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夏丽云来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16章 夏丽云来了

孟玉双走到水潭边,拿起自己的衣服,回头看了燕五柳一眼,说:“五柳,你这一手是跟谁学的啊?” 燕五柳笑着说:“这种事情还用学吗?只要是有手的人都会弄。” 孟玉双一边穿衣服一边说:“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家做饭了,你们两个慢慢洗吧,我就不陪你们了。” 燕五柳说:“你走了,剩下我们们俩也没啥意思,我们们也不洗了。” 刘镯子也说:“是啊,咱们三个人在一起洗才热闹,要走一起走。” 燕五柳和刘镯子也走到水潭边开始穿衣服。 秦俊鸟一直躲在石头后面偷看,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被三个人给发现了。 要说这还是秦俊鸟从小长到大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女人在一起洗澡,尤其是三个人那雪白的肉峰不停地颤悠着,看的他眼花缭乱的,他真恨不得再借两双眼睛把三个女人白光光的身子看个够。 三个女人穿好衣服后,一边说着话一边向村子里走去。 直到三个人女人走远了,秦俊鸟才从石头后面走出来,他走到水潭边把衣服脱光了,然后走到水潭的深处开始洗澡。 等秦俊鸟洗完澡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因为到了夜晚山里经常有狼和野猪出没,所以秦俊鸟穿好衣服后没有在水潭边多停留,加快脚步向家里走去。 到了酒厂门口,秦俊鸟刚想迈步往里走,这时一阵清脆悦耳的笑声从里边传了出来。 秦俊鸟好奇地向里面看了一眼,不禁愣了一下,他看到夏丽云正在和苏秋月、丁七巧在一起聊天,三个人正聊得热火朝天,夏丽云一副兴高采烈手舞足蹈的样子,三个人中就属她的笑声最大。 这个时候夏丽云也看到了秦俊鸟,她笑眯眯地看着秦俊鸟,跟他打招呼说:“俊鸟,你回来了。” 秦俊鸟走过去,问:“小夏,你咋来了?” 夏丽云笑着说:“我来看看七巧姐,我和七巧姐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我想她了,所以就来看看她。” 夏丽云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秦俊鸟的心里比谁都清楚,她说来看丁七巧只是幌子,她来的真正的目标是为了秦俊鸟。 秦俊鸟说:“我们们这里都是山路,汽车开起来颠簸的厉害,一路上折腾下来,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夏丽云说:“我吃这点儿苦不算啥,只要能看到七巧姐,就算再苦也值得。” 丁七巧笑着对夏丽云说:“丽云,你这张嘴还像以前,就跟抹了蜜一样,别人爱听啥你就说啥,真是哄死人不偿命。” 夏丽云说:“七巧姐,我说的可都是真心话,我早就想来看你了,可是厂子里一直有事情走不开,正好这几天厂里停产改造,我才能抽出时间来看你。” 丁七巧说:“俊鸟都跟我说了,他去红光酒厂学习的时候,你对他非常照顾,给他忙了不少的忙,让我和俊鸟咋谢你才好呢。” 夏丽云说:“啥谢不谢的,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七巧姐,跟我你就别客气了。” 夏丽云说完,又看了秦俊鸟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只有秦俊鸟能看懂她这个眼神里所隐藏的深意。 秦俊鸟跟夏丽云对了一下眼神,急忙把脸转到了一边,心里有些不安,他偷眼看了看苏秋月和丁七巧,幸好两个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夏丽云的身上,并没有注意到他刚才的反常表现。 几个人又东拉西扯地说笑了一会儿,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秦俊鸟这时说:“小夏,你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肯定累了吧,你早一点儿休息吧,有啥话咱们明天再接着说。” 夏丽云说:“那好吧,我还真有些累了,反正我要在这里住上几天,有啥话咱们以后再说。” 秦俊鸟一听说夏丽云要在这里住上几天,心里暗暗叫苦,心想夏丽云在的这些天自己是没有安生日子过了,要是不把她安抚好了,他就消停不了。 秦俊鸟和苏秋月一起回屋睡觉去了,夏丽云住在了丁七巧的屋子里。 秦俊鸟上炕躺下后,一直没有睡着,心里有些提心吊胆的,夏丽云这一来,肯定不会放自己的,不把自己的身子掏空榨干了,她是不会罢休的。 可这酒厂里到处都是人,万一弄不好被别人发现了怎么办,要是让苏秋月知道了,那可就彻底完了。 秦俊鸟在炕上翻来覆去的,就跟烙大饼一样。苏秋月跟秦俊鸟睡在一个炕上,就跟他隔了一块布帘,秦俊鸟这边有个细小的动静,她那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秦俊鸟就是放个屁,她都能闻到味道。 苏秋月翻了个身,好奇地问:“俊鸟,你咋还没睡啊?是不是有啥烦心的事情啊?” 秦俊鸟急忙掩饰说:“我没啥,就是觉得屋里有些热,睡不着。” 苏秋月说:“你要是有啥烦心的事情就跟我说说,我也可以帮你出出主意,别总憋在心里,这样会憋出病的。” 苏秋月的话说的秦俊鸟心里甜丝丝的,他觉得苏秋月现在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像他的媳妇了。 秦俊鸟笑着说:“别说我的事情了,说说你吧,你这几天在厂里干的这么样,还适应吗?” 苏秋月说:“我干的还算顺手。” 秦俊鸟说:“那就好,你好好干,由你来当这个会计我和七巧姐都放心。” 苏秋月说:“俊鸟,有个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秦俊鸟说:“秋月,有啥事情你就直说吧。” 苏秋月说:“我想去县里学习一下怎么做账,我现在的水平也就能记记账,根本算不上真正的会计,我想让我嫂子在县里帮我联系一个会计学校,我去那里好好学一学,这样对我以后的工作也有好处。” 秦俊鸟说:“你这个想法不错,那你就去好好地学习一下,把县城里那些会计的本事全都学回来。” 两个人说着说着,秦俊鸟就迷迷糊糊地睡了,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秦俊鸟起身下炕穿好鞋子,打着哈欠,走出了屋子。 夏丽云在丁七巧家的门口正弯腰洗脸,她的屁股高高地撅起来,两个圆滚滚的屁股蛋子正对着秦俊鸟,看得秦俊鸟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 夏丽云一听身后有脚步声,她回过头看了一眼,笑着说:“俊鸟,你起来啦。” 秦俊鸟点头说:“起来了,昨天晚上你睡得好吗?” 夏丽云话里有话地说:“我睡的当然好了,到了七巧姐的家,我能睡不好吗。” 夏丽云话里的意思秦俊鸟当然能听明白,他笑了一下,刚想说话,这时苏秋月从屋里走了出来,他怕苏秋月看出啥破绽来,急忙加快脚步向厕所走去。 苏秋月跟夏丽云昨天就认识了,两个人年纪差不多,共同语言自然就多了一些。 夏丽云一看苏秋月走出来,说:“秋月,你长得可真好看,我在城里都没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女人,你要是再打扮一下,那就更好看了,你要是进了城里啊,保证能把那些城里男人迷得神魂颠倒的。” 苏秋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丽云,你咋啥笑话都说呢,我好好的,干啥要去迷那些城里的男人啊,我可不想被那些城里的男人看来看去的。” 夏丽云这时站起身来,用手巾擦了一把脸,说:“秋月,女人长得好看就是一种资本,你去问问那些男人,他们哪个不愿意找一个好看的女人当媳妇,没人愿意娶丑八怪。像你这么勾人的女人要是去了城里,那些男人还不得疯了,非得为你打得头破血流的不可。” 苏秋月说:“丽云,你越说越不像话了,我是结过婚的女人了,结过婚的女人就跟那剩饭一样,没有几个人愿意吃的。” 夏丽云说:“就是剩饭也得看啥样的剩饭,要是你这样的剩饭,别人早就抢起来了。” 苏秋月被夏丽云说得脸一红,低下头去。 丁七巧这时抱着从屋子走出来,正好听到夏丽云说的话,她笑着说:“丽云,秋月脸皮薄,你就别拿她逗乐子了。” 夏丽云说:“七巧姐,像秋月这么好看的女人,嫁给俊鸟真是可惜了,她要是在城里,肯定能嫁个百万富翁。” 丁七巧说:“秋月可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女人,她要是喜欢钱的话,她就不会嫁给俊鸟了。” 夏丽云好奇地问:“那秋月是为啥嫁给俊鸟的,难道是为了俊鸟的人吗,我看俊鸟也咋样啊,模样长得不咋样,也没啥能耐,很普通的一个人吗。” 丁七巧说:“这我就不知道了,这是秋月和俊鸟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外人就不要问这么多了。再说了,俊鸟是个咋样的人,你光看外表是看不出来的。” 秦俊鸟这时上完厕所从厕所里走了出来,三个人一看秦俊鸟走过来,谁也不说话了,弄得秦俊鸟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解地问:“我一出来你们咋不说话了,我看你们刚才不是说的好好的吗。” 夏丽云白了秦俊鸟一眼,说:“我三个是说的好好的,可那都是女人之间的私房话,当然不好在你这个男人面前说了。” 秦俊鸟识趣地说:“那好,你们继续说你们的私房话,我躲开不就成了吗。” 丁七巧笑着说:“你不用躲了,我们们已经说完了,饭我已经做好了,我们们吃饭吧。” 其实夏丽云刚才说的那番话是在故意试探苏秋月,她想知道苏秋月和秦俊鸟的夫妻感情究竟咋样,苏秋月究竟是个啥样的女人,能让秦俊鸟对她死心塌地的。 夏丽云在面对苏秋月的时候,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些自卑,像苏秋月这么漂亮的女人,不要说是在这个闭塞的山沟里,就是在那些美女云集的城里也不多见。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