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我不是她男人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26章 我不是她男人

秦俊鸟先让夏丽云回到了酒厂,他没有跟夏丽云一起回去,他怕被苏秋月和丁七巧看到了起疑心,他在树林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才推起自行车回家去。 秦俊鸟为了不让别人看到他裤子的开口,他把上衣脱下来围在腰间,正好将裤子的开口处遮挡住了。 秦俊鸟走进酒厂的时候,锤子正带着几个工人将装在麻袋里的高粱往车间里扛,他们见秦俊鸟把衣服围在腰上,上身穿着背心,觉得他的样子有些别扭,不过大家忙着干活,所以谁都没往心里去。 秦俊鸟跟锤子打了一声招呼,有些心虚地从他的身边经过,他一路上小心翼翼的,生怕被锤子他们看到他裤子的开口。 秦俊鸟进了自己家的屋子后,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幸好这个时候苏秋月不在家里,要是她在家的话,秦俊鸟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 秦俊鸟把破裤子脱掉,换上了一条好裤子,然后骑着车子出了酒厂。 秦俊鸟这一天跑下来,一共跑了三个村子,总共招到了两名女工。苏秋月一共招到了五名女工,加上一开始招到的那四名女工,一共是十一个人,这样算下来还多了一个人。 秦俊鸟跟丁七巧商量了一下,决定把这十一名女工全都留下来,酒厂现在已经开始正式生产了,人手虽然不太紧张,不过随着酒厂产量的提高,人手肯定会有不够的时候,现在多招几个人,也算是防患于未然。 晚上快要下班的时候,秦俊鸟在厂子的车间里转了一下,他看到绝大多数工人都在认真生产,几乎没有人敢偷奸耍滑。秦俊山和秦俊河这两天的表现还算不错,他们两个人在看到秦俊鸟的时候都很不自然地冲着他笑了一下,秦俊鸟跟他们没啥话可说,只好也冲着他们笑了一下,算作回应。 有件事情让秦俊鸟比较头疼,那就是葛玉香来到酒厂里上班之后,酒厂的男工人们就对刘镯子失去了热情,他们转而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葛玉香的身上。 葛玉香的到来就好似一点水掉进了沸腾的油锅里,那些男工人们顿时就炸了锅。他们看着葛玉香胸前那两个跟小山一样高的肉峰,都使劲地咽口水,很多人都说见过女人胸前那两个东西大的,不过没见过葛玉香这么大的。 秦俊鸟怕那些男工人们色胆包天,没事儿去骚扰葛玉香,就到包装车间去看了一下葛玉香。葛玉香正在包装车间干活,她一看秦俊鸟来了,笑着说:“秦厂长,你来了。” 秦俊鸟也笑了笑,说:“你还是叫我俊鸟吧,叫厂长太见外了。” 葛玉香说:“这不太好吧,我现在酒厂里上班,理所应该叫你厂长。” 秦俊鸟说:“你年岁比我大,私下里我还得叫你一声姐,所以你叫我俊鸟没啥不好的。” 葛玉香点头说:“那好,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以后我就叫你俊鸟了。” 秦俊鸟说:“咋样,这酒厂的活你干起来还顺手吧。” 葛玉香高兴地说:“顺手,比我给人家放猪可强多了。给人放猪的时候,弄一身猪屎味儿不说,还挣不了几个钱。” 秦俊鸟说:“你干着顺手就好,以后要是有啥困难就来找我,只要我能帮得上你的我一定帮。” 葛玉香感动的都快哭了出来,她含着眼泪说:“俊鸟,你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该咋报答你了。” 秦俊鸟说:“啥报答不报答的,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葛玉香这个时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脸上露出一种痛苦的表情,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秦俊鸟见她脸色煞白,有些不太正常,问:“你咋了,脸色这么差,是不是病了。” 葛玉香勉强笑了一下,说:“我没啥,我的身体好着呢,啥病都没得。” 秦俊鸟还是有些不放心地说:“你要是身体有啥不舒服的话,就不用硬挺着,早些回家休息,身体要紧。” 葛玉香说:“我的身子没那么娇贵,咱山里人别的没有,就是有一副好身板。” 秦俊鸟又跟葛玉香闲聊了几句,这时候到了下班的时间,秦俊鸟和葛玉香一起出了包装车间。 秦俊鸟为了不让别人误会,他故意走到葛玉香的身后,跟她拉开了一段距离。 走出车间没多远,葛玉香的身子忽然剧liè地摇晃了起来,眼看着她就要跌倒,秦俊鸟见状急忙走上前去扶她。 这时葛玉香的身子一软,脑袋向后一仰,整个人倒在了秦俊鸟的怀里。 秦俊鸟的双手正好抱在她的胸前,她那两个富有弹性的肉峰正好被秦俊鸟住握在手里,他只觉得手上有种触电般的感觉,一颗心马上跳到了嗓子眼,他急忙把手放开。 秦俊鸟看了一下倒在他怀里的葛玉香,只见她双目紧闭,脸色腊黄,昏迷不醒。 秦俊鸟用力摇晃了葛玉香几下,心急地说:“葛玉香,你醒醒,你这是咋了?你快醒醒啊。” 葛玉香仍然双目紧闭,无论秦俊鸟怎么叫她,她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秦俊鸟一看情况不妙,急忙抱起葛玉香向孟庆生家跑去。 到了孟庆生家的门口,孟庆生正出门要去挑水,他一看秦俊鸟的怀里抱着一个他不认识的女人吓了一跳,好奇地说:“俊鸟,你这是咋了,你抱的女人是谁啊?” 秦俊鸟气喘吁吁地说:“庆生哥,她是我们们酒厂的工人,她刚才忽然就昏倒了,得赶快把她送到乡里的医院去。” 孟庆生急忙扔下手里的扁担和水桶,说:“俊鸟,你等一下,我这就去发动拖拉机。” 孟庆生急忙把拖拉机发动起来,拉着秦俊鸟和葛玉香直奔乡里的医院。 到了乡里的医院后,葛玉香很快就被送进了急诊室。 秦俊鸟和孟庆生等在急诊室外边,很快一个医生从急诊室里走了出来。 医生问了一句:“谁是病人的家属?” 秦俊鸟急忙走上前去,说:“大夫,我是病人的家属。” 医生说:“病人是因为营养不良,再加上劳累过度才昏倒的,你得给她加强营养,多给她做一些好吃的东西。” 秦俊鸟暗自松了一口气,原来葛玉香是因为营养不良才昏倒的,秦俊鸟还是她得了啥不治之症了呢。 秦俊鸟有些担心地说:“医生,她不会有啥别的问题吧?” 医生说:“不会的,她就是身体太虚了,没啥大问题。你只要注意给她补充一下营养,用不了几天她就会好起来的。” 秦俊鸟说:“那她啥时候能出院啊?” 医生说:“我们们再观察一下,明天下午她就可以出院了。” 葛玉香既然没啥大问题,秦俊鸟就让孟庆生先回了村里,自己一个人留下来照顾葛玉香,并让他把自己在院子照顾葛玉香的事情告诉苏秋月和丁七巧一声,他从酒厂里走的时候太着急了,没有来得及跟她们打招呼,免得她们为他担心。 到了夜里九点多的时候,葛玉香醒过了过来,这时她已经被转到了普通病房。 葛玉香睁开眼睛后,看到秦俊鸟坐在她的身边,有气无力地说:“俊鸟,我这是咋了,我咋觉得浑身没劲,脑子昏昏沉沉的。” 秦俊鸟说:“这里是医院,你在酒厂里昏倒了。” 葛玉香皱着眉头,说:“我好好的,咋会昏倒呢。” 秦俊鸟说:“大夫说你是营养不良,身子太虚弱了,所以才会昏倒的。” 葛玉香挣扎着想起来,说:“我不能住院,住院得花好多钱的,我家里拿不出来住院的钱。” 秦俊鸟急忙拦住葛玉香,说:“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是在厂子里昏倒的,你住院的钱由厂子来出,不用你拿一分钱。” 葛玉香说:“我住院咋能让厂子出钱呢,我这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秦俊鸟笑着说:“你安心地把身体养好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你都不用担心,厂里会负责的。” 秦俊鸟陪着葛玉香在病房里过来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秦俊鸟到乡里的集市上买了一只乌鸡,然后拿到一个小饭馆里,他给了饭馆一些钱,让饭馆把乌鸡收拾干净,用砂锅炖了一锅鸡汤。 秦俊鸟把鸡汤端到病房里,给葛玉香到了一碗,说:“这鸡汤可香了,你快趁热喝了吧。” 葛玉香有些过意不去地说:“俊鸟,这鸡汤还是你自己喝吧,你在医院里陪了我一晚上,我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我咋还能好意思喝你的鸡汤呢。” 秦俊鸟说:“你身子太虚弱了,得好好地补一补,这乌鸡汤最滋补身体了,你要是想快些好起来的话,就把这乌鸡汤喝了,你要是真病倒了,你男人咋办,谁来管他。” 葛玉香一听秦俊鸟这么说,只好接过鸡汤喝了。葛玉香喝完后,秦俊鸟又给她倒了一碗。 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女护士走进来要给葛玉香量体温,她见秦俊鸟正在给葛玉香倒鸡汤,笑着对葛玉香说:“大姐,你可真有福气,你男人对你可真好啊,我真羡慕你。” 女护士一看秦俊鸟和葛玉香挺亲近的样子,也没问明白,就把两个人当成了夫妻。 葛玉香的脸一红,嘴动了一下,刚想跟女护士解释自己和秦俊鸟的关系。 秦俊鸟抢在葛玉香之前说:“我不是她的男人,我是她的弟弟。” 女护士面带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大兄弟,我把你当成这位大姐的男人了,你别往心里去啊。” 秦俊鸟笑笑说:“没关系,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我不会在意的。” 女护士看了看葛玉香,又看了看秦俊鸟,有些不解地对秦俊鸟说:“奇怪,你说你是她的弟弟,我看你俩咋长得一点儿也不像呢。” 秦俊鸟想了想,笑着说:“我是她的表弟,所以我们们俩长得不太像。” 葛玉香也笑了一下,没有说话,葛玉香的这个笑容只有秦俊鸟能看的懂。 女护士听秦俊鸟这么说,也没有多问,她给葛玉香量完了体温就出了病房。 葛玉香说:“俊鸟,你对我的恩情我永远都不会忘了的,以后我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 秦俊鸟说:“啥报答不报答的,你不用把这事放在心上,要是换了别人我也会这么做的,谁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 葛玉香说:“我虽然穷,可我是个有良心的人,知恩图报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身体养好了,别的事情你就不要多想了。” 葛玉香点头说:“我知道,我的身体好着呢,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会好的,到时候就能回厂里上班了。” 葛玉香喝完鸡汤后,又在医院里躺了一个上午,她的身体已经渐渐恢复了一些,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在经过医生同意后,秦俊鸟给葛玉香办了出院手续,然后把她送回了家里。去分享

上一篇   第125章 裤子破了

下一篇   第127章 真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