了。 秦俊鸟进了厕所,解开裤袋舒舒服服地尿了一泡,没等他提上裤子,刘镯子突然走了进来,她笑着说:“真是巧啊,每次我到乡里都能遇上你,这说明我们们两个人还挺有缘分的。” 刘镯子说完话已经走到了秦俊鸟的身边,秦俊鸟没想到刘镯子会在这个时候闯进来,他手忙脚乱地看着刘镯子说:“镯子嫂子,这里好像是男厕所,你咋进来了。” 刘镯子说:“男厕所咋了,谁规定男厕所女人就不能进了。” 刘镯子说完,还向秦俊鸟的下身瞄了一眼,幸好秦俊鸟已经把裤裆里的那个宝贝给收好了,要不然就被刘镯子给看光了。 秦俊鸟急忙把裤子提上,然后把裤带系好,脸上有些发烫地说:“你找我有啥事儿啊?” 刘镯子笑着说:“没事儿我就不能找你吗?” “当然可以。”秦俊鸟转身向厕所外走去。 “站住。”刘镯子叫住了他。 秦俊鸟急忙停下脚步,问:“还有啥事儿?镯子嫂子。” 刘镯子说:“一会儿吃完饭了先别走,等着我,我们们一起回村去。如果你敢先走的话,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秦俊鸟老老实实地说:“我一定等着你,跟你一起回村里。” 秦俊鸟说完快步走了出去。刘镯子也随后跟了出来。 回到饭桌前秦俊鸟真有些后悔了,当初他实在不该跟刘镯子钻了高粱地。如今小辫子在人家刘镯子的手里攥着,刘镯子让他干啥他就得干啥。 这时,服务员把羊杂汤和烧卖端了上来,闻着羊杂汤的香气,秦俊鸟咽了咽口水,拿起筷子和汤匙大口吃喝起来。 刘镯子回来后跟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又喝了几杯酒,那个男人有些喝多了,说话都不利索了,可是刘镯子却一点事儿都没有,就跟没喝酒时一样。 在村里的时候秦俊鸟就听人说刘镯子的男人是个酒鬼,刘镯子比她男人还能喝,只是刘镯子不像她男人那样整天抱着酒瓶子喝得醉醺醺的,她是到了必要的时候才喝。 今天秦俊鸟算是开了眼了,以刘镯子的酒量,就是那男人三个都喝不过她一个。 刘镯子笑眯眯地看着那个男人,说:“张老板你喝多了,就不要再喝了,有机会我们们以后再喝。” 那个男人“嘿”“嘿”笑了几声,说:“谁说我醉了,我没醉,我还能喝。” 这种情况下一般说自己没醉的人实际上早就已经醉了,这个张老板再喝下去就能醉成一滩烂泥。 刘镯子说:“要不,我扶你去休息一会儿吧。” 那个男人摇摇头说:“不用,我们们继续喝,我就不信我一个大男人还喝不过你一个女人。” 刘镯子没有听男人的,她架起男人向羊肉馆的后院走去。男人不想走,可是他的腿已经不听他的使唤了,其实他现在还能站着说话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男人在刘镯子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向后院走去,男人一边走一边看着刘镯子说:“镯子妹子,今天大哥我没喝尽兴,下次我来棋盘乡收山货的时候,我们们接着喝。” 刘镯子陪着笑脸说:“放心吧,张老板,你对我这么够意思,下次我还陪你喝。” 男人在刘镯子高挺的肉峰上使劲地摸了两下,笑着说:“妹子,可惜了你这个好身子,你要是跟了大哥我,我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一辈子都享福。” 刘镯子狠狠地打了男人的手一下,瞪着眼说:“往哪乱摸呢,要是让我男人知道了,还不骟了你个狗日的。” 男人说:“你要不说,他怎么会知道。再说就凭我们们俩的关系,你不会告诉你男人的。” 出了后院有一家小旅馆,刘镯子要了一间房间,把男人扶了进去。 没过多久,刘镯子一个人从小旅馆里走了出来。这时秦俊鸟的饭也吃完了。 秦俊鸟付过帐后,起身说:“镯子嫂子,我们们回村去吧。” 刘镯子说:“不着急,我们们说会儿话再回去。” “这……”秦俊鸟犹豫了一下。 刘镯子笑着说:“怎么,高粱地都敢跟我钻,跟我说会儿话就不敢了。” 秦俊鸟想了想,说:“好吧。” 秦俊鸟跟着刘镯子又进了那家小旅馆,刘镯子又让开了一间房。秦俊鸟忐忑不安地跟着刘镯子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刘镯子就把外衣脱了,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说:“真热啊。” 进了房间以后,秦俊鸟一直规规矩矩地站在门口看着刘镯子没有说话。看到刘镯子把外衣脱了,露出里面紧身的衬衣,她那对肉峰被衬衣裹得紧紧的,几乎就要顶破衬衣冲了出来。 看到这里秦俊鸟急忙把头低了下去,此刻他真感觉到全身有些发热了。 刘镯子问他:“俊鸟,你热不热?” 秦俊鸟说:“我不热。” 刘镯子说:“可能是我酒喝多了,我全身上下就跟火烧的一样热。” 秦俊鸟说:“那我去给你倒杯凉水。” 刘镯子摆摆手,说:“不用了。”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找我来不要跟我说话吗,你想说什么?” 刘镯子走到床边坐下,用手拍了拍床垫说:“你站在门口干什么,像个电线杆子一样,来,到这边坐,就是说话,咱们俩也得离近点啊,这样才能听得清楚。” 秦俊鸟只好走到刘镯子的身边坐下,床垫很软,秦俊鸟却觉得屁股底下就跟坐着一根钢针一样。 刘镯子看着秦俊鸟说:“俊鸟,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嫌我年纪比你大。” 秦俊鸟说:“不是。” 刘镯子笑着说:“那你亲亲我。” 秦俊鸟为难地看着刘镯子说:“镯子嫂子,这样不好吧。” 刘镯子说:“这有什么不好的,这屋里就咱们两个,你就是亲了也没别人看见,你怕啥?” 秦俊鸟的嘴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口。 刘镯子忽然伸手把衬衣也脱了,一个黑色的胸罩兜着她那两个浑圆雪白的肉峰,中间被挤出了一条细细窄窄的肉沟。 秦俊鸟的呼吸马上变得急促起来,对于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来说,根本无法抵挡像刘镯子这样的成熟女人。 秦俊鸟急忙把脸扭到一边,不敢看刘镯子的身子,他说:“镯子嫂子,你还是把衣服穿上吧,你这样忽冷忽热会着凉的。” 刘镯子伸手把秦俊鸟的脸扳了过来,说:“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 秦俊鸟的眼神有些躲闪地说:“镯子嫂子,你穿成这样,我不能看你。” 刘镯子说:“你都看过一次了,再看一次又能咋了?” 秦俊鸟喘着气说:“我怕我看了会忍不住。” 刘镯子笑着说:“你要是忍不住的话,我的身子可以给你。”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还是算了吧,我没钱。” 刘镯子说:“我今天高兴,不要你的钱。”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镯子嫂子,我不能做对不起秋月的事情,真的不能。” 刘镯子有些不高兴地说:“那个苏秋月有什么好的,一个破鞋值得你这么做吗?我看你真是傻透了。” 秦俊鸟一脸认真地说:“镯子嫂子,以前的事情都是我的不对,我今天给你赔礼道歉了,以后你还是别这样了。” 刘镯子看秦俊鸟说的都是真心话,知道他是不会碰她的,她有些扫兴地说:“天底下我还没见过你这么笨的男人,活该你娶那个破鞋,你走吧。” 秦俊鸟站起身来说:“镯子嫂子,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刘镯子不耐烦地说:“你走吧,快点走,我不想听你说话。” 秦俊鸟推门出了房间,到了小旅馆外他才长长地出了口气,转身向陈铁匠家走去。去分享

上一篇   第12章 山中救人

下一篇   第14章 两个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