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裤子破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25章 裤子破了

姚核桃摇摇头,说:“我倒是想了,可是俊河这几天不知道是咋了,总是打不起精神来,跟我弄那种事儿的时候也是勉强应付,每次都是草草了事。” 杜红喜说:“你没问一问他为啥这样吗。” 姚核桃点头说:“我问过了,可是他不说。” 杜红喜说:“核桃,那你可要小心了,俊河该不会是到外边找啥野女人了吧。他在外边跟别的女人痛快够了,回到家里当然没有力气满足你了。” 姚核桃笑着说:“不会的,俊河是啥人我还不知道吗,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去外边胡闹。” 杜红喜说:“核桃,这种事情你可不能太大意了,男人都是属狗的,就喜欢在外边去找野食吃,看到个母的就想骑上去。你别看他们当着你的面挺老实的,背地里啥见不得人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姚核桃说:“他愿意找野女人就让他找去好了,正好不用来烦我,我也能清净些。” 杜红喜抿嘴笑着说:“核桃,俊河晚上不碰你,你能忍得住吗?你那里不难受啊。” 姚核桃说:“这种事情有啥忍不住的,再说了我就是难受,你也不能帮我解决一下。” 杜红喜把手放到姚核桃的肉峰上轻轻地抚弄起来,说:“我咋不能帮你解决,你没看那录像里边女人和女人也能弄那种事儿吗,而且人家两个女人没有男人不也照样弄得挺快活的吗。” 姚核桃被杜红喜这么一摸,心里觉得有些别扭,她急忙把杜红喜的手从她的身上拿开,说:“跟女人弄有啥意思,我可没那兴趣,这遍地都是男人,我要是真想了,随便去找一个男人不就行了,那弄起来多畅快啊。” 杜红喜叹了口气,说:“可惜那个秦俊鸟就是不开窍,要不然咱俩难受的时候,正好可以去找他痛快一下。” 姚核桃说:“是啊,这个俊鸟,不知道他心里是咋想的,咱俩白送给他都不要,我看他就是没把咱俩当人看。” 杜红喜说:“核桃,这种事情急不得,得慢慢来,俊鸟这块肥肉,咱俩早晚能吃到嘴里,他是跑不掉的。” 这个时候有两个人走上了山坡,姚核桃眼尖,看到有人来了,她急忙说:“大嫂,山坡上来人了,咱俩穿衣服回家吧。” 杜红喜抬头向山坡上望了一眼,点头说:“好吧,这两个人啥时候来不好,偏在这个时候来,咱俩可不能让他们白白占便宜,趁着他们还没走近,咱俩快些穿衣服。” 杜红喜和姚核桃上了河岸,然后钻到离河岸不太远的一片树丛里穿起衣服,两个人穿好衣服后,径直回了家。 秦俊鸟从家里出来之后,先在厂子里随便转了转,然后骑上自行车向村外走去,他打算再到附近的几个村子去走走,把剩下的那六个女工招够了。 秦俊鸟骑着自行车刚出了村子,忽然看到夏丽云迎面走来过来。 秦俊鸟急忙刹住车闸,把自行车停了下来,他还纳闷为啥早晨起来后一直没有看到夏丽云,原来她早就出了村子,看样子她是特意到这里来等他的。 秦俊鸟笑着说:“小夏,你咋跑到这里来了,村外不太安全,你还是回酒厂去吧。” 夏丽云说:“我听秋月说你要去外村招女工,我想跟你一起去。”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小夏,这不太好吧,我是去办正经事儿去了,又不是闲逛去了,你还是不要去了。” 夏丽云有些不高兴地说:“你为啥不让我跟你一起去,你嫌我给你丢人了是吧。” 秦俊鸟说:“小夏,我咋会嫌你给我丢人呢,我这走村串户的,带着你实在是不方便。你在家里等着我,等我回来了,我带你去山里好好的玩一玩。” 夏丽云撅着嘴说:“你少拿这些话来哄我,我看你就是嫌我了,你嫌我比不上你的媳妇,如今你回到你媳妇身边了,看我就不顺眼了。”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说:“小夏,我真没有嫌你,这酒厂的女工不太好招,我要跑好几个村子,我们们这里都是山路,骑自行车走起来颠簸的要命,我是心疼你,才不让你跟着我去的。” 夏丽云一听秦俊鸟这么说,脸上露出了笑容,她说:“我不跟你去也行,那你得陪我说说话,这几天有秋月和七巧姐在旁边看着,我都没怎么跟你好好地说过话。” 秦俊鸟向不远处的树林看了一眼,点头说:“好吧,有啥话咱们到那边的树林里去说吧。” 夏丽云跟着秦俊鸟进了树林,秦俊鸟把自行车停好,两个人找了一块石头并肩坐了下来。 夏丽云伸手紧紧地搂着秦俊鸟的腰,然后把脑袋靠在他的肩头,笑着说:“俊鸟,过几天我就要回县城了,我真不想走,我一刻都不想离开你,我真想永远跟你在一起。”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小夏,咱俩这样继续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你就没有为自己的今后打算一下吗。” 夏丽云的脸色一变,眼睛死死地盯着秦俊鸟,颤声说:“俊鸟,你说这话是啥意思,你是不是想甩了我。” 秦俊鸟急忙说:“小夏,你咋能怎么想呢,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还有文化。可我啥都给不了你,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有些愧对你。” 夏丽云开心地一笑,说:“啥愧对不愧对的,当初是我心甘情愿跟你的,你心里不用有啥负担,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就知足了。” 秦俊鸟说:“小夏,等我将来挣到钱了,一定好好地补偿你,我让你过最好的日子。” 夏丽云说:“我跟你在一起又不是为了钱,我要是真喜欢钱的话,我就不会跟你这只笨鸟好了。不过有你这句话,我还是挺感动的,这说明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秦俊鸟说:“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可是如果不为你做点儿啥的话,我这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夏丽云把嘴凑到秦俊鸟的嘴边,说:“俊鸟,你要是真想为我做啥的话,那就亲我一口吧。” 秦俊鸟虽然心里有些不太情愿,可是他又不能拒绝夏丽云的要求,他向四处看了看,在确认树林外不会有人偷看后,飞快地在夏丽云的嘴上亲了一下。 夏丽云说:“俊鸟,你这几天没少跟秋月弄那种事儿吧。” 秦俊鸟有些难为情地说:“我这今天一直忙着厂子里的事情,哪有心情跟她弄那种事儿啊。” 夏丽云撇了撇嘴,说:“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男人是啥东西我还不清楚,男人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可是这被窝里的事情从不耽误,男人就算是再累,要不把那里边的东西放干净了,是不会消停的。” 秦俊鸟说:“小夏,你就胡思乱想了,咱们还是算点儿别的事情吧。” 夏丽云说:“俊鸟,每天晚上我一躺在炕上,想着你和秋月在被窝里快活着,我这心里头就烦得很,就想出去杀人。” 秦俊鸟吓得身子一颤,说:“小夏,这可使不得,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你可不能干那种傻事。” 夏丽云笑着说:“看把你吓的,我知道,我不会杀人的,我还没活够呢。” 秦俊鸟松了一口气,放心地说:“这就好,你刚才可真把我给吓着了。” 夏丽云把自己那两个丰满的肉峰贴在秦俊鸟的身上,说:“俊鸟,我这两个东西这几天有些发胀,你帮我揉揉。” 秦俊鸟看了夏丽云的那两个肉峰一眼,有些为难地说:“在这里不方便,万一让人看到了咋办,你先忍一忍,等我晚上回来了,咱俩找个没人能看到的地方,我再给你揉。” 夏丽云说:“我让你现在就给我揉,我等不及了。” 秦俊鸟说:“小夏,别闹了,你乖乖的听话,到了晚上,我保证给你好好揉一揉,现在可不行。” 夏丽云有些生气地说:“我知道我的东西没有你媳妇的大,你喜欢摸你媳妇的,不喜欢摸我的,你们男人就喜欢摸大的。” 秦俊鸟苦笑着说:“小夏,你咋能这么想呢。我啥时候嫌过你的东西小了,你的可不小。再说这个东西是大还是小又能咋了,摸起来的手感还不是一样的吗。” 夏丽云说:“我不管,你要是现在不给我揉,你就是嫌我的东西小,你说啥都没用。” 秦俊鸟一看夏丽云胡搅蛮缠起来,知道自己要是不给她揉几下的话,她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秦俊鸟硬着头皮点头说:“好吧,我给你揉。” 夏丽云笑着把外衣脱了,又把胸罩解开,她那两个雪白的肉峰就袒露在了秦俊鸟的眼前,秦俊鸟的心跳顿时快了起来。 夏丽云抓住秦俊鸟的手,把他的手按在她右边的那个肉峰上,引导着他轻轻地揉了起来。 夏丽云闭着双眼,一脸享受的表情,身子微微地颤抖着,就跟被电击了一样。 秦俊鸟的呼吸很快就变得急促起来,而且变被动为主动,一双手在夏丽云的两个肉峰上随心所欲地摆弄着。 夏丽云咬着嘴唇,红着脸说:“俊鸟,你把我心里的火给拱起来了,我想要你,你给我吧。” 秦俊鸟急忙停下手来,说:“小夏,这里可不成,这大天白日的,咋好弄这种事情呢。” 夏丽云睁开双眼,用一双火热的目光看着他,喘着气说:“我不管,我想要你,我现在就想要你。” 秦俊鸟劝夏丽云说:“小夏,这里是野外,咱俩又不是牲口,这多害臊啊。” 夏丽云白了他一眼说:“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跟牲口有啥分别,你别磨蹭了,快点把裤子脱了吧。” 夏丽云伸手来脱秦俊鸟的裤子,秦俊鸟急忙抓住她手不让脱,两个人互不相让,你来我往地撕扯了起来。只听“嗤”的一声脆响,秦俊鸟的裤子在离裤裆不远的地方被夏丽云不小心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连里面的裤衩都露了出来。 秦俊鸟一看夏丽云把自己的裤子弄破了,埋怨说:“小夏,你看看你,也不知道个轻重,我这裤子破了,你让我咋去外村招女工啊。我要是这样进村去,人家还不把我当成流氓打出来啊。” 夏丽云满不在乎地说:“这裤子破了就破了,有啥可大惊小怪的,你回家换一条不就完了。” 秦俊鸟说:“那你把手放开,我这就回家去换裤子。” 夏丽云死死地抓着秦俊鸟的手,摇头说:“我不放,换裤子的事情先不急,咱俩先把事情办了再说。” 秦俊鸟拉下脸说:“小夏,你要是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 夏丽云只好放开秦俊鸟,说:“那好,你回去换裤子吧,不过咱们可说好了,今晚咱俩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地痛快一下,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秦俊鸟的脸色缓和下来说:“我说过的话就一定算数。”去分享

上一篇   第124章 不讲情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