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真空的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27章 真空的

到了葛玉香家之后,秦俊鸟让她在家里休息两天再去酒厂上班,秦俊鸟又给她留了一些钱,葛玉香一开始推辞不要,秦俊鸟无奈只好把钱硬给她塞到了手里。 秦俊鸟离开葛玉香家回到酒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秦俊鸟刚走到自己家的门口,夏丽云就从丁七巧家推门走了出来。 秦俊鸟一看到夏丽云,才忽然想起来昨晚跟她已经约好了,不过自己着急要把昏倒的葛玉香送到乡里的医院去,所以把他和夏丽云约定好的事情给忘在了脑后。 自己失约在先,秦俊鸟自知理亏,他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去,不敢去看夏丽云。 夏丽云眼睛发红地看着秦俊鸟,气呼呼地说:“俊鸟,你咋才回来啊,昨晚你去啥地方了?” 秦俊鸟陪着笑脸说:“小夏,昨晚厂子里有个工人昏倒了,我把她送到了乡里的医院,又在医院里陪护了她一个晚上。” 夏丽云有些酸溜溜地说:“那个工人是个女工人吧。” 秦俊鸟点头说:“她是包装车间的女工人,刚来酒厂上班没多久。” 夏丽云委屈说:“昨晚我苦苦等了你一个晚上,可是你倒好,把我扔在一边不管,跑去送一个女工人看病,我算看透你了,在你心里我还没有那个女工人重要。” 秦俊鸟过意不去地说:“小夏,我不是故意要放你鸽子的,当时情况紧急,人命关天,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昨晚夏丽云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她满心期待,以为秦俊鸟会来找她,两个人可以共度一个疯狂的夜晚,可是结果她连秦俊鸟的人影都没有看到,白白等了一个晚上,气得她杀人的心都有了。 夏丽云说:“你跟那个女工人是啥关系啊,厂子里那么多人,为啥别人不送她去医院,偏偏是你送她到医院去?” 秦俊鸟急忙解释说:“小夏,你别误会,我和她啥关系也没有,她昏倒的时候,我正好在她的身边,所以就顺手抱起她,把她送到医院去了。” 夏丽云见秦俊鸟说的不像是假话,就没有再刨根问底,她说:“这事儿是你对不起我,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是不会饶了你的。” 秦俊鸟说:“这件事情是我不对,我一定加倍补偿你。” 夏丽云转怒为喜,笑着说:“你想咋补偿我?” 秦俊鸟笑着说:“你想让我咋补偿你,我就咋补偿你。” 夏丽云想了一下,说:“那好,这可是你说的,我要你明天陪我一天。”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这可不成,这厂子里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我要是陪在你身边一天,这不等于把你和我的关系告诉所有人了吗。” 夏丽云白了秦俊鸟一眼,没好气地说:“真是个榆木脑袋,明天咱俩不会找个没人认识咱们的地方啊,我来的时候看到乡里有几家小旅馆不错,要不咱俩就去乡里吧。” 秦俊鸟虽然在心里并不愿意去乡里,可他要是不答应的话,夏丽云肯定会跟他闹个没完的,与其那样,还不如答应她,反正她也住不了几天了,等她走了就好了。 秦俊鸟点头说:“好吧,明天你还去那个树林等我,等我把厂子里的事情安排好了就去找你。” 夏丽云高兴地说:“那好,我等着你。” 秦俊鸟进到屋子里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秦俊鸟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看到苏秋月和丁七巧正在走廊里说话。她们两个人一看秦俊鸟来了,都把目光投向他,苏秋月先开口说:“俊鸟,那个昏倒的女工人咋样了?” 苏秋月能这么问,显然昨天孟庆生已经来过了,并且把秦俊鸟送葛玉香上医院的事情都告诉了她们,当然这都是秦俊鸟嘱咐他的。 秦俊鸟说:“她没啥问题,就是营养跟不上,身子骨太虚弱了,在家养几天,多吃些好东西补一补就好了。” 丁七巧放心地说:“她没事儿就好。” 苏秋月说:“俊鸟,你在医院守了一夜,累了没有,你要是累了的话,就回家去歇一歇,这厂子里的事情有我和七巧在,不会出啥问题的。” 秦俊鸟心头暖暖地说:“我不累,我在医院里睡了一觉,精神头足着呢。” 秦俊鸟又跟苏秋月她们两个闲聊几句,然后推门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苏秋月和丁七巧也各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秦俊鸟进了办公室后,拿起放在办公桌上的生产报表看了起来。快要下班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 秦俊鸟抬头向门口看了一下,说:“进来。” 办公室的门一开,葛玉香端着一个饭盒笑着走了进来。 秦俊鸟一看是葛玉香,有些意外地说:“葛玉香,你咋来了,我不是让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吗。” 葛玉香说:“我的身子骨壮实着呢,用不着休息。” 秦俊鸟说:“那也不行,你得在家里好好地休养几天才能来上班,要是你再昏倒了可咋办。” 葛玉香说:“我不是来上班的,我来是给你送肉包子来了,这肉包子是我自己做的,包子里的肉是用你给我的钱买的,所以这包子我不能一个人吃,我给你送一些来,包子还热乎着呢,你趁热吃了吧。” 秦俊鸟说:“我不饿,这肉包子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葛玉香把饭盒放到秦俊鸟的办公桌上,然后把饭盒的盖子打开,饭盒里的包子冒着丝丝热气,她说:“现在都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了,你咋能不饿呢,这包子可好吃了,香喷喷的,你尝一尝,我保证你吃了第一口就想吃第二口。” 秦俊鸟没有办法,葛玉香也是一番盛情,他不好驳她的面子,点头说:“好吧,我吃。” 秦俊鸟在葛玉香的注视下吃了三个包子,包子的味道还不错,包子馅是猪肉芹菜的,不过秦俊鸟不太喜欢吃芹菜,所以只吃了三个就不想吃了。 秦俊鸟打了饱嗝,说:“好了,我吃饱了。” 葛玉香把饭盒的盖子盖好,说:“剩下的这几个包子,你留着下顿热一热吃。” 秦俊鸟说:“好吧,我下顿吃。” 葛玉香这时走到门口把办公室的门从里面反锁上,秦俊鸟见她把门反锁上了,不解地说:“葛玉香,你这是干啥?” 葛玉香走到秦俊鸟的面前,眼睛直直地看着秦俊鸟,咬着嘴唇说:“俊鸟,我回家后好好地想了想,你把我送到医院,给我炖鸡汤喝,又给我钱,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情,我实在没法报答你,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把我这个不值钱的身子给你。” 秦俊鸟急忙说:“葛玉香,这可不行,你是我酒厂里的工人,我照顾你帮助你是应该的,你要是想报答我的话,以后好好地工作就是了,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报答我,我受不起。” 葛玉香向秦俊鸟走过来,说:“俊鸟,我吃过很多苦,以前在我有困难的时候,从来没有人愿意帮我,可是自从遇到你之后,你帮了我好几次了,这份情义我会一直记在心里的。我虽然不是啥黄花闺女,可是自从我男人瘫在炕上以后,我就没有让别的男人碰过我,我的身子是干净的。” 秦俊鸟说:“你是不是黄花闺女,跟我没有关系。葛玉香,你千万别这样,我帮助你的那些事情都是小事儿,你不用太放在心上的,要是别的工人发生了你这种事情,我也会这么做的,谁让我是酒厂的厂长呢。” 葛玉香说:“我知道你嫌弃我,嫌我是个结了婚的女人,是被人吃过的馍。” 秦俊鸟说:“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你别这么想,你是个好女人,你能不离不弃地照顾你那个瘫痪的男人,你能做到这一点我就很佩服你。” 葛玉香高兴地说:“你真的觉得我是一个好女人吗?” 秦俊鸟说:“像你这样的好女人,这年月不多了。” 葛玉香说:“你要是的觉得我是个好女人,你为啥不肯要我的身子。” 秦俊鸟说:“这跟你是不是好女人是两回事儿。” 葛玉香说:“在我看来这都是一回事儿,你要是真觉得我好,那就要了我。”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说:“葛玉香,我咋跟你就说不明白呢。” 葛玉香说:“其实那些男人背地里说我啥我都知道,他们都说我胸前的这两个东西大,男人不都是喜欢女人这两个东西大的吗,你难道不喜欢吗?” 秦俊鸟站起身来,苦笑着说:“你把我当成啥人了,再说你的东西大不大跟我也没啥关系。” 葛玉香挺了挺她那两个跟小山一样高耸的肉峰,用挑衅的目光看着秦俊鸟,笑着说:“我是过来人,你们男人心里咋想的我很清楚,你们嘴上说的跟你们心里想的根本不一样。” 秦俊鸟说:“葛玉香,我对你真没有啥非分之想,你还是回家去好好休息几天,把身子养好了好来厂子里上班,别胡思乱想了。” 葛玉香忽然伸手把上衣的衣扣解开,然后把衣襟拉开,葛玉香是个性格粗犷的女人,她里面根本没有穿胸罩或是其他的内衣,完全是真空的,这一点秦俊鸟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见识过了。 葛玉香那两个超大号的肉峰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秦俊鸟的眼前,虽然这已经不是秦俊鸟第一次看到她的两个肉峰了,可是当她那两个炫白的肉峰露出真面目的那一刻,秦俊鸟的下身还是一阵躁动。 葛玉香把衣服扔在办公桌上,用双手脱着两个颤悠悠的肉峰,呼吸急促地说:“俊鸟,你好好看看,你这辈子见过女人的东西有这么大的吗,不是我吹牛,就是挂历上的那些外国女人也没我的大。你看了我这两个东西,难道就不动心吗。” 秦俊鸟急忙把头扭过去,说:“葛玉香,你快把衣服穿好了,你这个样子太不像话了。” 葛玉香不仅没有把衣服穿上,又把裤子也脱了,她里面穿着一条手工缝制的红色大裤衩,裤衩的裤腰很松,她那两瓣雪白的屁股半露在外边,就连腚沟都能看得见。 秦俊鸟急忙向后退缩几步,葛玉香主动走上前去,一把将秦俊鸟拦腰抱住,将一对硕大的肉峰在秦俊鸟的身上磨蹭着。 秦俊鸟有些急了,说:“葛玉香,你快把我放开……” 没等秦俊鸟把话说完,葛玉香就把嘴巴压在秦俊鸟的嘴巴上,胡乱地吸溜了起来。葛玉香的手也没闲着,在秦俊鸟的腰间不停地摸索着,很快就把他的裤带给解开了。 秦俊鸟急忙抓住葛玉香的手,不让她去脱自己的裤子,更不能让她碰到自己的那个宝贝东西。 葛玉香把嘴从秦俊鸟的嘴上拿开,喘着粗气说:“俊鸟,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啥放不开的,是我主动要把身子给你的,又不是你强迫我的。现在我咋觉得好像是我在强迫你呢。”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