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别人也不能用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23章 别人也不能用

葛玉香的男人看着她的那两个大肉峰,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他叹了口气说:“如果我没有瘫在炕上的话,天天守着你胸前这两个要人命的大东西,我的日子肯定过得比神仙还快活。” 葛玉香有些不耐烦地说:“你看够了没有,真不知道你是咋想的,我看你不仅身子有病,连脑子也病的不轻。” 男人盯着葛玉香的两个肉峰看了几分钟,并没有看出啥问题来,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地说“玉香,你过来,我要闻一闻你那两个东西。” 葛玉香有些恼火地说:“你又不是狗,你闻啥呀,我这两个东西有啥好闻的,你要是馋肉了就说一声,我去给你买去,让你吃个够。” 男人说:“我要闻闻你那两个东西上边有没有别的男人的口水味儿,如果有男人吃过你这两个东西,我马上就能闻出来。” 葛玉香虽然满心的不情愿,可是她男人的疑心太重,她要是不让他闻的话,他肯定会吵闹个没完,反正自己没做啥亏心事儿,他想闻就让他闻好了。 葛玉香想到这里,一咬牙说:“好吧,我让你闻,我看你能闻出啥花样来。” 男人说:“你这两个东西这么大,哪个男人看了不眼馋。你要是跟野男人有那种事儿的话,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这两个东西的。我要把你这两个东西给看好了,你是我的女人,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我现在不行了,我不能用你,也不能让别的男人用。” 葛玉香端着自己胸前的两个大肉峰,身子前倾,把两个东西送到了男人的鼻子下边,她左边那个肉峰的下缘正好碰到了男人的鼻子尖上。 男人表情很陶醉地嗅了一下,笑着说:“香,真香,闻着这两个东西的味道,我就想起来当初咱俩钻高粱地的事情来了,我第一次看到你这两个大家伙的时候都被吓住了,连伸手摸一下都不敢,生怕把这两个东西给弄坏了。” 葛玉香说:“过去的事情还提它干啥,我要是知道你现在会是这个样子,我当初就不跟你好了。” 男人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他伸手狠狠地捏了捏葛玉香的肉峰,气愤地说:“你嫌我拖累你了是吧,当初我要不是为了你给买金戒指,我就不会去采石头挣钱,也就不会被石头砸成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我有今天都是你害的。” 葛玉香痛得一咧嘴,急忙抓住男人的手,想把他的手从自己的两个肉峰上拿开,可是男人的手抓得死死的,葛玉香累得气喘吁吁的,也没能把他的手拿开。 秦俊鸟在门外看着葛玉香的两个大肉峰在男人的手里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形状,心里忽然有种冲动,他恨不得马上冲进屋子里去,想好好地体会一下握住那两个超大的肉峰究竟是啥美妙感觉。 葛玉香气恼地说:“死鬼,你到底想干啥,快点儿放开我,你弄疼我了,你要是再不把手放开,从今往后你就别想吃饭了,我把你饿死然后我再找一个男人,我天天用我这两个大东西喂他,我让你死了也不能安心。” 男人一听葛玉香这么说,只好乖乖地把手放开,他恼怒地说:“你敢?你要是敢把我给饿死,我就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葛玉香故意气他说:“我有啥不敢的,你别把我给逼急了,我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男人把一个肉峰的肉疙瘩拉的长长的,忽然一张嘴咬住了那个肉疙瘩,葛玉香疼得尖叫了一声,伸手狠狠地打了男人一巴掌,说:“你疯啦,你咬我干啥,你要是敢把我的东西给咬坏了,咱俩这日子就别过了,你也别想再看到我。” 男人被打得一翻白眼,剧liè地咳嗽了几声,把那个肉疙瘩吐了出来,哼哼着说:“你这个疯女人,你想打死我啊,你的良心都被狗给吃了,你欺负我一个废人算是什么能耐。” 葛玉香用手揉了揉被男人咬过的肉疙瘩,生气地说:“你要是再敢跟我胡闹,我就真去找野男人,我找一个百个野男人,到时候我把他们都找到家里来,我和他们当着你的面做那种事儿,我让你当活王八。” 男人吓得脸色一变,语气软下来说:“玉香,我错了,我别跟我一般见识,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对我的,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改还不行吗。” 葛玉香把自己的衣襟拉上,一边扣着扣子一边说:“那就看你今后的表现了,你要是表现的好的话,我还会像以前那样伺候你,给你做饭,给你端屎端尿。你要是再跟我耍脾气,胡搅蛮缠,到时候就别怪我跟你翻脸无情。” 男人急忙说:“玉香,我再也不敢了,你可千万别不管我啊,更别找一百个野男人,要是那样的话,我活着还不如死了呢。” 葛玉香说:“你知道就好,你先好好躺着,我去招呼一下客人,等我把客人送走了,就给你做饭。” 男人点点头,说:“玉香,你去吧,我一定老老实实的躺着,不再跟你闹了。” 秦俊鸟听到这里急忙又回到了东屋里,他刚进了东屋,西屋的门一响,葛玉香从西屋走了出来。 葛玉香快步走进了西屋,笑着说:“俊鸟大兄弟,你等急了吧,我这家里也没啥好招待你的,我去给你倒一碗水喝吧。” 秦俊鸟向西屋看了一眼,说:“不用了,你男人咋样了,我去那屋看看他吧。” 葛玉香说:“他那屋子里一股子屎尿味,你还是别去了,咱俩就在这屋子里说说话吧。”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玉香,你在家吗?” 葛玉香一听到这个声音,吓得脸色一变,有些手足无措地说:“糟糕,他怎么来了。” 秦俊鸟听到这个声音也觉得有些耳熟,就是一时想不起说话的人是谁来。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房门一开,麻铁杆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秦俊鸟这时才恍然,怪不得自己刚才听到麻铁杆的声音觉得耳熟,原来是老冤家来了。 秦俊鸟一看到麻铁杆就想起那天在酒厂外的树林里痛打麻铁杆的事情来,心里不禁闪过一丝快意。 麻铁杆一看秦俊鸟在屋子里,不由得愣了一下,有些胆怯地看着秦俊鸟,问:“秦俊鸟,你咋会在这里。” 秦俊鸟理直气壮地说:“这里又不是你家,我来这里咋了。” 麻铁杆看来一眼葛玉香,又看了看秦俊鸟,一双三角贼溜溜一转,坏笑着说:“我明白了,原来这个葛玉香是你的姘头啊。” 秦俊鸟一瞪眼睛,没好气地说:“啥姘头不姘头的,你说话把嘴巴放干净点儿,别满嘴喷粪。” 麻铁杆急忙向后退了几步,说:“秦俊鸟,没想到你小子也是个花花肠子,家里有苏秋月还嫌不够,又跑到外边来打野食吃,看来咱们都是同道中人啊。” 秦俊鸟冷冷地说:“谁跟你是同道中人,你别把我跟你往一起扯。我要跟你谁同道中人的话,我还不如跳粪坑里把自己淹死呢。” 麻铁杆撇撇嘴,说:“秦俊鸟,跟我你就别装啥正经人了,这个葛玉香是啥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她可是个见钱眼开的女人,你来找她不就是想花钱买个痛快嘛,大家都是男人,你心里是咋想的我还能不知道吗。” 秦俊鸟双拳握紧,作出一副要打人的姿势说:“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把你的嘴给撕烂了。” 麻铁杆吓得一缩脖子,说:“秦俊鸟,我和你之间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我今天来是找葛玉香的。” 葛玉香有些胆怯地说:“麻铁杆,你找我有啥事儿啊?” 麻铁杆冷笑着说:“葛玉香你别跟我装糊涂,你欠我的那三千块钱该还给我了吧。” 葛玉香一愣,说:“我啥时候欠你三千块钱了,你说话可得凭良心啊。” 麻铁杆说:“葛玉香,你咋不认账呢,幸好我还留了一手,我就知道你会不承认的,我现在就拿出证据给你看看,我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秦俊鸟这时插话说:“麻铁杆,你要是有啥证据就赶快拿出来,别装神弄鬼的。” 麻铁杆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张纸条在葛玉香的眼前晃了几下,得意地说:“葛玉香,你自己好好看看这是你欠我钱的欠条,上边可有你的签名和手印,你想赖账是赖不了的。” 葛玉香看了一眼麻铁杆手里的欠条,不解地说:“我上次跟你借的那五百块钱已经还给你了,这张欠条是啥时候写的我咋不知道啊。” 麻铁杆说:“葛玉香,你可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啊,这欠债还钱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敢说你没跟我借过钱吗。” 葛玉香说:“我承认我是跟你借过钱,可那钱我早还上了,这欠条上的钱我从来没借过。” 麻铁杆说:“你还我的钱只是本钱,这三千块钱是利钱。你欠我的五百块钱半年才换上,我要你三千块钱利钱已经算是便宜你了。废话少说,快点还钱,你今天要是敢不还钱的话,咱们就找个地方说理去。” 秦俊鸟这时完全都听明白了,这个麻铁杆是在放高利贷,不过就算放高利贷也没有这么高的利息,一句话说穿了,他就是想讹葛玉香的钱。 葛玉香有些怕了,她带着哭腔说:“麻铁杆,还讲不讲理,你咋能这么干呢,当初借钱的时候你也没说有利息,你现在来要三千块钱的利息,你这不是讹人吗。” 麻铁杆冷笑了一声,说:“葛玉香,这红口白牙的,你说话可得有依据啊,我啥时候讹人了,我当初借钱给你是看你可怜,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如今你还反咬一口,做人可不能这么黑心啊。” 秦俊鸟有些看不下去了,这个麻铁杆摆明了是想欺负葛玉香,他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秦俊鸟一清二楚,他就是想占葛玉香的便宜。 秦俊鸟趁着麻铁杆一个不注意,一把将他手里的欠条抢了过来,然后团成一团塞进嘴里给吃了。 秦俊鸟把欠条咽下去后,冷冷地说:“现在她不欠你的钱了,你要是没别的事情,就赶紧离开这里。” 麻铁杆一看秦俊鸟把欠条给吃了,有些气急败坏地说:“秦俊鸟,你干啥,你敢吃我的欠条,你快把它给吐出来。” 秦俊鸟说:“谁说我吃你的欠条了,我警告你,别在这里胡闹,快点儿给我滚蛋,不然我还像上次一样,让你尝尝挨打的滋味。” 麻铁杆指了指自己脸上的伤疤,说:“秦俊鸟,前几天老子在你的酒厂外边被人打了一顿,这事儿是你找人干的吧。” 秦俊鸟点头说:“没错,上次在树林里我已经是手下留情了,我早知道你这么坏,就让他们把你打成肉饼了,让你永远都干不了坏事儿。”去分享

上一篇   第122章 大女人

下一篇   第124章 不讲情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