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不讲情面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24章 不讲情面

麻铁杆愤恨地说:“秦俊鸟,你差点儿没把老子给打死,这次你又来跟我作对,我看你是成心跟老子过不去,别把老子惹急了,到时候我让你在棋盘乡呆不下去。” 秦俊鸟说:“麻铁杆,你作孽太多,就不怕将来生个儿子没屁眼吗。” 麻铁杆说:“秦俊鸟,你敢咒我,我看你是找打。” 秦俊鸟冷笑着向麻铁杆走过去,说:“正好我这两天手痒痒,想找人打一架,咱俩今天就好好地较量一下,你还是个男人的话就别跑。” 麻铁杆一看秦俊鸟摆出架势要跟他动手,吓得脸色一变,说:“秦俊鸟,你给我等着,今天的事情我跟你没完,早晚有一天,我要跟你算这笔账的。” 麻铁杆说完一转身神色狼狈地跑了,他上次在树林里被秦俊鸟他们给打怕了,虽然秦俊鸟只是一个人,不过他一想起那次挨打的情景就心有余悸,根本不敢跟秦俊鸟交手。 葛玉香一看秦俊鸟把麻铁杆给吓跑了,感激地说:“俊鸟大兄弟,多亏有你在了,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打发麻铁杆这个无赖,给你添麻烦了。” 秦俊鸟笑着说:“没关系,这事既然让我遇上了我就不能不管。” 葛玉香说:“俊鸟,大兄弟,你留下来吃顿饭吧,我这就去买菜。” 秦俊鸟说:“眼看着就要天黑了,我还得回厂里去,这饭我就不吃了。你自己要小心,我怕麻铁杆还会来你家闹事。” 葛玉香说:“你不用担心我,这个麻铁杆不敢把我怎么样,大不了我豁出去这条命不要跟他拼了。” 秦俊鸟说:“这个麻铁杆仗着他爸是乡长,在乡里横行霸道惯了,啥坏事都能干得出来,你千万不能大意,要时时防着他。” 葛玉香点头说:“我知道,我家东西院子都有邻居,他要是再敢来使坏的话,我就喊人来,谅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秦俊鸟又叮嘱了葛玉香几句才离开她家,葛玉香把秦俊鸟送到了大门口,目送着他走远,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了才进了院子。 秦俊鸟回到家里时,苏秋月已经在他之前回到家里了。 秦俊鸟问了一下苏秋月的招工情况,苏秋月一共招来了三个女人,比秦俊鸟有收获,不过两个人招来的人加起来也只有四个人,距离十个人的目标还差了六个。两个人商量了一下,明天再去别的村子看看,凑够十个女工应该没有问题。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早早起来,他打算吃完饭后就去附近的几个村子去招女工。 秦俊鸟洗漱完了之后,苏秋月也把饭做好端了上来,两个人拿起筷子刚想吃饭, 这时候屋外传来了杜红喜的声音:“俊鸟,在家吗?” 秦俊鸟皱了一下眉头,心想这两个女人真是阴魂不散,刚把她们送走没两天,她们又找上门来了。 苏秋月一听是杜红喜来了,急忙放下筷子,走出屋子,杜红喜和姚核桃并肩站在门口,姚核桃的手里还提着一个竹篮子,竹篮子装满了鸡蛋和鸭蛋。 苏秋月笑着说:“大嫂,二嫂,你俩咋来了。” 杜红喜也笑着说:“我和核桃来看看你和俊鸟,这酒厂开始生产了,你和俊鸟一定都忙坏了吧。” 苏秋月说:“俊鸟要忙一些,我不算忙,这酒厂的事情我不太懂,也帮不了他,只能干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姚核桃这时把竹篮子送到苏秋月的面前,讨好地说:“秋月,这些咸鸡蛋和咸鸭蛋是我和大嫂给你和俊鸟腌的,你俩支撑着这么大一个酒厂,身子要紧,多吃些鸡蛋和鸭蛋补一补。” 苏秋月急忙把竹篮子推回给姚核桃,说:“大嫂,二嫂,咱都是一家人,你俩咋这么客气啊,这鸡蛋和鸭蛋我不能要,你们积攒这么多鸡蛋和鸭蛋也不容易,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杜红喜说:“秋月,这鸡蛋和鸭蛋,你一定要收下,你要是不收下的话,那就是看不起我和核桃,嫌我送的东西不好。” 姚核桃也说:“是啊,秋月,你就收下吧,这是我和大嫂的一点儿心意,你要是不收的话,我和大嫂的脸往哪搁呀。” 苏秋月推辞不过两个人,只要勉强收下鸡蛋和鸭蛋,并把两个人让进了屋子里。 秦俊鸟看到杜红喜和姚核桃走进来,板着脸说:“你俩咋又来了。” 杜红喜笑了一下,说:“我和核桃找你有事儿要说。” 秦俊鸟目光冷冷地看着两个人,说:“你有啥事儿就说吧,我听着呢。” “这……”杜红喜犹豫了一下,看了苏秋月一眼。 苏秋月知道有她在场杜红喜不方便说出口,她很有眼色地说:“大嫂,二嫂,你们有啥话就跟俊鸟说吧,我出去一下。” 苏秋月转身出了屋子。等苏秋月走远了,秦俊鸟没好气地说:“你俩有话快说,别吞吞吐吐的。” 杜红喜有些不高兴地说:“俊鸟,你咋这个态度吗,我和核桃好歹也是你的嫂子,你就不能对我们们客气一些吗。” 秦俊鸟板起脸说:“你们要是不想说的话就算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秦俊鸟说完,起身下炕要走。姚核桃一看秦俊鸟要走,急忙伸手拉住他的胳膊,说:“俊鸟,你不能走。” 秦俊鸟低头看了一眼姚核桃拉着他胳膊的手,有些恼火地说:“你快把手放开,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 姚核桃说:“那你得答应我不走,要不然我是不会放开你的。”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说:“好,我答应你,我不走,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姚核桃放开了秦俊鸟的胳膊。秦俊鸟又走到炕边坐下,阴沉着脸说:“你俩有啥话就说吧。” 杜红喜这时开口说:“俊鸟,我和核桃听说秋月昨天去我们们村招女工去了,我和核桃也想到酒厂来上班,你看能不能给我们们两个也报上名。” 秦俊鸟说:“你俩这不是得寸进尺吗,我都同意让俊山和俊河来厂里上班了,这次你俩又要来,你们把酒厂当成啥了,当成你们家的招待所了吗。” 杜红喜一脸委屈地说:“俊鸟,你咋能这么说话呢,我们们俩就是想到酒厂里来上班,我们们又没提啥过分的要求,你也知道家里为了盖新房欠了一屁股的债,我们们就是想多挣几个钱,把家里的债早些还上,为了这,我和核桃才厚着脸皮又来找你的。” 姚核桃插话说:“俊鸟,只要你答应让我们们到酒厂来上班,我和大嫂肯定好好干,不会给你丢脸的。” 秦俊鸟说:“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但是这事儿不行,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杜红喜装出一副要哭的样子,说:“俊鸟,你的心咋就这么狠呢,我和核桃是有难处了才来求你的,你倒好,翻脸就不认人,也太让人寒心了。” 秦俊鸟心里清楚,杜红喜和姚核桃这两个女人都不是啥省油的灯,要是让她们到厂里来上班,再加上秦俊山和秦俊河两个人,那厂子可就热闹了,这四个人不把酒厂搅得天翻地覆才怪呢。 秦俊鸟说:“不是我心狠,你们也该替我想一想,我先把我的两个哥哥弄到厂子里来,然后又把我的两个嫂子弄到厂子里来,这别人会咋想,酒厂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这种事情我不能干。” 杜红喜说:“别人咋想是别人的事情,这个酒厂你是厂子,只要你点头了,别人就是不同意也没用。” 秦俊鸟说:“你们不用再说了,这事儿我是不会答应的,你们回家去吧。” 杜红喜气呼呼地说:“俊鸟,你这么做也太伤人的心了,我和核桃哪里对不住你了,你这么对我们们两个。” 姚核桃也说:“俊鸟,这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和大嫂都快把嘴皮子磨破了,你咋一点儿情面都不讲呢。” 杜红喜和姚核桃都是伶牙利嘴,如果跟她们讲道理的话,秦俊鸟肯定说不过她们。 秦俊鸟不想再跟她们浪费口舌,他说:“我厂子里还有事情,我先走了,你们要是没吃饭的话,就留下来跟秋月一起吃吧。” 秦俊鸟说完快步走出了屋子,连头也不回一下。 姚核桃有些急了,在秦俊鸟的身后叫他说:“俊鸟,你干啥去啊,我们们的话还没说完呢,你不能扔下我们们两个人就这么走了。” 无论姚核桃说什么,秦俊鸟都装作听不见,他很快就走远了。 姚核桃要去追秦俊鸟,杜红喜拉住她,说:“核桃,别追了,就是追上了,他也不会让我们们两个人来上班的。” 姚核桃一脸失望地说:“那咋办啊,咱俩费了半天的劲,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杜红喜表情复杂地笑了一下,说:“这个事情,咱俩以后再想办法,我就不信他秦俊鸟是铁石心肠,实在不行,咱俩就把咱妈搬出来,咱俩的话他可以不当一回事儿,咱妈的话他就不敢不当一回事儿了。” 姚核桃说:“大嫂,还是你有办法,我听你的。” 杜红喜和姚核桃出了秦俊鸟家,快步向栗子沟村走去。两个人走到西梁河边时,毒热的日头已经升到了头顶,两个人出了一身的热汗,衣服都黏在了身上。 杜红喜看了一眼清澈见底的西梁河水,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核桃,你热不热?” 姚核桃点头说:“热,我都快要热死了。” 杜红喜说:“我也热,正好这周围没人,咱俩去河里洗个澡吧。” 姚核桃向四周看了几眼,有些担忧地说:“嫂子,这附近光秃秃的,咱俩在河里洗澡,被人看到了可咋办啊。” 杜红喜向远处的一个山坡看了一眼,说:“咱俩去山后边洗吧,有山遮挡,没人能看见。” 姚核桃向山坡后望了一眼,说:“好吧,就去山后边洗。” 杜红喜和姚核桃走到山坡后,西梁河正好在山坡下拐了一个弯,流经山坡后的河段河水较浅,刚刚没过人的裤腰,正是洗澡的好地方。 杜红喜和姚核桃很快就把衣服脱光了,两个人光着身子下到河里。 姚核桃看着杜红喜胸前的那两个雪白的肉峰,羡慕地说:“嫂子,你的这两个东西可真大,跟我们们那天看的录像里的那个外国女人的差不多大,看着就让人眼馋。” 杜红喜得意地说:“咋样,核桃,那天的录像好看吧,你看看人家,同样是一件事儿,人家能弄出那么多花样出来,咱要是跟人家比啊,这辈子都白活了。” 姚核桃点头说:“好看,我算是开了眼界了,我以前以为自己就挺会弄炕上那种事儿了,可是看过录像里的那些男女玩的那些绝活儿之后,我就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啥都不懂的小学生一样。” 杜红喜说:“你回家之后就没跟你家俊河实践一下,学着录像里的男女好好地享受一下。”去分享

下一篇   第125章 裤子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