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再放你一次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14章 再放你一次

大家一听说麻铁杆和刘秃子他们要放火烧酒厂,顿时群情激奋,大家都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得逞了,大家还都指望着这酒厂过活呢,绝对不能让麻铁杆他们那些人把大家的饭碗给砸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纷纷地议论起来,有的出主意,有的大骂麻铁杆和刘秃子不是人,吵吵嚷嚷地乱成一片。 锤子一看大家乱糟糟的,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大声喊了一句:“大家都别嚷了,我们们听俊鸟说几句,看看他有啥办法没有。” 大家顿时都不说话了,都把眼光投向了秦俊鸟。 秦俊鸟想了一会儿,说:“我们们的酒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就凭我们们这几十个人要想守住厂子,不让那些人进来是很难做到的。 锤子有些泄气地说:“那咋办啊,难道我们们这些人还保不住酒厂吗?” 秦俊鸟说:“我看不如这样,我们们分成几组,分别看守厂子的四面围墙和大门,刘秃子他们要想进到厂子里来,肯定经过围墙和大门,只要我们们打起精神来,他们一定逃不过我们们的眼睛,不管是谁发现了他们,一定要大声地叫喊,只要把他们给吓跑了就好,大家千万不要去追,我们们的目的是保护厂子,而不是去抓他们。” 大家听后都点头表示同意秦俊鸟的办法。 锤子说:“俊鸟,我们们都听你的,你让我们们咋干,我们们就咋干。” 秦俊鸟说:“为了以防万一,我们们还得留几个人守在车间里,只要有车间在,我们们的酒厂就能生产,其他的地方就是被火烧了也没事儿。” 秦俊鸟把所有人分成了五个组,四个组守着围墙和大门,一个组留守在车间里,而且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铁棍铁锹一类的东西当武器,大有要跟那些人拼命的架势。 秦俊鸟和锤子带着几个人一组,他们负责守在北面的围墙,北面的围墙外面就是一片松树林,到了晚上黑漆漆的,围墙里面则是酒厂的仓库。如果刘秃子他们那伙人借着夜色从北面的围墙翻进来,然后悄悄地摸进仓库里,一般时候是很难发现的。秦俊鸟猜测刘秃子他们那伙人很有可能是从北面的围墙进来,所以他才亲自带着人守在这里。 秦俊鸟让人与人之间都拉开了一定的距离,这样便于发现情况,大家都背靠着围墙蹲在墙根下,时刻注意着墙外边的动静。 到了后半夜,秦俊鸟和大家都睁大了眼睛,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一时疏忽让刘秃子的人给溜进来了。 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秦俊鸟顿时竖起耳朵听着,脚步渐渐地走近了,脚步声有些杂乱,一听就知道不是一个人的脚步声。 等到脚步声已经到了围墙的外面时,秦俊鸟忽然站起身来大喊了一声:“来人啊,抓贼啊。” 秦俊鸟这一喊,锤子他们那些人也跟着喊了起来,有几个人还翻过围墙追了出去。 再说到了围墙外边的那些人一听厂子里有人喊叫,吓得转身就跑,这些人毕竟干的不是啥光彩的事情,所以难免做贼心虚。 这时锤子带着几个人也要翻墙去追那些人,秦俊鸟急忙拦住大家,说:“大家别追了,我们们的目的就是保住酒厂,他们的火没有放成,我们们也就算是达到目的了。” 这个时候,围墙外忽然传来一阵推搡和咒骂声,有个人兴奋地高喊着:“俊鸟,快来看啊,我们们抓到了一个人,这家伙是个瘸子。” 秦俊鸟一听说抓到了一个瘸子,心里一阵激动,他知道这个瘸子就是刘秃子。秦俊鸟根本没有想到那几个追出去的人会把刘秃子给抓到了。 秦俊鸟抬高嗓门说:“你们把那个瘸子给我送到我的办公室去。” 那个人应了一声,说:“好嘞,你等着,这家伙不老实,跟他妈疯狗一样,刚才还咬了我一口,等我把他捆结实了,再给你送过去。” 秦俊鸟带着锤子他们去了他的办公室,为了以防万一,他又留了一些人仍然守着围墙和大门,以免那些人再杀个回马枪。 原来这个刘秃子之所以被秦俊鸟的人抓住,还是吃亏在了他的那条瘸腿上,当时刘秃子和两个人已经爬到了围墙的墙头上,可秦俊鸟他们那么一喊,弄得刘秃子带来的这些人措手不及,既然已经被人发现了,他们只好往回跑了,那几个爬上墙头的人飞身跳下墙一溜烟逃了,而刘秃子因为腿脚不好,所以他从墙头上跳下来后没有站稳,跌了一个跟头,不过这个跟头跌的可不轻,刘秃子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他坐在地上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这时他再想站起来逃跑时,几个从酒厂里翻墙追出来的人已经把他给围住了,刘秃子就这么窝囊地被抓住了。 刘秃子被五花大绑地送到了秦俊鸟的办公室,刘秃子一看到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秦俊鸟,顿时火冒三丈,红着眼睛说:“姓秦的,今天我落在你的手里算我倒霉,你想咋样随你的便,我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就是活王八。” 秦俊鸟笑了笑,说:“你都这样了,嘴还这么硬,你就一点儿也不害怕吗?” 刘秃子冷笑着说:“这个时候怕有用吗?你到底想咋样给老子来个痛快的,别跟我婆婆妈妈的。” 秦俊鸟说:“刘秃子,我知道你在心里非常恨我,你来我的酒厂是想放火烧了我的酒厂。按理说,我今天应该把你送到派出所去法办,不过我跟你的那些过节都是小恩怨,我们们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我还不想把事情做的那么绝。” 刘秃子愣了一下,不解地说:“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俊鸟说:“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你走吧,你以后要是有什么阴招就冲着我来,别对我的酒厂下手,我这个酒厂不光是我一个人的,村子里很多人都靠它养家糊口呢。你要是让大家都没有饭吃,那找你算账的人可就是不是我一个人了,而是我们们厂子里所有的工人。你好好想想,是得罪我一个人划算,还是得罪厂子里所有的工人划算。” 刘秃子有些不相信地看着秦俊鸟,问:“你真的打算放了我?” 秦俊鸟说:“上次我已经放过你一次了,这次我再放过你一次,你好自为之吧,以后你要是再落到我的手里,我可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刘秃子点头说:“好吧,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我以后不会再动酒厂了,不过我和你之间的事情还没完,我们们两个人的账早晚有一天要彻底算清楚。” 秦俊鸟淡淡地一笑,说:“你想啥时候算都成,我随时奉陪。” 刘秃子挣扎了一下,说:“你既然要放我走,那就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吧。你捆着我,让我怎么走啊。” 秦俊鸟冲着锤子使了个眼色,说:“把他身上的绳子松开。” 这时那个被刘秃子咬了一口的人说:“不能放他走,这个王八蛋还咬了我一口呢,不能就这么便宜他了。” 秦俊鸟看了那个人一眼,说:“这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我就管不着了,你们自己解决吧。” 那个人说:“既然他咬了我一口,我也要咬他一口,这样一还一报,我才不吃亏。” 刘秃子一听说那个人也要咬他一口,吓得脸色一变,色厉内荏地说:“你敢?你要是敢咬我,我是不会放过你,等我从这里出去了,我一定把你嘴里的牙全都给敲掉了,我让你再也咬不了人。” 那个人笑了笑,说:“我有啥不敢的,就许你咬我,不许我咬你,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我今天要是不咬你一口,就对不起我这口牙。” 那个人说完就向刘秃子走了过去,刘秃子急忙向后退了几步,颤声说:“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那个人这时已经走到了刘秃子的身前,刘秃子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他想躲开那个人,可是那个人一把将他牢牢地抱住,一张嘴狠狠地向他的肩头咬了下去。 那个人这一口咬的着实不轻,他的牙深深地嵌在了刘秃子的肉里。刘秃子痛得惨叫了一声,眼泪都流了出来,那个人咬完后用手擦了擦嘴,得意洋洋地走出了办公室。 锤子这时走过去把刘秃子身上的绳子解开了,刘秃子用手捂着被咬伤的肩头,怒冲冲地追了出去。不过他在厂子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那个人,最后只好垂头丧气地走了。 刘秃子走后,秦俊鸟忽然想起了躲在小树林里的麻铁杆,刘秃子虽然可恨,但麻铁杆更可恨,一切的事情都是麻铁杆在背后指使的,自己家的那把火也是麻铁杆找人放的,如果不让麻铁杆吃点儿苦头的话,秦俊鸟难出心里的这口恶气。 秦俊鸟让锤子带着十几个身强力壮的人跟着自己向小树林走去,其余的人则留下来看守酒厂。 秦俊鸟带着锤子他们趁着夜色摸进了小树林,秦俊鸟在小树林外就事先告诉大家不要发出声响,他怕惊动了在小树林的麻铁杆。 现在已经凌晨的三点多钟了,小树林静悄悄的,秦俊鸟和锤子他们借着微弱的月光蹑手蹑脚地向前摸索搜寻着,秦俊鸟忽然停了下来,只见不远处的一棵杨树下有一个小小的火亮一闪一闪的,看样子好像有人在抽烟,秦俊鸟用手轻轻拍了一下在他的身边的几个人,然后又用手指了指那个火亮。 被秦俊鸟拍过的人马上会意,他们知道那个火亮就是麻铁杆。去分享

上一篇   第113章 狼狈为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