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床散架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29章 床散架了

秦俊鸟说完就快步追了出去,孟水莲并没有走出太远,姚核桃走在她身后,不时还说一些风凉话,在那里煽风点火。 秦俊鸟追上去,叫住孟水莲说:“妈,你别生我的气,你要是气坏了身子可咋办啊?” 孟水莲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秦俊鸟说:“把我气死好了,我老了,不中用了,我说的话也没人听了,我活着还有啥意思,不如死了好。” 秦俊鸟为了让孟水莲消气,口气软下来说:“妈,这事儿你让我再想一想,等过几天我再给你回话。” 孟水莲一看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气就消了一大半,点头说:“那好,我等你的回话。” 孟水莲带着杜红喜和姚核桃回了栗子沟村,等孟水莲她们走远了,秦俊鸟转身向家里走去。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跟苏秋月撒了一个谎,说自己要去乡里见个朋友,其实他在乡里根本没有朋友,苏秋月听说他要去见朋友,也就没有多问。 秦俊鸟小心翼翼地来到村外的树林里,他跟夏丽云约好了在这个树林里见面。 夏丽云早早就等在树林里了,她一看秦俊鸟来了,高兴地说:“俊鸟,这几天都要把我给憋坏了,今天终于可以跟你好好地快活一下了。” 秦俊鸟说:“你总把这种事情挂在嘴边上,就不嫌害臊啊。” 夏丽云说:“这有啥可害臊的,哪个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不做这种事情,我跟你虽然不是合法夫妻,可我们们也是两厢情愿的,我又没有干啥不要脸的事情。” 秦俊鸟和夏丽云来到了乡里找了一家小旅馆,并且要了一个房间,两个人进了房间后,夏丽云就迫不及待地把衣服全都脱光了。 秦俊鸟却一点也不着急,他先走到双人床前用手按了按床垫,看一看床垫的弹性好不好,然后又坐到双人床上,屁股使劲地颠了几下,试试双人床的舒适度如何。 夏丽云说:“俊鸟,你是咋回事儿啊,我看你好像一点儿也不着急。我把衣服都脱光了,你倒好,跟个没事儿人一样。要是换了别的男人,早就急的跟猴一样了。” 秦俊鸟说:“小夏,我们们今天有的是时间,你没听人说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种事情太心急了会影响发挥的。” 夏丽云笑着说:“你把我当成啥了,我可不是软豆腐。” 秦俊鸟说:“在我看来你就是一块豆腐,一块放在我嘴边的豆腐,我想啥时候吃就啥时候吃。” 夏丽云说:“有这么难得的机会,咱俩一定要疯够了再回去,你今天要是不让我满yi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秦俊鸟说:“今天我就是豁出命去,也要把你喂饱了,到时候你可别怕吃撑了。” 夏丽云说:“你有啥能耐就都使出来吧,你那半斤八两我不是没有领教过。” 秦俊鸟向自己的裆部看了一眼,笑着说:“我还没有半斤呢,顶多二两。” 夏丽云说:“废话少说,快点把衣服脱了吧。” 夏丽云帮着秦俊鸟把衣服和裤子脱了,两个人都光溜溜地躺在床上,秦俊鸟把手放在夏丽云的一个肉峰上玩了起来,夏丽云闭着眼睛,享受着被抚摸的快感。 过了一会儿,夏丽云见秦俊鸟还没有要进入她身体的意思,她伸手摸了他下身的那个东西一下,说:“俊鸟,你快些,别弄那两个东西了。” 秦俊鸟点点头,把手从夏丽云的胸前拿开,一翻身压在夏丽云的身上,双手撑在床上,卖力地在夏丽云的身上动了起来。 秦俊鸟在夏丽云的身上疯狂地冲击着,由于他太过用力,双人床随着两个人的动作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 秦俊鸟这时忽然停了下来,向身下的双人床打量几眼,有些担心地说:“小夏,我听这床的声音不对,是不是床要塌了。” 秦俊鸟半路停下来,夏丽云还以为又像以前一样半路熄火了,刚想埋怨他,一听他说床要塌了,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夏丽云在秦俊鸟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喘息着说:“俊鸟,你快点儿,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想别的事情,你要是真能把床弄塌了,算你有本事儿。” 秦俊鸟又看了看双人床,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在夏丽云的催促下,他又拼命地动了起来。双人床的响声也随之大了起来,而且剧liè地晃动着。 秦俊鸟的动作慢了下来,他觉得双人床晃动的太厉害了,有些不对劲儿,好像真要塌了。 夏丽云紧紧地抱住秦俊鸟的腰,说:“俊鸟,不要停,别管它,我们们做我们们的。” 秦俊鸟只好继续干活,这时双人床摇晃的更厉害了,人在上边就跟汤秋千一样。 秦俊鸟叫了一声:“不好,床真要塌了。” 秦俊鸟的话刚说完,双人床“哗啦”一声塌了下去,四条床脚断了三条,整个双人床都散架了,秦俊鸟和夏丽云从双人床上滚了下去。 夏丽云的腰撞到了暖气片上,痛得她尖叫了一声,说:“这是咋回事儿啊,这床咋说塌就塌了,疼死我了,我的腰啊。” 秦俊鸟还好些,只是脑袋碰到了床头柜上,并不严重。秦俊鸟急忙爬起来,走到夏丽云的身边察看她腰部的伤势。夏丽云的后腰又红又肿的,一看就撞得不轻。秦俊鸟用手指头轻轻地点了一下,夏丽云立刻疼得一咧嘴,说:“俊鸟,你想疼死我啊,看我难受,你高兴是不是。” 秦俊鸟说:“小夏,你觉得咋样,要不我送你去乡里的医院看一看吧,腰杆子可是很要命的地方,马虎不得。” 夏丽云呻吟了几声,说:“你先别动,让我躺一会儿。” 秦俊鸟没有再动夏丽云,他拿起一条毯子给夏丽云盖在身上,然后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 夏丽云躺了一会儿,觉得腰部受伤的地方疼痛减轻了,才在秦俊鸟的帮助下慢慢地坐了起来。 秦俊鸟说:“小夏,你伤成这个样子,我们们要不要找旅馆的老板理论一下,让他赔你一些医药费。” 夏丽云一脸丧气地说:“算了,今天算我倒霉,这种小旅馆的床本来就不结实,咱俩在上边使劲儿地折腾,这床不塌才怪呢,说起来咱俩也有不是的地方,还是别斤斤计较了,我们们还是走吧。” 秦俊鸟说:“我还是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小心以后落下毛病。” 秦俊鸟帮着夏丽云穿好衣服,然后搀扶着她出来小旅馆。 两个人径直来到了乡里的医院。进了医院以后,秦俊鸟先给夏丽云挂了号,然后扶着她向诊室走去。 就在这时,从秦俊鸟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女人非常好听的声音:“秦俊鸟。” 秦俊鸟回头看去,只见陆雪霏和冯寡妇并肩向他走了过来。 看到这两个人,秦俊鸟的心差点没跳出来,他没想到会在医院里碰到熟人。 秦俊鸟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有些慌乱地说:“陆雪霏,冯婶,你们咋跑到医院来了?” 陆雪霏和冯寡妇都把目光投向了夏丽云,两个人一看就知道秦俊鸟和夏丽云的关系不一般,她们把夏丽云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夏丽云没有说话,她不认识陆雪霏和冯寡妇,有些茫然地看着两个人。 冯寡妇笑着问:“俊鸟,你身边的这个姑娘是谁啊?我以前咋没见过啊?” 秦俊鸟有些尴尬地说:“哦,她是我的一个朋友。” 冯寡妇说:“你啥时候交了这么好看的一个朋友,咱们在一个村里住了这么长时间,我咋不知道啊。” 秦俊鸟说:“她是我在县城认识的,冯婶你当然不认识了。” 冯寡妇说:“这姑娘叫啥名字啊?有婆家了没有?” 秦俊鸟回答说:“她叫夏丽云,还没有婆家呢。” 冯寡妇说:“这么好看的姑娘咋会没有婆家呢,这要是在我们们村里的话,提亲的人都能把门槛给踏破了。” 秦俊鸟一看冯寡妇对夏丽云刨根问底的,怕她看出啥端倪来,故意岔开话题说:“冯婶,你来医院看病啊,你啥地方不舒服吗?” 冯寡妇说:“我没啥,都是老毛病了,这两天天气太热,我觉得有些胸闷气短,就让雪霏陪我来医院看看。” 陆雪霏见秦俊鸟神情有些紧张,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她很有眼色地说:“冯婶,咱们去看病吧,有啥话等咱们看完病再说吧。” 冯寡妇点头说:“好,咱们看病去,有啥话回头再说。” 陆雪霏陪着冯寡妇去诊室看病去了,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跟秦俊鸟说一句,只是在临走时冲着秦俊鸟微微地笑了一下,秦俊鸟看到她的笑容后,心里更不安了。 夏丽云好奇地问:“俊鸟,这两个女人都是你们村的吗?” 秦俊鸟说:“那个年轻的不是,她是城里的大学生,到龙王庙村的小学来支教的。” 夏丽云说:“你跟那个女大学生认识吗?” 秦俊鸟点头说:“认识,不太熟。” 夏丽云有些怀疑地说:“真的吗?我刚才咋看到她冲你笑了一下呢。” 秦俊鸟说:“她啥时候笑了,我咋没看见呢,你别想多了,人家是城里的大学生,是天上飞的天鹅,将来是干大事儿的人,咱们跟人家没法比。” 夏丽云一听秦俊鸟这么说,也就不问了,的确秦俊鸟和陆雪霏之间相差太远了,陆雪霏要是看上秦俊鸟的话,除非她眼睛瞎了。 秦俊鸟把夏丽云扶进了诊室,医生给夏丽云检查了一下,她的腰伤并不严重,很快就会消肿的,医生给她开了一些消炎止痛的药,并嘱咐她在家好好休息几天,不要乱动。 秦俊鸟去给夏丽云取药的时候又遇到了冯寡妇和陆雪霏,冯寡妇一看夏丽云不在秦俊鸟的身边,把脸一沉说:“俊鸟,你跟刚才那个女人究竟是啥关系啊?” 秦俊鸟有些心虚地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跟她是朋友。” 冯寡妇冷笑着说:“你瞒不了我,我是过来人,你和那个女人是啥关系,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秦俊鸟知道他骗不了冯寡妇,可是这种事情他又不能承认,毕竟他家里还有苏秋月,他不想让苏秋月知道他和夏丽云的事情。 秦俊鸟说:“冯婶,我和她真没有啥。” 冯寡妇说:“我问你,你带那个女人到医院干啥来了,她是不是怀了你的种,你怕事情败露了,带她来做人流手术。” 秦俊鸟说:“冯婶,你咋能这么想呢,你也不想想人家那么好看的一个城里姑娘咋会看上我一个要啥没啥的庄稼汉嘛,我是陪她来看腰伤的,根本不是来做啥人流手术的。” 冯寡妇想了想,觉得秦俊鸟说的也有些道理,她说:“俊鸟,你可不能在外边胡搞,你家里头有媳妇,秋月多好一个女人啊,你可不能一时糊涂干出啥对不起秋月的事儿来,你要是敢那样的话,我都不饶你。”去分享

下一篇   第130章 虚惊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