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水潭里的风景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15章 水潭里的风景

刘秃子带人去了秦俊鸟的酒厂后,麻铁杆就一直等在小树林,他想亲眼看看酒厂着火时的样子,所以酒厂里发生的事情他一点儿也不知道。 而刘秃子被秦俊鸟放走后也没有来找麻铁杆,跟刘秃子一起去的那些人也只顾着自己逃跑了,根本没有人来给麻铁杆通风报信。 麻铁杆在小树林里等了很长时间,却始终没有见到酒厂着火,他的心里有些急了,就掏出烟抽了起来。 秦俊鸟他们小心翼翼地摸到了那个火亮的近前,那个火亮正是麻铁杆在吸烟时发出来的。 这时不知道谁的脚下踩到了干树枝,干树枝“咔嚓”一声断成了两截,麻铁杆一听有声音,急忙掐灭了手里的烟,压低声音问:“是秃子吗?” 秦俊鸟这时吹了一声口哨,跟他一起来的那些人一听口哨响,一起蜂拥而上,把麻铁杆围在中央,一顿拳打脚踢。 麻铁杆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拳头就如雨点儿一般落在了他的鼻子上和脸上,麻铁杆被打得晕头转向的,他还以为打他的人是刘秃子的人,嘴里骂了起来:“刘秃子,你他妈的疯了,你看好了,我是麻铁杆,你怎么连我也打啊。” 锤子怒声说:“我打的就是你这个王八蛋,兄弟们,别手下留情,给我狠狠地打,最好把他的屎给我打出来,我倒要看看,他吃的是人饭,拉的是不是人屎。” 锤子这一说,大家打的更卖力气了,麻铁杆发出了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叫声,在静谧的夜里听起来让人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秦俊鸟怕大家弄出人命来,拦住大家说:“大家都停手,别打了,教训一下这个小子就行了,再打就把他打死了,闹出人命来对咱们大家都没啥好处。” 大家一听秦俊鸟这么说,都停下手来不打了。 锤子走到麻铁杆的身前,抬脚在他的身体上踢了几脚,冷冷地说:“小子,今天算你走运,没把你的屎给你打出来,下次就没这种好事儿了,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干坏事儿。” 麻铁杆这个时候痛得只顾着叫唤了,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 秦俊鸟带着锤子他们走出了小树林,把麻铁杆一个人扔下不管,任由他在小树林里像狗一样的嚎叫着。 秦俊鸟和锤子他们回到酒厂后又在酒厂里巡视了一圈儿。这时天已经快要亮了,在确定不会再有人敢来酒厂捣乱之后,秦俊鸟这才让大家回家睡觉去了。 折腾了一个晚上,秦俊鸟也有些困了,他没有回家,就在办公室里打了个盹。 就在秦俊鸟睡的正香的时候,一阵敲门声把他给吵醒了,他揉了揉眼睛,走过去开门。 苏秋月和丁七巧正并肩站在门外,她们用一种问询的目光看着秦俊鸟,看样子是急于想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 秦俊鸟把两个人让进了办公室里,给她们从头到尾讲了一遍昨晚发生的事情,两个人都睁大了眼睛听着,就怕漏掉了什么细节。 两个人听完后,丁七巧好奇地问:“俊鸟,你为啥要把刘秃子给放了,像他那种人就该把他扭送到派出所去,对他绝对不能姑息。” 秦俊鸟说:“你说的我不是没想过,可是像刘秃子这种人你就是把他送进了派出所又能怎么样,过两天他又放出来了,到时候他还得来找麻烦。与其那样,还不如息事宁人,我这次放过他,他以后也就不会打酒厂的坏主意了,我这么做也算是以德报怨吧。” 丁七巧想了想,觉得秦俊鸟说的也有些道理,她说:“但愿那个刘秃子的心肠还没有坏透,要是他不领情的话,那可就白费你的一片苦心了。” 秦俊鸟笑了笑,说:“像刘秃子这种人虽然坏,不过我们们跟他能不闹僵还是不闹僵的好,俗话说的好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丁七巧说:“你说的没错,我们们开酒厂做生意,讲的就是和气生财,以后刘秃子只要不找我们们的别扭,我们们也不去招惹他。” 秦俊鸟点头说:“是啊,最好以后是井水不犯河水,他干他的坏事儿,我们们开我们们的酒厂,互不相干。” 苏秋月这时说:“俊鸟,忙活了一个晚上,你饿了吧,我已经把饭菜做好了,你一会儿回家吃吧。” 听苏秋月这么一说,秦俊鸟还真感到饿了,他点头说:“我还真有些饿了,一会儿我就回家吃。” 丁七巧打趣说:“俊鸟,你看秋月对你多好多体贴啊,昨天晚上她念叨了你一个晚上,为你提心吊胆的,就怕你出啥意外,整整一个晚上她都没有睡好。” 苏秋月的脸一红,低下头去,不好意思地说:“七巧姐,你咋啥话都跟俊鸟说啊,我才没有像你的说那样呢。” 丁七巧笑着说:“秋月,这有啥难为情的,你们俩是夫妻,本来就应该互相关心吗。你敢说我说的不是实话,我刚才说的话可一点儿也没掺假,句句是真。” 秦俊鸟看着苏秋月一副娇羞的样子,觉得自己的脸上也是一阵滚烫,心里更是甜滋滋的,苏秋月现在开始关心自己了,看来苏秋月也不是铁板一块,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说不定苏秋月会真心喜欢上自己呢。 想到这里,秦俊鸟不禁心花怒放,乐呵呵地回家吃饭了。 秦俊鸟吃完后,又去办公室里处li了一些厂里的事情,现在酒厂刚刚开始生产,事情千头万绪的,把秦俊鸟忙得昏天黑地的,幸好有丁七巧在一旁帮他,要不然他非得累垮了不可。 晚上下班后,秦俊鸟让苏秋月和丁七巧先吃饭,他一个人去了后山。 昨晚东跑西颠地闹了一个晚上,秦俊鸟累得出了一身的臭汗,全身上下粘糊糊的。今天这一天他都觉得浑身不自在,所以他想到后山去洗洗澡,把身上的汗臭味都洗掉,让自己清爽一下。 秦俊鸟拿着手巾和香皂来到了后山,洗澡的水潭就在一片杜鹃花丛的后面,秦俊鸟刚走到花丛中,这时从水潭的方向忽然传来了几个女人的说笑声。 秦俊鸟悄悄地走到一块大石头的后面,探出头去向水潭偷偷看去,只见刘镯子、孟玉双、燕五柳三个人正光着身子在水潭里洗澡。 秦俊鸟看着三个人白花花的身子,下身的东西本能地挺了起来,把他的裤裆给顶起了一个大包,就跟支起了一个小帐篷一样。 刘镯子和燕五柳正站在水潭里洗着头发,两个人那雪白的肉峰都毫无遮拦地暴露在阳光下,并且随着两个人洗头发的动作而微微地颤悠着,看得秦俊鸟心跳顿时加快起来。 孟玉双坐在水潭边的一块青石上,双腿叉开,用双手不停地向她两腿之间那片地带撩着水,秦俊鸟努力地睁大着眼睛,可就是看不清她两腿间究竟是啥样的光景。 刘镯子这时向燕五柳的胸前看了一眼,伸手在燕五柳的一个肉峰上捏了一下,笑着说:“五柳,你的东西可真大啊,你是咋把你这两个东西养得这么大的,有没有什么窍门啊,给我和玉双好好说说。” 燕五柳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两个肉峰,得意地说:“我能有啥窍门,大家吃的东西还不都一样,我也不知道我的东西为啥就能长这么大,可能是遗传吧,我妈的东西就大。” 刘镯子说:“五柳,你没生孩子的时候,这两个东西也这么大吗?” 燕五柳想了一下,说:“我没比较过,不过女人生完孩子后,这两个东西肯定要比没生孩子的时候大。” 刘镯子笑着说:“五柳,你的两个东西这么大,你男人晚上可有活儿干了,他肯定非常喜欢你这两个东西吧。” 燕五柳说:“他喜欢有啥用,我从来不让他碰我这两个东西,他要是敢碰,我就跟他急。” 刘镯子说:“你那两个东西又不是啥宝贝,咋还怕你男人碰吗?你这两个东西这么大,要是不不让你男人碰的话,那多浪费啊。” 燕五柳伸手在刘镯子的肉峰上摸了几下,又用两根手指头夹住肉峰尖端的那个肉疙瘩拉了拉,说:“镯子,你这两个东西也不小啊,我以前看的时候可没有现在这么大,你男人平时肯定没少摸这两个东西吧。” 刘镯子说:“我那个酒鬼男人只喜欢摸酒瓶子,我这两个东西他早就没兴趣了。” 燕五柳把目光投向了孟玉双,见她正在洗两腿之间的地方,笑着说:“玉双,你一个人在那里瞎弄啥呢,是不是你那里又难受了,要不要我帮帮你啊?” 孟玉双瞪了燕五柳一眼,没好气地说:“我这里难不难受跟你有啥关系,再说你能帮我啥,你难受的时候,还不知道找谁帮呢。” 刘镯子说:“玉双,你恐怕还没领教过五柳的本事吧,她那双手可厉害着呢,摸到你的身上就过电一样,保管让你受用。” 孟玉双撇了撇嘴,一脸不相信地说:“我就不信她能弄出啥花样来,她的手再厉害,不也是女人的手嘛。” 燕五柳走到孟玉双的身前,抿嘴说:“玉双,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试试吗?” 燕五柳说着就把手放到孟玉双的肉峰上揉捏了起来,一开始孟玉双并没有觉得有啥不一样的,不过很快她就有了一种怪怪的感觉,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身子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孟玉双急忙把燕五柳的手从她的身上拿下来,有些难为情地说:“五柳,你这是干啥,你自己又不是没有,要摸摸你自己的去。” 燕五柳已经感觉得到了孟玉双身上的变化,她得意地说:“咋样,玉双,被我摸过有啥感觉,是不是想你男人了啊?”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