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山中救人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2章 山中救人

大甜梨急忙把自己的外衣穿好,毕竟两个人刚才干的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要是被廖大珠和廖小珠撞见了两个人就丢死人了。 这时,廖大珠和廖小珠先后走进了屋里,廖大珠和廖小珠一见大甜梨在屋里都有些意外。 廖大珠笑着说:“梨子姐,你咋到这儿来了?” 大甜梨也笑笑,说“许你们两个人来,就不许我来呀。” 廖大珠急忙解释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没人稀罕到这里来。” 大甜梨说:“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凤凰让我给俊鸟带了些东西,我给他送过来。” 廖小珠一听是石凤凰让大甜梨给秦俊鸟带东西来,问道:“梨子姐,凤凰姐在城里咋样,他们都说城里人过的生活比我们们村里人滋润多了,喜欢吃啥就吃啥,喜欢穿啥就穿啥。” 大甜梨说:“要说吃穿城里是比我们们村里强,挣钱也比我们们村里人容易些,不过城里也不是啥都好。” 廖大珠愣了一下,问:“咋,梨子姐,城里也有不好的地方?” 大甜梨说:“城里不好的地方多着哩,等你们以后有机会进城就知道了。” 大甜梨又跟廖大珠和廖小珠说了会儿城里的事情,借故要回家吃饭就走了。 尽管大甜梨说城里不是什么地方都好,廖大珠和廖小珠对城里人的生活还是很羡慕。 廖小珠说:“姐,以后我也要嫁个城里人,过上城里人的好日子。” 廖大珠笑着说:“你想得美,就是不知道人家那城里人能不能看上你这个山里的土包子。” 廖小珠说:“我就不信城里的姑娘个个都是天仙,就没有比咱俩长得丑的。再说土包子咋了,要没有我们们这些土包子种粮,城里人吃啥喝啥,没吃的没喝的,他们城里人还不得都饿死。” 廖大珠笑着说:“你这张嘴呀比刀子还厉害,那城里的小伙子要是见了你还不得全都吓跑了啊。” 秦俊鸟笑着插话说:“我看小珠挺好看的,城里那些小伙子见了肯定不会跑的。” 廖小珠得意地说:“还是俊鸟会说话,一会儿我给你做好吃的,好好奖励你一下。” 晚饭是廖小珠做的,她不但炒了鸡蛋,还炖了蘑菇,三个人美美地吃了一顿饭。 第二天秦俊鸟找孟庆生帮忙用他的拖拉机把堆在地里的玉米拉回来,然后平摊着晒在院子里。 秦俊鸟看着这些玉米心里就美滋滋的,因为这些玉米能变成他结婚的钱。等过几天把这些玉米卖了他就能娶苏秋月过门了。 一想到苏秋月很快就要成为他朝夕相伴的媳妇了,秦俊鸟的心里就有些激动,虽然对于苏秋月破鞋的名声秦俊鸟的心里还有些不舒服,但是一想起苏秋月那张俏脸,秦俊鸟觉得娶苏秋月当媳妇还是值得的。 这几天廖大珠和廖小珠一直没有来秦俊鸟家里住,不过她们的行李还都放在秦俊鸟家,秦俊鸟那天在村口看到廖金宝了,想必是廖金宝回家住了,所以她们两个就在家里住了,不用到他家里来了。 对于廖大珠和廖小珠的事情他并不太在意,他真正在意的是苏秋月。 这天,秦俊鸟正在家门口干活,眼看着就快要跟苏秋月结婚了,所以他想把家里屋外好好地整修一下,把有些东倒西歪的土墙加固加高,这样让外人看起来不至于太寒酸。 眼看着活就要干完了,这时一个人走到了秦俊鸟家的院门口。 这个人个子不太高,长得又黑又瘦,一双三角眼滴溜溜地乱转,一看就不像什么正经人。 这个人冲着秦俊鸟笑了笑,龇着一口黄牙,问道:“你就是秦俊鸟?” 秦俊鸟点点头,一脸困惑地看着这个人,说:“对,我就是秦俊鸟。” 这个人走到秦俊鸟的面前,上下打量了秦俊鸟几眼,说:“你可能不认识我,我叫麻铁杆。” “麻铁杆”这个名字秦俊鸟并不陌生,秦俊鸟问道:“你就是麻乡长的儿子麻铁杆?” 麻铁杆得意地说:“没错,我爹就是麻乡长。” 秦俊鸟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麻铁杆说:“我想跟你谈谈关于苏秋月的事情。” “苏秋月?”秦俊鸟有些意外地看着麻铁杆,忽然想起来他曾在苏秋月家的院子外偷听到麻铁杆也想娶苏秋月的事情。 麻铁杆皮笑肉不笑地说:“听说你就要娶苏秋月了?” 秦俊鸟说:“是的。” 麻铁杆说:“你难道不是道苏秋月是全乡人都知道的大破鞋吗?” 秦俊鸟面无表情地看着麻铁杆说:“我知道。” 麻铁杆说:“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娶她,这样的女人你娶回家就不怕被村里人笑话吗?” 秦俊鸟有些不快地说:“不怕。” 麻铁杆冷笑着说:“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想得开,我劝你一句,苏秋月这样的女人不适合你,你还是把这门婚事给回绝了吧,这样对你对她都好。” 秦俊鸟说:“我已经跟秋月说好了要娶她,悔婚的事情我干不出来。” 麻铁杆把眼睛一瞪,冷冷地说:“小子,你最好识相点,乖乖地听我的话,不然以后有你小子后悔的时候。” 秦俊鸟说:“我想娶谁就谁,我娶苏秋月又没碍着你啥事儿,你凭啥跑这来多管闲事儿。” “你……”麻铁杆一时理屈词穷,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秦俊鸟说:“苏秋月是我未过门的媳妇,不管她是什么样的女人我都认了,想让我悔婚,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虽然你爹是乡长,可我娶媳妇又没有犯法,还轮不着你来管。” 麻铁杆咬牙切齿地说:“小子,看来你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了,咱们走着瞧,在棋盘乡老子就是王法。” 秦俊鸟冷眼盯着麻铁杆,说:“苏秋月我娶定了,你爱咋样就咋样。” “小子,这都是你自找的,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麻铁杆恶狠狠地看了秦俊鸟一眼,气急败坏地转身走了。 秦俊鸟皱着眉头看着麻铁杆,看来那天苏秋月她爹说的一点也不假,这个麻铁杆对苏秋月看来也是垂涎已久,可是苏秋月好像非常讨厌他,他想娶苏秋月也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 秦俊鸟起了个大早,吃过早饭后,带上了一些昨晚蒸好的馒头,背上装满水的军用水壶,然后拿上一把锯子和一杆防身用的猎枪就进了山里。 眼看着就要跟苏秋月结婚了,秦俊鸟想到山里找些好木材打几样像样一点儿的家具。 虽然秦俊鸟没有什么钱,可结婚毕竟是人生大事,不能办得太马虎,让别人笑话。 秦俊鸟经常进山里砍柴,所以哪里有好木材他非常清楚。 秦俊鸟翻过了两道山梁就来到了金鸡岭前,翻过金鸡岭有一片茂密的树林。秦俊鸟曾经在树林里看到过几棵树龄至少在三十年以上的大树,因为这几棵树长在比较陡峭的悬崖边上,所以一般人就算是知道也没有胆子去砍。 秦俊鸟打算砍两棵拉回家,虽然这些树都是长在比较险峻的地方,但是为了能把苏秋月顺利娶进门,秦俊鸟觉得自己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金鸡岭是这一带的最高的山,坡度不算太陡,秦俊鸟找了一块石头坐下,喝了几口水,又吃了一个冷馒头,打算好好补充一下体力再上金鸡岭。 这时,秦俊鸟忽然看到前面的树林里好像有人影在晃动,秦俊鸟警觉地拿起猎枪向树林走去。 秦俊鸟小心翼翼地进了树林,没走出几步,他忽然看到一个人躺在一棵松树旁,这个人脸冲下背朝天,从身形上看应该是个女人。 秦俊鸟走到这个人的身边,把她的身体扶起来,让她背靠着松树坐着,秦俊鸟的手一不小心碰到了她柔软的胸脯上,这个人果然是个女人,看样子年纪不大。 秦俊鸟趁机看了几眼,这个女人的一对肉峰非常丰满,与她瘦条的身体很不相配。她双目紧闭着,脏兮兮的脸上可能是被树枝一类的东西刮破了好几道口子,不过都是刮破了皮而已,没有什么大碍。她身上的衣服也被划破了好几个地方,里面的衬衣都露了出来。 秦俊鸟把手伸到她的鼻子底下试了试,还好,她还有呼吸。 秦俊鸟打开军用水壶,给女人喝了几口水,过了没有多久,女人有气无力地睁开了眼睛。她先是打量了秦俊鸟几眼,然后声音微弱地说:“你有吃的吗?给我点儿。” “有。”秦俊鸟拿出两个馒头递给女人。 女人接过馒头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很快女人就把两个馒头给吃光了。看样子女人已经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 秦俊鸟又把水壶递给女人,说:“喝几口水吧。” 女人接过水壶,喝了两口水,然后用手背擦了擦嘴,问:“你是哪个村的?” 秦俊鸟说:“我是栗子沟村,不过我在龙王庙住。你是哪个村的?” 女人没有回答秦俊鸟的问话,她从裤兜里掏出一叠钱塞到秦俊鸟的手上,说:“这些钱给你。” 秦俊鸟急忙把钱又塞给女人,摇头说:“不行,我不能要你的钱。” 女人说:“你救了我的命,这些钱就算我报答你的。” 秦俊鸟说:“我就是给你吃了两个馒头,给你喝了几口水,根本值不了这么多钱。” 女人说:“这些钱我不白给你,我想让你帮买些东西,然后帮我送到这里来,你愿意吗?” 秦俊鸟想了想,说:“买东西我可以帮你,可是你一个女人在这山里头呆时间长了会有危险的。” 女人说:“这你就不用操心了,你只要帮我把东西买来就好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11章 躲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