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求情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19章 求情

秦俊鸟回到酒厂时,已经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他拿着饭盒向食堂走去。 刘镯子自从到食堂上班以后把食堂打理的井井有条的,而且她做的饭菜也非常可口,比起苏秋月做的饭菜要好吃多了,所以秦俊鸟这两天一直都在食堂里吃饭。 食堂里,刘镯子正在给酒厂的工人们打饭,工人们自觉地排着队。这时一个高个子的工人走到刘镯子的面前,他目光贪婪地盯着刘镯子那高耸的胸脯,笑着问:“镯子,今天吃啥好吃的东西啊?” 刘镯子抬眼皮看了工人一眼,没好气地说:“你没长眼睛啊,吃啥东西自己不会看啊。” 高个子的工人看了一眼饭盆里的大米饭,抱怨说:“今天咋还吃大米饭啊,我现在一看见这东西就想吐酸水。” 刘镯子白了高个子工人一眼,皱着眉头说:“把你能耐的,不吃米饭你想吃啥?熊掌燕窝好吃,你能吃得起吗。有大米饭吃就不错了,你就别挑三拣四的了。” 高个子的工人说:“我自己是啥东西我心里清楚,其实我也没啥更高的要求,我就是想吃大白馒头,就怕你不给我吃。” 高个子的工人刚说完,在他身后排队的那些工人都笑了起来。刘镯子当然能听得出来,他这是在拿话故意戏耍自己。 刘镯子瞪了高个子工人一眼,冷笑着说:“你要是想吃大白馒头,回家找你妈和你妹子去,她们肯定给你吃。我就是给狗吃也不给你吃,你也不撒泡尿照一照看看自己是啥德行。” 刘镯子的话一说完,那些排队的工人又笑了起来,高个子工人被刘镯子说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端着饭盒扭头灰溜溜地走了。 这个时候,一个矮胖的工人走过来说:“镯子,我听说你男人喝酒把那个东西给喝坏了,你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也没人帮你解决一下,你就不难受啊。” 刘镯子板着脸说:“我难受不难受跟你有啥关系,你是喝海水长大的啊,管得倒宽。” 矮胖的工人笑着说:“你要是实在太难受了,挺不住了。我可以免费帮你解决一下,而且保证把你伺候舒服了。” 刘镯子从上到下打量了矮胖工人几眼,撇撇嘴说:“就你这副模样,我看你跟母猪挺般配的,你还是伺候母猪去吧,母猪肯定喜欢你。” 那些在一旁看笑话的工人听了刘镯子的话,笑得前仰后合的,有的眼泪都笑出来了。 秦俊鸟这时走进了食堂,他恰好也听到了那两个工人和刘镯子的对话,刘镯子到食堂上班以后,这些工人就没消停过,刘镯子的名声本来就不好,再加上她长了一张勾人的脸蛋,那些工人看到她就跟苍蝇见了臭肉一样,整天围着她乱哄哄的,都想在她的身上占便宜。 秦俊鸟走到工人们的面前,大声呵斥说:“你们都干啥呢,吃饭还堵不住你们的臭嘴,以后我要是再听到你们跟镯子嫂子胡说八道,我就拿搅屎棍把你们的嘴给塞上。赶紧吃饭去,一天累得要死,咋还这么多屁话。” 工人们一看秦俊鸟发火了,大家都不说话了,老老实实地端着饭盒吃饭去了。 刘镯子笑着说:“俊鸟,我给你做了红烧肉,你等着,我给你端去。”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以后不用给我单独开小灶,我跟大家吃一样的东西就行。” 刘镯子说:“那可不成,你是厂长,这厂子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得依靠你,你要是不吃点儿好的,把身子骨累垮了咋办,全厂的人还都指望着你呢,你可不能有啥闪失。”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的身子骨这么好,能有啥闪失,我每天都坐在办公室里,啥累活都不干,顿顿饭这么大鱼大肉地吃着,那还不把我吃成肥猪了啊。” 刘镯子把一碗刚做好的红烧肉端给秦俊鸟,说:“你虽然身子不累,可累的是脑子,你每天坐在办公室里想事情,多费脑子啊,这红烧肉最补脑子了,你快趁热吃吧,肉凉了就不好吃了。” 秦俊鸟没办法,只好接过红烧肉找了一个桌子坐了下来。 没等秦俊鸟动筷子,锤子端着饭盒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他一看秦俊鸟吃的是红烧肉,眼睛顿时就瞪圆了,他咽了几口口水,眼馋地说:“俊鸟,你这红烧肉是啥味道啊,我能尝一口不?” 秦俊鸟白了锤子一眼,说:“你要是想吃红烧肉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 锤子笑嘻嘻地说:“俊鸟,这可是你让我吃的,我可不客气了。” 秦俊鸟说:“你跟我啥是时候客气过,你要是想吃就快吃,一会儿我可就吃没有了。” 锤子急忙拿起筷子,头也不抬一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秦俊鸟看着锤子就跟饿死鬼一样的吃相,笑骂着说:“看你这副没出息的样子,就跟一辈子没吃过肉一样。” 锤子也不说话,仍然低头猛吃,一大碗红烧肉很快就被锤子消灭了一半,秦俊鸟一看有些急了,说:“锤子,你给我留点儿,别全吃光了。” 秦俊鸟吃完饭后,丁七巧和苏秋月才来食堂吃饭,秦俊鸟跟她们说了几句话,然后一个人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秦俊鸟走进办公室后,拿着拖布拖了一下地,刚才他和夏丽云在办公室里放纵的时候有很多从身体里流出来的东西星星点点地滴在了地板上,这些东西干了之后形成很多的白色斑块,看起来非常恶心,所以秦俊鸟想把这些斑块清除干净。 秦俊鸟把地拖完后,拿起抹布刚想擦办公桌,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 秦俊鸟放下抹布,说了句:“进来。” 办公室的门一开,杜红喜和姚核桃两个人先后走了进来。 秦俊鸟一看是她们,把脸一沉,说:“你们咋来了?” 杜红喜笑着说:“俊鸟,看你这话说的,我们们是你的嫂子,我们们咋就不能来,我们们这当嫂子的来看看你这个小叔子,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姚核桃向四处看了看,一脸羡慕地说:“俊鸟,你的这个办公室可真气派啊,坐在这里就是啥都不干,这心里都敞亮。” 秦俊鸟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个人,说:“你们来有啥事儿吗?” 杜红喜说:“我们们来找你是有点儿小事儿,本来妈是要亲自来找你说这件事儿的,可你也知道妈的身体不好,走不了这么远的路,所以就打发我们们两个人来跟你说了。” 秦俊鸟语气冷淡地说:“你们有啥事儿就说吧,跟我你们没有必要绕弯子。” 杜红喜说:“事情是这样的,你也知道你那两个哥哥一天到晚好吃懒做,不干啥正事儿,他们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这男人还是得找点儿事干干,不能在家里这么窝着,所以你看能不能让他们来你的酒厂上班啊。” 秦俊鸟想了想,摇头说:“这事儿可不好办,我们们厂子里现在不缺人手,再说他们两个啥也不会,就算让他们到酒厂来,他们也啥都干不了啊。” 杜红喜说:“他们是啥也不会干,可是他们可以学啊,他们的身上虽然有不少毛病,可是他们的脑子不笨,你找两个人好好教教他们,他们肯定能学会的。”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眼下我这酒厂刚刚开始生产,一点儿盈利都没有,实在养不起多余的人。他们进厂的事情还是等酒厂的情况好转以后再说吧。” 杜红喜说:“俊鸟,我这好话都快要说了一箩筐了,看在咱妈她老人家的面子上,你就答应了吧。” 秦俊鸟说:“不是我不答应,我的确是有难处,再说这酒厂的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我实在不好办。” 杜红喜说:“俊鸟,无论如何你都留下他们俩,要不然我们们这日子就没法过下去了,你也不想我们们没饭吃吧。” 姚核桃也说:“俊鸟,只要你能留下他们两个,让我们们两个人干啥都成,大家好歹也是兄弟一场,你总不能一点儿情面都不讲吧。” 秦俊鸟还在犹豫着,秦俊鸟从心里往外不愿意让秦俊山和秦俊河来酒厂上班,他俩是啥东西秦俊鸟非常清楚,这两个人是典型的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要是把他们两个弄到酒厂里来,秦俊鸟就等于是给自己找了两个大麻烦,以后有他头疼的时候。 杜红喜一看秦俊鸟还不答应,有些心急地说:“俊鸟,要是你能收下他们两个,我和核桃就是给你做牛做马都成。” 姚核桃说:“俊鸟,算我们们两个求你了,只要你答应这件事儿,我和红喜嫂子为你做啥事儿都成。” 杜红喜这时冲着姚核桃使了一个眼色,说:“俊鸟,我知道你这两个哥哥以前做了很多不是人的坏事儿,他们当初不该那么对你,他们两个人欠你的债,我和核桃替他们两个还,我们们两个人今天豁出去了,你想咋样都成,我们们受着。” 两个人都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秦俊鸟也不好再说别的,不过他还是不想让秦俊山和秦俊河来酒厂上班,他倒不是记恨两个人,而是这两个人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 秦俊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故意拖延说:“这件事儿你们再让我想一想,你们先回去吧,到时候等我想好了,我会给你们答复的。” 姚核桃这时走到秦俊鸟的面前,伸手把自己的外衣脱了,露出了里面的白色胸罩,紧接着她把裤子也脱了,只穿着裤衩和胸罩站在秦俊鸟的面前。 秦俊鸟一看姚核桃把衣服裤子都脱了,脸色一变,说:“你这是干啥?快把衣服穿上,这里是办公室,不是你胡闹的地方。”去分享

上一篇   第118章 谈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