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喜欢刺激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10章 喜欢刺激

秦俊鸟在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的时候,锤子带着那些在红光酒厂学习过的村里人已经等在办公室的门口了。 锤子一看秦俊鸟来了,笑着说:“俊鸟,你兴师动众地把我们们找来,到底有啥事儿啊?” 秦俊鸟说:“我有话要跟大家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们去会议室说吧。” 大家跟着秦俊鸟进了会议室,等大家都坐好之后,秦俊鸟清了清嗓子,说:“我今天把大家找来,是有几句心里话想跟大家说。大家都知道我们们这个酒厂刚刚投产,生产上的事情我就都指望大家了。咱们这个酒厂虽然不算太大,但它毕竟是一个企业,既然是企业就要有规矩,过几天我会把厂规给贴出来的,到时候无论是谁都得遵守厂规,包括我在内。今天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以后谁要是敢不遵守厂规的话,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锤子说:“俊鸟,你放心,我们们会好好干的,绝对不会偷懒的,你让我们们咋干我们们就咋干,谁要是敢偷奸耍滑,谁就是小老婆养的。” 锤子这么一说,其他的人也纷纷跟着表态,都说要好好干,一定遵守厂里的规矩。 秦俊鸟满yi地说:“大家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只要大家卖力气干活,将来我是不会亏待大家的。” 秦俊鸟又跟大家交待了一些生产上的事情,之后他宣布散会。 秦俊鸟跟在锤子他们那些人的身后出了办公楼,办公楼离秦俊鸟在酒厂门口的住处还有一段距离,秦俊鸟慢悠悠地向酒厂门口走去,在走到酒厂的公共厕所前时,刘镯子忽然从女厕所里快步走了出来。 秦俊鸟一看是刘镯子,笑着说:“镯子嫂子,你来上厕所啊。” 刘镯子说:“我不是来上厕所的,我要是想上厕所的话,自己家就有,根本不用跑这么远,我是专门来看你秦大厂长的。” 秦俊鸟说:“啥厂长不厂长的,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叫我俊鸟好了。” 刘镯子说:“那好,我听你的,俊鸟,你这酒厂都已经开始生产了,你当初答应我到酒厂来上班的事情也应该兑现了吧。” 秦俊鸟点头说:“我说话算话,我看这样吧,我今天回去跟七巧姐商量一下,她要是同意了,你就可以到酒厂的食堂来上班了。” 刘镯子说:“你跟那个姓丁的女人有啥好商量的,这酒厂你是厂长,你让我来上班,别人谁敢拦着不让啊,说到底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儿吗。” 秦俊鸟说:“这酒厂是我和七巧姐两个人合开的,这用人的事情我怎么也得跟她打个招呼,你放心,不出意外她会同意的。” 刘镯子说:“那好吧,我过两天再来找你,不管咋样,我一定要来酒厂上班。” 秦俊鸟目送着刘镯子走出了酒厂,无奈地摇摇头,加快脚步向自己家里走去。 秦俊鸟回到家里时,苏秋月不在家,隔壁丁七巧的屋子也没有动静,他从车间里出来时,亲眼看到苏秋月和丁七巧一起回的家,可是现在两个人都不在家里,秦俊鸟在心里有些纳闷,不知道她们两个人到底干啥去了。 秦俊鸟进屋后,一头倒在炕上,然后拿了一个枕头枕上,就这么胡乱地睡了。 这几天秦俊鸟有些累坏了,他已经好几个晚上都没有正经睡觉了,所以这一觉他睡的特别香,等他再睁开眼睛时,已经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秦俊鸟一翻身坐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的身上多了一张被子,他知道这辈子是苏秋月给他盖的,心里顿时觉得有些暖洋洋的。 秦俊鸟下炕穿鞋,拿起脸盆走到厨房想打水洗脸。 苏秋月正在厨房里忙着做早饭,她一看秦俊鸟进了厨房,说:“俊鸟,早饭一会儿就好了。” 秦俊鸟点点头,好奇地问了句:“秋月,昨天你和七巧姐干啥去了,我回家时,你们俩咋一个人也不在家。” 苏秋月的脸红了一下,小声说:“昨天,我和七巧姐去后山了。” 秦俊鸟一听说她们去后山了,也就不再问了。其实苏秋月说去后山只是一种隐晦的说法,其实她和丁七巧是去后山洗澡去了。 原来西梁河的源头就是后山的一个山泉,山泉从山上流下来,在山脚下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水潭,每到夏天的时候,村里的男女老少都会去水潭洗澡,山水清凉正好可以消暑去热。 秦俊鸟吃完早饭后,跟着苏秋月一起去了办公楼,苏秋月的办公室就在秦俊鸟的办公室的隔壁,两个人的办公室虽然紧挨着,不过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两个人还是很少去干扰对方的。 秦俊鸟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后,坐到办公桌前拿起笔开始起草厂规,秦俊鸟读书不多,所以绞尽脑汁也没想出几条厂规,就在他苦恼的时候,他的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 秦俊鸟放下手中的笔,皱着眉头说:“请进。” 办公室的门一开,乔楠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秦俊鸟一看是乔楠,有些意外地说:“乔楠,你咋来了。” 乔楠笑着说:“我听雪霏说你现在是酒厂的厂长,今非昔比了,我想看看你当了酒厂的厂长之后变成啥样了?” 秦俊鸟也笑了一下,说:“啥厂长不厂长的,你别取笑我了,我还是以前的样子,没啥变化。” 乔楠走到秦俊鸟的办公桌前,一抬屁股坐了上去,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秦俊鸟,抿嘴说:“真是人不可貌相,没想到几个月不见,你现在已经是个民营企业家了。我真后悔当初没有跟你假戏真做。” 秦俊鸟说:“乔楠,你太抬举我了,我可不是啥企业家,我这酒厂才刚刚开始生产,将来前景咋样还不好说。” 乔楠说:“跟我你不用谦虚,我对你的钱不感兴趣,我只对你这个人感兴趣。” 秦俊鸟干笑了几声,说:“我知道你是在跟我说笑话,我自己啥样我很清楚,我就是穿上了龙袍也不像皇上,你是不会对我这样的人感兴趣的。” 乔楠把嘴凑到秦俊鸟的耳边,轻笑着说:“我一直都对很感兴趣,可惜是你对我没兴趣,我当初在你面前把衣服都脱光了,可你还是无动于衷,像你这样的男人我真不知道是该爱你好,还是该恨你好。” 秦俊鸟说:“乔楠,我还是那句话,像你这样的城里姑娘不适合我,你是个大学生,有文化又这么漂亮,你想找啥样的男人都能找到,就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我以前说过,现在我再想说一遍,我是个有媳妇的人。” 乔楠说:“你说的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我这个人一向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我想做啥就做啥。” 秦俊鸟说:“我跟你不一样,你想做啥就做啥,可我不行,我做啥事儿之前都得好好地想一想,我该做还是不该做。” 乔楠从办公桌上跳了下来,她笑着走到秦俊鸟的身边,大大方方地坐到了秦俊鸟的怀里,她伸出双手紧紧地搂着秦俊鸟的脖子,咬着嘴唇说:“难道你没听人说过身不由己这句话吗?有些事情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而是你能不能忍得住。” 秦俊鸟一动不动地看着乔楠,一脸无奈地说:“你到底想咋样,这里可是我的办公室,你不会想在这里跟我做那种事情吧。” 乔楠伸手在秦俊鸟的脸颊上轻轻地捏了一下,说:“在你的办公室里咋啦,我还真没有在办公室这种地方跟男人弄过,我还真想试试,那一定非常刺激。” 秦俊鸟苦笑着说:“我的办公室随时都会来人的,我可不想跟你一起发疯。你喜欢刺激,我可不喜欢。” 乔楠说:“这可由不得你。” 乔楠的话音刚落,她的手就在秦俊鸟的身上摸了起来,秦俊鸟仍然一动不动,任由乔楠在他的身上摸着。 乔楠摸了一会儿,一看秦俊鸟几乎没有什么反应,嘟起嘴说:“俊鸟,你难道是块木头吗?要是换成我以前的那个男朋友,如果我这么主动的话,他早就把我压在身底下了。” 秦俊鸟说:“可惜我不是他。” 乔楠这时抓住秦俊鸟的手,喘着气说:“可你们都是男人,男人没有几个不沾腥的,你也一样。” 乔楠说完牵引着秦俊鸟的手在她的身上摸了起来,当秦俊鸟的手攀上她那两个肉嘟嘟圆鼓鼓的肉峰时,秦俊鸟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他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乔楠一看秦俊鸟这个样子,得意地说:“咋样,舒服吧,隔着衣服摸不太过瘾,要不要我把衣服脱了给你摸啊。” 秦俊鸟摇摇头,喘着粗气说:“我看还是不用了,你把衣服脱了会着凉的。” 乔楠说:“我不怕着凉,我现在热得很,浑身上下就跟火烧一样。” 乔楠把秦俊鸟手松开,然后把自己外衣的衣扣解开,接着把外衣脱掉,她的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 秦俊鸟在心里暗自笑了一下,看来乔楠是有备而来,她的里面连胸罩都没有穿,是嫌脱起来太麻烦了。 秦俊鸟看着乔楠那两个雪白诱人的肉峰,下身的东西没出息地挺了起来,他咕噜咕噜地咽了几口唾沫,把目光从乔楠的胸脯上慢慢移开。去分享

下一篇   第111章 哭诉